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农女福妃名动天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没听过

农女福妃名动天下 渐进淡出 2332 2019.12.02 22:22

  “好。”纳兰瑾年离开书桌,走到一边的圆桌旁坐下。

  那里已经准备了一只红色绣喜鹊登枝的云锦脉枕。

  “姑娘请坐。”

  温暖在他身边坐下。

  大灰狼在温暖的脚边蹲下,俨然一条忠犬。

  纳兰瑾年将右手放在脉枕上,袁管家正想在他的手上放帕子。

  纳兰瑾年抬头冷冷的瞥了他一眼。

  袁管家便不敢动了。

  大灰狼对着袁管家翻了一个狼眼:真是一点眼色都没有!

  “袁管家,去将金针拿出来。”语气淡漠。

  “是,主子!”袁管家马上走到博古架旁,将上面一个雕工精致的盒子拿了过来,然后捧着盒子站在边上不敢打扰温暖诊脉。

  温暖仿佛没有所觉,她那只骨瘦如柴的小手,瘦削的指尖轻轻搭在他的脉搏上,手指略显苍白,浅粉的指甲圆润干净却也有点发白。

  “今日你的手感觉如何?”

  “现在有点麻意,昨天也有。”纳兰瑾年感觉昨天她拉着自己废手时,那股麻意又出现了。

  温暖点了点头:“有麻意是好事,说明开始恢复知觉了。”

  一会儿后,温暖收回手:“不错,毒素清除得比我预想中要快。”

  他中的毒,很霸道,现在神经细胞已经严重受损,稍有不慎,就会留下不可逆转的后遗症。

  袁管家这才小心的打开盒子,低声道:“温姑娘,你看看这些金针是否符合你的要求?”

  温暖看了一眼,一根根金针整齐摆放在红色的锦锻上。

  她点了点头,又看向纳兰瑾年:“可以了,十七公子,可以准备施针了吗?”

  纳兰瑾年听她依然公子公子的叫着自己,听着有点别扭,便道:“我叫瑾年,温姑娘可称呼我名字。”

  温暖诧异的看了他一眼,袁管家也不可思异的看着自家主子。

  纳兰瑾年察觉到不妥:“或者就像你大哥他们一样称呼我十七哥就行。公子太见外了。”

  袁管家心中震惊异常:主子是什么身份?整个纳兰国能称呼他一声哥的没有一个人有资格!

  主子还让这野丫头一家都称呼他哥?

  这可代表什么?!

  主子该不会是看上她?

  袁管家看着温暖,这就是一棵发育不良,还没长大的豆芽菜!

  一点看头都没有。

  绝无可能!

  她也不配!

  主子爷一定因为她的医术,抬举她!

  毕竟只有她能治好主子的手不是吗?

  温暖也没纠结,一个称呼而已:“好,十七哥也可以叫我暖姐儿。”

  袁管家听了眯了一下眼,十七哥?她还真敢叫!看来一会儿得提点下她,免得她多想!

  温暖打量了一眼四周,书房里只有一张贵妃榻,没有床,便道:“十七哥,施针需要平躺着。”

  袁管家听了便道:“去客房吧!”

  一个姑娘进入男子的卧室,不太好,再说主子一向不喜欢女子踏入他的房间半步。

  “不必麻烦。”纳兰瑾年站了起来,他走回书桌旁,转动了一下笔架子,这时身后的博古架便动了,露出一个内室入口。

  大灰狼第一时间跑了进去,然后对着温暖摇尾巴,仿佛在邀请她赶紧进去。

  袁管家额角跳了跳,就算抬举,主子对这个温姑娘是不是太信任了?

  书房的密室摆放着许多军机密函,主子爷居然让她知道密室的机关。

  比起卧室,袁管家觉得这个密室更加不能让她进去。

  然后袁管家又想到温暖只是个农家女,晾她也没有这个胆子,也没有那个本事透过层层暗卫来密室偷东西,说不定连字都不认一个。

  想到这他又坦然了。

  “里面有软塌。”纳兰瑾年率先走进去。

  “好。”

  两人一前一后抬脚走进去。

  这时一个白色的身影闯了进来:“是那个开出解毒药方的姑娘来了吗?”

  温暖转头看向门外,一个白衣男子匆匆跑进来。

  男子唇红齿白,肌肤胜雪,修眉凤眼,气质儒雅,一身白衣衬得他如阳春白雪般干净,圣洁,让人看起来赏心悦目。

  温暖认出他的声音了,人参的主人?

  不对,野山参哪里有主!又没有刻他的名字。

  谁挖到便是谁的!

  风念尘这时也打量着温暖,这么一根干煸四季豆,明显营养丰富,体弱多病!居然能解了自己也不能解的毒?

  还懂得针灸之法?

  他有点不信啊!

  “小姑娘,那药方是你开的?”

  “嗯。”温暖微微颔首。

  “你是怎么知道那解毒药方的?”

  “学的。”

  “哪里学的?”

  他是住海边的吗?

  管那么宽!

  温暖皱眉,眉宇间隐隐不耐:“自学的。还施针吗?”

  风念尘:“......”

  第一次有人敢给他甩脸色!

  他可是神医第一传人,人称风小神医!

  整个纳兰国没有人敢得罪的神医!皇上和他说话都客气几分呢!

  等等!

  “你刚才叫他十七哥?”一脸不可思异。

  “嗯,不能叫吗?他让我叫的。”

  风念尘听了一脸古怪:“没有。”

  “走吧。”纳兰瑾年淡淡的看了风念尘一眼,然后走进了密室。

  温暖跟着走进去。

  风念尘摸了摸鼻子,他还是别多管闲事好,赶紧跟着走了进去。

  袁管家在他身后几步也走了进去。

  风念尘是想看看她到底怎么样施针的。

  针灸之术早就失传了,纳兰国并没有人懂,甚至其它国都没有大夫懂,他不明白温暖怎么会。

  袁管家跟进来是监督她的。

  一根针有时候也可以夺人性命。

  虽然查到了温暖只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小农女,连府城都没去过,但是说不定有些人隐藏得深,不得不防。

  这里离淮南王封地毕竟有点近。

  温暖看了亦步亦趋跟着进来的两人一眼,耐着性子道:“十七哥,我施针时不能被人打扰到。”

  纳兰瑾年看了两人一眼:“出去。”

  风念尘:“.....我就是想看看失传已久的针灸之术。而且我学会了,小姑娘有事的时候,我也可以帮你针灸对吧?”

  袁管家:“小的留下来看看有什么帮忙的。”

  纳兰瑾年没有再说话,只看了他一眼。

  “是。”袁管家马上低下头,恭敬的应了一声,便退了出去。

  风念尘对医术疯狂执着,他是真的想见识!

  他看了一眼纳兰瑾年,男人的眉眼疏冷,隐有不耐,一张冰山脸看着他。

  算了,他也不敢真的惹怒他,正想退出去。

  温暖却道:“等等,这位公子是大夫吧?那你留下来帮忙吧!”

  温暖是想着明日一早,有几个穴位是需要针灸一下的,这样效果更好。

  但明天早上她要卖螺蛳,没空来。

  她一会儿教会他,明日一早就不用来了,下午来就行。

  风念尘眼睛一亮:“对,我是大夫!在下风念尘,听过吧?你叫我风大哥就行了。”

  他可是大名鼎鼎的风小神医,她既然懂医术一定听过自己的名号。

  他等着她仰慕的小眼神!

  “没听过。很有名吗?”温暖看也没看他一眼,低头摆弄着金针,随口应了一句,态度极其敷衍。

  风念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