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抚流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饥民冲突

抚流年 墨客青云 3835 2019.12.18 23:53

  马警长吩咐了下面的警察整理好现场后,就带着队伍到其他地方去巡查了。

  街上的人看到他走后又骚动起来,最主要的问题还是没有吃的,这种硬抢的方法被压制后,大家就开始三五成群的组队到处要饭,他们挨家挨户的敲门,可是街道上的商铺几乎全都大门紧闭了,有的人就开始走出这条街,到更远的地方去乞讨。

  时不时的街上还出现了成帮派似得斗殴,都说不清楚,一会这打起来了,一会那边又打起来,整个街道乱哄哄的,马警长的警察队伍一会跑到这,一会跑到那,忙的团团转可是无济于事。

  街上的人除了乱跑乱动、吵架斗殴的之外,有些人开始在街头支帐篷,说是帐篷,其实就是弄了几根木头,有的是把自带的一些棉被或者被单拆下来在外面一罩,有的不知道从哪弄来竹帘子在四周一档就算他们的窝了。

  他们从各处搜集了一些破桶,破盆子什么的,开始在各个帐篷前面放着,到处敲敲打打的在改造在这些桶盆什么的。

  有的搭好了的帐篷前面已经升起了火,上面吊起了盆开始烧水了,滚烫的水在锅内翻滚,热气飘扬在上空氤氲缭绕,很快整条街的人就都动起来,这里成了一个难民定居点,以此作为他们临时的家,以这个帐篷为核心,有的看孩子,有的照顾老人,年轻的人就出去讨饭,有的拿回来的白面馍馍,有的拿回了半袋米,有的还拿回了一些菜。

  这个时候也没什么讲究不讲究了,在这破旧不堪,四处漏风的帐篷里,在这肮脏不堪的破盆烂灶面前,一切尊严都不那么重要,活下去成为了他们唯一的信仰。

  他们把要来的东西放到这热水的旁边稍微热一下就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吃完了的人,把自己所带的行李一样样的拿出来摆放到他们所谓这个家的破窝棚里,有的人不知道从哪弄来的一些塑料布,有的是油毡纸在帐篷前一档,开始为过夜做准备了。

  临近傍晚,气温开始骤降,很多人并没有马上躲到帐篷里,有的人在把一堆堆的雪堆在自己帐篷周围,一直堆的老高,有的人不断的在街上跑动跳动让自己的身体暖和一些。

  也有一些人病了,脸色苍白,浑身无力在那什么也做不了。

  逃难的人,早已经没有了人间冷暖,在这个时候,别说病了,就是大片大片的死人又经历的多少,人们对这种景象,早已司空见惯,周围尽是麻木。

  进入深夜了,街面上开始安静下来,人们在各自的帐篷里睡了,帐篷前一般都放进去几个木头棍子,点着了火,任其自生自灭。

  偶尔看见冒着火星子还未燃尽的木棍斑驳闪烁如鬼火一般,正常人估计没人在这个时候在街上闲逛。

  晚上起风了,一阵阵的,时而狂风大作,时而安静无声,雪面迎风飞舞。

  老爷子这个晚上又是在半睡半醒之间,他听着窗外呼呼的风声,心里也在颤抖,这个寒风嚎叫的天气里,街上的人该如何度过这漫长的夜,他为他们祈祷着天赶紧亮起来。

  正在他辗转反侧的时候,听见断断续续的哭泣声,声音不大似哽咽,他以为是自己在做梦,他晃了晃脑袋,不是做梦,那声音不断传来。

  他披上夹袄,蹑手捏脚的走到门口,贴着门倾听,那声音就越发清晰,是街上传来的。

  他披上棉袄,打开门,想去铺子里,这个时候对面伙计的屋里的灯也亮了,有两个伙计也披着大棉袄,探头探脑的出来,正好看见老爷子,就一路小跑跑过来,凑到老爷子的身边说。

  “好像有人在哭”

  老爷子摆了摆手,示意大家都到铺子里。伙计们跟在老爷子后面,小心翼翼的都到了前堂的铺子里,伙计们想要点灯,老爷子摆了摆手。

  “别开灯,外面的人会看到光“

  几个人在这黑灯瞎火的屋里,摸着墙和桌子一点店的挪到了门口,这会听见的声音就更清楚了,一开始还似一个女子在哭泣,可是仔细听下来,好像还不止一个人,有的在远处听起来声音微弱,有的就在门口。

  老爷子大概也判断出来了,这么冷的天,估计有人冻死了,他小声对伙计们说。

  “都回去睡觉吧,谁也别在出来了,明天早上都別开门”

  几个人顺着原路就又返回了个子的屋里。

  老爷子回去后,还真有点困了,居然睡着了,第二天早上醒来被一阵阵嘈杂声吵醒,就听见有人喊。

  “大家伙快醒醒,快醒醒,冻死人了,冻死人了,好多的人啊”

  就听见好多人也跟着开始喊。“这是作孽啊,没活路了,太可怜了”

  这声音非常大,而且越来越多的声音夹杂进来,一下子就把老爷子吵醒了,二夫人也醒了。

  “老爷,外面怎么这么吵,出了什么事了”

  老爷子喃喃了两声,也不知道说什么。

  “估计出人命了呗,这么冷的天”

  他示意二夫人,躺那别动,接着睡,他自己开始穿衣服裤子就出了门,伙计们也都起床了,都出来了。

  “老爷,街上不知道出什么事了,这么吵”,老爷点了点头,原地转了两圈。

  “你们几个去把梯子拿出来,贴着房根支起来。”

  伙计们找来了一个非常长的梯子,就在房根支起来了,伙计们在下面扶着,老爷自己慢慢的爬了上去,爬上去之后他就可以看到整条街。

  只见整条街白茫茫的一片,街上是到处都是破帐篷,上面都被雪覆盖着,有很多帐篷前都围了好多人,有的人还在那躺着,有的人已经开始生火,有的人在那哭泣,就听见自己下房檐下的帐篷有人说话。

  “这一晚上又冻死了好多人啊,听说前面街口那一片的人都没起来”

  还有人接着说:“昨天晚上风太大了,冻死的都是那些没有棉被的,那个帐篷上面就一层布顶什么用啊。”

  老爷子顺着街往远处看去,真的看见好多人在那躺着一动不动的,这些人都是孤零零的人,身边连个亲人都没有,哭的那些人估计是死者的亲人,可是又什么用呢?

  话说的好,在这种年月里,早死早托生,活着的人,比死人更难。

  老爷子看了一会,就下来了,他嘱咐伙计们。

  “没有我的允许,无论如何都不能开门,现在这个时候,饥民们肯定都和野兽一样了,只要你开个缝子,估计就都的冲进来。”

  伙计们说道:“咱们这个墙也不高啊,万一他们翻墙进来怎么办?”

  老爷子说:“所以你们几个都在院里留点神,万一有人爬进来,就下去,绝对不能让他们进来。”

  这一早上,老爷子、二夫人,伙计们都是在忐忑中度过,他们匆匆的吃过了早饭,就回各自的屋里去了,几个伙计轮番看着院子,看看是不是会有人翻墙进来。

  到了太阳升起的时候,大概有九、十点钟的样子,就听见街上的鼎沸声。

  “大家伙,快往后躲躲,前面有当兵的过来了,快点跑啊”

  很多人都这么喊,也能听见大家急匆匆的脚步声,也能听见帐篷被碰撞的散架子的声音,还有锅碗瓢盆被撞到的叮当声。

  老爷子赶紧披着棉袄除了屋,走到院子里和几个伙计望着天听了一会,然后他又登上了梯子想看看街上发生了什么。

  他爬上去之后,看到的时候街上一片混乱,人们开始四散奔逃,没起来的,赶紧匆忙的什么也不上就爬起来,已经起来的,大家随着人群四散开,哪个方向的都有。

  这个时候传来的汽车的鸣笛声,不只一辆。老爷子顺着声音望去,只见大概四五辆军车开始开过来。速度很快,似乎完全不管是不是能撞到人,一路开,一路按这汽笛喇叭。

  几辆车开到中间的位置,几个车前后间距大概又50米左右停了下来,从每个车尾开始跳出来大量的士兵,总该大概有二百多人,荷枪实弹,下了车之后再每个车的一侧自动站的整整齐齐的。

  只听见为首的一个看似军官的人,手里拿着喇叭喊道。

  “街道清理开始,闲杂人等一律驱逐出城,有抵抗者全部抓捕收容”

  这个时候军车有开始缓缓的往前开了,每个车上都有大喇叭循环的播放。

  “请闲杂人等,立即出城,立即出城,否则立即逮捕”

  这个时候街上的人听见后,有的就赶紧着急忙慌的收拾自己的东西,仓促的赶紧走,有的来不及的就随便边跑边捡别人帐篷的东西。

  这些士兵在听到命令后,大概站成了两个方阵,按街的两个方向,开始地毯式驱逐人群。

  人们逐步的被他们推动往前走,很快中间就空出来,人群都在往两侧汇集,随着逐渐的推进,很多走的慢的就开始跟士兵离得很近了,这些士兵看见这些人这么磨蹭就开始动起了手,有的推桑着,有的拿着枪托还不断的打人,有的摔倒了,士兵就上去一顿踹,顿时整条街开始哀嚎遍野起来。

  也有一些饥民脾气比较暴,就带头反抗起来,有了这些人领头,加入反抗的人群就越来越多,慢慢的在两侧都形成了饥民和士兵的一种对峙状态,饥民都在不断的破口大骂。

  “你们还是不是人,有没有点人味,还让不让人活下去,你们这些败类。”

  可是这些士兵哪听这些,他们的是以服从命令为天职。

  有的人和士兵们动起了手,他们随手都拿了一些木棍,盆子什么的开始对抗。

  站在两个士兵方阵之间的就是那个军官,他看见这些饥民开始对抗了,就迅速从腰间拔出手枪。

  “啪,啪,啪!”

  三声枪响,所有人都一愣,瞬间都停下来,只听这个军官大喊道。

  “你们这人人赶快退出城里,不然就不客气了”

  这些饥民这个时候正情绪高涨呢,不但没有被吓退,反而闹得更凶了,有的士兵还被打破了头,这个军官拿起喇叭,喊道。

  “自由射击”

  只见这些经过专业训练的士兵,全部后腿一步,单膝跪地,平举步枪

  “啪,啪,啪,啪。。。”

  之前站在前面的这些暴民纷纷中枪,倒在血泊中,有的直接就被打死了,有的打中了腿,打中了胳膊的,一个个惨不忍睹,后面的人听到了枪声,也不往前涌了,开始往后撤,四散逃命去了。

  很快,那么多人就都消失了,街上只剩下一堆破帐篷,冻死的人还有这些士兵,其实那些人也只是离开了这条街,跑到了房子后面的不同地方先猫起来了。

  街上的人群疏散后,士兵们就开始清理街道了,他们把打死的人,还有冻死的人,还有哪些所谓的破帐篷,还有哪些锅碗瓢盆什么的全部扔到车上,然后就拉走了,士兵们跟在车的后面一路小跑就离开了。

  偶尔有些跑到胡同里面的人,探出头来看看动静,发现街上静悄悄的也不敢出来,但是街上确实没有了那些人和破帐篷什么的又恢复了往日的整洁,只剩下街道中间的几滩血迹以冻成了红色的冰溜在那。

  其实不光是这条街在驱逐这些饥民,整个城市出动了好多部队,都还是清理饥民,要迅速恢复城里的治安秩序,所以动用了军队,当然打死人的街道还有很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