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抚流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老友相见

抚流年 墨客青云 501 2020.01.05 21:29

  老爷子他们的车队离开四平城,就一路向东往白山市进发。

  四平城到白山地区还是有些距离的,大概有三百多公里。

  老爷子他们的车队穿过了四平东面的山地之后,一路往东都是平原。

  老爷子他们想赶紧到白山,所以一路上快马加鞭的赶路,不在有什么停留。

  他们途径辽源,梅河口后就径直赶往白山市。

  这一天两个马车风尘仆仆的进入到长白山境内。

  往东的路已经被一座大山阻隔。

  他们沿着车辙印绕到西南方向开始进入白山市。

  远远的他们就看见被大雪覆盖的长白山,巍峨高耸,雄伟绵长。

  他们赶着马车沿着山麓往市里走。

  白山城位于整个山区的腹地,这个城其实不太大,属于被群山环抱,处在一个西南东北走向的山谷中。

  白山城是属于那种标准的山区小城。

  老爷子他们边走边往两侧看,紧挨着山麓两侧,有很多零零散散的小木房子。

  这些木头房子不是十分高大,但是造型却很简单,就好像一个一个的三脚架。

  房子全部是大松圆木支起来的,两边的斜坡特别长,底座特别低。

  深山里光线暗,所以每个房子前面都挂着油灯,油灯上面用玻璃罩罩着。

  远远的望去,漫山遍野的都是这种房子。

  “这里的人,就都住这里啊?”一个伙计问道。

  “可不是住这里么?”老爷子回道。

  因为老爷子年轻时候也总来进货,所以对这一带也非常熟悉。

  整个的白山城像一个扁葫芦挂在那里,两边窄中间宽。

  老爷子他们的车队沿着城内的浑江一直往东北方向行进。

  浑江又叫沸水,是鸭绿江在中国的最大支流,河水流动并没有那么急,很平静。

  两岸也有很多树,树上还挂着白色的树挂。

  白色的树林和湛蓝的江水交相辉映,景色美不胜收。

  城市的两侧分别是长白山的东坡和西坡,偶尔也能看见悬崖峭壁,流水飞瀑。

  有的水流缓慢的地方已经结成冰形成了巨大的冰瀑看起来非常的壮观。

  到了大概中午的时候,老爷子他们已经来到了城南的向阳村。

  在这里他们到郭掌柜家。

  这个郭掌柜是当地的一个山货收购商。

  每次老爷子他们来进货基本上主要就是跟他联系,通过他来采购不同的药材。

  向阳村位于城市的中部,紧靠东坡。

  虽是城中,但是属于比较僻静的地方。

  郭掌柜家是这个村里的大户人家,世居于此,世代靠山货倒卖为生,家庭非常富裕,属于当地颇有名望之人。

  老爷子的马车队很快就到了他们家门口。

  几个伙计正在打扫院子。

  这个地方处在深山里,所以经常会有落叶,还有经常下雪,所以就要经常打扫。

  几个伙计看到两辆马车过来,纷纷放下手上的活,出门观望。

  老爷子他们下了马车,他和冯掌柜的就开始往门口里走。

  “几位先生,请问你们是。。。”其中一个伙计问道。

  “我们是你们家郭掌柜的朋友,找他来办点事,他在不在家啊?”老爷子说道。

  “他出去一会了,应该快回来了,要不你们几位先在这等会,我也去找找他。”那个小伙子说道。

  “好好,好好,我们在这等他吧!”老爷子说道。

  小伙子赶紧的把几位往屋里领!

  郭掌柜的家那真是大啊,在这个小城里面拥有这么大的一套宅院的并不多。

  他这个院子总共大概是3个院子组成

  一般的四合院是四面建有房屋,通常由正房、东西厢房和倒座房组成,从四面将庭院合围在中间,故名四合院。

  他这个院落呈双“喜”字形,分为3个大院,内套6个小院,30间房屋,建筑面积500多平方米,三面临街,四周是高达10余米的全封闭青砖墙,大门为城门式洞式,是一座具有北方传统民居建筑风格的古宅。

  大院大门坐西向东,为拱形门洞,上有高大的顶楼,顶楼正中悬挂着“福禄同堂”四个大字。

  黑漆大门扇上装有一对椒图兽街大铜环,并镶嵌着铜底板对联一付:“子孙贤,族将大;兄弟睦,家之肥。”字里行间透露着主人的希望和追求。

  也许正是遵循这样的治家之道,郭掌柜家族经过连续几代人的努力,达到了后来人丁兴旺、家资万贯的辉煌。

  这个大院三面临街,不与周围民居相连。

  进入院大门是一条长80米笔直的石铺甬道,把三个大院分为南北两排,甬道两侧靠墙有护坡。

  西尽头处是一个祠堂,与大门遥相对应。

  大院有主楼四座,门楼、更楼、眺阁三座。

  各院房顶上有走道相通,用于巡更护院,显示了中国北方大家庭的居住格调。

  不但有整体美感,而且在局部建筑上各有特色,即使是房顶上的40余个烟囱也都各有特异。全院亭台楼阁,雕梁画栋,堆金立粉。

  外围是封闭的砖墙,高10米有余,上层是女墙式的垛口,还有更楼。

  大门坐西朝东,上有高大的顶楼,中间城门洞式的门道,大门对面是砖雕百寿图照壁。

  大门以里,是一条石铺的东西走向的甬道,甬道两侧靠墙有护墙围台,甬道尽头是祖先祠堂,与大门遥遥相对,为庙堂式结构。

  北面三个大院,都是芜廊出檐大门,暗棂暗柱。

  这个房屋结构其实在北方也不多见,这个还是又一次郭掌柜的祖父去了山西办事,路过祁县看见当地的大户人家的建筑基本如此。

  尤其是看了乔家大院和王家大院,倍感震撼,所以回来就张罗盖了这么一座小型版的院落。

  尽管是小型的,但是在这白山城内已经算是首屈一指了。

  老爷子他们几个在伙计们的引领下来到了内堂。

  伙计们安排几位落座,并准备了上好的茶让各位先慢慢喝着,随后跑出去去找郭掌柜。

  过了二杯茶的功夫,就听见门口马的嘶鸣声。

  不一会有一个人提着马鞭走进院子里来。

  只见这个人身上穿的是的上好的貂皮大衣一直过膝,外翻的貂毛根根耸立,在微风吹拂下左摇右摆,在阳光照射下闪闪发亮,头上也是棕色的塔式貂皮帽,脚上穿着一个双黑色牛皮靴。

  这个人面色看起来很平静,不喜不怒,两个眉毛都很长,东北人都管这种眉毛叫做长寿眉。

  他留着一抹胡子又黑又密,目光如炬,看起来贵不可言。

  老爷子几个人看门口有人进来了,就都纷纷的站起来往门口迎去。

  郭掌柜边走边往内堂望去,也远远的看出来了老爷子和冯掌柜。

  “原来是二位贵客驾到啊,我还以为是谁呢,呵呵,有失远迎,有失远迎!”过掌柜的喊道,并加快了脚步过来。

  “郭掌柜,哎呀,过掌柜,你这是去哪了呀!”老爷子和冯掌柜也往外走,边走边说。

  三个人在院子里相拥互相寒暄,老友相见倍感亲切。

  郭掌柜的拉着二位的手让进了屋里落座。

  几个人分别就座了下来。

  “我说二位仁兄啊,这兵荒马乱的,你们还跑出来啊,咋不避避风头啊!“郭掌柜的说道。

  “哎,别提了,老弟,要不是万不得已,我也不能冒这个险啊,说来话长啊!”老爷子唉声叹气道。

  郭掌柜的看出来了,他们这次的出行似有苦衷,也没在多问。

  临近中午了,几个人也都远途的鞍马劳顿,似乎还是先让他们休息一下,吃点东西再说,郭掌柜的心里想。

  “二位仁兄啊,到了我这就算到家了,咱们也不用着急,你们这一路估计也是风餐露宿,鞍马劳顿的,先吃点东西,然后睡个觉休息休息,咱们在慢慢的做打算,你们看好不好!”郭掌柜的说道。

  “好,好,到了你的地盘了,那就一切都听你的,呵呵!”老爷子说道。

  郭掌柜赶紧让伙计们去准备饭食,同时准备好几位的客房,让他们能够休息。

  “二位仁兄啊,我已经让伙计们准备饭菜去了,这中午呢你们就先随便吃点,晚上我大摆宴席给二位接风!”郭掌柜说道。

  “哎呦,郭掌柜,你这不用客气,咱们这谁跟谁啊。”老爷子和冯掌柜的寒暄道。

  “行了,都交给我吧,哈哈,见到二位啊,我也是心情大好,开心啊,晚上咱们喝临江白!”郭掌柜的说道。

  “好好,都听你的,呵呵!”老爷子说道。

  不一会的功夫,伙计们准备好了饭菜,同时客房也收拾出来了。

  老爷子冯掌柜他们先是到了客房安顿一下,洗漱了一下,然后就简单了吃了饭就睡了。

  这郭掌柜和老爷子和冯掌柜的交情是几十年了。

  他们两个也是郭掌柜最大的主顾。

  老爷子和冯掌柜的都是奉天城有名的大户人家,每年的这种山货的销量非常大。

  他们每次来,到了集货市场,那都是前呼后拥的。

  你想想,有谁能人参一袋子一袋子买,鹿茸一筐筐的买。

  那虎皮,貂皮,熊皮一车车拉。

  这样的主顾并不多。

  尽管这样,老爷子和冯掌柜每次来都是从郭掌柜这拿货。

  只要他这有的,都不从别的地方走了。

  所以几十年的默契,也让这老哥几个建立了深厚的友情。

  老爷子和冯掌柜他们看起来是真的累了,几个人一觉睡到傍晚才起来。

  郭掌柜的在他们睡觉这空档,也没闲着,和伙计们张罗着准备晚宴。

  深山的夜来的更早一些。

  这太阳本来在山里就是一种奢侈品,在这个地方一天太阳也就出来个几个小时。

  剩下的时间都是在这种不白不黑,不阴不阳中度过。

  夜色降临,伙计们早就把几个院子的灯全部点亮。

  这种古色古香的院落,配上这种大红灯笼,在加上背后的山的衬托更像是一幅画。

  山下有屋,屋里有光,光下有人,一幅非常自然的和谐美。

  老爷子和冯掌柜的起来后就往院子里走。

  一出来就看家冯掌柜在那指挥呢。

  这一下午,他把伙计们指挥的是团团转。

  他让他们到集市上采购了最新鲜的山味野禽什么的。

  自己还亲自去去了地窖拿出了珍藏的酒。

  “老伙计,你这是忙活什么呢?”远远地老爷子喊道。

  “呵呵,你们都醒了啊!”冯掌柜的说道。

  “我正准备着晚宴给你们接风呢?”

  “我这一下午把这山里的天山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都弄来了,晚上咱们好好尝尝这里的美味,呵呵!”

  “这菜都已经下锅了,很快咱们就开饭!”

  “二位先到我的聚贤厅落座,我稍后就过来!”冯掌柜的带着兴奋的表情,乐呵呵的说道。

  “好,好,那我们先就去了,你也赶快过来啊!”老爷爷子也乐呵呵的回道。

  几个人一行来到了聚贤厅落座。

  这个聚贤厅在他第二个院落的正厅里。

  这个房间真是太大了,一进门口在门楣上就鎏金烫着三个大字,聚贤厅。

  屋里依然是雕梁画栋的风格,四周有各种雕花的椅子,还有屏风,字画什么的。

  整体风格更像是一个大书房,门口两侧还摆着两个一人多高的青瓷瓶。

  老爷子走进了一看,好家伙,居然是均窑的。

  一副巨大的水墨画挂在左侧墙壁上,画上面是一个人正在弹琴一个人在那听,泛舟湖上。

  老爷子一看这寓意有点像俞伯牙和钟子期的知音故事,但是看不清是谁画的。

  整个屋子的中间是一张巨大的桌子,这个桌子比老爷子家的那个还大。

  这个桌子包括周围的那些凳子椅子什么的,一看就是一水的金丝楠木。

  正中心镶嵌一块巨大的青瓷。

  “这东西可贵着呢,这家伙是从哪弄来的!”冯掌柜的说道。

  “这家伙在这过的可真美啊,简直是过的神仙日子,这小城里也不打仗,也不闹饥荒,美着呢!”老爷子说道。

  老爷子和冯掌柜的就在那屋里到处看看,这屋里的东西太多,内容太丰富,而且似乎每一个物件都颇有来历颇为讲究,二人不时发出感叹之声。

  山里冷,雾气重,很快窗户上就凝结了霜,冰花开始爬满了玻璃。

  一个伙计端了一个大火盆放到了边上,红红的炭火炙烤着屋子,看起来非常的暖和。

  山里的虽然没有名鸟鸣啾,但是喜鹊却成群。

  聚贤厅前的院落里有几颗巨大的落叶松,这种落叶松的树干是红色的非常高,树干之间距离非常的长,树叶宽大,因为宽大稀疏,所以显得非常的俊秀挺拔。

  有好多喜鹊在上面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让这个院子立刻有了很多喜气和生气。

  不大一会,郭掌柜的就进来了。

  “呵呵,各位久等了,久等了,来,来,大家都落座把,落座吧!”郭掌柜的边说边招呼着。

  “我说老弟啊,你这金丝楠木的桌子是从哪弄的,这木头咱们北方没有啊!”老爷子还琢磨这事呢,就问道。

  “哎,不瞒二位仁兄,这堆木头我可是费了好大的劲才弄回来的。”郭掌柜的说道

  “你看这满屋的桌椅板凳全都是这个打造的。”

  “这种木头一般都是在南方才有的,咱们这个地方弄不到这些东西!”

  “有一次我去了京城,当时也是一个老友领着我去了一趟小西天还有红螺寺,这种木头我在那看见了,当时就震惊了。”

  “有一座大殿全部都是这种木头做的,当时太震撼了,喜欢的不得了。”

  “而且我还听说这种东西辟邪,而且什么五毒四害的东西都接近不了。”

  “所以我就托这个朋友能不能给我搞点这种木头,我也弄点家具什么的。”

  “可是没想到啊,我这个朋友在京城收藏界里面那也是骨灰级的玩家,他有路子。”

  “有一次他领我去了潘家园,好家伙,我算是长了见识了,全是各种古玩什么的。”

  “什么那种古字画,青瓷瓶子,青铜器什么的,啥玩意都有。”

  “听说好多还是从皇宫中倒腾出来的。”冯掌柜喝了口茶,继续说道。

  此时的老爷子和冯掌柜听的那叫入神。

  “接着说,接着说,后来呢?”老爷子还追问道。

  “后来我这个朋友就领我到了一个古家具的摊那。”冯掌柜的继续说道。

  “我那个朋友就把我的这个意思说了,问能不能搞点金丝楠木。”

  “好家伙,我还算运气好,这个铺子的掌柜的,就领我们到了他们后院,我们这一看这满院子乱七八糟的都是各种什么木头板子,还有破树根子什么的,还有一些不知道从哪挖出来的东西。”

  “那一堆就是金丝楠木,你们要多少?”那个掌柜的眼皮都不怎么抬。

  “因为这东西对他们来说就好像是收破烂似的,左手来右手去,所以让我随便挑!”

  “我找来找去的,发现一块非常厚重的一整大块的完整的料子,我说就他吧,同时旁边还有一个稍微小点的,我说这两我都要了。”

  “我朋友好像想说点什么,但是欲言又止,我以为他是不是让我砍砍价。”

  “其实那个掌柜的也报价了,我还算能接受,没有砍的必要,我摆了摆手,就它了。”

  “后来我才知道,我的朋友想告诉我的是,这两块板子一看就是盗墓的人盗墓的棺材板子。”

  “后来我就托我这个朋友找个渠道,从京城把这东西弄到一个运送木头的货车上,一路给我发过来。”

  “弄回来之后,我找人精心的打磨了一下,做了这些个家具。”

  “你们看着纹理多细致,金光闪闪的,还哪像棺材板子,是吧,呵呵!”冯掌柜的说道。

  “好家伙,还真有你的,我算服了你了,你算是真正的玩家了!”老爷子哈哈大笑的说道。

  这个屋子里的那些个字画啊,瓷器啊,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古董小玩意也都是从那一起弄过来的。

  “这些的东西可是花了不少钱把!”老爷子斜着眼,半笑不笑的说道。

  “也还好,也还好,这些个古玩小玩意什么的倒是费了不少钱,但是这两个棺材板子说实在的没有想象那么多。”郭掌柜的答道。

  “这个金丝楠木,懂行的人看那确实金贵,尤其是从正规渠道来的,那价格下不来,我也买不了了。”

  “可是偏偏这东西是从偏门来的,那天早上这两个块板子是刚从盗墓者手里倒腾过来的,那个老板也是急于出手,属于给钱就卖,我也就花了三分一的价格就到手了。”

  “这东西如果从正规渠道来的,需要好长时间才能找到合适的买主,首先这个买主得识货,第二还得能出得起价格,所以有句俗话说得好,楠木易得,出手难的说法。”

  “但是这东西真是好东西,我这加工完了之后,那是真喜欢啊!”冯掌柜的继续说道。

  众人听他这么一说,也都跟着哈哈大笑,恭祝获得宝物。

  说着说着,伙计们就已经开始陆续的上菜了。

  不一会,门外有好多人说话的声音。

  老爷子他们抬头往门外看去,只见有四五个人开始进门。

  “哎呦,大哥是哪个贵客到了啊,我们哥几个正搓麻将呢,听你伙计召唤就全来了。”只听见一个五大三粗的大汉喊道。

  “快来,快来,快进来,坐下,马上就要开饭了。”郭掌柜的招呼道。

  “我来给你们几个介绍一下。”冯掌柜的边招呼大家过来,边说道。

  “这位就是我们总和你们提起的奉天的中草厅掌柜的,这位是奉天皮货冯掌柜的!”他说着给众人介绍老爷子和冯掌柜。

  几个人此刻已经都围在饭桌前了,并没有马上坐下,听着冯掌柜的介绍。

  老爷子冯掌柜听完郭掌柜的介绍后,双手抱拳,也说了声:“拜见,拜见!”

  这几个人也都跟着拱手抱拳说了声:“久仰久仰!”

  “这位是我们家二弟,也是倒腾山货的!”他指了指这个大嗓门的人说道。

  “这位是山参批发市场老板,赵老板!”冯掌柜指了另外一个人说道。

  “哎呀,老爷子,冯掌柜,久仰久仰了,明天您二位可一定要光临舍下,为您接风啊!”赵老板说道。

  “这位是临江渡老板,钱老板,外号风流鬼,他那可美女如云啊!”冯掌柜的又指了另外一个人。

  “呵呵,郭掌柜的过奖了,不过这次一定要到我那去玩玩,放松放松。”

  这个临江渡,说白了就是一个客栈,背靠长白山,面朝临江,是属于白山市最好的一个位置。他那的客栈修的都是每个人一个小屋,然后半个山坡都是,很有特点。

  最重要的是,他那的服务员都是清一水的美女,穿着火辣,热情似火。

  “这位是皮货市场老板,孙掌柜,听说最近从白山东坡那边搞了一批熊掌,这可得让我们见识见识!”郭掌柜的哈哈大笑说道。

  “久仰久仰,二位,回头到我的铺子里走走,看看!”孙掌柜的说道。

  这个孙掌柜看起来有点驼背,而且特别的瘦,人也很腼腆,所有声音不大。

  “这位是菌悦山庄老板,张老板,自己有一个山头,上面全是木耳,蘑菇,灵芝草什么的,听说最近又包了个山头专门种山食八角,这过几天是不是整个长白山都被你包圆了!”郭掌柜边介绍,边打趣的说道。

  “呵呵,郭掌柜的言重了,找点事做,顺便赚点小钱,久仰二位了。”张老板说道。

  老爷子和冯掌柜的在介绍每个人的时候,都一一点头拱手示意。

  “来,来,来,大家都不是外人,都坐下吧,都坐下,咱们这就要开席了,哈哈!”郭掌柜的招呼大家坐下。

  大家围着桌子纷纷落座,这桌子简直是太大了,几个伙计他们被安排到另外一个地方去吃饭了,桌上的都是个各位老板,气氛非常融洽。

  伙计们纷纷把菜端了上来,好家伙,这郭掌柜真是下了功夫的,天下飞的地上跑的真的是一样不落,整整一大桌子。

  郭掌柜的看菜上的差不多了,按照东北的习俗,菜上齐了是要报菜名的,这个他要亲自来。

  “来来,大家伙听我给报一下菜名啊!这些可都是咱们长白山土生土长的土特产!”郭掌柜边说边站了起来。

  “大家看啊,中间这个鱼叫做鸭绿江野生鳌花鱼,就是咱们临江里捕捞的,这个鱼的肉质特别鲜嫩,清蒸淋上蚝油,酱油就可吃!”郭掌柜的指着中间的那条鱼说道。

  大家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这真是好大的一条鱼啊,足足有得有四斤重,小脑袋,肥胖的身子,肚皮上带有虎斑纹。

  做法果然是什么也没放,只是清蒸了一下,上面撒了些葱花,香菜,八角桂皮什么的,然后上面淋了些酱油醋蚝油什么的,看起来让人口水直流。

  “这个是烤鹌鹑,这个可是纯野生的,因为常年在山上跑,所以肉质特别活,经过山梨果木的炙烤的连骨头都能一块吃!”郭掌柜的又指了指了指这道菜说道。

  大家一看,这分量也是十足,下面是用了一个大的圆托盘拖起来,总共大概有个四五只,每只都被劈开了两半,外表焦黄还有油脂滴落,上面散了些辣椒面还有芝麻粒,黄橙橙的粘稠物应该是涂了好几层蜂蜜,每个都用铁签子穿起来,方便人拿着直接吃。

  “这个是山野猪氽白肉,这个可是真正的野猪肉制成,山里的野猪可是非常凶猛的动物,可不比家里的猪,这个肉是野猪背部离脊骨两寸的地方的肉,是最好的肉,下面这个窖藏酸菜,都是2年期的腌制,味道足!”郭掌柜继续介绍着。

  大家伙顺着手指看去,果然,好大的一盆,有汤有水,下面是那种酸菜一看就是腌制的非常充分了,上面的肉和普通的猪肉不同,看起来五花三层的特别明显,而且看起来很硬,特别有嚼头的感觉,而且这一锅肯定是经过了小火慢炖了好久,汤汁浓郁,酸香扑鼻,让人看了非常有食欲。

  “这个是灵芝山鸡菌汤,这个灵芝大家看啊,是个半斤大的,这个山鸡就是野山鸡,常年在山里奔跑,以露水,山泉水,长毛虫为生,体内全是营养。”郭掌柜的继续说道。

  大家继续顺着他介绍望那看,这汤特别的鲜亮,一点浑浊色没有,整只鸡趴在盆里,又胖又圆,看了起来非常的肥美,看起来工艺也非常的考究,皮在这个慢火的滚炖下一点没有碎裂,但是能看出来里面的肉已经脱骨酥烂,内脏已经被掏空,而补充的位置,正好是一个大灵芝,这个灵芝应该是那种大个的极品切了一半放进去去,表面纹理已经起皱,说明自身的营养和药力已经全部融入了浓汤中。

  郭掌柜就这样每个菜的名头,讲究,做法,功效都说了一遍,众人看了都啧啧称奇,高呼叫好。

  除了这些,此外还有一些什么锅包野猪肉,山菌干锅,菠萝古老肉,狍子溜肉段,得莫利炖鱼,溜肥肠,火爆腰花,清炒百合木耳,山野娃娃菜,铁锅炖豆角等。

  另外主食也很丰盛,东北大粘豆包,还有雪花大馒头,还有长粒香米饭,锅帖子,大烙饼等。

  大家伙一看这也太丰盛了,虽然大家都是财主,但是平日里都是在各种酒楼吃饭,像这般纯山野特色的确实也不经常见,都迫不及待的要开始动手了。

  “哥几个,咱们稍等等,稍等等啊!”郭掌柜笑呵呵的挥手示意大家先等一下。

  “把咱们的老酒上来!”郭掌柜的拍着巴掌,冲着伙计喊了一嗓子。

  众人皆把头转向伙计那。

  只见伙计从一个木质篮子里分别拿出了两个玻璃容器。

  这两个瓶子非常的粗大,直径大概有一尺长,高二尺,圆柱状,上面高出一小截,有个碗口粗的口,上面用软木塞蒙上纱布盖着。

  瓶子上分贝贴着两个四方的红纸,上面分别写着红,白两个字。

  伙计们把两个大瓶子放到了桌子上,而且分别开了盖。

  “老哥几个你们看啊,这两大瓶子酒是我的十年陈酿。”冯掌柜的介绍到。

  “这个写着红字的酒叫蓝景坊长白山蓝莓酒。”

  “它是以长白山海拔700-2100米高度内原生态环境中的高山野生蓝莓果为原料。”

  “采摘时长白山已千里冰封,雪覆山峦,果肉结冰。”

  “采用冰酒工艺酿制,并用长白山精致橡木桶窖存而成。”冯掌柜煞有神秘的说道。

  大家都站起来仔细的看着这个,果然酒体呈紫红色,清澈透明,果香留余四溢。

  “好,好,真的是不错啊,好东西啊,呵呵!”老爷子和众人都喝彩道。

  “大家伙在看看这个写着白字的酒。”郭掌柜继续说道。

  “这个酒就是临江白,是本地最有名的酒了,也叫长白山山参酒。”

  “以长白山全株鲜人参、鲜西洋参、野山参为主要原料,以优质纯粮白酒为酒基,配以灵芝、不老草、天麻、枸杞等名贵植物或提取液精制而成的一种保健酒。”

  “这个酒因为都是中草药,所以喝了不上头,而且喝完了立即有种血脉喷张,筋骨舒展的感觉,一会大家多尝尝啊!”郭掌柜的说道。

  大家又开始仔细的看这个酒,果然,透着玻璃瓶子,酒的颜色呈现出透明的橙黄色,里面一根大拇指粗的老山参在里面悬浮,上面的须子全部展开犹如仙人荡漾其中,另外还有一些各种草药沫沉在下面。

  众人又开始交头接耳,纷纷竖着大拇指,啧啧称赞。

  “我说掌柜的,咱们开始吧,我们都受不了了,不听你说了,我们要开干了,哈哈哈!”二弟大嗓门喊道。

  “好,好,开吃,大家吃好,喝好,不醉不归,不归也没事都住我这,哈哈哈!”郭掌柜也跟着大伙大喝道。

  伙计们给每个人都斟满了酒。

  大家伙被郭掌柜说的,也全都放开了,一个个撸胳膊,挽袖子,上手的上手,站着的站着吃的是大呼过瘾。

  就着蓝莓和山参酒,大家伙很快熟络起来,话匣子也打开了。

  “哎呀,老爷子冯掌柜二位,不瞒您说啊,这都快小一年都没什么大客商过来了。”赵掌柜的说道。

  “咱们白山,什么货都有,但是这兵荒马乱的出不去啊,大家伙也都心里干着急!”

  “你们这次可得多呆几天,你们来了不管买多少货,都让这个城有点希望啊!”赵掌柜的说道。

  “是啊,我们也是想着法要过来,可是到处打仗,动弹不得啊!”老爷子说道。

  “老爷子您放心,你这次要什么东西,我们都给您凑齐了,保证让你满载而归!”孙掌柜也跟着说道。

  “是啊,老爷子冯掌柜,你们是奉天的大主顾,这一次我们哥几个也算开张了。”

  几个人分别和老爷子和冯掌柜的寒暄着。

  酒过三旬,菜过五味,大家都喝的晕乎乎的了。

  一个个东倒西歪的。

  “咱们大家伙一起唱一曲吧!”郭掌柜提议。

  “好好,好,来,大家唱起来,我来起头哈!”这个二弟说道。

  “长白山,美丽的长白山,来,唱。。”二弟开始唱了个开头,大家伙也跟着唱起来。

  “长白山美丽的长白山

  白云朵朵绕过山中央

  云中漫步手拉着手

  欢声笑语留在心间

  长白山梦幻的长白山

  山影青青映在水中央

  左顾右盼流连忘返

  美丽风景留在心间

  长白山美丽的长白山

  白云朵朵绕过山中央

  云中漫步手拉着手

  欢声笑语留在心间

  长白山梦幻的长白山

  山影青青映在水中央

  左顾右盼流连忘返

  美丽风景留在心间

  长白山思恋的长白山

  深山深水记在梦中央

  四季风光无限美好

  民族兄弟留在心间

  民族兄弟留在心间。。。”众人皆高高低低的,参差不齐的跟唱起来。

  大家伙,有的站着摇头晃脑,有的在那低着头跟着闷哼,有的用筷子敲着盆碗打着节奏,有的干脆一只脚站在板凳上引吭高歌,整个屋子真是热闹非凡。

  伙计们吃完了都过来看这些人的醉态百出,搞笑的样子,都引俊不止,也跟着笑的是前仰后合。

  宴会结束了,大家伙也都喝的差不多了。

  赵掌柜,孙掌柜,张掌柜他们几个还是坚持要回去,郭掌柜就吩咐伙计弄了马车分别送回去。

  剩下的人也都让伙计们扶到客房休息了。

  老爷子回到客房已经醉的不醒人事,到头便睡。

  老爷子这一夜过的是这般的快乐,好久都没这么痛快了。

  在睡梦中还延续这欢乐,笑出了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