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抚流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集贸市场

抚流年 墨客青云 1494 2020.01.10 09:28

  第二天,老爷子他们一觉醒来,发现天已经大亮了。

  郭掌柜并没有叫醒他们。

  几个伙计在院子里忙活着,有的扫地,有的清理垃圾。

  郭掌柜在院子里面到处转着。

  老爷子他们下了床,洗漱了一下,就出了房门。

  “哟,我说郭掌柜,您早啊!”老爷子打着招呼。

  “哎呦,二位都起来了,我看昨天你们喝的也不少,想让你们多睡会呢!”郭掌柜的说道。

  “哎,可不是么,昨天是真是太高兴了,不知不觉就喝多了!”老爷子回道。

  “我是这么安排的,一会呢,二位先吃早饭,完了呢,我带二位到各个集贸市场转转,看看山货草药什么的最新行情,你们看咋样?”郭掌柜的说道。

  “好好,这样也好,我们这次也拉了个采购单子,除了您这的货,我也看看还有什么新奇的东西。”老爷子回道。

  “好好,好好,那二位就请到聚贤厅稍后,我略备了饭菜,我让伙计一会就端过去!”郭掌柜的回道。

  “好好,好,有劳了!”老爷子寒暄道。

  老爷子、冯掌柜还有伙计们吃了饭,把各自的东西又整理了一下,就去找郭掌柜。

  “哎呦,二位这么快就吃完了!”郭掌柜的问道。

  “呵呵,是啊,这早饭太丰盛了,挺好,挺好!”老爷子回道。

  “咱们三个骑马去,伙计们可以弄两辆马车,这样咱们都方便,咱们这就走吧!”郭掌柜的说道。

  就这样,郭掌柜,老爷子一行人等赶往白山集市。

  老爷子他们几个人拐了几个弯就到了白山最大的集贸市场。

  这个市场还真叫个大,老爷子他们可以骑着马在里面横逛。

  几个伙计把马车栓在了一个中间位置的电线杆上,方便老爷子进货。

  这个市场占地大概有方圆三公里左右。

  里面按不同的货物类型分成了不同的区域。

  他们今天来的还有些早,一般正午和下午的时候才是这个集市最繁华的时候。

  这个时辰,来的客户并不多。

  很多商家也是都刚开开门。

  有的刚刚才支起摊位,有的还在卸货,有的在摆放货物,都在做着开门前的准备工作。

  这个市场的四周都是有大大小小的各类铺子围成。

  每个铺子有的大有的小,都是红砖砌成。

  铺子一般都是分成里面和外面的,都能卖货,外面一般可以放一些样品,这样客人来来往往的时候就都能看见,如果看中了,那么掌柜的就会把他们领到铺子里。

  他们来的时候,很多铺子已经开了门,门口都已经摆放了很多货物。

  东北的冬天尤其冷,尤其是长白山区更是。

  很多铺子的窗户上、门上都还挂着冰凌和窗花。

  各个铺子的掌柜的一般都是来之后,先要在铺子里升起炉子。

  每个铺子房顶的烟囱都冒着黑烟。

  每个掌柜的也是都穿的那种军棉大衣,有的外面也是套着羊皮翻毛夹袄,脚下是那种长筒的白色厚毡棉的雪地靴。

  市场的中间就是空旷的一片,然后有各个临时的铺子或者临时的柜台搭建而成。

  虽然随意,但是从远处看的彼此之间纵横交错,行路还是很清晰。

  老爷子他们几个骑着马开始到处的看看。

  “老伙计你看,现在一大早啊,各家的摊位都摆出来了,一会各地的客商就也会过来,这里就热闹了。”郭掌柜说道。

  “是啊,我怎么感觉好像今年的这个市场货物不算多啊。”老爷子说道。

  “记得我原来来的时候,货物都堆积如山,你看着才哪到哪啊。”老爷子在那感叹道。

  “哎,老伙计,这不是连年战乱么,和您一样,外面的客商进不来,客流就少了。”郭掌柜的回答道。

  “在这个集贸市场上卖货的,都是中间倒腾的二道贩子。行情不好啊,他们也不敢多囤货。”

  “如果遇到大的买家,那么他们也是提前邀约,再到山里进货,然后好几天才能交付呢。”

  “这都不比从前了。”

  “而且你看,老伙计,现在进的这货,都是常规的的常用的,那种稀缺的贵重的谁也不敢进了,除非有大的主顾,要不谁能卖得出去呢。”

  “所以这个市场看起来就有些萧条,有些冷清了。”

  “咱们在这先转一圈,你看有没有你还需要的东西,没有的话,我就带你去那几个掌柜那看看,然后也到我个市场看看!”冯掌柜的说道。

  “好好,那咱们就到其他地方看看吧,走吧!”老爷子回道。

  几个人调转马头正准备离去。

  “哎呦,这不是沈阳中街的草药堂掌舵么?”就听见附近的有人喊道。

  他这一喊,附近的一些店铺的老板就都纷纷的往这边瞧过来。

  “可不是,这是咱们的老主顾啊,大家快过来!”有人就喊道。

  说着话,附近的人就都三三两两的往这边聚拢过来。

  老爷子看有人过来,和冯掌柜的郭掌柜都纷纷下马来拱手和大家示意了一下。

  这些人尽管都已经走了过来,但是其实老爷子也并不认识。

  但是大家伙认识他。

  早些年上货的时候,老爷子家的马车可是好几辆一起进来。

  车头上都是挂着沈阳中街中草厅的大旗。

  这个大旗那就是招牌。

  他们来了,就意味着大批量的采购开始了。

  别看这个市场现在冷冷清清的,但是前些年这里是车水马龙。

  各地的客商都云集于此。

  但是在东北一带,沈阳中草厅的马车一到,那就意味着采购的高潮开始了。

  别的客商都是小批量采购,只有中草厅是按车采购的。

  所以很多店铺的老板都认得老爷子。

  “哎呦,老爷子,您这是刚过来啊,这次要采购点什么回去,到我那看看吧,要什么咱都有!”围上来的人纷纷的和老爷子搭着话。

  “好好,大家伙都还好吧,我过来就是看看,就是看看!”老爷子回道。

  “是啊,老爷子这次来就是来转转,不是采购啊,大家伙都忙吧,我们这要走了!”郭掌柜的说道。

  “老郭头,你他娘的骗谁呢,这些年要不是你垄断,我们哥几个生意能这么惨淡么!”只听一个人跳着脚骂道。

  这一下子让老爷子很震惊,咋回事呢,突然这样了呢,他心里不由得一惊。

  “你嘴巴,放干净点,人家就是来看看,你胡搅蛮缠什么?”郭掌柜的回骂道。

  “你他娘的别放狗臭屁了,人家赶着大车来的,能不是采购么?就是你在那拦一道子,全从你那进货是不是?”有人继续骂道。

  “那人家来了,想在哪买就在哪买,你跟我耍什么横!”郭掌柜的回道。

  就在这个时候,就看见马突然扬起前蹄,嘶鸣了一声,然后满地乱转。

  郭掌柜一下缰绳脱手,被甩出去差点没摔倒在地。

  就看见又一个人拿着一个大扁担冲着马背就狠打了一下。

  “你个狗娘养的,你算什么东西,在这胡咧咧!”围观的有人开始起哄了。

  “老伙计,咱们赶紧走,赶紧走,此地不宜久留!”郭掌柜拉着老爷子,并示意冯掌柜的赶紧离开。

  老爷子也还没明白咋回事呢,被郭掌柜这么一拉也就下意识的上了马,冯掌柜也跟着上了马。

  几个人赶紧调转马头赶紧离开。

  “滚吧,王八蛋,赶紧滚!”后面的人还在那跳脚骂呢。

  几个人赶紧出了集贸市场,一路惊魂跑到了几里之外。

  “我说,郭掌柜,这些人是咋的了?怎么对你那样啊!”老爷子喘了口气问道。

  “哎,还不是兵荒马乱闹的!”郭掌柜的摇头叹了口气。

  “您也知道,我们家不也是从摆摊开始起来的么,早先也是跟他们一样。”

  “年头好的时候,还行,大家多少都有点收成,有的干大的发了家,有的就算在小也不至于穷到饿死。”

  “可是这两年不同了,大家的货卖不出去,没有客商进来,这根本还是交通不畅,货路不通引起的。”

  “大部分人还是明白这些道理的,但是有些小商小贩的整天窝在这山沟的,没见过世面的,就把这原因归结到我们头上了。”

  “他们认为是因为我们做大了,拦住了所有的客商,所以才导致他们无生意可做。”

  “他们也不想想,我们和他们不是一样么,他们卖不出去,我们也一样啊。”

  “但是我们确实有些家底支撑着,而且确实人脉也广,所以还是好点。”

  “但是他们就不一样了,他们整天在这市场里守着,几天都看不见一个客商,这好不容易看见了一个,还什么都不买就走了,所以他们能不着急么!”

  “一看我在边上呢,那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了,这地方我基本都不怎么来,要不是陪着您啊,我都很少遇到这些人。“郭掌柜的解释道。

  “而且,你看他们的那些货,他们有的我那也确实都有,而且他们的货都积压了好久都不新鲜了。”郭掌柜的继续说道。

  “今天你这辆大车货,如果都从这个市场进货,还确实能救了他们,半个市场都有生意了,而且很多铺子就又可以维持下去。”

  “但是就算这样你也不能在那买,为什么呢?你只要买了任何一家,没卖的可能都会和你拼命。”郭掌柜的说道。

  “哎,也是,这年头,都不容易啊。”老爷子回道。

  “老哥俩,咱们继续走吧,到我的那个山货行,看看你们需要的东西是否齐全,咱们都准备好!”郭掌柜招呼大家。

  几个人策马扬鞭,拐了几个路口来到了郭记山货行。

  这个山货行的位置说起来不算是个好位置。

  属于这个集贸区域的一个边角嘎啦地方。

  门脸从外面看上去也不是很大,门脸上面树立一个大的钢筋铁架子,几个大圆铁片子焊在上面。

  铁片上面用红色油漆写的几个大字,“郭记山货行”。

  几个人走到了门口,郭掌柜的示意大家,这就到了。

  几个人下了马来,就径直的往屋里走。

  他们进了屋,在里面看了看。

  老爷子和冯掌柜眉头的揪在一起,没太看懂,这个家大业大的郭掌柜的山货铺子居然如此这般不入眼。

  里面面积也不是十分大,有大概二百个平方。

  四周都是柜台,上面零零散散的摆了这样那样的山货样本。

  柜台后面有一些紧挨着墙的柜子,上面杂七杂八的摆满了各种东西。

  老爷子和冯掌柜的一直都没说话,就左看看右看看的,心里有很多疑问。

  “哈哈,二位兄弟,是不是感觉很怪异啊!”郭掌柜的哈哈大笑道。

  老爷子和冯掌柜还在柜台前哈着腰细看呢,听见他叫到,就直起腰来,看着他,神情满是狐疑。

  “我说老郭啊,这就是你这著名的山货行啊,这,这。。。”老爷子打着磕巴说道。

  “哈哈,老伙计,别着急啊。。你们看!”郭掌柜的边说道,边走到这个屋子的后门,并打开门,示意大家过来看。

  老爷子和冯掌柜的就凑过来,往外看。

  “好家伙,原来是别有洞天啊。”冯掌柜的喊道。

  只见这个房子的后面是一个巨大的广场。在广场的正前方,竖立这一个巨大的牌楼,属于那种蓝白相间的大柱子,上面架着一个雕龙画栋的大牌匾,上面用米芾体写着三个大字,“聚缘轩”三个大字。

  在这个广场的四周,除了有几个高大的红砖瓦房外,还有到处是大货架子。

  大货架子是由那种很粗的红柚松搭建了几层,上面怕风吹日晒的都有巨大的顶棚。

  货场中间不停的有很多装着货的马车在走来走去。

  有很多人在卸货,有的在摆货,有的在登记,一个非常繁忙的场面。

  老爷子这心头的疑虑更大了。

  “我说老郭啊,你这是玩的哪一出呢?”老爷子问道。

  “人家做生意,都把东西越往外露越好,你这咋还都藏后面呢,那别人怎么知道你这地呢?”

  “这样咋做生意呢?”老爷子问道。

  “哈哈,我一猜你们老哥两就是问这个呢!”冯掌柜继续哈哈大笑的回道。

  “刚才咱们在集贸市场的那一幕你们也看见了吧。”

  “我选这个地是最偏僻的,而且故意把这门脸修的不起眼!”

  “知道为啥呢?“

  “现在啊,年头不同了,客商们现在进货都很少直接像逛市场这样了。”

  “都是人找人,单独接头!”

  “那种摆摊靠市场卖东西的,基本都算是零售了,小打小闹的。”

  “我这里是做批发的,走的都是大宗,批量的货。”

  “所以何必招摇呢?”

  “有门脸就是为了占个名号,让其他铺子看起来和他们一样,这样也不遭人妒忌。”

  “真正的客商来了,我才让他们看大货场。”

  “呵呵,还真有你的,你这都快成千年的狐狸了,成精了!”老爷子说道。

  “呵呵,啥精不精的,我也是为了安全,防止大家哄抢,所以后面是个隐蔽部分。”郭掌柜的说道。

  “那咱们就进到货场看火吧,对着你那个单子,咱们把能有的先定下来,让后让伙计们就装车咋样啊。”郭掌柜的说道。

  “好好,好好,就这么办吧!”老爷子应承道。

  老爷子拿出了进货的单子,在郭掌柜、冯掌柜的陪同下,到各个大货架子上验货。

  这郭掌柜说的没错,他们这个货场,基本上大部分东西都有了,而且都是每天进来的最新鲜的各种药材。

  老爷子按采购单子每个都看了看,都当场定了下来,并让伙计们装到自己车上。

  几个人忙乎了半天也快临近中午了,快要吃午饭了。

  “我说老哥两,按你们的计划这货都足了么?”郭掌柜的问道。

  “基本上都采购到了,全乎了!”老爷子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郭掌柜的说道。

  “老郭啊,你也知道,我们这次来也是不得已的。”老爷子稍作沉思了一会,说道。

  “我们家是糟了抢的,我一是心疼我那一屋子的货,第二我是心疼我那祖传的人生和灵芝。”

  “但是我看了你这里的货啊,没有我看上的那两个宝贝那样的。”老爷子哀叹道。

  “我寻思着不管怎么样,我还是最好能找到像样的,哪怕不如原来的好,那至少也得镇店一下。”老爷子继续说道。

  “是这样啊,我想想!”郭掌柜的也沉思了一下。

  “这样吧,一会我们直接去赵老板那,他那专门卖人参的,我们去他那看看有没有!”

  “然后明天吧,今天可能来不及了,我约上张老板,明天陪你们去一趟菌悦山庄,看看那有没有你想要的东西!”郭掌柜的说道。

  “也好吧,但是我们也不宜在这里逗留太久了,明天看完了,我们可能就要启程回去了,家里还等着呢!”老爷子说道。

  “好,好,老伙计,全听您的,咱们走吧,去赵老板那,兴许还能蹭顿酒喝,呵呵!”郭掌柜的说道。

  郭掌柜的安排好伙计让他们把装好的货放到一个特殊的仓库里保管好,不能有任何闪失。

  然后几个人就策马来到山参批发行。

  这个山参批发行的门脸就比郭掌柜的那个强多了。

  房子也非常的高大,有巨大的玻璃窗。

  几个人进入了屋内,眼前一片宽广。

  在巨大的玻璃窗的衬托下,整个大厅显得特别透亮。

  和别的地方不同,这里略显高雅。

  大厅分成了上下两层,中间可以又楼梯直接旋转上楼。

  几根涂红漆着金粉的带字的大柱子格外醒目。

  每个柜台也是由上好的阔叶松打造而成。

  二楼更是做的金碧辉煌,是个高级山参区。

  每个柜台后面都有伙计小姐什么的始终带着微笑。

  柜台里摆满了各种山参,柜台后面也都是。

  赵掌柜一看大家伙光临了,赶紧就迎了过来。

  “哎呦喂,老哥几个光临舍下,蓬荜生辉。”赵掌柜的寒暄道。

  “赵老板,你这生意还好啊!”老爷子也寒暄道。

  “还行,还行!”赵老板,寒暄着,就指引这大家伙进来。

  赵掌柜现实领着大家伙在一楼大概转了一圈,然后就领着众人上了二楼。

  二楼和一楼不同,有一僻静处。

  里面有考究的家具,桌子,椅子什么的清一色红木。

  里面还有茶桌,暖炉什么。

  赵掌柜吩咐伙计赶紧给大家伙上茶。

  几个人以此落座,喝起了茶。

  “赵老板,老爷子他们的货备的差不多了,明天就打算回去了!”郭掌柜的说道。

  “啊,明天就要回去啊,怎么这么急呢,在这多玩几天啊!”赵掌柜的说道。

  “啊,家里还等着呢,得赶紧回去了!”老爷子回道。

  “是这样的,老爷子想找个上好的山参,作为镇店使用,不知道你这有没有!”郭掌柜说道。

  “是这样啊,镇店使用那自然要非常好,无论在尺寸,颜色,品相上哪都要上品,我这到是有一些,我呢让伙计拿来,你看看,能否入了您的眼!”赵掌柜的说道。

  “你们把我们最好的那几根山参拿来,给老爷子他们过过目!”赵掌柜的吩咐道。

  不一会伙计们拿来了几根山参,都是装在了考究的盒子里,他依次的打开盒子放到老爷子面前。

  老爷子看了这几根,都感觉不是特别完美,和自己家原来那根比起来都有瑕疵。

  “不错是不错,但是还是有点不完美!”老爷子念叨着。

  众人也都不算是行家,听老爷子念叨也都互相看了看,默不作声。

  赵掌柜毕竟是生意人,眼珠子滴溜溜转。

  他感觉这老爷子看起来是真想找一个高档的,而且估计肯花大钱。

  “老伙计,如果这些都不入您的眼,我们家自己确实有一根,从来不卖的,看您这么大老远的来,那我就给您过过目,看看!”赵掌柜说道。

  “您还有啊!”郭掌柜的说道。

  “不都拿来呢?”

  “哎,我这也算是镇店之宝,哈哈,哈哈!”赵掌柜的谐谑的回道。

  说着,他转到了后屋,亲自去拿。

  不一会他端着一个两尺长半尺宽的一个盒子,盒子依然也是小叶紫檀料子,上面雕刻着二龙戏珠,背面刻着丹凤朝阳。

  看到这个盒子,老爷子就不由的站起来了。、

  这一下子就触发了他神经,这怎么和他们家的一模一样呢?

  他有些激动,非常的激动,手有些发抖,他害怕看见里面的东西,如果真的是一样,可怎么办。

  “不会那么巧,不会那么巧,肯定是巧合,肯定是巧合吧!”他心里不断的嘀咕着。

  众人看到老爷子的表情,又看他有些发抖,都有点担心,也都纷纷站了起来。

  “老伙计,老伙计,你没事吧!”过掌柜的问道。

  赵老板也好生奇怪,这是咋了。

  “我没事,我没事,我就是看着这个盒子挺好,挺好的!”老爷子激动的说道。

  “呵呵,是啊,这毕竟是人家的传家宝啊,肯定好,是不是!”冯掌柜的说道。

  “大家坐下,坐下,咱们坐下说话,呵呵!”赵老板边说,边劝大家坐下来。

  几个人落座。

  老爷子上下前后仔细的又看又摸了摸这个盒子,这就是自己家的啊。

  他心里琢磨着。

  可是如果是自己家的,那怎么会大老远的在这呢?

  带着满心的疑团,他慢慢的打开了盒子。

  他的心都要跳出来了。

  只看见里面的那颗硕大的山参,还有自己亲手绑定的丝线依然还在那。

  他此刻的心脏砰砰的跳的无法挺下来,眼里满是泪水。

  旁人看见老爷子这样,都赶紧围过来,问他怎么了。

  可是此刻的老爷子耳朵里嗡嗡的响听不到任何声音,大家伙对他喊他完全听不见。

  大家赶紧的帮着老爷擦眼泪,舒展筋骨,敲敲打打的。

  过了一刻钟的时候,老爷子终于开始神志清醒过来。

  “老伙计啊,您这是咋了啊,吓坏我们了!”赵掌柜的问道。

  “没什么,没什么,我一见到这个这么好的山参,我激动的,激动的!”老爷子说道。

  老爷子此刻好多疑问,但是他也不能直接说这是人家抢的吧。

  “我说赵掌柜,您这个宝物是怎么得来的啊!”老爷子问道。

  “哎,不瞒您说,这根山参,是几个月前山里的一个老绝户猎户送来的,他说是一个远方亲戚从奉天城那边逃兵货带过来的!”赵掌柜的说道。

  “那你没问问具体的情况么,这是从沈阳什么地方弄来的啊!”老爷子追问道。

  “哎呦,我也没多问啊,当时他说要换钱,我一看还不错,就留下来!”赵掌柜的说道。

  “那你认识那个猎户么,还能找到这个人不?”老爷子说道。

  “这个猎户我认识啊,他常年就住在天池附近,以打猎为生。”赵掌柜的说道。

  “不过啊,我听说他之前也是个大户人家,后来家里糟的土匪抢劫,不但家财都被抢走了,而且自己的一个女儿也被抢走了,至今都还下落不明,后来就进山自己打猎为生,也挺苦的。”

  “不过也很容易找到,明天你们不是要去张老板那么,他也知道此人,过了菌悦山庄在翻过一座山就到了!”找老板说道。

  “哦,是这样啊,好,好,我明天打算啊去拜访一下,找一找他。”老爷子说道。

  “那赵老板,您这个宝贝,我看上了,您出个价吧!”

  赵老板一看老爷子看上了,心里惊喜,因为当时老绝户卖个他的时候,也就没花多少钱。

  但是他一看老爷子就是有钱的主,就想着多要点。

  “不瞒您说,您是郭掌柜的朋友,也算我的朋友,我不赚您的钱了,您喜欢就原价给你,我当时是花了一根金条买来的,你看还是这个价成不?”赵掌柜的说道。

  老爷子心头一惊,好家伙,这东西这么贵。

  但是也不好砍价啊

  而且他知道,这根山参在自己铺子的时候就值个三四根金条呢,所以他左右衡量了一下还是要下决心买下来。

  只要铺子开了张,这些都不算什么问题,最重要的时候,这里面承载着自己家族满满的记忆,失而复得已算难得,不在乎这钱多钱少的问题。

  “好,好,那就这样,那我就收走了哈,呵呵!”老爷子笑呵呵的回道。

  “好,好,那我就成人之美了,哈哈!”赵掌柜的笑道。

  说话间,时间已经过了晌午,大家都还没吃饭,赵掌柜也没吃饭。

  “哥几个啊,既然来我这了,又赶上饭口了,就留下来吃个便饭,也让赵某我略进地主之谊,呵呵!”赵掌柜的提议道。

  “好吧,在哪不是吃的呢,就在赵兄着蹭饭了,哈哈!”郭掌柜的说道。

  就这样,赵掌柜安排了一顿丰盛的午饭,几个人边说,边吃,还喝了点酒。

  但是自从见到了这这老山参之后,老爷子就一直高兴不起来,他有很多疑问。

  这山参明明是自己家的。

  然后被军官抢劫了去,是怎么到了那个逃兵手里,又怎么会运到白山,怎么到了老猎户的手里。

  为什么偏偏在赵掌柜着,他是一头雾水。

  他决定明天必须去山里找猎户问个明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