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抚流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真正恶人

抚流年 墨客青云 170 2020.01.25 22:34

  阿吉所在的票号叫做钱丰票号,阿吉小时候不爱读书,十二岁那年父亲觉得不行就让他学一门手艺,所以就选择了票号。

  一晃他在这票号也呆了好多年了,前几个月已经出徒了。

  阿吉长的精神,人也聪明伶俐,别看读书不行,但是对于结算,汇兑等账目却非常的娴熟。

  钱丰票号的老板姓周,对这个小徒弟特别喜欢。

  啥事都带着他让他历练。

  阿吉成长的也很快,很快就成为了他的得力助手。

  现在这柜台上的事,基本都是阿吉在打理,周老板也开始慢慢的退居幕后,有事的时候也就是稍微关注指点一下就行了。

  除了阿吉的业务能力让周老板喜欢之外,他其实还有另外一个心思。

  他小女儿岁数和阿吉也差不多,长得也是古灵精怪,非常的清纯可爱。

  这小姑娘平时对谁都很高傲的样子,唯有对阿吉亲近有加,整天跟着屁股后面腻歪在一起。

  而阿吉也不反感,对这个小妹妹也照顾的无微不至。

  所以周老板是有意把阿吉培养成自己的接班人同时招赘为自己的女婿。

  这天上午,阿吉正在柜台上清点账目。

  不一会周老板从外面回来了,他让阿吉跟他去内堂说是有事告知。

  周老板五十多岁,长得很古板的样子,带着一副黑框的大圆眼镜,一身青色长袄衫外套紫貂皮坎肩。

  脖子上围着一个大孔针织围脖,大拇指常年配搭和田剔透纯色玉扳指。

  阿吉听到他的招呼,就跟着他进了内堂。

  他进去后,摘下了围脖放在一边,同时坐在自己的大班椅上。

  阿吉就站在那。

  他们这个票号的规矩和其他铺子还不同,师徒之间就必须是这种礼节,无论何时都是。

  “阿吉啊,我听到些事,好像和你们家老爷子有关,但是也不知道真的假的。”周老板说道。

  “和我父亲有关,是什么事啊师父!”阿吉问道。

  “我也拿不准,所以这些事和你讲一下,你回去和你父亲在问问,看看对不对!”周老板说道。

  “我今天啊,一早去了宝利钟表行去取我订制的一块怀表,这个陆老板和我还有些交情,我就跟他聊了一会!”

  “他有个儿子,是城北驻防大营的一个军官,好像职务还不低,前几天就回来看他。”

  “他和这个陆老板啊说起了一些奇怪的事。”

  “这个陆长官有个军校的同期同学也是驻防大营的,主要管城门守备这部分。”

  “有一次,他晚上在做城门守备巡防的时候,就听见城门守卫班组的几个人在那抽烟聊天。”

  “他就听见几个士兵在那聊天打屁打哈哈,他就也站在附近边抽烟边听了一会!”

  “他听到一个士兵说道,我说赵班长,兄弟几个就弄不清楚了,你说你一个当兵的,咋恁有钱呢?”

  “你看你平时,吃的穿的用的,那明显和俺们不是一个档次啊!”

  “咱们都挣的是兵饷,一个月也没几个大子,你咋那么有钱呢。”

  “另一个士兵说道,不会是人家过城门的时候搜刮的钱吧!”

  “净瞎扯,我的钱都是干净的。”

  “那你咋弄来的那么多钱,跟俺们说说!”

  “这钱啊,是我姨夫给我的,他在这城里开的是皮货生意老有钱了!”

  “他为啥给你钱呢,另一个人还问他!”

  “前几天我帮他办了个事,他一下子就给我了两根金条!这个班长说道“

  “啥事,值这么多呢,给我们也找点事呗,其中一个人说道!”

  “听我说,是这样的,我姨夫是奉天城里最大的皮货商,前端时间啊他托我一件事,说是让我给他准备些枪。”

  “我说准备几只枪啊,他说准备六个就行了。”

  “这东西我哪有啊,我当时说我搞不到,军队管的很严的。”

  “他当时就甩给了我二根金条,让我想办法,我当时就懵了,我说姨夫啥事啊,你要枪干啥啊!”

  “他就说,他最近要出趟远门,要和一个什么药铺的掌柜的一起走,回来的时候他会雇一些人结果了这个掌柜的。”

  “我就说,人家咋地你了,你要害人家。”

  “他还说,没怎么,你别多问,就准备枪就行,他说这事成了他就能发很大一笔财。”

  “后来我没办法,就在城门外的死了的士兵身上后来帮他弄了六把手枪,他就给了我二根金条。”

  “好家伙,你这个班长,挺有注意啊,以后有这活也叫上兄弟们!其他人跟着说道”

  “这个长官听到这里也没在意,后来他和陆掌柜有一次喝酒的时候就又说起了这事。”

  “他就问陆长官,说是咱们城里最大的皮货行是谁家的啊,陆长官就告诉他是冯氏皮货行。”

  “他说那中草厅又是谁家的呢,陆长官也说了。”

  “为啥陆长官知道呢,他从小就在这中街长大,谁家谁家的他都知道。”

  “陆长官听他这话,就感觉这事挺蹊跷的,但是他们也不知道这里面是怎么回事。”

  “这不前几天和回家看他父亲,就又把这事告诉了他父亲,他父亲又告诉了我。”

  “我觉得这里面有你们家的事,而且前段时间你父亲确实是中伤了,会不会和这个有关系!”

  “你呢一会呢就回家,和你父亲问问,看到底是咋回事!”冯掌柜说道。

  “嗯,好的,师傅,我知道了,我一会收拾收拾就回去!”阿吉回复道。

  阿吉听完师傅这番话,感觉云里雾里的摸不出头绪。

  他听这里的意思大概就是冯掌柜和父亲一起去进货,但是又雇佣人要杀父亲的事。

  但是又一想这怎么可能呢,他们老哥两好的不得了,怎么会干这个事。

  他脑袋想的有点乱,感觉这些都是瞎说吧,就继续干着自己的活。

  他正在柜台上算账,想把剩下的账算完就回家看看。

  这个时候,家里的伙计进门来了。

  “三少爷,家里有些紧急的事,需要你回去一趟!”伙计说道。

  “紧急的事,什么事?”阿吉问道。

  “好像大概是房子抵押到期的事,老爷子好像有些安排,他让你们几个兄弟都回来,昨天就有伙计去找大哥和二哥还有五妹了!”伙计继续答道。

  “大哥,二哥也去叫了?看来事情有点严重啊!”阿吉喃喃自语道。

  “好吧,你先回去,我一会就过去!”

  “好嘞,少爷,那我先回去了!”伙计说外就跑开了。

  阿吉这下脑袋更乱了,事情好像一下子全都长了出来,让他有点应接不暇。

  他也没心思算账了,他收拾了一下就往家里走去。

  老爷子自从昨天听说抵押到期的事后,就一直感觉胸口闷。

  这过了一个晚上也没好,感觉是越发严重了,早上咳的痰中居然还带着血丝。

  这让他有些担心。

  他这一早上就一直没起床,胸口又闷又痛,头也昏昏沉沉的。

  夫人早上勉强让他喝了点粥之后,他就又在那睡下了。

  这冯掌柜自从老爷子出了事之后,隔三差五,有事没事的都爱往老爷子这里来。

  有的时候老爷子在睡觉他也要呆上半天。

  今天这一大早就又来了,他和老爷子打了招呼,看老爷子也没醒,他就找了个凳子独自在那喝茶呢。

  二夫人一会过来看看他,帮他续上水,顺便搭个话什么的。

  “我说嫂夫人啊,你别忙乎了,咱两说说话!”冯掌柜的叫住夫人,示意他坐下。

  二夫人也没多想,就坐那了。

  “我说夫人啊,这老爷子身子骨恐怕出问题了啊!”

  “自从进货回来,他这身体就越来越不行了,我也很担心啊!二夫人说道。

  “那你们有什么打算呢?”冯掌柜说道。

  “哎,这不房子抵押快到期了,我们在准备卖房子的事,老爷子身体这样,我们准备搬走了!”二夫人说道。

  “哎呀,这可怎么行呢!”冯掌柜的说道。

  “不行又能怎么样呢,如果老爷身体还好,我们借点钱也许还能东山再起,可是他这样,就没办法了!”二夫人说着居然红了眼眶,眼泪直打转。

  “夫人你也别难过了,船到桥头自然直!”冯掌柜的说道。

  “我呢还有一个事,也不知道你们老爷告诉你没有!”

  “什么事?”二夫人抬头望着冯掌柜。

  “这个事我说了,你也别急,行吧!”冯掌柜说道。

  “我们这次去进货,还有一个意外的收获就是得知了你的身世。”

  “我们在长白山的菌悦山庄去往天池的半山腰上找到了你的父亲,他描述了他女儿丢失的情况,还有他女儿的描述,我们才知道就是你!”

  “他老人家现在孤苦伶仃的住在半山腰上,举目无亲,靠打猎为生,日子过得非常凄苦,他一直在找你,但是找不到,心死如灰!”

  “什么,你们找到了我的父亲,你们知道了我的身世!”二夫人听到这些突然从凳子上站了起来喃喃道。

  然后他又一屁股坐了下来,一句话也不说,眼泪开始簌簌的从腮边滑落,然后就呜呜的开始趴在桌子上哭了起来。

  冯掌柜没想到他哭了起来,一时间没了主意。

  他站起来,走到了夫人身边找了个凳子坐了下来。

  他双手扶着夫人的肩膀,什么也没说轻轻的拍着。

  夫人趴了一会似乎伤心未减,冯掌柜索性把他扶起来让他的头埋在自己的胸口,任由他哭泣。

  可是二夫人确实是年岁比他们小很多,长得的肤白貌美,这一梨花带雨的更添几分柔情惹人怜爱。

  冯掌柜看他并无太大反应,就开始把住的夫人的头,开始亲吻起来。

  一开始夫人还没觉得什么。

  但是她忽然发现自己被冯掌柜亲吻,突然惊醒过来。

  她一下推开了冯掌柜。

  “冯掌柜,你别这样,这样不好,你还是走吧!”二夫人说道。

  二夫人的这种拒绝的态度似乎并没有传达明确,让冯掌柜误以为他只是害羞而已。

  所以冯掌柜就胆子放大起来,他一把搂住了夫人的腰。

  夫人娇弱的身躯哪里能抵得过他的虎背熊腰。

  夫人又不能大声的喊叫,就任由他蹂躏。

  就在这个时候,阿吉回来了。

  “爸,爸!”他门外喊道。

  声音到的同时,他已经一个健步就闪进了屋里。

  眼前的一幕让他惊呆了。

  这个冯掌柜正抱着母亲不放,在那肆无忌惮。

  他一个箭步冲上去,攥紧拳头,冲着冯掌柜的左腮就是一拳。

  冯掌柜也没防备,直接被打了一个趔趄差点没摔在地上。

  “你个畜生,到我家撒野!”阿吉喝道。

  冯掌柜一看事情不妙,赶紧站了起来,踉踉跄跄的跑出门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