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抚流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偶遇故人

抚流年 墨客青云 4283 2020.01.02 23:23

  老爷子和冯掌柜这一晚上睡的很香。

  这鬼见愁烧刀子果然威力无穷,酒虽然烈,但是并不是非常上头的那种,没有头痛欲裂的感觉,反倒是让人感觉云里雾里的,宛如进入到如醉如幻的神境里。

  半夜起风了,窗棂微微摇动,不时的发出吱吱格格的响动。

  两个人睡的是昏天黑地,直到窗户有些白光进入。

  即将天明的时候老爷子开始睁开了眼。

  他躺在那没有动,眼球前后左右的扫视了一下屋子。

  四周一片寂静无声。

  他准备起来了。

  他们睡觉的这个屋和外面还隔着一个门,属于套间,里外屋那种。

  他揉了揉眼睛,慢慢的欠了欠身子,开始直坐起来。

  冯掌柜在那依然鼾声雷动,毫无察觉。

  老爷子披上了棉袄,轻手轻脚的下地,生怕惊动了冯掌柜。

  他推开门,背着身后退出去,顺便带上门,他想让冯掌柜在多睡一会。

  他刚一转过身,抬起头的时候,看到眼前的景象吓了他一大跳。

  “哎呦喂,你,你,你是谁啊!”老爷子轻声惊呼道。

  只见在窗户透过的白光的反射下,有二个黑影坐在桌子两旁。

  因为外面是白光,屋里又黑,所以老爷子能看到是两个人,但是看不清脸。

  老爷子此刻倒是不害怕,他只是惊讶,这两个人是咋进来的?到底是谁?来这里干什么?

  电光火石间,老爷子脑子闪现出许多疑问。

  听到老爷子的问话,那两个人并有没有着急回话,而是翘起了二郎腿在看着老爷子。

  老爷子看二人默不作声,心里有点发毛。

  他赶紧回过身了,敲里屋的门。

  “老冯,老冯,快起来,快起来!”他边砸着门,边喊道。

  老冯这个时候也快醒了,处在半睡半醒之间。

  忽然听到紧急的敲门声,同时听到了老爷子的叫喊声,一骨碌就翻身下地。

  别看冯掌柜已经六十多岁的人了,但是身手一点都不减当年,他和老爷子的区别在于,老爷子是纯粹的文人,而冯掌柜确实行伍出身,有两下子。

  他翻身跃地的同时,顺手就把枕头旁边的腰刀抓在手中。

  下地后,一个健步飞奔至房门,根本没用手,而是身体一侧,用单肩撞开房门飞跃了出来。

  这一连串的动作根本都不到一秒钟。

  老爷子正在房门口,准备再敲呢,结果门一下子就把他撞到了一边。

  只见冯掌柜的飞了出来。

  冯掌柜在跃出房门的那一刻,刀已经出鞘,在手中冒着寒光。

  “老伙计,怎么了,老伙计,出什么事了!”他用他那浑厚的声音问道。

  “冯掌柜,冯掌柜,你看,你看!”老爷子看到冯掌柜冲了出来,用手去拉住了他的胳膊,并颤颤巍巍的说道。

  冯掌柜看老爷子在边上,还拉着他的胳膊,就又往前跨了一步挡在在老爷子身前,并往前看去。

  他也是看见两个人影坐在那里,也不说话,翘个二郎腿不知道在做什么。

  “你们什么人,想干什么?”冯掌柜的问道。

  “是冯掌柜吧,别紧张,别急紧张!”只见一个人在说话。

  此刻天也快大亮了,两个人的人脸也越来越清晰了。

  看这两个人的装扮,似乎也和冯掌柜的差不多,狗皮帽,羊皮翻毛坎肩,打着绑腿。

  唯一区别的是他的腰间别了两个盒子炮。

  “请问是哪路神仙,怎么认得我!”冯掌柜的说道。

  此刻双方都已经看清楚了各自的脸。

  “我就是你托的那个人,不是要运货么,我来见见你,你朋友说你昨天会到了,我昨晚下山过来的,看你们睡的熟没打扰,一直在这等着!”那个人慢慢的说道,声音中似乎还有点傲慢的腔调,眼皮也不怎么抬。

  “原来是山上的朋友,呵呵,原来是山上的朋友!”冯掌柜这个时候才卸下防备,同时把刀入鞘。

  他看了看老爷子,又看了看这个人。

  “你们说说吧,想让我们怎么个保护法!”那个人说道。

  “我们呢是绕道去白山进货,然后回来还是从这回来,这一带不太安宁,所以还请您协助保平安啊!”冯掌柜的解释道。

  “这个我自然知道,你的那个朋友都和我说了!”

  “我今天来呢,第一个是和你们确认一下这个路线,第二就是和你们认识一下,回头真发生什么事,我们也知道是谁!”这个人继续说道。

  这个时候伙计们也陆续都起来,他们听到隔壁有动静,有人在说话,就都纷纷过来。

  刚走到门口准备推门进来,只见老爷冲他们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在们外等着。

  伙计们又自动的退了回去。

  此时天色已经大亮了,旭日从东方升起,刺眼的光线也开始斜射进来,满屋开始变得红通通的。

  这个人把帽子摘了下来,放到了桌子上。

  此时冯掌柜的示意老爷子去拿金条,一会送上。

  老爷子回到里屋,拿了金条出来。

  “我说大兄弟啊,我们回来的路上走松原还有四平都不太担心,但是走铁岭这段确实还心里没底,还请大兄弟到时候有难能够扶老夫一把。”老爷说道。

  随后老爷子走上前,拿出了两根金条放到了桌子上。

  “恩公,怎么是您老人家啊,您怎么会在这呢!”突然间这个人就双膝跪地非常感激的说道。

  这突如起来的一幕让在场的人都大吃一惊。

  这画风转变的也太快了,刚才还是桀骜不驯,傲慢无比的土匪,怎么突然间就怂成这样了呢。

  这两根金条的威力也不至于如此啊。

  “兄弟快快请起,快起来,你这是为何呢?老夫受不起啊!”老爷子边说边扶他起来。

  这个人站起身后,然后抹了一把眼泪,就又坐回去了,眼睛一直盯着老爷子。

  “老人家,老人家,您老仔细看看我是谁,仔细看看!”这个人哭诉着说道,并用手指着自己的脸。

  老爷子眯着眼,仔细的看这个中年人,也不是十分认识,但是好像还有点面熟,好像是在哪见过。

  “你,你,我,我,我好像见过你在哪,但是我想不起来了,好像见过。。”老爷子边挠头,边说道。

  “老爷子是我啊!”这个人说道。

  “还记得几个月前一个下过大雪的早晨么,老人家”

  “我们一家人在你们家铺子的窗户根下睡了一晚上!”

  “第二天早上,您的伙计扫雪发现了我们。”

  “您然后就把我们一家人都请到了您的屋里,我们是大吃了一顿。”

  “您当时的招待让我们一家人永生难忘。”

  “老人家,你想起来了么,想起来了么?”这个中年人继续哭诉的说道。

  老爷子一听,心头一紧,他又弓起身,猫着腰开始仔细端详这个人。

  “哎呦喂,可不是么,这不是那天在大雪堆里的人么,哎呦,哎呦!”老爷子这一激动话也说不利索了,一直在感叹。

  老爷子继续从上到下的大量着这个人。

  这个人也索性站起来,原地的转了个圈。

  “哎,可不就是那个人么,你看你那粗壮的身板子,还有黝黑的皮肤,嘿,还真是。”老爷子继续说道,同时两个手紧紧的握住了这个中年人的手。

  “坐,坐,坐下,咱们好好聊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一家不是往南走么,怎么你这是做这个了。”老爷子继续问道。

  “哎,老人家,别提了。”这个中年人叹了口气说道。

  “我们一家人和相亲们,自从从您那离开后,就出城一直往南走!”

  “可是出城不到二十里,我们就往前走不动了。”

  “前方说是在锦州一带国共打起来了,说是战线特别长,沈阳城前方50公里范围全部都变成了战场,到处都是死人,炮火连天的。”

  “我们想着仗可能会快打完我们就过去,可是一连打了五天还是没完,解放军封锁了所有交通,水上的,陆上的都走不通。”

  “出关只能从锦州一条路过去,这下子我们完全都过不去了,我们乡的还有别的地方的相亲好上万人啊,就都堆在那里走不动了。”

  “大家伙都不知道怎么办好了。”

  “我和几个相亲商量要不就返回到奉天城吧!”

  “于是我们就开始往回走,可是没想到,有好几百号人跟着我们的人群往回走了,还有一些根本就没有动。”这个中年人说道。

  “啊,这样啊,这样啊,那然后呢?”老爷子继续问道。

  “后来,我们就开始折返奉天城,可是到了城门口,守卫的军官死活就不让我们在进去了,听说是进城的灾民闹了事,全部给清缴出来了。”这个中年人继续说道。

  “没办法我们就呆在城边上,等机会,我们整整等了一个星期啊,大家伙的干粮马上就要吃完了,有很多人已经开始饿死了,但是守城的士兵就是不让我们进去。”

  “没办法了,总不能等死吧,我们就继续往北走。”

  “有几百号人一直都是跟着我们的队伍,在路过一个荒原的时候,突然有人被绊倒了!”

  “大家往脚下一看,都是死了的士兵,国军共军的都有,乌央乌央的好几万人啊,方圆十多公里全是死了的士兵,大家都吓坏了!”

  “这个时候我就想,赶紧招呼大伙看看死人身上还有没有吃的、喝的能用的东西赶紧去弄点吧,总比等死饿死强啊!”

  “大家伙就开始挨个的巴拉这些士兵,从身上搜出饼干啊,肉干啊什么的,还有一些军大衣,大棉鞋,棉裤什么的都往下弄。”

  “大家伙都装备整齐了,正要开始走的时候,我转念一想,这满地的枪不也是好东西么,为什么不每个人都拿一把呢。”

  “于是我就招呼大家挑一些好的枪每个人都多拿几把拿上,还有子弹什么的都能装多少装就装多少。”

  “就这样,我们带着这堆玩意就继续往北走,就来到了铁岭。”

  “大家伙走到这个小城边的时候,就都不想走了,大家都觉得在往北走也没什么希望,也不知道啥时候是个头。”

  “正在我们原地休息的时候,一个乡亲说,他对铁岭一带熟悉,而且说这附近到处都是土匪。”

  “我一听,我们已经走投无路了,为什么不也劫一把然后就上山当土匪去。”

  “我想,穷人家肯定是不能劫,要劫就劫哪些大户有钱人家。”

  “所以我们就趁着一个风清月明的夜晚,我带上了几十个弟兄,就把铁岭城的几个大户人家给劫了,劫走了好多珠宝,还有大量的粮食。”

  “我们其实也不会劫,但是他们看到我们手里都有枪,就乖乖的交了出来。”

  “我当时心想,这枪太好使了。”

  “我们抢劫完东西后,就在这个乡亲的带领下进入了西边的山里,这就算是落草为寇了!”

  “这几个月我们就到处在四周的城中抢劫大户人家的东西。”

  “你还别说,现在抢来的东西足够吃用个两年也没问题。”

  “那后来呢,后来你怎么样了呢?”老爷子继续问道。

  “后来,我们这些人有了饭吃,虽然说山里艰苦,但是也算安定下来了,我们也联络这周围的其他山上的绺子做一些生意,比如倒腾点马匹啊,什么的,有的时候看到好机会也会干他一票!”这个中年人说道。

  “所以,这四里八村的,各个山头的都和我们又生意往来,私交也都不错。”

  “也是因为我们队伍人最多,枪最多,子弹最多,所以其他山头的都尊崇我为大哥,呵呵,就这样的做起了山大王。”

  “呵呵,好,好,这兵荒马乱的,确实能吃饱饭就好了,就好了,呵呵!”老爷子边笑边说道。

  “老爷子您对我有滴水之恩,我自当涌泉相报,您尽管去进货,只要您踏上这铁岭城的地面,自然到处都有兄弟护你周全,放心吧,我会在这里亲自等着你回来!”这个中年人继续说道。

  边说这,边把金条往老爷子这推了推。

  “老人家,这个您老拿回去,咱们不用这个,不用这个。”他继续说道。

  “好好,好,老爷子,笑呵呵的,又拿起金条放到怀中。”

  说了好一会话了,太阳越升越高了,伙计们都把东西装好了,只等着老爷子了。

  “兄弟啊,我该上路了,等我回来的时候啊,还在这个馆子,我请你喝酒!”老爷子微笑的说道。

  就这样,老爷子冯掌柜和这两个人,还有几个伙计就除了屋走向了马车。

  “老爷子,一路保重,平安!”这个中年人拱手抱拳说道。

  “你也保重,大家都保重,我们走了!”老爷子说道。

  说了一些告别的话后,伙计们马鞭子一甩,啪,啪的几声,两个马车开始飞奔而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