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抚流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 公关天赋

抚流年 墨客青云 2210 2020.03.05 06:20

  张兰在骗过了门卫进入了区域办公大院后,就开始要想办法找到内部的人能够顺利的领到物资证明。

  他也没有来过这里,所以一进来有点懵。

  他到处转了几圈,院子里人来人往的,也没有人注意她。

  因为这个区委也是临时刚刚组建的,里面的人也是从不同的地方刚刚调过来的。

  能在这个院子里办公的人,大家都认为是公务人员。

  所以他走来走去的,寻找合适的机会。

  他在大概了解了一下这里的环境之后,就开始往楼内走去。

  他走进楼,东张西望的不知道哪个地方是物资科,所以一会往东,一会往西的有点乱。

  大楼里的一个和年纪比她稍微大的一个女同志看见了在这徘徊不定的。

  她朝他走了过来。

  张兰一看有人朝他过来,心里有点紧张,但是还要面带微笑保持镇定。

  “小姑娘,你是新来的吧,你分哪个部门的啊!”这个女同志微笑的问道。

  “哦,哦,大姐我是新来的,我是分到一个管建设的部门,但是我找不到!”张兰撒着慌说道。

  他其实哪里知道有什么科。

  “哦,那是建设科,你跟我来吧,就在我们隔壁!”那个女同志说道。

  “哦,好呀,好呀!”张兰就硬着头皮的回复道。

  就这样张兰就跟在这个女同志的后面往前走。

  “小姐姐,你的发型可真漂亮啊!”张兰开始搭着话。

  也是,这个女同志刚刚理了发,是那种合页短发,显得非常干练利落。

  听了张兰这么一说,顿时眉飞色舞起来。

  这对于女人来说,在他们的所有欲望里面,虚荣心绝对能排第一。

  如果从金钱,名望,角度来看,都抵不过别人对她的赞美。

  而且一赞美就立刻失去理智,忘乎所以。

  这虚荣心被勾起来,这女同志就和张兰突然间亲近了起来。

  他滔滔不绝的讲述她这个发型的来历,自己如何下定决心选择这个发型,又是到了哪家理发店,用的哪个师傅,中间又又怎样的趣闻。

  一段短短的一百米的路,硬是让他们走走停停的走了半个多小时。

  这个女同志聊着聊着,忽然看见了前面的牌子。

  上面写着建设科几个大字。

  “小姑娘,前面个屋子就是了,你去报道就行了,我是物资科的,你以后有事可以找我哈!”这个女同志说道。

  “小姐姐,你是物资科的啊,我还真有件事呢?你能帮帮我不!”

  “啥事啊,有事你说话,姐看看能不能帮你!”这女同志这会都把张兰当成亲姐妹了。

  “是这样的,我来之前啊,我之前单位的领导让我顺便把建设物资领了,他们现在在门外等着呢,我本想报道之后去办,但是正好碰上姐姐您了,你看能不能帮我说说先办了!”张兰说道。

  “你把批条给我看看!”这个女同志说道。

  张兰把批条给了这个女同志。

  “哎呀,我当什么大事,跟我来,马上就给盖章办好,呵呵,就到我那,我就能办!”张兰说道。

  就这样,在这个女同志的帮助下,张兰顺利的领到物资的准许证。

  有了这个证,那明天就找运输队直接开始拉建筑材料了。

  张兰拿着准许证是一路疯狂的骑着自行车回到了剧场大楼。

  他举着条子高兴的大呼小叫。

  “同志们,大家看,这是什么,哈哈,条子下来了,你们赶紧去拉物资吧!”张兰嚷道。

  当然旗开得胜,自然大家伙对这个可爱的小姑娘赞赏有佳,夸赞她机灵,聪明,办事能力强。

  一个天真无邪的小姑娘就这样开启了自己的攻关之路。

  阿贵他们几个也在紧锣密鼓的开展各项工作,他这一天都在不停的画图纸改图纸,尽量把每一个细节都设计周全。

  其他的两个人也配合阿贵在做各项准备工作。

  还算顺利,他们一直忙到深夜,总算把明天可以开工的各项工作都落实了。

  金厂长也一直都在,他不断的协调张罗着各种事情,不断的问每个人的进度。

  其实他问不问大家的工作都在正常的开展。

  只是有了他穿针引线的组织张罗,这更像一个组织和集体。

  大家伙忙完了,就都准备各自回去了。

  张兰说和阿贵顺路,就说一起走。

  金厂长也看这么晚了,就让阿贵务必把她送回家。

  晚上的夜空深邃高远,繁星点点,月亮如玉盘挂在空中皎洁无比。

  偶尔有点小微风,非常的轻柔,不时的吹拂在两人的面庞。

  两个人骑着自行车比肩通行。

  阿贵不善言语,不怎么说话。

  倒是张兰的话很多,一副古灵精怪的样子,问这问那的。

  阿贵也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张兰的特点就是无论何时何地何人,他总是能根据这个的特点恰到好处的进行赞美,肯定。

  国外有一本书叫做《炼狱》是但丁所著。

  早就把人性归纳为七宗罪。其中骄傲和虚荣算是一个。

  说白了就是没人能能对这个抵御得了。

  阿贵也是啊,一个看起来天真无邪的小姑娘,在这风清月明的夜晚,自然推心置腹的。

  他给他讲述了自己的家族,自己的兄弟,还有自己的经历。

  张兰也给他讲述自己的家乡,内蒙的草原,和自己对未来的理想。

  阿贵给张兰送回了家,然后自己也回去了。

  到了家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一点多了。

  自己的妻子小华一直都没睡,他担心阿贵,一直等着他。

  直到听见了院子里开门和推自行车的声音,他下了地去开门迎了上去。

  “哎呦,怎么弄的这么晚,这第一天上班就这么累啊!”小华关切的问道。

  “是啊,今天必须把图纸赶出来,明天就要开工了!”阿贵说道。

  “今天还见到了区领导,他还对我的设计想法给表扬了呢?”

  “我这的加把劲了,这个工作才是我的专业,之前已经耗费了太多的时间了,我得抓紧了!”

  这阿贵这工作的兴奋经依然还保持着。

  不过确实是这样,这份工作确实对他来说是最适合的,能把他的知识发挥的淋漓尽致。

  小华也随着他开心的笑着,不断鼓励着。

  小华给他把饭又热了热,端上来让阿贵在吃点饭。

  阿贵做什么事都专注,除了脾气执拗之外,哪里他都喜欢。

  他拄着下巴安静的看着阿贵吃饭,他是有多么的爱这个人。

  阿贵吃了饭,又洗漱了一下,就和小华双拥着睡下了。

  这一晚上,也许是惯性,他满脑子都还飞舞着图纸,他似乎都能看见自己的设计一下子变成了一座座辉煌的作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