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抚流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孩子回来

抚流年 墨客青云 3835 2020.01.26 15:46

  阿吉看着狼狈逃跑的冯掌柜,嘴里骂了一句:“真他妈畜生!”

  他回过头看看自己的母亲。

  只见她头发凌乱,面容僵硬,身上的花袄的扣子已经脱落。

  领口也已经被撕开了,里面的半球微露,显得有些狼狈。

  他惊魂未定的看了看阿吉,眼眶发红,泪光闪闪的,然后就回屋去换衣服了。

  老爷子迷迷糊糊中也听见了外面的响动,但是他在卧室里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咋地了,发生啥事了,怎么这么吵!”老爷子说道。

  从昨天听到抵押到期的通知之后,他就开始咳嗽,昨天这一晚更是撕心裂肺的咳嗽,胸口的疼痛折腾的他有气无力的。

  阿吉听到了父亲的声音就赶紧往卧室走来。

  他看见了躺在床上的父亲。

  “爸,没事,是我来了,你这身子咋突然就变这样了呢,要不咱们去医院吧!”阿吉说道。

  “哎,我没事,休息休息就好了!”老爷子说道。

  “刚才我怎么听到外面乱哄哄的,怎么了,你妈妈呢?”

  “哦,是我不小心把东西碰到地上了,我妈在换衣服,没事!”阿吉说道。

  “你把我扶起来把,不躺着了!”老爷子说道。

  阿吉把父亲扶了起来,然后帮他穿戴好衣服,又把他扶到了轮椅上,就推出了卧室来到了客厅。

  夫人这个时候也换好了衣服出来了,但是神色有点慌张,好像自己做错了什么事似的,不敢直视老爷子。

  他和老爷子打了个招呼就说要忙去了,然后就离开了屋子。

  老爷看着不对劲,但是也说不出什么来,他又看了看桌子上的茶杯,好像有人喝过茶。

  “刚才是谁来了,好像有人喝茶啊!”老爷子问道。

  “爸,是老冯头来了,看你没醒,坐了一会刚走!”阿吉说道。

  “咦,越来越没礼貌了,怎么能这么说话,你冯叔可帮了咱家不少的忙,以后人家来了你要客客气气的!”老爷子有点愠怒的说道。

  “我们老哥俩是多少年的交情了,尤其是我出事之后,他也三天两头的过来帮忙,所以你们啊要领情!”

  “哼,什么多少年的交情,我看他是有贼心!”阿吉说道。

  “人家耍弄你,你自己还蒙在鼓里呢!”

  “你这孩子,胡说什么呢?怎么对人家这么大的意见,人家咋地你了!”老爷子说道。

  “爸,我说了,你可不许生气,好多事你都不知道,我说完你一定搂着点火行不!”阿吉说道。

  “你说吧,我听听,咋地了这是!”老爷子说道。

  “就刚才,我进来的时候,老冯头就抱着我妈,在那耍流氓呢!”阿吉说道。

  “你还以为他天天来咱们家是冲着你呢,他这个人估计没揣着什么好心眼子!”

  “是不是你误会了,不会是你冯叔帮着你妈做什么事吧,是不是你看错了!”老爷子说道。

  “我还能看错,你刚才说外面有响动,是因为我撞上了,我妈挣扎着要挣脱他,他就抱着不放还乱摸,我上去就给了他一拳,把他打跑了!”阿吉说道。

  “啊,我说你妈怎么眼神不对呢,真是这样啊!”老爷子说道。

  “看来这老家伙不是什么善茬啊,他想干什么,这么多年的老交情都不顾了!”

  “还什么老交情,我跟您说实话吧,你们这么多年的交情全是假的!”阿吉说道。

  这阿吉毕竟年轻也没经过什么世面,他都完全不顾他父亲此时的感受,反正就想说什么就要说。

  “那你还知道什么,怎么知道的,你和我说说,他这个人怎么就成这样了呢?”老爷子说道。

  “我们老哥俩经历了好多事,他也救过我几次,让你说的这个人成了卑鄙小人,那这么多年我还看不出来么?”老爷子追问道。

  “爸,也许之前那么多年的交情是真的,可是最近这一系列的事情和他都有关系!”阿吉说道。

  “今天早上,我师父把我叫去和我讲了一些他的事,主要是和咱们家有关的事我觉得有道理。”

  “我师父说,今天宝利钟表行的老板给他说了一些事情,大概的意思就是你们这次去进货,老冯头安排的人在半路要至你于死地,目的就是要侵占你的家产!”

  “你等会,你说冯掌柜派的人要杀我,你开什么玩笑,这一路要不是他护着我,我早死了!”老爷子说道。

  “如果他要杀我,为什么不亲自动手,还费这么大劲呢?”

  “他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宝利钟表行的掌柜有个儿子在城北驻防大营,是一个军官,是他儿子告诉他的!”阿吉说道。

  “他儿子有个同学在城门守备部当官,有一天他听见了一个守门的班长说,他姨夫就是老冯头让他弄六把枪,说是要在路上结果了你,还给了他好多钱呢?”

  “城门守城官后来从城外死了的军官身上弄的枪,你好好想想,你出门的时候有没有遇到城门的人。”

  老爷子听完了阿吉的话,脸色就又点不对了。

  他开始回忆这些事。

  出城的时候确实是冯掌柜安排的一切,其中他和城门进出的检查官非常熟悉。

  他还给了那个人一根金条。

  在回来路上劫匪里面有几个确实和冯掌柜的交过手,但是后出来的那几个人只对付自己,没有动冯掌柜。

  他脑袋里飞快的转着,感觉阿吉说的可能是对的。

  但是冯掌柜为什么要害自己呢?

  他又想起了夫人说的话,一定是看中自己的家产,想图财害命。

  想到这里他突然间赶紧自己的头皮发紧,青筋爆出。

  他的胸口突然间非常的闷,憋得他喘不过气来。

  他捂着胸口想舒展一下,但是没用,突然间喉咙有点咸,感觉有液体涌了上来,是那样的强烈。

  噗嗤,一大口血从口中喷出,溅了一地。

  随机他一下子就歪倒过去,轮椅随着他的身子也翻到在了一侧。

  他连人带车哐当的摔倒在在地上,他的意识也变得非常的模糊,渐渐的失去了知觉。

  “爸,爸,你怎么了,快来人啊,我爸晕倒了,快来人啊!”阿吉看到这个景象吓坏了,拼命的喊道,同时去扶他的爸爸。

  二夫人和伙计们听到叫声就都冲到了屋子里,看到满地血吓坏了,赶紧把老爷子扶到床上。

  他们帮老爷子擦干了血迹,又给他喝了点水,老爷子算是清醒了点,但是说不出话来。

  夫人和众人就让他躺下来休息。

  几个伙计把地板收拾赶紧,扶起了轮椅在那目瞪口呆的不知所措。

  夫人把阿吉叫到边上,问他老爷怎么突然这样了。

  阿吉一五一十的把老冯头的事说了给他听,夫人也惊的脸色撒白。

  这世道就是这样,不怕没好事,就怕没好人,身边怎么都是恶狼啊。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啊。

  夫人在那焦虑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在那默默的掉眼泪。

  “爸,爸,我们回来了,爸!”,只听见门外有人喊道。

  大家往门口望去,只看见一个工装打扮的人走进了屋里,后面还跟着一个女的和一个孩子。

  “二哥,二哥,你回来啊!”阿吉一眼就看见是阿贵一家,赶紧迎了上去。

  “是阿贵啊,回来了!“夫人也看到了就迎了上去。

  “二少爷,二少爷,回来了,二少爷!”伙计们也跟着问道。

  “嗯,嗯,回来了,回来了,大家伙都还好吧,我爸呢?”阿贵牵着阿吉的手并和众人打着招呼。

  “嘘,阿贵啊,小点声,你爸刚睡下!”夫人冲他打了手势说道。

  阿贵这个时候才看见夫人的脸上有泪痕,心里想可能家里出什么事了。

  “家里是出什么事了?”阿贵轻声的问道。

  “是出了些事,你先坐下,我一会慢慢的和你说!”阿吉招呼着二哥还有嫂子孩子们坐下来,并张罗着给他们倒水并拿吃的。

  阿吉和夫人这段时间就两个人扛着家里的事,这阿贵一回来,他们立刻感觉到了力量,不管大家伙回来能不能解决问题,但是自己兄弟在就感觉没那么可怕了,也感觉没那么无助了。

  “二哥,你这咋这身打扮呢?你这是当伐木工去了?这么快进入角色了?”阿吉看着阿贵的这身工装服谐谑道。

  “哦,这是林场统一的工作服,我也不是伐木工,我还是做搞土木的,帮助他们造房子,林场开到哪,哪就需要给大家盖房子,我还是干这个!”阿贵说道。

  虽然阿贵这么说,但是大家伙都看得出来,阿贵比原来更瘦了更黑了。

  阿贵的性格是那种非常倔强的性格,这个大家都知道。

  其实他出去干活,大家心里也都悬着,他这个人不圆滑,较真,执拗,自己认准的理八头牛都拉不回来。

  不过他的优点就在于他干什么事都很专业,非常有敬业精神,所以到了哪都有饭吃,饿不着。

  阿吉把父亲的遭遇和家里的变故都跟阿贵说了。

  阿贵除了唏嘘、哀叹之外似乎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他这个人向来对家里的事都帮不上什么忙。

  阿贵一家人也和夫人、阿吉他们讲述了一些他们在林场的生活,但是都没有细说,毕竟他们今天回来还是为了老爷子的事,所以很多事也没有展开说。

  到了下午的时候,阿富大少爷也回来了,还有阿娇和沈军两人也都回到了家中。

  伙计们想往城外送信,送到部队上去找阿祥,但是没送出去,现在的城外解放军的部队番号都是数字,完全不知道阿祥在哪个地方,这座城实际上已经被围住了。

  只是这解放军什么时候开始攻城都不知道,但是听说他们是要准备冬季攻势了。

  几个孩子里面,阿富的变化真的是非常的大。

  整个人看起来沉稳了好多,言语也不多,他回来了,看了看爸爸,就一直在那呆着,沉默寡言的,几个兄弟问什么他就答什么,不问就不说话。

  而且穿着也不像原来那种大少爷的打扮,朴素了很多。

  如果不知道他是中草厅的大少爷,在大街上撞见,那么和一个小县城的农民也没什么区别。

  他已经不穿长袄了,上身是深灰色的布制短袄,下身就是棉裤,连鞋也不是皮鞋了,是那种又粗又笨的棉布鞋。

  他脸色也不如原来那种白皙光亮,变成了古铜色,头发也变成了短发,原来的齐耳油亮大背头也看不见了。

  看得出来在盘锦那个小地方过得并不好,估计也吃了不少苦。

  阿娇和沈军一看还是学生模样,依然青春靓丽,两个人感觉更恩爱了,就那么一直挨着,手一直拉着。

  他们看爸爸也还在躺着,两个人满脸狐疑,对这次来的目的还不是很清楚。

  几个孩子就算是到到齐了。

  已经过了晌午,几个孩子都还没吃饭。

  二夫人决定亲自下厨给大家伙做饭。

  他亲自下厨的行为被阿贵看在眼里了。

  “二妈妈,你这是,怎么还,还亲自做饭呢,不是有伙计么?”阿贵问道。

  “嗯,没事,自从你爸爸出事了,我就开始练习做饭了,你们歇着,一会就好!”二夫人说道。

  阿贵一看家里这情况和自己走的时候简直变化太大了,心情开始沉闷起来。

  他告诉自己的媳妇小华去帮忙,同时安排几个伙计也跟着去忙乎。

  很快,夫人准备的饭菜好了。

  大家伙就这样简单围在了一起吃了一顿非常沉闷的午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