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农女福妃名动天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一两卖不卖?

农女福妃名动天下 渐进淡出 2336 2019.12.07 07:32

  第二天同样天未亮,一家子便起来忙活了。

  因为要准备多一份纳兰瑾年的早饭,温暖今天便只负责做早饭。

  她包了羊肉饺子,熬了一锅元贝鸡粥,然后还做了一份鸡肉卷,里面包了鸡肉丝和蔬菜。

  天微微亮的时候,大灰狼和小黑来了,大灰狼的脖子还挂了一个食盒。

  温暖喂饱了大灰狼和小黑,然后她将早餐都放到食盒里,再将粥用一个小陶罐装着,用荷叶和干净的布巾封好口,然后用麻绳捆好。

  温暖将食盒挂在大灰狼的被上,将粥给了老鹰,让它用鹰爪抓着,然后这两只聪明的小东西便乖乖的给自己的主人送回去了。

  山上

  袁管家接过大灰狼的食盒和老鹰爪里的陶罐。

  他将一碟羊肉饺子,两只手抓饼,并将陶罐里的粥盛了一碗出来,一一摆放好。

  大灰狼的速度快,这些东西还散发着阵阵热气。

  纳兰瑾年看着一只只白胖如元宝的羊肉饺,还有两条鸡肉卷,一小陶罐香滑浓稠的元贝鸡肉粥,嘴角微扬,心情莫名的好了不少。

  他先勺了一勺子粥尝了起来,鲜美可口,软糯香甜,浓稠适中,吃完齿颊留香。

  很快纳兰瑾年便将分量十足的早餐吃剩两只羊肉饺子。

  这时风念尘走了进来,他闻着满室食物的香气,看见盘子里的两只白胖饺子。

  一看就很好吃的样子!

  瞪大了双眼,愤怒的看向袁管家:“袁管家,为什么我的早饭和你家主子的不一样?”

  刚才他吃的是什么,一股子糊味的粥,蒸得夹生还发硬的包,差点没将他的牙磕掉!

  这不公平待遇是怎样回事?

  纳兰瑾年眼神都没有给咋呼咋呼的某人,夹起一只饺子优雅的放进嘴里。

  风念尘眼看只剩下一只饺子,扑到圆桌旁,直接用手拈起最后一只,塞到嘴里,一咬:汁多肉嫩,鲜味异常。

  果然很好吃!

  而且好吃到让人舌头都想吞掉!

  风念尘心里更不满了!

  “好啊!袁管家,你给你家主子偷偷准备如此美味的食物,给我准备猪食!你怎么可以这样?”

  袁管家委屈:“风公子,主子这些早点不是我准备的。是温姑娘给主子准备的。”

  猪食?那是他辛辛苦苦做出来的早饭好不好!他自己也吃呢!

  风念尘看向纳兰瑾年,一脸惊讶:“小丫头怎么还给你准备早饭?不给我准备?”

  他是不是将他的份也吃了?

  纳兰瑾年:“我付银子请她做的。”

  风念尘听了不满道:“你怎么不让她给我多准备一份?你不知道袁管家做的东西有多难吃吗?简直比猪食还难吃!”

  “忘了。”纳兰瑾年云淡风轻的道。

  风念尘一脸痛心疾首,饱受打击:看看这个薄情寡义,豪无人性,冷血无情的人!

  枉他还将不将自己当兄弟!

  枉他为了他的手,废寝忘食的帮他研究解药!

  有好吃的也不算自己一份!

  “过分!太过分了!”

  “你下午可以问问她。一百两银子一个月。这么贵,我也不好给你做主,对不对?”纳兰瑾年一本正经的道。

  风念尘目瞪口呆:“一百两银子一个月?!!有没有弄错?一两才对吧?”

  “没错。”

  “小丫头咋不去抢银子!”一百两银子一个月,御膳房的厨子都没有呢!

  “你可以不吃。”

  风念尘:“......”

  风念尘看向袁管家,想到刚才吃的猪食,就倒尽胃口,他又想到刚才那只鲜得掉牙的羊肉饺子,忍痛道:“还是吃吧!”

  不然每次同桌吃饭,对面的人吃着美味可口的饭菜,自己吃猪食,他怎么受得了!

  风念尘不死心的问道:“袁管家,真的这么贵?”

  袁管家一脸严肃:“主子送出了他的古琴,一套粉彩缠金枝镶红宝石茶具,一套.......还有燕窝,鱼翅……温姑娘才答应的。”

  袁管家将那些礼品一一说了出来。

  风念尘彻底不说话了,单是那架红玉古琴就价值连城,万金难求。更别说还有程恩大师金盆洗手之作!

  他这是沾了纳兰瑾年的光了!

  一百两一个月,他还赚了!

  太划算了!

  纳兰瑾年抬眸看了他一眼:“那是我给温姑娘的谢礼。一百两你嫌贵?小姑娘免费教你针灸之术,医术上的事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她可没收你一文钱!

  她也算是你的小师父吧?难道还得免费给你做饭?”

  风念尘:“.......”

  对哦!他还没感谢他的小师父。

  这么想来一百两真的太便宜了。

  山下

  温暖一家人吃过早饭后,又各自去忙活了。

  今日温暖和温家瑞到了镇上,已经有人在摊位上等他们了。

  昨日有些人来迟了没买到,今日早早就来了,而且是带上了陶瓷盘子,装回去。

  这东西下饭,温暖还特意做了一桶没有放辣椒的,方便孩子吃。

  一碗一碗的螺蛳卖出去,很快五大木桶螺蛳便去了一大半了。

  这个时候正好没人。

  温暖还惦记着去卖曲子的事,便对温家瑞交代了一声就去卖曲子。

  教乐坊就在街尾,温家瑞抬头就能看见,他便应了。

  ——

  教乐坊算是这个朝代公办的戏剧音乐一体的学院,里面有许多乐人。

  每逢重大的节日,像是元宵节,中秋节,重阳节,万寿节,千秋节等等,教乐坊的人都会在镇上搭台表演节目给百姓看,代表着天子与民同乐。

  温暖先去成衣铺买了一套最便宜的男装,然后换上,她用方巾将自己的头发扎起来,

  将自己打扮成一个男子模样,走了出来。

  成衣铺掌柜奇怪的看着她,温暖微微一笑:“这是我给弟弟买的衣服,我没穿过新衣服,想穿一会儿,在街上走一圈,过过瘾!一会儿就换回来,掌柜的不要说出去哦!”

  店铺掌柜恍然大悟,看温暖的目光都带了一丝同情。

  穷人家的女孩子一般都是捡哥哥姐姐的旧衣服穿的。她这是多渴望一套新衣服,所以连男装都试穿一下:“去吧,我不说!”

  “谢谢!”温暖腼腆一笑,然后便走了出去,直奔教乐坊。

  来到教乐坊,一名长相甜美的女子拦着了她:“这里不是小孩子来玩的地方,快走。”

  “这位漂亮的姐姐,我不是来玩的,我是来帮我哥哥卖曲子的。”

  “卖曲子?我看看。”林筝不以为然的道。

  自从教乐坊放出风声高价收购好乐曲后,每天来卖曲子的人多了,可大多都是不入流的。

  比较好的曲子都是那几个人卖,都眼熟了。

  温暖从怀里掏出昨日作的曲子。

  林筝接了过来,随意的打开,看了一眼,便被这龙飞凤舞,飘逸大气的字体吸引住了。

  待她看完曲子的内容,在心里念唱了几次,表情从随意变得严肃,心里激动得手都有点微抖。

  她看了一眼温暖,眼珠子转了转,压下激动,故意皱起了眉头:

  “这是你哥哥作的曲子?”

  “对啊!”

  “字写得不错,曲子却作得一般,一两银子,卖不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