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抚流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四房姨太

抚流年 墨客青云 1001 2019.12.06 08:32

  这个龙二,说起来也是个苦命的人。

  从小就没爹没娘的靠吃百家饭长大。

  记得小时候,有一天,下着鹅毛大雪,整个大地白茫茫一片,可怜的龙二没吃没喝的,他需要到外面去讨点吃的。

  可是这大雪天,家家户户都大门紧闭,他去了好多家,没有人出来。

  他是饥肠辘辘的,又冷又饿。

  他走到了镇子头上的一个大户人家门口,他用尽了力气去叩打门栓。

  他狠敲了一会,最后终于有人开了门。

  出来的是一个大胖子,个子不高。

  出来的时候是快步疾行,晃着膀子,气势汹汹的。

  他用力的拉开门,大喊了一声:“谁啊,这大雪的天,干嘛呢?”

  他边嚷嚷着边走出来,正好看见门口的龙二。

  龙二带着一个破毡帽,柱这个破木棍子,小脸冻的泛紫,眼巴巴的正看着他。

  这个胖子一看是个要饭的,就顿时火帽三丈。

  说道:“你个臭要饭的,是不是找死啊,干嘛敲我的门?”,

  龙二回道:“老爷,您行行好,给我口饭的吧,我实在太饿了。”

  这胖子不但跋扈而且还嚣张。

  他嘴里念叨:“给你泼狗屎,赶紧给我滚!”

  说完居然飞起一脚,正好踹在了龙二的胸口。

  他那个时候他还小,非常瘦弱。

  这一脚一下子就把他就从门口的台阶上踹飞了出去。

  啪嗒一声,重重的摔倒到了很远的地上。

  他捂着胸口疼的是哇哇大叫。

  龙二嘴里大喊道:“你不给就不给,干嘛打人?”

  这个胖子说:“你赶紧滚,别让我看见你,要不还打你,快滚!”

  龙二也挺倔强的,说道:“这地盘是你们家的么,我干嘛滚?”

  胖子被他这么一激说道:“好,好,你不滚是吧?你等着!”

  说着他回头打了个口哨,一条大狗从门里窜了出来。

  这狗是东北那种典型的大黑背,看起来非常的凶恶。

  龙二一看见狗出来了,就想转身离开。

  可是他哪有狗的速度快。

  这狗上前一扑就给他扑倒了,然后就用嘴在他腿肚子上叨住就往后拽,边拽还边晃着个脑袋。

  龙二的腿肚子瞬间就被豁开了一道口子,顿时鲜血直流,染的地上红通通一片。

  胖子看见这样了,就又打了个口哨,这狗才松开嘴,低眉顺眼的晃着尾巴躲在了胖子的身后。

  胖子说:“赶快滚,不然还咬你!”说完大摇大摆的回屋去了。

  龙二忍者剧痛,眼里充满了恶狠狠的眼神死盯着他。

  龙二拖着这条腿,也没走,就在他们的墙边坐着,任由风雪扑面。

  此时的他他又冷又饿,腿还疼,眼里充满了委屈无助的泪水。

  就在这个时候,离镇子外的不远处出现了一队人马,不断往这边过来。

  龙二看清楚了,为首的骑着一匹大白马,后面大概也有十多人。

  他们带着狗皮帽子,手里拿着马鞭,腰里都別着枪。

  他们看见了龙二走了过来。

  为首的一个人的下了马,走到龙二跟前。

  看到龙二冻的瑟瑟发抖,腿上还流着血,就让人赶紧弄一个大棉袍子给他,并帮他包扎了伤口。

  他问龙二是怎么弄的,龙二一五一十的说出了刚才的遭遇。

  为首的人听他讲述后,眼神开始变得恶狠狠起来。

  他拍了拍龙二说道:“孩子,别怕,我替你做主!”。

  这群人其实就是山上的土匪,但是他们从来不欺负穷人,只抢劫富人。

  听了龙二的遭遇牙咬的嘎嘣响。

  他对着龙二问道:“这镇上的有钱人家你都知道在哪么?”

  龙二说:“知道!“

  “那你带路吧!”这个人对着龙二说道。

  龙二第一个就把他们带到了这个胖子家。

  他们咣咣的敲着胖子家的门。

  胖子一出门正骂骂咧咧的要嚷嚷呢,忽然看见门口站着的龙二,后面还跟着一队人马。

  他磕磕巴巴的说:“你,你,你个小兔崽子,你这是。。要,要,干什么?”

  还没等他说完,为首的土匪,一脚就把他踹到了院子里。

  他让大家伙把他们家所有人都圈到了院子中间,他让胖子跪在龙二面前。

  “你他妈的为富不仁,欺压穷人,今天就是你的末日!”为首的喝道。

  这个胖子本想还要求饶呢,但是为首的根本不听他解释。

  只听见他咔嚓的打开盒子炮的保险,在他身后扣动了扳机。

  “砰”的一声,死胖子歪头倒在了血泊中,鲜血溅起崩了龙二一脸。

  这一幕确实把龙二吓得够呛,但是他却觉得那么过瘾。

  那一夜,龙二带着大家伙把镇上的所有的大户人家都走了个遍。

  这帮土匪抢了好多钱财,哀嚎声,求饶声响彻整个镇子。

  他们每个马背上都驼了两个箱子,全是金银珠宝。

  正当他们要满载而归的时候,龙二跪倒在土匪头子面前。

  说道:“带我走吧,只要带上我,让我干什么都行。”

  土匪头子看他这么可怜、孤苦无依的就带上了他一起走了。

  龙二就这样从小到大都在土匪窝里跟着大伙打家劫舍的,干了不少坏事,心也练就的狠辣。

  可是时间长了,这伙土匪被官军盯上了。

  在一个风雪交加的夜晚,随着一声枪响,官军冲到了山上,双方激战了一夜,好多土匪都被打死了,土匪头子也身受重伤,奄奄一息。

  在临死之际,他把自己身上的一块翡翠扳指交给龙二,让他去沈阳城的福满楼去找当家的。

  就这样,他几经周折从关里历尽艰辛来到了福满楼把翡翠扳指交给了当家的,并告诉她前前后后的事。

  这当家的顿时泪流满面,哽咽无语。

  龙二后来才知道,这个土匪头子就是他的大儿子,就这样龙二就一直留在这里帮着管事。

  龙二在福满楼里一呆就是十几年,因为机灵,又忠心耿耿的,当家的都把他当成自己家人,对他也特别的好,除了钱财这些少不了他的,还给他置办了一个大宅院,不但大,装修也很气派。

  这龙二平时除了看场子之外,还真没什么特别的爱好,他唯一的爱好就是喜欢女人。

  他闲暇的时候就是逛窑子,这城里的大大小小的窑子地他都门清,和那些窑姐也都非常熟,人们都叫他龙二爷。

  因为他太喜欢女人了,所以有的看的好的,他就都给赎了身,变成了他的姨太太。

  就这样他先后赎回了四个姨太太。

  这四个女人各有不同,但是特点都很相似,那就皮肤白皙,饱满,这是龙二挑选女人的独特标准。

  每当呆在他那个大宅院里,有着四个女人陪伴才是他最快乐的时候。

  龙二有个怪癖,只要在家不管在什么位置,他都必须有一个姨太贴身伺候着。

  他喝茶的时候一般喜欢歪依在炕上,旁边是一个小桌子,上面有茶壶,茶杯,同时肯定有一个姨太躺在他的怀里。

  白皙的脸颊,娇艳欲滴的红唇,善睐明眸加上透明锃亮的茶汤让他的茶喝的是那么舒心和惬意。

  这种生活才是他想要过的神仙日子。

  每天一回到家,四个姨太太都嘘寒问暖的,有的捶腰,有的捏背,有的揉腿好不惬意。

  只有在这个宅院里,才让他觉得自己是人间帝王,是天上的玉皇大帝。

  这一天天色都已经很晚了,按照常理,龙二早就应该回来了,可是还迟迟不见他的身影,四个人都非常的焦急。

  有的在门口张望着,有的在屋里眉黛轻颦哀声叹气,有的端坐侧立低头不语,有的走来走去慌乱无比,一时间本该此刻风情万种的小院变得愁情密布。

  终于大姨太按捺不住心头的焦虑,他得去赌场看看。

  他补了装,尽管非常仓促,但是天生美人坯子。

  他明眸皓齿,体态丰腴婀娜,走起路来杨柳细腰风情万种。

  他披上了水貂皮披风,走出门外向赌场走去。

  走到赌场的时候,几个伙计正在上门板,看起来是要打烊了,看到一个皓齿蛾眉,冰肌玉骨的女子站在门口,一时间竟呆的说不出话来。

  只见大姨太挪步到一个正上门板的伙计面前。

  她用那带着发嗲的声音细声细语的问道:“请问,你们知道龙二去哪了么?”

  然后用那他水汪汪的眼睛注视着这个伙计,等待着回答。

  在她娇柔的体态凑近这个伙计那一刻,一阵特殊的带有魅惑的香风扑面而来,那种气息满满的灌入到了伙计的鼻孔里,他居然怔在那里,一时说不出话来。

  手里的板子此刻悬停在半空中,如定在那里一般。

  世间居然有如此尤物,让他心旌荡漾。

  过了一会他缓过神来问答:“请问,小姐是。。。”。

  大姨太回答道:“我是龙二的大夫人,晚上他没回家,我过来看看,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伙计一五一十的把下午发生的事告诉了她。

  大姨太听闻此讯,突然大叫了一声:“怎么会这样,出了这么大的事,怎么没有通知我们,他怎么样了,现在在哪呢?”

  一连串的问题,脱口而出,同时急的直跺脚。

  焦急紧张之情溢于言表。

  因为出来的急,外面只穿了一件水貂皮,里面却是吊带睡衣。

  白皙的脖颈下起起伏伏,美的不可方物。

  只见她双眼闪动着秋波,两腮如红霞般飞扬,真是美艳若貂蝉。

  小伙计告诉了他,龙二已经被送到医院了,此刻已经无生命危险,还在观察。

  大姨太赶紧转身一路小跑的回到家中,把这个事情告诉了众姐妹,然后大家一起焦急的往医院赶去。

  几个人风尘仆仆的来到医院,看见龙二正躺在病床上,头上包着厚厚的白布,一个个都扑到床上,梨花带雨的又哭又喊的,好像怎么着了似的。

  在他们进来前,龙二只是半眯着,几个心爱的小眯眯来了,他就眼睛就睁开了。

  挨个看了看几个姨太,微笑着发出微弱的声音说:“没事,死不了,龙爷我命大着呢”

  四房姨太一看他居然还能说话,似乎也没什么大碍,就都破涕为笑了。

  大姨太说道:“你个死东西,吓死我们了,你这真有个三长两短的,我们可咋办呢!”

  说完都趴在他胸口上微捶他。

  几番腻歪了之后,龙二让几个姨太太围凑过来。

  眼里露着凶光说道:“爷也不能白挨打,我也得让他们家没好日子过,你们几个就到警察局递上诉状说要赔偿,然后就整天去他们家闹,他们要不是出点血,赔上一大笔钱,你们就别回来”

  几个姨太太都跟着附和道:“就是,看我们姐几个的!”,说完了就又腻歪在一起。

  阿富被带到了警察局,还是那个带走他的那个警察做的笔录。

  这个警察姓马,其实也不算太坏,就是长的凶,看起来飞扬跋扈的。

  他把阿富暂时先安排到一个屋子里,并没有把他关押起来。

  他想去了解一下龙二的伤情,如果他没什么大毛病,就让阿富家赔点钱之后,人就放走了。

  人放到他这,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这天下午,吃过午饭,喝过茶,他就在他的那张大靠背椅上仰着打盹。

  他把大盖帽拉下来盖住了他的半个脸,呼噜呼噜睡的十分香甜。

  像他的这种工作,在这兵荒马乱的年月里那是最美了,基本上没人管,社会上出的事多了,他们想管就管,不想管就不管,出了事的人只要使钱基本都能摆平。

  睡梦中,还在搂着女人开心呢,脸上都能笑出花来。

  就听见一声娇滴滴的声音传进耳朵。

  “马大哥,马大哥”,

  那声音若隐若现的,特别的柔,还带有几分发嗲的腔调。

  他还以为是做梦呢,这声音不断的传来,他也就朦朦胧胧的睁开了眼。

  他缓缓的把帽子挪开。

  眼前一个千娇百媚浓妆艳抹的女子开始由模糊慢慢的清晰起来。

  这正是龙二的四姨太。

  今天他特意穿了一件貂绒大衣,说是大衣比马甲也大不了多少,连臀都包不住,里面是一件浅绿色的薄纱旗袍,头发乌黑发亮,是那种贴额的大波浪,发髻盘起看起来十分利落。

  她脚上穿的是十分硬朗的高跟小红皮鞋,一双大腿白花花的展露无疑。

  四姨太在龙二的这几个女人里面年龄是最小的,但是也是最魅的,走起路来杨柳细腰如风摆动,更重要的是他那珠圆玉润的翘腚,真的是可以迷倒众生。

  马警长定睛一看,发现这女人已经和自己一尺之遥,她正半趴在办公桌上看着他。

  她一只胳膊放在桌子上支撑着半身挺立,一只手托着腮帮子,正面带微笑的看着他,似乎好像等了一会了。

  马警长立马打了个机灵坐直了,他揉了揉眼,戴好帽子,整理了一下衣衫端坐起来。

  他说道:“你。。。谁啊。。。赶紧给我站到一边去,这是你们家炕头么。。。真是胡闹。”他磕磕巴巴的说。

  这四姨太也不慌不忙的缓缓的就站起来,顺势转身背对着警长。

  她缓缓的从他的小皮夹里拿出一个精致的铁盒,用那双娇柔的小手夹了一根烟点上,轻轻的吸了一口,眼睛半闭着吐出了一缕青烟。

  然后慢慢的带着娇嗲的声音说道:“马警长,你们这警察局是要关门倒闭了么?”

  马警长这个时候被这女人弄的一脸懵。

  不耐烦的说:“岂有此理,你是谁家的女人,敢到我这里撒野!”

  这个时候四姨太轻轻的转过身来,面对着警长又吸了一口烟。

  然后她身体前倾,在距离马警长一尺远的距离,脸对着脸的吐出烟丝,顿时烟雾铺满了老马的整个脸。

  她轻轻的说道:“我们家龙二,现在还在医院里人事不省,是死是活都不知道,都过去整整一天了,没有一个人过问此事,也没人去看望,我还以为,这世道下,你们警局倒闭了呢。”

  他这一句一句的慢慢在这说,警长支棱着耳朵在那听。

  他使劲的晃了晃脑袋,用手来回把烟雾扇走。

  他大概知道了这个女的是谁,也知道了他的来意。

  他说道:“你怎么知道没人管,我这昨天审了一晚上肇事者,困死了,刚打了个盹,对了,你们家龙二怎样了,没什么大事我就放人了,让人家给你们赔点钱就算了。”

  就在这个时候,只听见啪的一声响。

  四姨太一只手重重的拍在了桌子上。

  扯开嗓门说道:“算了,你说的倒轻巧,龙二现在人事不省了,你让我们一家老小可怎么活,我现在要起诉他们,要求判他们的刑,还要赔偿,如果你不给办,我就到上面去告你!”

  马警长此刻又是一脸懵,这都什么人,这脸变得也太快了,说变就变。

  他稳了稳神。

  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嘿嘿,你看,不是算了,我这不也了解情况呢么?”

  四姨太还故作生气状呢,蔑视的扫了他一眼。

  说道:“两天内我必须要得到答复,否则后果自负。”

  马警长陪着笑说:“好说,好说,我一会就通知他们去。”

  听到这里,四姨太的脸又开始有了灿烂的微笑,挪着小方步,婀娜多姿的绕过办公桌走到警长旁边。

  她俯下身子,一只手搭在肩膀上,一只手从包里拿出了一根金条放到他手里。

  贴着他的耳朵轻轻说:“警长费心了,事成了自然还有好处。”

  警长半扭着脸,腮帮子抽搐着,哼哈了几声。

  四姨太冲他会心的一笑,然后扭动腰肢踱着小碎步快速离开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