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抚流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典铺换钱

抚流年 墨客青云 7018 2019.12.29 21:07

  送走了老四后,老爷子和二夫人算是松了口气。

  但是老四是否已经顺利出城,是否找到了部队依然是他们的牵挂。

  就在老四策马逃离后的不到一个时辰,街面上就出现了摩托声。

  果然军警队大概有十几个人的队伍都坐着摩托往他们家赶来。

  摩托车横七竖八的停在了铺子外的门口,所有的人都下来了站成了一排围在铺子门口。

  其中一个军官走进中草厅,看了看目瞪口呆的老爷子。

  “你们老四回来过没有?”这个警官说道。

  “没,没回来,老四怎么了,出了什么事了!”老爷子假装问道。

  这个军官环视了一下这个铺子,又看了看老爷子,什么话也没说。

  “你们给我搜!”他回头冲着士兵们命令道。

  所有的士兵就开始楼上楼下的到处看。

  铺子里面也什么都没有了,他们很快就回到了一楼。

  “你们几个都到后院看看,仔细搜!”士兵又命令道。

  几个士兵到了后院,到处看,什么水缸啊,书架子啊什么的都翻了一遍,什么也没找到就又都回来了。

  “报告长官,什么也没有!”一个士兵回复道。

  “你们几个听着,如果你们老四回来了,赶紧报告,听见没有,否则你们全家都有罪!”这个长官恶狠狠的说道。

  “好,好,一定,一定!”老爷子点头,皮笑肉不笑的回复道。

  他心里想:“你妈了巴子的,一群王八羔子,我儿子回来了,我他妈的还给你报告,王八犊子。”

  这些人随后登上摩托,突突的就走了。

  老爷子和二夫人待他们走后都瘫坐在椅子上吓得一身冷汗。

  还好老四已经走了,要不必定是凶多吉少。

  他们缓了缓神,突然想起了冯警长。

  “刚才老四说,冯警长打死了,是不是,是不是他说了一嘴啊!”老爷瞅瞅大伙问道。

  “是,是,刚才四少爷一进门就说了,冯警长死了!”一个伙计回道。

  “哎,哎,这都是命啊,这都是命啊!”老爷子在那哀叹道。

  他其实对冯警长这个人的印象算是不好不坏,所以对他的死其实没有什么太过感慨的,他平时就搜刮了家里不少的钱,但是也确实办了些事,算是功过相抵吧。

  大家伙七嘴八舌的在这吵吵了一会,就各自回屋休息去了。

  这一折腾老爷子的心力更憔悴,突然感觉力不从心,苍老了很多。

  他又是一晚上的半睡半醒的状态,感觉特别疲惫。

  他一直躺到了早上十点多钟才懒洋洋的睁开了眼。

  就听见门外好像有人喊到:“把这信交给你家老爷子!”

  不一会一个伙计敲门进来,说:“老爷子有人送来一封信,给您看看吧!”

  “拿过来!”老爷子说道。

  老爷子拿过信,信封上并没有什么签署字样的东西,信口也并没有封住,只是那么一叠,看起来就是临时着急写的。

  他从里面把信抽出来,这不是一个带格子的信纸,而是一张白纸,上面写了几个字。

  “爸爸,妈妈,我已经安全到了城外的解放军驻地,一切安好,勿念!德祥!”

  信的最后一样还有一行字。

  “送信的人是我们的同志,有事会联系你们!”

  老爷子一看,脸上有了笑模样,他马上拿着信给二夫人也看了看。

  “老四没事了,没事了,呵呵,这就好,这就好!”他边抖着信,边乐呵呵的看着众人,边说道。

  烟消云散了,一家人的心情开始轻松了起来。

  老爷在家呆了几天缓和缓和情绪,同时也还在琢磨着去上货的事。

  这一天,他把二夫人叫到身边。

  “夫人啊,你看看咱们家现在还有多少积蓄啊!”他问道。

  二夫人看了看他,欲言又止,然后蹲下身子,半跪在地上,把床下的一块砖撬起,从里面拿出来一个盒子。

  他把盒子放到旁边的桌子上打开后,他让老爷子自己看。

  “都在这呢,咱们现在所有的积蓄!”二夫人说道。

  老爷子站起身,走到盒子前面,眯着眼边用手巴拉边看,只见这个盒子里已经没有金条了,只剩下一些珍珠项链,翡翠镯子,还有一些金项链,金戒指什么的,基本都是首饰。

  “就这么点家产了!”老爷子喃喃自语道,同时他合上了盒子。

  他现在得赶紧去上货,赶紧把铺子支起来,如果还这样下去生活都成问题了。

  他算计着,自己的这个铺子要是铺满货,最常用的货少说也得二十根金条才能下来。

  可是自己手头上现在已经没有那么多了。

  如果和冯掌柜借呢,一次借那么多也不合适啊,况且他那边也是需要钱周转,不一定能拿出那么多啊。

  他思来想去的,觉得可能只有一条路了。

  “我们把铺子当出去吧,用当来的钱先去进货,铺子开起来再赎回来!”老爷子和二夫人说道。

  二夫人嚯的站起身来,眼睛瞪的大大的看着他。

  “姥爷,这可是你们家祖上传下来的,怎么能当出去呢,这万一有个什么闪失,这祖业可就全没了。”二夫人着急的说。

  “那也是没办法,目前咱这前店后院的,也就是铺子能当个二十根金条了,如果不这么做我们就要喝西北风了!”他说道。

  二夫人一时也没了主意,如果不这么做他也想不出怎么办,就坐在那里默不作声。

  “就这么定了吧,我明天就去当铺去估个价!”老爷子说道。

  到了下午,老爷子决定还是去冯掌柜那去一趟,把自己的想法在合计合计。

  于是他就来到了前街的冯掌柜的铺子。

  来到皮货铺子里的时候,冯掌柜在正在铺子忙乎呢,他刚进了一批水貂皮,在那铺摆呢。

  “你这是忙什么呢,老伙计!”老爷子问道。

  “哎呦,您怎么来了,我这不是刚进了点皮子,昨天北京城那边来了客商说要一批,我刚从山里运回来的,来过来看看,这货怎么样!”冯掌柜边忙乎,边笑呵呵的说着。

  “哎呦,我哪懂这玩意。”老爷子说道。

  老爷子站在那看他忙乎了一会,冯掌柜也弄完了,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来,来,老伙计,咱们进屋去说,这地方灰尘暴土的!”说着话,冯掌柜就把老爷子让进了里屋。

  两个人在炕上落座,伙计送上了一壶茶,两个人就开始喝了起来。

  “老冯啊,还是之前我和你说的那个事,我想去山里办点货,你看看现在能出去么?怎么弄才好!”老爷子问道。

  “要说能不能出去呢,也能,但是可能会冒点风险。”冯掌柜的呷了一口茶对着老爷子说道。

  “你看我刚去白山市那边去进了一批水貂皮,一路上还算顺利,还是能过去的!”冯掌柜说道。

  “只是现在沈阳城外四周的情况很复杂,有的地方有解放军,有的地方有国军,还有的地方有土匪,非常不好办!”冯掌柜的说道。

  “那你这批水貂皮是从什么路过来的呢?”老爷子问道。

  “如果按正常年月,去往白山进货的路途也不过是几天,最近的路就是从通化沿着东北方向直插过去,山道不多,路好走,那才是最合适的路,可是现在是国军封锁区,怕共党混入,路卡非常多,基本不可能了。”冯掌柜的说道。

  “对对,这条路我知道啊,平时上货伙计们走的都是这条路啊,伙计们给我也打听了,这个路现在走不了了。”老爷子也附和道。

  “那你这货不是从这个路来的,是从哪个路过来的呢?”老爷子继续问道。

  “我这货啊,本来也没有路,也不知道怎么办,我和伙计这次就摸了一条路。”冯掌柜说完又喝了口茶。

  “我们是这么想的,现在国军节节败退,军纪涣散,非常混乱,国统区肯定不安全。”

  “可是解放区不同啊,那里是新建立的政权,军纪严明,深受百姓爱戴。”

  “我们想沿着解放区的路线肯定是没问题的。”

  “所以我们就选择先往北走,再往东这路线了,也就是直插铁岭,然后到四平,到辽源,然后进入白山市。”冯掌柜的说道。

  “这次走下来,还算顺利,凡是经过解放区的地方人家都不怎么问,也没什么事。”冯掌柜的继续说道。

  “那可太好了,虽然这么走远了一点,但是还是能把货畅通的弄进来也不错。”老爷子喜出望外,精神头也来了。

  “嗯,这条路目前来看算是一个可行的方案,但是有两个地方还是有风险的,一个就是咱们出城进城的检查,一个就是铁岭那一带可能会有流民土匪,只要这两个地方过去了,问题不大。”冯掌柜的说道。

  老爷子听到这里,眉头也是一皱,他的心也提了起来,这次和以往不同,这次他只能成功不能失败,因为要押上全部家当,他不得不谨慎。

  “那有没有什么万无一失的方法呢?”老爷子问冯掌柜的。

  “万无一失也很难,我们只能说提前做些准备,以防万一!”冯掌柜的说道。

  “那需要做什么准备呢?”老爷子继续问道。

  “我有个朋友认识一些守卫,可以打点一下,到时候也好有人帮忙应付过去,另外铁岭那边也得托朋友找当地的绺子暗中护送一下,以防万一。”冯掌柜的说道。

  老爷子听到这里,又思忖了一下,然后捋着胡须微微点了点头。

  “那打点这些事,需要准备多少银子呢?”老爷子又问道。

  “这东西也说不好,有的是靠关系靠人情的,但是还是给人家准备些,先准备三根金条吧,守城的也就是个小官,一根意思意思,铁岭的绺子到时候给送上两根。”冯掌柜的说道。

  老爷子若是平时,这三根五根的自然不在话下,但是现在自己家的状况不如从前了,听到三根金条,还是顿了一下,但是随后又表现的很自然。

  “好,好,我来准备这个。”

  “老冯啊,最近家里出了很多事,我的积蓄都耗光了,这次我是准备把铺子当了做抵押,然后去进货,可以说有赌博的意味啊,但是不这样做,我们翻不了身啊。”老爷子哀叹道。

  “你怎么把铺子当了,那可是你祖上传的啊,你得想清楚啊!”冯掌柜的劝道。

  “我想清楚了,这铺子得开,不开别说我老头子生活会有问题,我还要接济那几个孩子,他们生活也会出问题的。”

  “这仗也不知道到要打到什么时候,我得想辙啊!”老爷子继续哀叹道。

  “哎,世道不太平,咱们这生意也做不好,那这一次需要多少银子啊!”冯掌柜的问道。

  “我算了一下,我把我那一楼铺满,至少也得二十几根金条啊!我那个铺子还不知道能不能当出来那么多钱,明天我问问再说吧!”老爷子说道。

  “哎,那这样吧,我呢陪同你一起去,路上也好有个照应,多带几个伙计,你先筹措钱,如果还不够我来补一些,老伙计,你看咋样!”冯掌柜的说道。

  “那自然好,那自然是好,哎,每次遇上事了,也只能找老哥了,不多说了,我这就回去筹划一下,安排妥当了,咱们就走一趟!”老爷子说道。

  就这样这个曾经共同患过难,同生共死过的一对兄弟,已经到了这般岁数还要再次行匹夫之勇,冒险出征。

  老爷子自行回到家中,开始筹划这次进货的事。

  其他的都好说,最主要的就是这银子要凑齐。

  他找来二夫人,让二夫人坐在自己的身边,他摸着二夫人的手,深情的望着她。

  “夫人啊,我准备进货去了,这一路上估计是生死两相伴,万一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好歹捂得,这个家可就全靠你了。”老爷子动情的说。

  “姥爷,你别这么说,应该没事的,你要是感觉不好,咱就不去,把家里的贵重物品卖了日子也能过得去!”二夫人说道。

  “嗯,我知道,别说了,那只是一时之际,解决不了长远问题,这次必须的去了。我走了之后,你照顾好家,哪也别去,等着我回来!”老爷子叹了口气说道。

  二夫人眼里含着泪花,听到老爷子说这些话,心里不是滋味,眼眶发红。

  这才几个月的事,几个月前家里还你是那么的兴旺,可现在居然落魄至此,想想就觉得心酸,可是他是个不爱说话的人,所以就在那点了点头。

  第二天,老爷子就赶去了典当行。

  这个典当行,是城中最大的行了,俗话说,乱世出点当,大概的意思就是世道越不好,典当的生意就越红火,很多好的东西,都是在这个时候收入囊中的。

  很多平日里拿不到的金贵东西,这个时候也都能淘换来。

  老爷子一进门,一个伙计立刻迎了上来。

  “老爷子,是什么风把你吹来了,怎么有空光临小店啊!”小伙计问道。

  “把你们家掌柜的请来吧,我这要和他商量点事情!”老爷子说道。

  “得嘞,我满上给您,您先喝点茶!”他倒上茶后,往后堂走去。

  “哎呦,这不是中草堂的老爷子,咋有空到我这来呢?”只见里面出来一个带着大圆眼睛,穿着长衫,瘦高个的这么一个人出来并说道。

  这个掌柜的姓高,来自山西,听说祖上是搞票号的,就是乔家大院在沈北的分号,当然了这都是道听途说,谁也不知道。

  但是这个典当行其实是从高掌柜来了之后才有的,之前街上没有什么典当行。

  这个高掌柜的因为是外来的,所以做生意还算厚道,童叟无欺,价格公道,所以很快在这城里站住了脚,而且生意也做的非常的好。

  “哎呦,高掌柜。”老爷子看高掌柜的出来了,做了个作了揖,寒暄了一下。

  “老爷子,您坐,您坐!”高掌柜让了让,示意老爷子坐下来,然后自己也随后坐了下来。

  正在他们刚要开始谈话的时候,只见外面进来一个人。

  “我说小伙计,你们这最近新进了什么好玩的古玩什么的没有,让我开开眼!”这个人牛气熏天的大嗓门道。

  一个小伙计赶紧迎了上去。

  “龙二爷,您来了,好日子没见了,你先坐这喝口茶!”小伙计边说边招呼着。

  老爷子一听是龙二,心头就一紧,不过因为他是内堂里和高掌柜说话,所以谁也见不到谁。

  高掌柜的自然对他们之间的恩怨没什么更多了解,也没往心里去,继续说着话。

  “老爷子,您这次来到小铺是有什么事么?”高掌柜的问道。

  “不瞒您说,最近这家里不是出了些事么,所以手头上有点紧,想当点东西换些银两周转周转。”老爷子说道。

  这个高掌柜的也是在这条街上的,中草厅出了很多事的消息他也确有耳闻,但是他没想到这财力曾经是自己几倍的中草厅居然也落魄如此了,他有点唏嘘世道之炎凉。

  “贵铺的事我也确实有些耳闻,这世道不好,天下大乱,受苦的可是咱们这些百姓们啊!那您这次是想当点什么东西呢?”高掌柜的说道。

  这龙二在外堂正喝着茶呢,突然听到了里面的对话,他听出来了是中草堂老爷子的声音,于是他索性装作若无其事的认真的听起来。

  “我呢打算去进一批货,但是现在手上的钱不够,我想呢先把我家铺子押到你这,等我进了货周转过来,就赎回来!”老爷子说道。

  “您要典当您的铺子啊,你可得想好了啊,那可是你们家的祖产,而且那还是你们家门楣振兴的希望啊。”高掌柜的劝说道。

  “哎,这也是没办法啊,如果不这么做,生活都要难以为继了!”老爷子哀叹道。

  “那好吧,老爷子,您放心,我呢一定会出了一公道的价格的,一会我就让伙计们上门的丈量评估,然后您呢觉得合适就来拿钱就行。”高掌柜的说道。

  这个龙二一听说老爷子要把那个铺子抵押了,心头一惊。

  “他奶奶的,这报仇的机会终于来了,上次没讨到你们一分钱,这次老子让你们倾家荡产!”他心里发狠道。

  “我说老爷子啊,你是去哪进货呢,我听说现在城外可是不安宁啊,很乱啊,你得当心啊!”高掌柜的问道。

  “我都合计好了,我每次都是去白山市周边拿货,原来都是从通化走,现在那不好走了,我得从铁岭四平那边绕过去,我的走了,赶紧回去准备去,你赶紧派伙计过来哈,我着急呢。”老爷子回道。

  “好嘞,老爷子,您放心吧,我马上就让伙计过去!”高掌柜的回道。

  “真是天助我也,他妈的,这老东西居然是从铁岭走,我的赶紧通知那边的兄弟做好准备,让这个老东西是有去无回,嘿嘿,那铺子就是我得了!”龙二又狠狠的在心里发着狠。

  老爷子走出来时候,龙二正翘个二郎腿在那喝茶,眼睛一直盯着老爷子走过来。

  老爷子也盯着他看了一眼,然后抹搭了一下,就快步出了门。

  这龙二本身就是这街上的地头蛇,除此之外,在城外好多地方也都认识很多不三不四的人,这些人都是凶猛斗狠之辈,平时都靠着龙二吃吃喝喝过日子。

  所以只要龙二一发话,那么想让他们干什么就干什么。

  老爷子走后,龙二也不多呆了,他立刻起身也走了。

  他回去后,就找了些狐朋狗友,一番交代,让他们都做好准备,随时关注着老爷子动向,同时派人去通知一些城外的兄弟,在回来的路上务必劫货杀人。

  他的脑子飞快的转着。

  首先他要让这十几个兄弟假扮客商一路跟随,然后在铁岭的必要路口等待下手,老爷子丧命后,那么他们就换不起这个债,典当行自然要拍卖房产,那个时候他会买下这个铺子。

  他的算盘此刻是打的叮当三响,邪恶的计划在不断酝酿中。

  老爷子回到家中,也没什么事,就和二夫人有一搭无一搭的说着话。

  下午后晌的时候,典当行铺子里的伙计来了。

  他们拿了了大皮尺,楼上楼下的到处丈量着,然后在一个单子上登记了一些东西。

  他们把单子拿给老爷子看看,上面的内容是不是正确。

  老爷看了,基本没什么问题,就在上面签了字,还按了手印。

  “老爷子,我们这就走了,您明天到铺子里来和我们掌柜的定一下钱的事吧!”一个伙计说道。

  “好好,我明早就去!”老爷子说道,说着站起来送走了伙计。

  他站在那里,心情是五味杂陈,二夫人站在旁边也没有说话。

  老爷子来回踱着步,环视这这个铺子,他有一种预感,可能从此这个铺子就不属于自己了。

  第二天一大早,他来到了典当行。

  高掌柜的早早的就在那等着他了。

  看他进了门,就赶紧招呼他到后堂院聊,高掌柜让老爷子做定,并让伙计们倒了茶。

  “老爷子,昨天伙计们登记的您的铺子我看了,没什么问题,但是我还是要劝您老还是在仔细的考虑考虑!”高掌柜诚恳的说道。

  “哎,不考虑了,不考虑了,我都想了好长时间了,只有这一个办法了。”老爷子回道。

  “您看我这个铺子能典出来多少钱呢?”老爷子继续问道。

  “老爷子我做这行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说实在的,您这个铺子至少能值五十根金条啊!”高掌柜的说道。

  “您这个铺子足够大,上下两层,装修考究,最重要的是正在中街核心位置,还独占两个路口,是咱们街上难得的好铺子!”高掌柜的说道。

  “但是呢,话说回来了,您这次不是卖铺子,如果是卖自然五十根金条肯定有人要买走的。”

  “您到我这来呢就是抵押,说白了就是临时换些钱周转一下”

  “我们典当就是这个规矩,一般都是三分之一的价格成交,那也就是个十六七根金条的样子,您看成么?”高掌柜的说道。

  “啊,这么少啊,这可不行啊,我这次进货至少需要二十根金条,你在给抬抬价!”老爷子有点央求道。

  “老爷子,您别着急,咱们这都是邻里邻居的街坊,您的铺子这么好,我心里有数,这样吧,对您啊我就按一半的价格成交,给您老二十五根金条如何?这我已经是破了大规矩了,行里可没这么干的,您老也别声张,好么?”高掌柜的也说的非常的诚恳。

  “好吧,好吧,多谢高掌柜,日后我进货回来,必当登门道谢!”老爷子说道。

  两个人又东拉西扯了一会,然后和喝了一会茶。

  高掌柜吩咐伙计把金条装进一个盒子里,递给老爷子,并吩咐两个伙计送老爷子回去,以免路上有些闪失。

  二十五根金条,那是非常大的一笔钱了。

  老爷子道了谢,在两个伙计的护送下回到家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