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抚流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六章 奔向小镇

抚流年 墨客青云 4047 2020.05.02 17:18

  尽管已经是三月天,天气却依然寒冷。

  阿贵他们几个人坐着这个大铁牛就开始奔赴目的地。

  这里虽是平原,但是地处大兴安岭山麓,出了城,四周便是白雪皑皑,苍茫一片。

  这里的天真是蓝啊,是那种无法形容的纯蓝色,从肉眼往上看去,天空是半球状,深邃而高远。

  太阳不是人们形容的红色,而是淡黄色,光线在白雪的映射下偶尔会出现色彩斑斓。

  这里常年都是西北风,而且每年到了冬春交替的时候,这里的风就开始变得特别大,人们称这里是风口。

  大铁牛在腾腾的前行,沿着车辙印在慢腾腾的开着。

  这所谓的路也不是那种正规修的路,而是大家开车走的多了碾压出来的,大铁牛走在上面,不但要碾过厚厚的雪,还要经过各种坑坑洼洼的,甚至颠簸。

  风刮的人眼睛睁不开,大家都背着风,帽子、头巾、行李都被风刮的呼呼作响。

  阿贵挨着张富贵比较近,他往他这边挪了挪。

  “我说张哥,张哥。。”阿贵大嗓门喊着他。

  张富贵正聚精会神的盯着前面的路呢,听见后面有人喊他,就转过头来。

  “咋地了,啥事?”他问道。

  “我说,这个地方这风怎么这么大呢?”阿贵问道。

  “这个地方啊,我们这就相当是于是一个风口,常年刮西北风,一直都这么大啊!”张富贵说道。

  “可是我看过地图啊,这个地方的西北面是大兴安岭啊,按理说应该挡住才对啊!”阿贵继续问道。

  “哎呀,我也小时候也问过这个问题,老人们说是从北面过来的风,然后在这打了旋才走的,所以这里是风口,具体为啥我也不知道了。”张富贵说道。

  阿贵开始不说话了。

  他心里想:“怎么会有旋风呢?“

  他开始回忆他研究这个地图上的情景。

  那张地图还是他在军工厂时候,国军撤退的时候扔在一个抽屉里的军用地图,当时他看到这个地图那简直是如获至宝。

  这张地图至今他还揣在身上,有了这个地图他有了面对世界的勇气,有了这个地图走到哪都不会迷茫,不会害怕。

  记得来的时候,他就研究过这个位置,尤其是对这里的地貌详细的研究了,但是他们没有和气候结合起来。

  在他的印象中,这里是平原,又是在山麓脚下,气候应该温和才对,但是现如今和他想象的不同,这里的气候居然如此恶劣。

  他头尽可能的低着,避免寒风吹着他,他在回忆地图上的情况,想找到答案。

  他忽然就想起了那个地形图来,这个大兴安岭山麓是西低东高,他的北面是俄罗斯的西伯利亚高原。

  他想到这突然就顿悟了,看来真是读万卷书,行千里路,学问都在实践中。

  他突然就把整个欧亚板块连起来思考。

  北冰洋的极寒气流可以说是远远不断的从北向南的输送着冷气。

  而整个西伯利亚高原就是在这个冷气的全面覆盖下不断向南推进。

  从中腹看,向南会遇到蒙古高原,如果寒流太强劲则冷气一路南下。

  但是向东南就一定会遇到大兴安岭的阻挡。

  但是从大兴安岭的地形看,它是西面缓,东面陡,冷气从缓坡越过之后会直接下沉到陡坡,而这个陡坡的底下正好就是松嫩平原。

  所以这就好比一个水坝,闸门一开,水倾泻而下到一个平面然后在缓慢流向远方。

  阿贵想到这里真是兴奋极了,这个东西太宏观了,这让他忘记了这外面恶劣的天气。

  其实张富贵他们说的旋涡就是阿贵推导的情况,这里是一个气流的延缓区。

  他也暗想,这大自然还真是个好东西,如果没有这个山麓,那这个平原几乎无法生存。

  那寒流会让这里的大地终日冰封,根本不可能有人类能够居住。

  他此时歪着脑袋望向西北方向,算是对这个山脉的一种敬仰吧。

  他这会是兴奋的,他猫起腰,冲着张富贵,大喊了一声:“老张,我知道咋回事了!”

  张富贵这事都忘了,被他们这么大喊一声吓了一跳。

  “啥玩意知道了,咋地了?你这一惊一乍的!”张富贵说道。

  “我知道,为什么这个地方风这么大了!”阿贵扯着嗓子喊道。

  张富贵白楞他一眼,心里想:“这家伙什么玩意啊,这反射弧也太慢了,而且你想明白它干啥玩意,这风都刮了几千年了,用你想,这城里人的脑子都不知道都装啥玩意整天。”

  其实这就是人和人的差距,也是人和人彼此看不顺眼的地方,因为大家都不是在一个层次里,不是在一个维度上考虑问题。

  只能说大家都在一个空间,但是却活在不同的思想世界里。

  有的人能看到一米远的地方就不错了,有的人却可以看到一千公里外,也就是因为眼界,学识,知识的差距让人和人变得不同。

  很多时候不是你错他对的问题,而是他看了你没有看到的东西。

  但是生活的残酷就在于,它有的时候会把你困顿在这个空间里,而这个空间仅仅是适合那些眼界窄的人,你就算有再多的想法,有再深邃的思考对于这个空间来说都没有用。

  就好比现在他们的处境,在这白茫茫的荒原上,万里无人,只有一个破旧的拖拉机拉着几个人在慢腾腾他的在这荒原上跋涉。

  如果从千米高空往下看,他们几个就像是在一张白纸上的一点,这个点缓慢移动,后面拉出一条淡淡的线。

  大铁牛走过的地方,偶尔会路过一些村落,都是那种土坯房,每个土房四周都有用树枝编制的栅栏,可能是为了防止野兽的吧。

  有的时候大铁牛会到一个比较大的镇子上去加水,加油,然后会找个暖和的屋子,大家会都下来,喝点水吃点东西之后再继续前行。

  阿贵就感觉这个路程怎么那么的漫长,比他们做火车的时间还要漫长。

  大概走了两个多小时,张富贵告诉大家在走一会就快到了。

  如果大家坐着累了可以下来走一会。

  就这样大家就都下来,开始徒步。

  阿贵这个时候也走到张富贵的身边,两个人并排走同时开始拉起话来。

  “小伙子啊,你原来是在城里干啥的啊!”张富贵问道。

  “我是做建筑设计的,后来工作没了,就到处打零工!”阿贵回道。

  “啥叫建筑设计,具体是干啥呢?”张富贵继续说着。

  “说白了,就是盖房子的?”阿贵说道。

  “咦,你会盖房子啊,那太好了,我们那嘎达需要盖好多房子啊,但是没人会,就只会和泥盖土房子,那玩意不抗冷啊!”张富贵说道。

  “你要是会盖那太好了,到时候多给盖点,让大家也能住的舒服点不是。”张富贵说道。

  “我不是会盖,我会设计,意思就是我知道房子怎么盖,然后盖成什么样的,然后教大叫家怎么盖起来。”阿贵说道。

  “哦,那你不是那个瓦匠是吧,就是班头呗。”张富贵说道。

  “哎,啊,差不多吧。”阿贵看他也听不明白,就不在继续谈论了。

  大家走了一会,前面就看见了一片树林子,好大的一片。

  大铁牛在前面慢慢的开,大家伙慢慢的走着。

  他们走到林子里,阿贵抬头看去,这树是那种北方典型的阔叶松,又高又粗。

  “张同志,咱们这边像这样的树有很多么?”阿贵问道。

  “多啊,这玩意到处都是啊,我跟你说,咱们这地方就是地多,树多,蒿子秆也多,另外水泡子也多。”张富贵说道。

  “那你是这里土生土长的人么?”阿贵问道。

  “那可不,我们家几代都是在这片土地的,俺们小时候经常爬树掏鸟窝,到河里抓鱼,扛着枪打袍子,这地方啥都有,后面你就知道了,可好玩了。”张富贵说道。

  阿贵就这样一边走,一边和他熟悉这里的情况。

  虽然这里的气候寒冷,环境恶劣,但是这里的人都很憨厚,善良而且乐观,同时阿贵也了解到这里真是天然的物资仓库,什么都有,这个也算符合他的性格,因为可以有很多创造的东西,不像城里什么都施展不开手脚。

  尤其是这里的树木很多,他又在林场干过,又懂设计,他心里想一定能够改变这里的面貌。

  不知不觉,他们就已经走出了树林,大家伙又都上了大铁牛就开始继续前行。

  远远的,远方的村落开始若隐若现,然后就开始变得越发清晰。

  这时间已经是下午了四点多了,夕阳西下,村落上空也开始飘着袅袅炊烟。

  大铁牛开到了镇子口,就呼啦的围上来一群人。

  “镇长,镇长,你回来了,人都领到了啊,辛苦了,辛苦了,快往里走。”一大帮人七嘴八舌的围着厂长招呼着,每个人脸上都洋溢这笑容,黝黑的面庞一如这片土地,是那样的憨厚和真诚。

  阿贵他们跟着这群人往里走,大家也是七手八脚的帮着他们拿着东西,簇拥这他们往前走。

  阿贵在边走的过程中留意了一下这个镇子,这个镇子看起来也不大,只有一条算是主干的道路,剩下的房屋是分布在街道的两侧,也没什么规则,零零散散的,都是土房子,都有院子,院子里面杂七杂八的感觉非常的乱的堆着各种东西。

  小镇上几乎看不到任何商业性的东西,几乎都是居民区,他在想这要是买东西可去哪买呢?

  来不及想那么多了,这个镇子看起来是那么的破烂,这个地方难道就是自己要生存的地方么?

  小华也是看着周围的一切,脸色非常的凝重,他不知道下面的生活会遇到怎么样的困难。

  既来之则安之吧,走一步看一步,但是他认为这个破落的地方能有什么生存的空间呢?

  阿贵他们跟着人群来到了一个看起来非常大一点的房子。

  这个房子前面有个大院子,院子门口挂着一个用松木板子制作的牌匾,上面写着平阳镇人民政府。

  这个张富贵就是这个镇的镇长,阿贵看得出来,他在这个镇上那是一呼百应。

  阿贵他们几个跟着张富贵就进了屋子里。

  他们几个进来后,后面人也都跟着进来了。

  “同志们,咱们到家了,以后啊,咱们就在这个地方一起生活,战斗了。”张富贵开始发言。

  “这个地方呢,现在有些艰苦,但是党中央给我们下达了任务,让我们把这里变成祖国的粮仓,你们是先来的,也算是拓荒者了,后面还会有源源不断的从祖国四面八方来的同志们,这里很快就要热闹起来了。”

  “大家要有信心,这个地方一定会在我们手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张富贵发言完了,就开始安排大家去住的地方。

  阿贵他们跟着几个人来到了一个非常大的土坯房子里。

  这个土坯房子一看就是新盖的,还飘着泥土的味道。

  一进去就看到了南北两个大炕,来的人安排好了,暂时男的睡北面,女的睡南边。

  孩子先跟着女的睡。

  在中间就是一个大得石头炉子,周围是用泥抹上的,上面有个很长的黑色炉筒子,一直伸到外面。

  炉子里都是那种大的松木瓣子,扔到火炉里被烧的噼啪作响,炉子旁边还堆了好多木头。

  炉子上面有个大的铁壶,灌满了水,已经烧开了,热气腾腾的嗡嗡作响。

  还有好几个桌子,可能是用来吃饭的吧。

  领队的人招呼大家放好行李,整理好梳洗一下,一会就吃饭了。

  这个屋子还是烧的非常暖和,大家伙在一起,也还好,没有觉得怎么样,总之旅行总算告一段落,有了落脚的地方。

  领队的安排好大家就出去了,他去张罗饭,他告诉大家,听说大家来,镇上杀了猪,还有鱼和狍子肉什么的,一会就送过来,让大家先等一会。

  阿贵心想,这地方也没有想的那么糟,这里的人身上都有一种热情,都有一股干劲。

  说不定这个地方自己会喜欢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