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主播 网游之疯狂的恶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 叔叔那些年的事。

网游之疯狂的恶魔 疯狂的野哥 2430 2019.07.31 06:50

  这么多年呐,我一直在外奔波很少回家,我的家亲人就这么一个二叔了。二叔的年龄啊不大,今年49。我小时候经常啊,跟二叔在一起。二叔也啊,向我讲起他年轻前儿的事情。二叔喜欢画画这一点那也许是我继承他的优点吧。二叔也喜欢写东西,他热爱文学我是知道的。尤其他在呀,中学时候哇就喜欢写作,些文章给学校报刊上发表。他经常啊,给我讲一些写作方面的事情。和考试前儿呀,作文题目的特点。你比如说看我写了很多呀,在文章当中在作文。这些题目都是老师给的。考试时候啊,他就换了一个题目。可是啊,在你脑子最熟悉的文章是你写过的,对吧?可以把你写过的文章和你呀这个作文题目相近的,你给略微改动一下就变成这篇文章了,所以说考试时候你现你现编的文章,他哪有你事先写好的文章顺溜。所以说你只要把题目相似的文章给他改一下,略微改动一下就是你呀以前写好的文章。

  当时啊,念书的时候有一个叫《白杨礼赞》。老师说这篇文章啊,很好写的,很不错,希望大家按照这篇文章《白杨礼赞》写一篇文章给我。不少同学啊,很是啊,想象着《白杨礼赞》是赞颂白杨的,那我不如写一篇松树礼赞吧。当时啊,学生的心理反应就是这样。像《白杨礼赞》人家写好了有些东西词句啊,都是赞美白杨的,可适不适合自己?要是松树一站多么好啊,松树那高傲的气节啊。像是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要只松高节,待到雪化时。松树的高洁气质啊,就出现不少同学的脑海当中。一些赞美松树的词句啊,朗朗上口。我觉得他们有点儿太俗气。我想写呀当时。正流行的一首歌儿。没有花香。没有树高。我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小草的一首歌儿。深深地感染了我。老师出了这个题目时,我的脑海当中就想象着小草的身影。当时我开头写道。没有花香,没有树高......小草是我热爱的一种啊植物。我热爱它呀,绿绿葱葱到处生长。我热爱他的精神。我热爱他的气节。更热爱它那种无忧无虑的生长。这是多么伟大的创造啊!

  无论是风吹雨打。无论是车研马踏。无论是酷热严寒。风吹雨打不折。车年马踏不屈。酷热严寒能奈我何。没有庄家那样秀丽,也没有盆花那样高贵。你就是这样一年又一年无忧无虑的生长。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正是你顽强的生命力的写着。你正是这样啊,一年又一年无忧无虑的生长。

  在祖国边陲前线。有着多少你们这样的身影?猫耳洞前留着你们的鲜血。祖国万里海疆。有你们耸立的身影。你正是我歌送的敬爱的小草。

  你当叔叔哇,像我朗诵啊,他写的作品是啊,我都是满眼的泪水。听着他的朗诵。

  那时我们那就仿佛我们就在压切一些浴血奋战。二叔的身影,二叔朗诵的词语仿佛就在我耳边回荡。

  心情啊,坐在飞机上不能平静。想起二叔哇的境界,想起二叔哇,对于当兵的爱好。我说亲爱的二叔啊,我满足了你的愿望。我现在以一个移民子弟兵的形象来见你我亲爱的二叔。

  我回到了话难见到了阔别已久的二叔。他现在呀,村里给送到天伦居老年公寓。是由镇里推荐。这家老年公寓的经理就是县政协委员。刘晓华女士。

  这位刘小华,你是对待我二叔啊,可不算太友好。听我二叔讲。由于来时村里不给我各种零花钱儿。村里待我的态度也不算友好。所以这位刘小华呀他的。也不友好。像我脑出血患者。你,嗯,也没你没啥走到稍微有点儿不方便。嗨呀,命门委限制我个人不准私自外出。

  这是绝对不应该的。就是无论谁座位呀,我的监管人他也没权利限制我个人呐外出。何况我没你没傻的,我又不会呀,往车轱辘底下钻,你干嘛呀?限制我个人出行呢?难道你这里是监狱不成?我也不知道我是村长的交代,还是他个人呐自发奇想。也许呀,是春长暗中啊给他的交代。你有必要控制啊,我个人的出行啊。你村长不给我零花钱儿,我想办法借点儿或者怎样。院领导那借点儿零花钱儿,我日后我能给他补上就是了。可是每次借钱时啊,院领导啊都会推三阻四啊。时间长了呀,总是看我不顺眼,说话嗤嗤哒哒。难道我就那么下眼皮吗?嗯,我虽然在你这养老院养老,为因为你二叔瘸子。就是走路不方便,因我又不是不懂好赖。你干嘛用得着那样吃吃哒哒的吗?动不动给个小白脸儿什么意思?你当政协委员就这样对待你管理的养老院吗?你一个县政协委员就这么点儿修养吗?说到这里呀,我的二叔非常激动也非常气愤。刘小华的事啊,咱就先放着咱在说说呀,他是食堂的厨师长。你一个管食堂的,大家说话呀,你也是啊,挺不讲理呀。和大家说话有有说有笑的,他时常说话呀爱讽刺人。那天给我讽刺急眼了,我揍他岁数小点儿,毕竟40多岁儿在这里呀,算年轻的了。我就哇,顺便儿啊哇,我就给他两句,他听得不顺耳冷不防上来呀,就给我一大耳雷子。打的我呀,没眼冒金星啊。他说我说话呀,骂着他。我自己丈二和尚啊,有点儿摸不到头脑。我说话快了,有时啊会带口头语儿。我也不知道当时骂没骂他。就这样啊。我就忍了。可是事隔不久。这个厨师长又哇面对我。原来哪种水平照我脑袋呀?消了几下那水瓶里呀,装的全是冰冻的水消段粉碎。当时啊,就把我的脑袋消除一个大包嘞。我气得又发疯啦!当时啊,我就要出去找你大姐。他们拉着不让去找。你那个大姐啊!丈夫早都死啦,现在你大姐一个人过日子,虽然有儿女在身边也是很不容易呀。所以在他们的拉扯下我没有去,但是这口气呀,憋在心里实在是难受。

  可是当时啊,这个刘晓华也在场,不但不阻拦,还撮合他们在骂人给我忘死揍。有必要骂他吗啊?他打完我谁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可是他说我骂了,他一说说有这样没理变三分儿的人吗?他就咬定了我一口骂了他,所以他打了我给我打成啊,他满脑子宝。这样不说理的情形还是一个政协委员做的吗?这样包庇他的下属,这也是一个政协委员该为的吗?我也不知道话来县政协这个些官老爷们对待下属啊,对待这些。老人们就是这样对待的吗?他也不问青红皂白,凭着个人的喜好对待我们这些老人的嘛。这些事情啊,简直是失我呀,不可以忍耐。我真的想啊,写一一段书把这段情景给他呀,写到书里让全国人们都知道桦南县政协当中的一个委员就这样宠意他的下属殴打他。说管辖的老人嘛。

  不是我不要说啦。我明天那刷时间去看看那位呀,厨师长,他的胳膊腿儿是不是长得不结实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