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农女福妃名动天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找完祖宗又找官府

农女福妃名动天下 渐进淡出 2184 2019.12.09 08:26

  排队的人都鄙视的看着温家富。

  那眼神真是……让人无地自容。

  温家富在镇上经营数一数二的大酒楼,向来都是受人羡慕的,哪里受得了!饶是他皮厚也忍不住脸红了:“唐老板,这关你什么事?我们兄弟的情义是用银子来衡量的吗?”

  温玉理所当然的道:“我爹是大哥,正所谓长兄如父!那菜方子直接给了我爹也是天经地义的!我爹有权继承温家所有东西!

  现在我爹花一两银子买,不就是念在兄弟情义吗?赶紧将菜方子交出来吧!我爹都纡尊降贵了,别给脸不要脸!”

  温家富一听,觉得自己的女儿说得对极了:“老四,这本来就是我们温家的菜方子,我只不过为了照顾兄弟才给一两银子,我这是找借口给你送银子呢!你知不知道?不然我直接要了就要了。”

  温家瑞神态淡淡的道:“多谢大哥的好意了,不过菜方子已经卖了,不能再给你。”

  温家富脸色巨变:“什么,你怎么可以将温家的菜方子卖了!卖给谁了,是这个人吗?赶紧将银子退还给他!不许卖!”

  巨大的利益面前,他也忘了他仁兄的形象了,不自觉的摆起他长兄的架子,命令道。

  这炒螺狮河里一抓一大把,他算过了,老四摆摊,一碗卖两文,一天能赚五六百文,而他放在酒楼卖,一碗至少能卖十文,一两银子一两天就能赚回来了!

  温玉同样声色俱厉:“这是温家的菜方子,你们有什么资格卖?我爹才是温家的长房长孙,他才是继承温家所有东西的人。”

  温暖听了差点失笑,这两人脑子有病吧!

  和脑子有病的人争论是不明智的,温暖微笑:“既然你们认为菜方子是温家的,那你们就找温家的老祖宗要吧!既不用花银子,也不用纡尊降贵,对吧?爹,我们走吧,别耽搁大伯继家传秘方。”

  温暖迅速将两包螺蛳递给最后两人,收了四个铜板,然后开始收拾东西。

  温玉一时没反应过来:“爹,老祖宗不是死了吗?怎么找他要?”

  “噗!”

  接过两包螺蛳正想离开的两个客人都忍不住笑了。

  唐柄权摇了摇头

  这是咒他呢!温家富脸色难看到极点:“暖姐儿你这话什么意思?”

  温玉这时也反应过来了,怒斥道:“温暖,你怎么可以咒我爹死?居然敢对我爹不敬!简直大逆不道!”

  温暖无辜脸:“有吗?我实话实说而已!我对一直笑脸相对,你好好想想哪句话不敬?”

  温玉恨不得抓花温暖这装无辜的脸!“你叫我爹去找老祖宗要菜方子!还不咒他去死!这不是大逆不道?”

  温暖点了点头:“咒他去死这话可是你说的,我没说!大逆不道的是你!我们的爷爷不是厨子,连厨房都不进,你们说菜方子是温家的菜方子,那只能是温家祖上有人是大厨了,我说找老祖宗要不妥吗?”

  温玉快被温暖这一脸无辜气死!

  “贱人,我意思是你们的菜方子就是温家的菜方子,给我爹继承是应该的!”

  温暖板下脸,手下收拾动作更快:“那你就去问官府要!”

  温玉一脸懵逼:“为什么找官府要?”

  找完祖宗又找官府?

  她什么意思啊!

  说话这么欺负人!

  “多吃点猪脑补补吧!”温暖架好板车的挡板,她看温家瑞已经收拾好地面便道:“爹,我们走吧!去教唐爷爷酒楼的厨子如何炒螺蛳吧!时间不早了。”

  “好。唐老板,走吧!”刚才说话间温家瑞已经将地面的垃圾清理干净了,他推起板车就走。

  唐炳权本来还担心那菜方子打水漂,此刻他放心了。

  他走到温家富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道:“温老板果然重情重义,一两银子帮兄弟买菜方子,如此照顾兄弟!哈哈,我就没有这么好的兄弟,祖上也没有大厨,找不了祖宗,花了五十两银子买的菜方子呢!可心痛了!哈哈.......五十两和一两,你这兄弟情可真够值钱!哈哈……”

  唐炳权大笑着离开,一边走一边大声咕哝:“拿一两银子便一副施恩的嘴脸,要是我有这种兄弟,直接就断绝关系了!这种大哥要来放屁!”

  ……

  温家富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红,眼被阴鸷,眼睛发红,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羞的。

  温玉这才想明白找官府要,是什么意思,这是在说,如果他们想要菜方子,就去报官,看看官老爷会不会将菜方子判给他们!

  那个瘟神说话怎么这么欺负人呢!

  还有她让自己吃猪脑是什么意思?

  猪那么蠢!她才不吃!

  温玉看着他们就这么走了,气得跺脚:“爹,就这么让他们走了?那菜方子不要了吗?”

  “要,怎么不要,走,回去找你奶!”温家富气得心口发痛,走路带风。

  这就是他的好兄弟!

  明知道他开酒楼,还故意将菜方子卖给他的死对头,联合外人对付他。

  还有没有将他这个大哥放在眼里?

  哼,等着吧!

  最好那个瘟神没有病,不然等到那天求到自己门前,他一文都不给。

  温玉眼睛一亮,赶紧跟上:“对,找奶奶,奶奶一定有办法拿到菜方子,那样我们连一两银子也省下了。”

  两人迅速离开。

  ——

  如意酒楼

  唐炳权虽然准备了一些螺蛳,但因为没有用清水浸泡,没吐干净泥,不能用。

  所以温暖口述,温家瑞用笔写下来。

  完了,温暖还说了一个螺蛳粉和一个农家菜田螺酸笋鱼头煲的做法给他。

  没有对比,没有伤害,人家五十两银子买一个菜方子,是真的照顾他们呢!

  唐炳权看见温家瑞的一手好字,雄浑有力,有如笔走龙蛇,忍不住赞道:“没想到温兄写得如此一手好字。”

  唐炳权看着落款,总觉得温家瑞三个字有点熟悉,但又忘记是谁了。

  温家瑞笑了笑没有说话。

  唐炳权留两人在酒楼吃饭,温暖拒绝了,她还要赶回去做饭。

  最后温暖和温家瑞在唐炳权的热情下,提着两只大猪蹄子和一条十斤重的活鱼离开了。

  待两人离开后,唐炳权拿着三张菜方子,觉得对面酒楼的温家富有这么一个实诚感恩的兄弟都算计,真的是没眼光,太走宝了!

  唐炳权又想起温暖,那小丫头卖东西的时候嘴巴甜甜,又有礼貌,没想到这么毒舌!微笑间,那轻飘飘的话语,句句气死人不偿命,还不带一个脏字。

  骂起人来,还让人觉得她笑吟吟的样子很有礼,抓不到错处。

  小小年纪这么厉害,长大还得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