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暗黑之主宰传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没关系,我有药

暗黑之主宰传说 油麻冲 2440 2019.02.22 07:58

  尽管受到削弱诅咒的影响,但还是享受到7%物理伤害加成。加上已经二级的基础战斗技巧以及超高属性成长,胡铭依旧可以一刀砍死一个小朋友。

  侧身躲开黏土石魔黏糊糊的大拳头,多功能军刀顺势朝一名堕落者劈出。

  身为堕落战士,基本的战斗意识已经深深镌刻在灵魂深处,在胡铭起刀的瞬间,他已经举起盾牌做好防御姿态。

  可惜,刀面劈砍在盾牌上的声音迟迟没有传来,他能够感受到的只有脚踝处剧烈的疼痛感。

  “嘶!”堕落战士疼的倒吸一口凉气,他想不通明明砍向盾牌的刀锋为什么会落在脆弱的脚踝上。

  看到同伴在第一回合就陷入被动的局面,另一名堕落者放弃了对帕依森的攻击,转头将狼牙棒朝胡铭挥来。

  “重击!”

  没有躲闪,胡铭抬起圆盾护在头顶,同时军刀朝着他腹部直刺过去。

  “铛!”

  “噗嗤!”

  狼牙棒撞击在盾牌上的瞬间,军刀也深深刺入堕落者的小腹。

  胡铭嘴角浮现淡淡冷意,握住刀柄的手顺势向下一沉,锯齿状的刀尖带着不可阻挡的势头快速滑向堕落者的裆部。

  “啊……”面对蛋碎鸟亡这种精神和肉体上的双重打击,就算是热衷于玩大棒的堕落职业者也无法保持冷静,杀猪般的哀嚎连连。

  换做以前,见到队友使用如此狠毒的攻击方式,帕依森绝对会以圣光的名义劝导几句。不过在见识到堕落者那扭曲的心理和残暴的罪行后,他突然觉得这样的手段根本不够残酷。应该用钉头锤狠狠敲下去,听到蛋碎的声音才够劲爆。

  “死吧!”帕依森表情变得狰狞,钉头锤高高带着呼啸朝堕落者的头部狠狠砸下。

  “嘭!”血花飞溅脑浆四溢,堕落的灵魂在这一刻迎来圣光的审判。

  随着击碎头颅的沉闷传入耳中,笼罩在心头的阴霾被击破,所有的负面情绪在这一刻终于得到释放。

  “爽!”帕依森哈哈大笑起来,沾满红白之物的脸看上去就像一头嗜血的猛兽。

  如此暴力血腥的锤击带来的视觉冲击感非常强烈,让胡铭对圣骑士有了新的认知。

  或许这些光明的虔诚信徒骨子里本来就带着常人所不及的暴力倾向,只不过被虚伪的外壳所束缚,一旦解开束缚他们的信条,顷刻间就会化身成一群杀戮机器。

  那种前一秒还谦卑有礼高喊愿圣光指引着你,后一秒巨大的钉头锤开始在恶魔身上表演敲西瓜的画面无形之中带着强烈的违和感,完全是两种极端的表现。

  然而这种极端却能带来无尽的畅快,尤其对于被恶魔侵扰数百年的人类来说,这绝对是能让他们兴奋的东西。

  恍惚间胡铭已经开始有点喜欢眼前这个圣骑士。

  或许是该早点结束这场战斗,找个地方好好聊聊组个队的事。

  打定主意,手上的动作变得凶猛,朝着断了脚踝的堕落者连连劈数刀。

  “铛铛铛!”堕落战士虽然举盾格挡住了攻击,但被巨大的力量震的连连后退,踉跄着失去了重心。

  刹那间,一道凌厉的刀光从他颈部闪过。

  “呜……”堕落战士捂着脖子跪在地上,眼中透露着浓烈的恨,他死不瞑目……

  搞定碍眼的堕落者,胡铭和帕依森对视一眼,两人达成了默契。

  “丑八怪哪里走!”帕依森一个跃步挡住想回到托尼身边去的黏土石魔,钉头锤照着它那丑陋的脑袋狠狠敲了下去。

  没有了阻碍,胡铭朝托尼走去,明晃晃的军刀早已经饥渴难耐。

  看到他靠近,托尼并没有惊慌,不慌不忙中慢慢抬起法杖,低声吟唱起施法咒语。

  “叮!受堕落死灵法师钢铁处女(伤害反弹)诅咒的影响,你对他以及召唤生物所造成的近身物理伤害将以 50%的魔法元素伤害反弹给你,持续时间12秒。”

  最担心的事情终究还是来了,胡铭苦笑一声停下脚步。

  “哈哈哈!你果然只是个没掌握元素攻击的低级战士。”托尼难以掩饰心中的兴奋哈哈大笑起来,那得意忘形的样子已经找不到词语来形容。

  强忍着冲上去剁两刀的冲动,胡铭深吸一口气让躁动的心平复下来,他需要思考三秒钟。

  元素……

  他想到了什么,一个不是对策的对策浮现在脑海中。

  片刻,他抬起头笑道:“作为一个主修诅咒系和召唤系,连白骨装甲都没有的死灵法师,生命应该很脆弱吧!”

  “你猜的没错,不过那又有什么关系呢?”托尼阴恻恻的笑了一声,缓缓拉开黑色长袍,将一排排轻微治疗药和轻微法力药剂展示出来,其中竟然还有一瓶紫色的回复活力药剂!

  尼玛!胡铭确实被惊到了。

  “哈哈哈!现在是不是觉得自己很无知?”看到他一副吃惊的样子,托尼满足的大笑三声。

  重新在胡铭身上挂上钢铁处女诅咒后,他带着玩味的语气说道:“愤怒吗?绝望吗?”

  “有点。”胡铭必须承认眼前的事实,就算药剂在三十秒内连续使用会产生治疗效果降低50%的抗性,但是以他200来点的生命值来说,绝对耗不过拥有十数瓶轻微治疗药剂的托尼。

  如果等他的骷髅赶到被黏住,那绝对是死路一条。

  看来必须做出选择了。

  胡铭缓缓闭上眼睛,开始清除心中所有杂念,他在等,等待托尼放松戒备的那一刻。

  “咔嚓!咔嚓!”骷髅战士的脚步声不远处传来。

  托尼狰狞着脸猖狂的笑道:“哈哈哈!还真是愚蠢的东方人,竟然站在这里傻傻的等到我的骷髅护卫赶回来,现在就算你想跑也跑不掉了!”

  终于来了吗?

  胡铭依旧闭着眼睛,淡淡说道:“你一个无知的堕落者岂能知道我们心中的信念?”

  “你竟然敢说我无知?既然这样那我就让你看看到底谁才是真正的无知!”托尼眼中闪过一丝残暴,控制着骷髅战士朝他发动起攻击。

  “咔嚓!咔嚓!”随着骷髅战士距离胡铭越来越近,托尼变得异常兴奋起来,脑海中已经浮现出手握钉头锤的骷髅战士秉承他的意志,给予眼前的东方人黑暗审判的画面。

  “给我敲碎他的头颅!”

  就在钉头锤带着呼啸朝他头上落下的那一刻,胡铭猛的睁开眼睛,弱点洞悉、元素护体以及战士职业者令牌附带的战士之心在瞬间开启。

  四分之一秒后他动了,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化作闪电从托尼身侧掠过,无声无息中带着冷冽。

  “咔嚓!咔嚓!”

  “轰!”

  骷髅战士和黏土石魔化作白骨和泥巴散落一地。

  发生了什么?那个东方人去哪了?为什么我的召唤生物会突然死去?托尼一脸茫然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无法理解。

  突然,他感觉颈部有点湿润润的感觉,下意识伸出手摸了一把。

  血?怎么会有血?

  他慌了,剧烈的疼痛感已经涌上心头,生命力也在迅速流失。

  “没关系,我有治疗药剂,我有回复活力药剂。”

  托尼朝挂满药剂的大黑袍看去,在低头的一瞬间,他感觉地面正快速朝他撞来。

  “砰!”一阵剧烈的翻滚让他感觉眼冒金星,再次睁开眼看到的是一具似曾相识的无头身体。

  熟悉的大黑袍,熟悉的回复活力药剂……

  原来我已经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