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抚流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八章 堕落天使

抚流年 墨客青云 3758 2020.04.05 07:02

  阿贵走后,金厂长突然感觉有些疲惫,他突然感觉自己好像这一天都太紧张了,他浑身的神经突然松弛下来,一直瘫坐在靠背椅上一动也不想动。

  这一天就像梦游一般,剪彩的得意此刻还在脑海中挥之不去,自己在领导面前的意气风发犹在眼前浮现。

  这是他活过这么多年最得意的时刻,虚荣和光环加上人们崇拜羡慕的眼光让他迷醉。

  但是这些烟消云散后,在他心中越来越强烈的浮现张兰那迷人的笑容和柔软的身子。

  这个女人和其它人不同,她聪明,感性,善解人意又适应曲意逢迎。

  最关键的是内心倔强而且好强。

  漂亮和性感只是所有让他迷恋中的一小部分,而她身上散发的事业心的魅力才让他欲罢不能。

  今天的一个动作看似自己的无意,其实也是早就设计好的。

  张兰并没有太恼怒自己这让他很宽慰,他觉得自己有进一步拥有他的可能。

  这么几十年自己一直都是守着自己的妻子,这个妻子是和他一个村的,虽然长的一般但是却持家有道,和他一路风雨走到今天。

  但是如今他对他没有了任何感觉,他渴望新的刺激。

  而张兰这个类型正是他需要的。

  他的屋里没有开灯,他从上衣兜里摸出一盒烟,他从桌子上顺势拿起那种白色铁皮包裹的柴油打火机,用大拇哥用力的擦了一下滑轮,一股蓝色火苗升腾。

  他点着了烟,猛吸了一口,躺在靠背椅上向上长长的吐了一口。

  眼圈瞬间在头顶升腾起来。

  他闭着眼睛,脑海中只有两件最重要的事,一个就是要赶紧把广场的工程拿下,另外就是要得到张兰。

  这两件事在他心中越发的强烈,他要谋划一番。

  张兰今天也是感觉很累,从金厂长的办公室出来之后,就赶紧回到宿舍了。

  他简单了吃了点饭,也是感觉非常的疲惫,这一天迎来送往的让她有点吃不消。

  但是他很兴奋,对他来说,能接近领导,能和领导说上话,走的很近,并且能在人群中风光是他最得意的事。

  而且他这么年轻就能够掌管这个文化宫还是让他非常高兴的事。

  反倒金厂长今天在办公室是对他的举动,他没有太在乎,他都觉得可能是金厂长确实无心的一件事,没有太在意。

  他的梦想也决不是一个文化宫,他也有自己更重要的梦想要去实现。

  他不断的在思考着自己的定位。

  她觉得自己未来和领导及显赫的人打交道的机会会非常多。

  所以他要考虑将自己这种稚嫩的形象要做改变,他要学习那些达官显贵的喜好,学习那些身份高贵女人的气质和打扮,他要从头到尾的改变自己。

  带着这样的一种期待和梦想,他居然衣服都没脱就在床上带着微笑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阳光是那样的明媚,春的气息开始扑面而来,湛蓝的天空晴空万里,没有一丝云彩。

  东方的太阳像一个巨大的轮盘,火红火红的。

  整个文化宫在这个巨大火球的映射下像一个皎洁的女人披着红纱,胴体若隐若现,神秘又迷人。

  金厂长今天早早就来到了厂里,今天的着装也格外的利落,一身深蓝色的中山装笔挺有形。

  他的头发也弄的整齐,油光闪闪的,整个人精神抖擞,走路带风,说话也铿锵有力,志得意满,踌躇满志。

  张兰今天的打扮也和以往不同了,一袭暗紫色长裙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

  整个人的气质也变得有些成熟,一改往日小姑娘的模样。

  走起路来也故意放慢了脚步,微臀扭动甚是动人。

  他面部是一种微笑,无论何时都给人一种亲切的模样。

  两个人都来到厂子比较早,金厂长在门外对张兰今天的着装夸赞了一番,张兰也对金厂长的打扮恭维了一下,两人各自寒暄后就回道了自己的办公室。

  他们在聊天的时候,阿贵也来了,他骑着自行车一直到院子里,看见他们两个聊天就稍微颔首算打了个招呼就回自己办公室了。

  典礼结束了,文化宫的运营工作就要进入到正规了。

  张兰坐在自己的办公椅上,眉头紧皱的在思考他这个文化宫要怎样办才可以。

  他能想的还是如何拉动更多的资源进行合作,让文化宫的节目量能上来,同时他也在思考如何向民众收费,有了好的内容,自然民众就会来。

  而金厂长他现在要着急的事是如何让自己的工程尽快的启动起来,他现在要马上的弄出一份图纸赶紧让规划委拍板。

  想到这里,他拨打了一下桌子上的电话,电话的那一端正是阿贵。

  他让阿贵赶紧的到他办公室,有要事想商,同时他也让阿贵把张兰叫过来。

  阿贵走到了张兰的办公室,说金厂长有事叫他们过去。

  张兰看见阿贵进来,面带微笑。

  看着阿贵说道:“大才子,怎么让你亲自过来了,打个电话呼我一下就行啊!”张兰说道。

  “我也是顺路嘛,就直接过来了!”阿贵说道。

  “嗯,好吧,我们走!”张兰欢快的说道,同时居然跑过来挽起了阿贵的胳膊,示意往外走。

  阿贵此刻有点不知所措了,这个此时正如日中天的女人,自己琢磨不定,自从那天看到了那一幕,他搞不清和厂长的关系。

  “阿兰,你的这身衣服很漂亮啊,显得特别有韵味。”阿贵也学着说着赞美的话。

  张兰一听他的夸赞,心里也更高兴了,松开了阿贵的胳膊,原地转了一圈,然后开心的和阿贵像厂长办公室走去。

  两人来到了金厂长的办公室,落了座后,厂长开始和他们说自己的计划。

  “两位,也看到了,咱们的文化宫工程经过这次这么一宣传,引起了市里的注意,咱们也很有希望能够拿下更大工程和项目!”金厂长说道。

  “那目前我们急需要做的事情有两个,一个就是赶紧把图纸弄出来,一个就是需要继续和上面搞好关系!”

  “所以二位就是这次是否我们能够扩大战果的关键。”

  “阿贵呢,你呢从今天开始就要加班加点的把这个文化广场中心的改造设计图要设计出来,最好在一周之内。”

  “张兰呢,你呢每天可以到去政府去和他们汇报一下工作进度!”

  “我,做好全盘的规划,这一次我们要弄个大的。”

  “张兰这边的文化宫工作还要继续的弄的热热闹闹的,不断的提高他的影响力。”

  张兰和阿贵领到任务就各自忙去了。

  两个人把这个事情都当成自己生命中最大的事情来对待。

  接连几天大家都是早出晚归的,拼命的在忙活着,金厂长也和他们不断的商量,策划这一系列的活动。

  阿贵的图纸画的非常快,不到三天基本就差不多了,剩下的就是一些细节的完善,金厂长非常的满意。

  而张兰每天都在金厂长的办公室他们谋划这如何和区里做好关系。

  张兰每天都去区里汇报工作,没有多久,区政府好多部门大大小小的领导都和张兰非常的熟悉。

  而很多政治上的技巧,张兰也都是从金厂长那学来了不少,有种师傅徒弟的感觉。

  这一天晚上,阿贵最终完成了整个图纸的设计工作也和金厂长做了最后的汇报后就回去了。

  金厂长看图纸已经完成,那就要等最后的一步工作那就是如何汇报一次成功。

  他和张兰独自在办公室谋划着,把所有的细节,过程都反复的设计演练了好几遍,第二天他决定亲自带着他们两个去规划委去汇报。

  第二天,他们就赶去了区里进行设计汇报。

  事情的进展对于金厂长来说还是非常的顺利的。

  杨主任对他们的设计也非常的感兴趣,所以组织了区里好多领导参加了他们的汇报会。

  这次金厂长没有做主讲,而是交给了阿贵,他只是做了开场白和主持。

  阿贵展开图纸,仔细的讲解了每个细节,从宏观整体规划,对城市的带动作用,到交通,商业价值,基础设施等都讲的非常的专业。

  在他讲完后,全场都爆发出了阵阵的掌声。

  各个领导对他的设计都频频点头,非常的认可。

  区领导也有在场的,当场就表示,责成规划委立即对设计展开评估,工程立刻启动。

  听到这里,金厂长他们三个人高兴的跟什么似的,这种结果真是他们所没有想到的。

  在回到厂里的路上,三个人笑声不断,尤其是金厂长更是兴奋的不得了。

  回到厂里,金厂长马上把二个人叫过去开始部署下面的工作。

  这个区里把这个工程给他们肯定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他们需要赶紧谋划下面的工作。

  阿贵开始作为总工程师来主持所有建设工作。

  张兰还需要继续搞外交,同时拉动资源。

  大家讨论的有点晚,金厂长今天高兴决定请二位下馆子去庆祝一下。

  大家点了不少菜,还喝了酒,每个人都喝的有点微醉。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大家就要都回去了,张兰提出让阿贵送她。

  阿贵正要答应呢,金厂长说道:“阿贵先走吧,我来送,正好也顺路。”

  阿贵也不好说什么,自己回去了。

  金厂长骑着自行车就慢慢悠悠的驮着张兰往他宿舍骑去。

  这种宿舍说是宿舍,其实也是独门独户的,有正式编制的员工没成家的大家都可以临时住在这里。

  金厂长给张兰送到门口,张兰本来今天就高兴还喝了酒,这一路上风一吹居然醉了,走路都摇摇晃晃的。

  金厂长一看,这不行,就扶着她送她上楼,张兰也没有拒绝。

  开了门,进了屋,开了灯,屋里布置的一看就是小女生的格调。

  粉色的床单,桌子上还摞着很多书。

  金厂长给他倒了水,同时自己也找个地方坐了下来。

  他开始和张兰有一打无一打的闲聊起来。

  通过这些日子和金厂长在一起工作,在她心里,这个人工作细致,办法多,而且一看就是未来有大成就的人。

  所以在这种昏黄微弱的灯光下,张兰的眼神里,言谈中都透着对他的崇拜,朦胧的氛围,舒畅的心情就会刺激额尔蒙的分泌。

  一方面他把他当成自己的领导,一方面看成了自己的导师。

  两人就在这个屋子里,喃喃细语,共诉衷肠,慢慢地两人有了肢体上的接触似有缠绵。

  他们讲的不光是工作,还是自己的经历,自己的心路,自己未来的规划。

  慢慢的两人就抱在了一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