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西游之我的女徒我的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踩一下

西游之我的女徒我的国 法华居士 2004 2020.06.18 00:04

  苏文站在原地拍了拍身上的尘埃,显得悠然自得,似乎并未将刚才的打斗放在眼里。

  一双冷漠的眼睛扫了一下众人,当目光落到了陈二小姐身上时,那位千金小姐吓得赶紧躲在父亲身后,甚至伸出右臂挡住脸庞,生怕那个男人看穿自己。

  她心里五味杂陈,思绪纷飞,不敢想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情况。

  本来寄予厚望的李公子竟然就那么败了,令她似失去了主心骨一般,显得忧愁悚立,浑身冷汗已经湿透了衣衫。

  到了此时她才发现,那个姓李的并未像自己想象中的那般完美,看着他压在树下狼狈不堪的样子,突然感到一股嫌弃。

  之前对他建立起来的良好印象轰然倒塌,现在看来就像是一坨坨粘附在心灵上的狗屎,令人作呕不堪。

  陈秦无法想象,刚才的那种崇拜、迷恋、心动的感觉是怎么来的?

  她忽地愤怒了,愤怒的是那个从东岳城过来的家伙竟然能欺骗心灵。

  让自己那颗少女的心产生了错误的认知,误以为自己喜欢他,误以为他是能够托付终身的依靠。

  原来自己的念头被李英启扭曲了,使她产生了荒谬的错觉。

  真是可恶!

  真是该死!

  真是不可饶恕的罪孽!

  像李英启这种丑陋恶心的王八蛋,怎能将终身托付给他?

  突然心里面又浮现出苏文的身影,想起曾经与他在月下的时光,竟然那么的美好。

  那是一种纯情,一种温馨,一种淡淡令人难忘的回忆。

  悄悄地从父亲背后探出半颗脑袋,小鹿乱撞的看了一眼远处的苏文,虽然他站在那里稳丝不动,却总给自己一种伟岸而又高大的感觉。

  她不明白为什么之前没发现这些,现在反而有了,心里闪过一个念头:

  “怪就怪那个姓李的王八蛋,莫名其妙的控制了自己的心灵,瞎了狗眼一般的看上了他,反而对曾经的苏文视而不见。”

  陈秦非常笃定地想:“没错!

  就是这样,那姓李的误我终身,简直害人不浅!”

  她的眼睛像是升起了熊熊烈火般,看向李英启恨不得将其烧死。

  苏文淡淡的说了一句:“那人压在树下,你们谁愿意救他?”

  还未等大家开口,那李英启就嚎道:

  “都那么久了,你们还不过来将树抬走?

  陈员外、二小姐,你们快过来帮忙,还愣在那里做什么?

  难道希望我死吗?”

  李英启虽然叫唤的厉害,可并未有人搭理他。

  反倒是苏文漫不经心的走过去,狠狠朝着他的脑壳上踢了几脚,面无感情道:

  “刚才你把我妹妹踢在地上,这几脚算是还给你的!”

  李英启惨叫数声,愤怒道:“你小子别猖狂,要是我师傅在这儿保证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苏文听罢,又朝他头上踢了几下,然后将真元灌注在脚上,死死朝着对方的后脑勺踩上一踩。

  李英启只觉得脑壳上似乎有一块烧红的煤炭,烫的他嘶声尖叫,哀嚎不已。

  如今是叫天,天不应。

  叫地,地不灵。

  头脑里面的浆糊似乎要被烧开一般,甚至隐隐约约能听到脑花沸腾不迭的滚动声。

  李英启真的怕了,收回了刚才的硬气,求饶道:

  “苏公子,手下留情,放过我吧!”

  苏文道:“你还想娶陈二小姐吗?”

  李英启顿了顿,眼角瞥了一眼陈秦,犹豫了一下。

  苏文一见,又加大了脚上的真元力。

  李英启立马感到脑壳上的痛苦增加了,赶紧开口:“我跟陈家小姐也没见过几面,说不上喜欢。

  早知道他是你的女人,我哪敢横刀夺爱?

  她不仅长得漂亮,身材又好,你若瞧得上,送给你享用便是,小地我连一个手指头都不敢碰!”

  陈员外见到李英启卑躬曲尊,满脸献媚的狗样,心里说不出的恶心,感觉自己的脸都被丢尽了。

  苏文朝着陈家父女道:“这就是你们眼中的好女婿!好丈夫!

  他如今就在我脚下卑微讨好,我想问问,到底是瞎了狗眼,还是你们本来就喜欢这种人?

  我想问问,如果他不生在一个富裕的人家,似如我一般的身世,你们还会高看他一眼吗?

  我想问问,在相同的成长环境中,他会混得比我更有出息吗?

  我想问问,这个人除了出生不错之外,还有什么值得炫耀的?

  正因为他有个好父亲,起点是穷人的终点,所以就可以自以为是,嚣张跋扈,不将天下人放在眼里,觉得他们是垃圾,自己才是天下第一。

  正因为他一切得来太容易了,所以看到人家拼了命才能吃上一口饭时,就满脸的蔑视嘲讽,毫无一点怜悯之心。

  而这样的人,恰恰就是你们眼中既有学识又有涵养的上等人,如今他被我死死踩在脚下抬不起头来,你们心里做何感想?

  在场的人沉默了,纷纷不知如何回答,他们颤颤巍巍低垂着头颅,不敢看向苏文一眼。

  李英启因为一生顺风顺水,没有遇到过什么大灾大难,面对挫折时显然不如其他人那么坚韧。

  那棵大树压在腰身以下,令他的脊骨有断裂之险,再加上苏文踩着自己的头颅,实在忍受不了痛楚。

  李英启朝着苏文哀救道:

  “能不能让我出来!

  求求你了,我撑不住了,

  我现在学狗叫,希望你发发慈悲,放我一条生路吧!

  李英启把话说完,就汪汪地吠叫起来,他还嫌声小怕别人听不见,叫得特别嘹亮买劲儿。

  在场的客人无不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尽皆想不到那个从东岳城过来的李公子竟然那么没有骨气,那么快就求饶了。

  苏文也没料到对方那么作贱,还未使出更厉害的手段,就已经连最后的尊严都不要了。

  苏文将那棵大树移走,抓住李英启的衣襟提醒道:

  “滚吧!

  以后不要来南溪城了,如果你老实待在东岳那边也不会有现在的事儿,要怪就怪陈家人把你当枪使,以后吸取教训多长点脑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