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西方时空 黑色的鸢尾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黑色的鸢尾花 初酉 2010 2020.02.12 20:02

  在主厅侍候伯爵吃饭可以说是尤尼卡一天工作中最心累的时候,不是因为羡慕餐桌上的火腿和白面包,也不是嫉妒伯爵能在那张桌子上吃饭,她只是有点愤懑,自从那天早上在伯爵身后发出饿肚子的咕噜声后,伯爵在当天中午就开始恶趣味的放慢动作吃饭,还时不时自言自语的评论面包多么松软,火腿多么美味,肉鸡多么鲜嫩…………

  她觉得伯爵这种看不惯黑发的行为幼稚的可怜,用这种方式来膈应她吗??那倒是真的,拜伯爵所赐尤尼卡一天都有些心不在焉,老是赌气的回忆起现代的过桥米线,火锅和大盘鸡,她敢打赌伯爵餐桌上的食物再美味也没有她吃过的那些好吃。

  可是,她好久没有吃到真正的肉了……

  厨房的师傅知道他给主厅仆人所做的饭菜里有黑发食用的时候,就默不作声的特意给尤尼卡开了“小灶”,每日取菜的侍女也总是给本来就特殊关照的“小灶”又大减员一遍,她真的很无语,这种幼稚的手法和伯爵大人的行为也没什么两样,尤尼卡甚至在第一次从餐盘上拿走属于自己的粥菜时笑出了声,本来就清汤寡水的粥现在在她手中连碗的一半都没有……

  终于来了,对她这个下等黑发的排挤。欺负她不能像别的金发一样维护自己的正当权益。她实在不明白,看她挨饿,看她难过就真的可以让那些自我感觉优越的金发女仆们开心快乐吗?她的不幸真的可以换来他们的幸福感吗?

  不,不会,他们也只是被扭曲了观念的躯壳,失去自我的他们永远无法独立的思考和疑问黑发究竟犯了什么大罪,只能盲目的听从贵族吹起的号角。

  眼前这个正在慢条斯理享用晚餐的男人就是执起号角的人。

  尤尼卡总是把别人对她的偏见变本加厉的还给离她最近的贵族--嘉考伯·罗斯柴尔德。

  她好几次都想给那些让他评头论足大赞美味的食物下毒药,她也快被同化扭曲了。没有丽娜在身边缓和调节她的不安与黑暗。她快成为他们的同类了。

  晚餐结束后,尤尼卡是最后一个离开主厅的人,她最近看着那些食物真的要抑制不住了,那是精神和肉体的折磨,她的思想叫嚣着一顿大餐。于是,她停下回卧室的脚步,转身又向主厅走去,一路上几乎没有人,静悄悄的,黑夜也为她打好了掩护。

  主厅餐桌上已经什么都没有了,没有白面包,没有火腿鸡肉,没有红酒刀叉。她知道那些都在那里,它们躺在主厅的厨房里,还是原料的它们正等待着尤尼卡大显身手。

  她在现代极其喜欢烹饪,但是父母总说她不是进厨房的命,可即使这样,她也认为自己并不比只会把饭菜加热的厨子弱。

  她懂得去腥加料酒加柠檬,厨师只会一边一边用水冲洗,她懂得鸡腿要划开几刀更好入味,但是这个时代的厨师只会整个放进锅里。

  刚刚做好了糖醋鲤鱼,看着闻着都很让尤尼卡满意,她正要拿起刀叉食用时,厨房的门被打开了。

  “好香,原来你半夜不回到你该呆的地方就是为了这么一道美味。”

  又是低沉悦耳的声音,又是挺直着背迈着不慌不忙的步子,左手又拿着他那个不离身的鸢尾花手杖。

  “伯爵大人……大人要尝尝吗?”

  尤尼卡吓得都快抓不住刀叉了,但是看着那双绿色的眼睛神使鬼差的邀请伯爵品尝她在这个世界做的第一道菜。

  伯爵把手杖放到一边,左手接过尤尼卡的刀叉开始食用起来,伯爵依旧是神情淡然的吃着,尤尼卡也实在看不出究竟是好吃还是不好吃,只能一脸探究的样子瞅着伯爵。

  “或许,我该奖励你什么,毕竟这样的美味还是头次尝到。你想要什么?”

  伯爵放下刀叉,右手食指和大拇指缓慢的摸着左手上戴着的鸢尾花戒指,漫不经心间变要赏赐尤尼卡什么。

  “钱,我……我需要钱。”

  “钱吗?真是个真实的回答。”

  尤尼卡有点尴尬,无论自己在怎么自诩人格尊严的高贵也终究逃不出俗气的追求。像个裸露一切的性工作者在等待着恩客多施舍一些金钱。

  尤尼卡有点脸红,攥紧了手,紧绷着背,再一次壮着胆子抬头直视伯爵的眼睛。

  “我是很喜欢钱,也很缺钱,也非常想得到钱,是您先说的,您问我的需要什么奖励。”

  “当然,你可以得到它,但是前提是你之后的每一晚都要像今晚一样,为我献上你新颖的菜肴。”

  伯爵神色轻松,仿佛不知道自己刚刚不经意间差点击溃了尤尼卡,而又进一步提出了他的条件。

  尤尼卡一直是个非常非常矛盾的人,这种性格在现代被称为敏感矫情。是个人人都不喜欢的性格,大家都喜欢像丽娜那样热情开朗还有些天真的女孩。她自己也知道性格里那些敏感的神经常常左右她的思想。惹人膈应烦闷。她也尝试过改变,但是有些事情是天生的,她努力成为丽娜那样的人,可是内心深处还是只有自己知道,什么都没有变。

  就像现在,现在这样,明明是尤尼卡自己善用了厨房,伯爵不仅仅没有惩罚她还要赏赐她,她不但不心存感激,甚至内心厌恶贵族可以轻易凭着好的心情给予一个有错的人奖励。她也厌恶自己明明说着讨厌贵族的权势金钱但还是迫不及待的想要从那里获取好处。

  伯爵看着尤尼卡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又重复邀请了一遍今后傍晚要为他献上菜肴。

  但尤尼卡拒绝了。

  拒绝了讨好伯爵的机会,拒绝了金钱的诱惑。

  伯爵皱着眉头正要再说着什么的时候,却看到尤尼卡抬头冲着他笑了,厨房幽幽光线清晰照在那张笑的释然的脸上,月牙般黑色的眼睛没有了挣扎没有了自责,伯爵又在那里看到了自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