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抚流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媾和之事

抚流年 墨客青云 3513 2020.02.16 15:19

  送走了冯掌柜,这二夫人心里也有了心事,他非常想通过冯掌柜找到自己的父亲。

  他想知道自己的父亲这些年是怎么过的。

  听他们的描述,自己的父亲无论应该是非常落魄,他非常的担心。

  整整一晚上,没睡,他希望天赶紧亮起来,好赶紧让冯掌柜带他去长白山。

  第二天早上天蒙蒙亮的时候,他就迫不及待的醒了。

  因为阿吉要上班,所以他就给阿吉准备了早饭,平日里因为心里没事,所以他早餐一般也做的花样百出。

  可是今天做的就非常简单。

  阿吉也觉得母亲心里有事,但是也没多想,以为他又想老爷子了。

  所以他吃吃过了饭就匆匆的上班去了。

  冯掌柜的这一晚上也是心里七上八下的,但是他想的可不是他父亲的事。

  他想的是等夫人来了,他该怎么说话,怎么表现,怎么讨好她的这些东西。

  太阳开始在东方冉冉升起了,整个院子也亮堂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二夫人也还精心的打扮了一下自己。

  他收拾妥当后就出了门。

  在阳光的照射下,满脸绯红。

  他出了门的那一刻,冯掌柜早就在屋里的后门在看着她。

  她走到了铺子的后门,轻轻的敲了几下,等着开门。

  冯掌柜马上就把门开开了。

  “夫人,你来了,我一直在这等你呢!”冯掌柜说道。

  二夫人看了他一眼,也没说什么,就跟着冯掌柜往屋里走去。

  冯掌柜安排他坐下,并且给他端茶倒水的,甚是殷勤。

  二夫人眼睛环视了一下他的这个屋子,房子倒是不小,也挺高大的,但是不像原来自己家那种书香气十足。

  行伍之人到处都是硬东西,屋里桌椅,家具陈设也很随意,看起来野味十足。

  老冯头的妻子也是走了好多年了,一直未娶,所以没有女人的屋子就显得凌乱。

  二夫人看了看,到没有不适应的意思,相反他还感觉很放松。

  屋里的地面是木制地板,中间用几块山羊皮缝制的非常大的地毯,非常柔滑。

  墙上还挂着象牙,牛角等器物,还有佩剑等。

  二夫人喝了口茶,就看着冯掌柜。

  “我们需要准备些什么?何时动身!”二夫人问道。

  “动身可随时动身,但是你要去可能得备些装备,你穿这身肯定是不行!”冯掌柜说道。

  “那我需要穿什么?”二夫人问道。

  冯掌柜转过身到他的衣柜里,拿出了他的毛皮坎肩,还有一些猎户装备。

  “你看,需要穿这样的装备,进到山里就要穿这种装备,这样才足够安全!”冯掌柜说道。

  二夫人这个时候站了起来,走到了冯掌柜的的面前接过这个皮袄看了看。

  二夫人身材窈窕,丰满圆润,尤其是圆嘟嘟的脸蛋和大大眼睛,红霞飞舞,煞是动人。

  冯掌柜在她靠近的那一刻,心跳就加速了,满脸窘迫,不知所措。

  二夫人倒是没觉得什么,非常自然的把这个羊皮砍袄就穿在了身上。

  皮袄上除了有点膻味,还有有一股汗味,但是似乎他都不在乎。

  冯掌柜看他套在身上的袄子,非常的肥大,看起来像个小丑,捂嘴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二夫人瞪着毛露露的大眼睛满脸狐疑看着他。

  “没什么,没什么,就是太不合适了,这是我的,你没法穿!”冯掌柜说着就帮他脱了下来。

  二夫人微笑不语。

  “夫人,我这几天帮你做一件合身的吧,我用上好的貂皮给你做一件皮大鑔!”冯掌柜说道。

  “好啊,那你赶紧做,做完了我们就走!”二夫人说道。

  “好好,可是夫人我需要给你量量尺寸!”冯掌柜说道。

  “嗯,量吧!”二夫人此刻还有点愉悦的答道。

  一种是说不出来的感觉也涌上心头,一种随意,一种亲切,一种暖流似乎在身上流淌。

  冯掌柜从柜子里翻出来一个卷尺,他走到了夫人的背后。

  “夫人,你把两个胳膊抬起来,放平,我来给你量量尺寸!”冯掌柜说道。

  夫人还真是听他的,就缓缓的把胳膊举起放平。

  冯掌柜先是从后背给他量了臂长,然后又量了身高。

  他把尺子绕过他的身体,先是各种尺寸都量了一遍。

  如此近距离的和夫人接触,他此刻都快窒息了,夫人的气息不时的传过来,让他的心脏都快蹦出来了。

  他的尺子再次围在了她的腰上的时候。

  夫人感觉到了异样,想回头看看的时候。

  突然一双大手把自己紧紧的抱住,他想挣扎却那样的无力。

  她越挣扎,冯掌柜抱的就更紧,他想用双手掰开他那像钳子一般的手,可是无济于事。

  夫人还是想挣脱出去,可是身体却开始不停使唤。

  夫人已经开始神志模糊,冯掌柜也失去了理智。

  透过硕大的玻璃窗,阳光已经斜射进屋子里。

  照在地板上的羊绒地毯金黄发亮。

  夫人躺在地上,对着冯掌柜微笑着,冯掌柜也深情的看着她。

  两人十指相扣,似意犹未尽。

  到了中午,夫人就想要离开了。

  冯掌柜想留下吃饭,夫人说不必了。

  她想赶紧离开这个地方,愉悦过后,一种罪恶感突然涌上心头。

  他觉得这样是不对的,他希望以后不能在这样了。

  冯掌柜想要送他出门,他拉着夫人的手送她回去。

  夫人让他牵着手,但是送到门口,就示意他不要出了。

  自己赶紧慌张的跑回了自己的家。

  冯掌柜自从有了这次,脑袋里是念念不忘。

  他本以为第二天夫人还是会去找他。

  他在后屋里,顺着门缝向外张望了很多次,但是都没看见夫人的身影。

  他心里开始嘀咕,是不是自己昨天的行为太鲁莽了,太唐突引起了夫人的反感,那岂不是以后都没机会了。

  他还独自懊悔不已,埋怨自己太操之过急。

  这一天他都在忐忑中度过。

  二夫人其实感觉还好很多,昨天的事情他并没有觉得什么,相反他之前积累的压抑和郁闷经过这么一番突然都释放出去了。

  他突然感觉天空还是那么明亮,世界还是那么美妙,生活开始有了滋味。

  他没有出去,没有去找冯掌柜是他不想让他感觉自己是个随便的人。

  如果总是主动,那和风尘女子有何两样,人家也不会尊重他。

  他希望有这么一段经历,但是又不能被人家看不起,所以要收敛矜持一下。

  过了一上午的坦然,到了下午,尤其是傍晚的时候,自己的心也起起伏伏的。

  因为六神无主,晚饭也是做的稀里糊涂,这阿吉心里也奇怪,这几天这伙食是怎么搞得。

  但是他也没说什么,以为妈妈独自一人也不容易,他不挑。

  整个晚上,冯掌柜在那懊悔,二夫人在这辗转反复期待天亮。

  早上阿吉上班了之后,二夫人几次想走出门外去到冯掌柜那,但是又都止住了脚步。

  冯掌柜这一天也是,他必须要找个理由去再见二夫人。

  想来想去,他晚上缝制了一个皮夹袄,就以这个名义送去。

  于是第二天早上,他从后门出去,走到了二夫人院子门口,开始轻扣门环。

  二夫人正在院子里来回的走着呢,突然听到扣门声,就走了过去,开了门。

  冯掌柜正木个张的站在门口,一开门看见了二夫人,心里又砰砰跳了起来。

  “我,我,来,来,给。。。”冯掌柜的支支吾吾的在那,不知道说什么。

  “进来吧!”二夫人开门口轻语道,然后转身往自己屋走去。

  冯掌柜进了院,反插上门,像个小孩似的跟在后面。

  进这个院子,他还有点心虚,毕竟自己还是对不起了老爷子。

  夫人,回到屋里,就自己忙自己的事,不理会老冯头。

  冯掌柜进了屋,看见她也不理他,就自己找个凳子坐了下来,默不作声。

  就这样两人都处于静默状态,最后还是冯掌柜的先说了话。

  “昨天的事,你别介意,我也是,太喜欢你了,所以我就没控制住。”冯掌柜说道。

  “没控制住,你知道你那样太过分了么,以后还是不要在见了!”二夫人轻声柔语的说道。

  “我知道,我知道,我本来不想那样的,可是有一个恶魔跟着我,是他让我那样的,我已经祷告了佛,念了一晚上心经,应该压制住他了。”冯掌柜看夫人和他说了话就开始胡说八道起来。

  “你身上有恶魔啊,那怎么办,万一它在跑出来呢?“二夫人说道。

  “嗯,我会尽量压制它的!”两个人就在这开始胡诌八咧的。

  二夫人收拾完了东西,就去拿了壶茶来,走到冯掌柜身边给他倒茶。

  因为离得很近,冯掌柜又是坐着。

  “你来找我什么事!”二夫人边倒茶边说道。

  “哦,我给你做个个夹袄,想让你去试试,合适不合适!”冯掌柜的说道。

  “我是不会去的,再中了你的恶魔!”二夫人说道。

  冯掌柜看着二夫人的身材那么迷人,一时间也没答话。

  他放下茶壶正要转身离开,冯掌柜一下子站了起来抱住了他。

  二夫人这次也没有挣扎。

  “你放开,快点!”二夫人几乎用非常柔的声音说道,这声音是如此纤细,说的是放开的意思,但怎么感觉是种鼓励。

  去看父亲的事早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