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西游之我的女徒我的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斧头帮

西游之我的女徒我的国 法华居士 2069 2020.06.24 19:08

  那白骨精见苏文总说些云里雾里,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大感头疼。

  听他说到自己的大劫之难时,本想穷根问底,可对方硬是不开口,暗暗地跺了跺脚,心里大为焦急。

  而且对方是自己的师傅,又不敢真的像对付常人一般威逼利诱,只得日后想着法儿的一点一点地敲开他的嘴。

  苏文察言观色,知道白骨精抱怨他不把话挑明,总是吊胃口,让自己心痒难耐。

  他其实也想把知道的一切全部一股脑儿地灌给白骨精。

  不过这样一来反而对她不利,甚至会影响冥冥之中历史轨迹,所以他忍住了冲动,没有把重要的内容告诉对方。

  也就在此时,沉重的步伐声,缓缓地从酒楼外面传了进来。

  两个身穿露肩布衣,浑身孔武有力的男子出现在了店楼之中。

  一个满脸落腮胡子,双目炯炯有神,皮肤黝黑。

  一个皮肤白净,吊勺眼,厚唇浓眉,披头散发。

  虽然相貌差别极大,可手中都握着一把巨大的铁制斧头。

  他们凶恶的目光朝着一楼的食客扫了一眼,吓得那些良民百姓个个低头夹筷,闷声吃食。

  大家不敢高声话语,不敢面露情绪,甚至有些已经吃完了饭菜,也不敢立刻起身而去。

  当那两个壮汉还未进酒楼时,苏文的眼角已经注意到了他们。

  虽说打扮都挺粗狂,但这并不足以引起苏文的警觉,毕竟这种穿着风格在大街上还是能偶尔见到一些的。

  唯一能引起他兴趣的还是对方手中握的那柄斧头。

  毕竟自己已经知道,香月楼是那个叫斧头帮的组织开地,而且这个帮派在东岳城很有名声,甚至可以用恶名昭著来形容。

  可能因为帮派中存在着某些厉害的人物或者强大的背景,官府始终不敢动它们,导致现在的斧头帮越来越强盛,甚至官差见到这帮人都得绕道而行。

  斧头帮的标志就是一把斧头,而且帮中的徒众,人手都有一把斧器,如果有好事者想要冒充他们,随手拿把斧子招摇撞骗,被发现下场是很惨的。

  似乎东岳城的老百姓都不知道香月楼的背后老板其实就是斧头帮的帮主,如果要是满城皆知,估计香月楼以后也没什么生意了。

  本来通常情况下,为了避免让人猜测到斧头帮与香月楼的关系,帮中弟子是不能随意来酒楼的。

  可今天似乎有了意外,他们没有避嫌,反而大摇大摆的来到了此处。

  那两个人无意中发现了坐在窗户边的苏文正被一位高挑成熟的抚媚女子伺候着吃饭,眼神中露出一种暧昧的神色,看像白骨精时也充满着贪婪以及淫荡。

  只不过,他们的目光放在白骨精身上一会儿后就收回来了,因为他们知道在香月楼里还是要克制一点为好。

  那两个人来到酒楼某个不为人注意的角落处,叫来老板,开始询问一些信息。

  黝黑男子问:“姓苏的来了没有?”

  老板回答:“暂时还没见到他,如果有了对方的消息,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们!”

  黝黑男子见老板语气迟缓,眼中无神,总觉得哪里有问题,可又说不上来。

  他们俩和老板谈了一些需要注意的事项之后,本该要转身离去。

  可黝黑男子此时肚子里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声响,拍了拍肚脐眼,尴尬地道:

  “你拿些吃的来,我们吃饱喝足了再走!”

  站在旁边的白净男子提醒道:“你怎么不长记性?

  帮主要求咱们行事迅捷,不要拖泥带水,等回去了还有事做,如此耽搁,不怕挨骂吗?”

  黝黑男子道:“今天帮主又纳了一个小老婆,正在风流快活着哩。

  估计现在都不怎么管我们,咱们吃饱喝足了再回去谁会关心我们做了什么?

  再说,在这里吃饭又不花钱,不吃白不吃,这酒楼虽是帮中的产业,但咱们这些跑腿儿的却很少来此大吃一顿,想想都觉得遗憾。

  你可知道,香月楼的烤猪那味道真的是一绝,这么多年我只吃过一顿,今天说什么也要弥补过来。”

  白面男子拗不过对方,又想起自己的肚里也有些饥饿,左思右想之下就索性答应了。

  店老板将刚才给苏文的菜式又一模一样的端上来放在了大汉的桌上。

  正当他们吃得津津有味时,却发现坐在窗边的那一男一女竟然走了过来。

  两人对望一眼,露出一种不可思议的神色,平时要是一般百姓见到斧头帮的人无不避之不及,犹如见到老虎一般躲得远远的。

  今儿个太阳打西边出来了,竟然还有人不害怕。

  苏文露出一抹笑容,如沐春风般朝着两人躬了一个礼,道:

  “在下聂惊云,见过二位兄弟!”

  白骨精拜了一个福,道:

  “小女子慕容晴云,见过二位大哥!”

  两个大汉眼珠子咕噜咕噜的乱转,互相递了个眼神,见这对男女态度恭谨,一脸阿谀奉承的样子,不由提了一个心眼儿,以防遭遇什么不测。

  黝黑大汉呲着牙,露出了淡红色的牙龈以及血红的腥舌,指了指放在桌上的斧头,凶巴巴地道:

  “你难道不知道这把兵器代表着什么?”

  苏文正色道:“明白,当然明白!

  凡是斧头帮的人都得配一把斧子,以证明自己是顶天立地的汉子!”

  黝黑男子悠哉悠哉的挖着鼻孔道:

  “原来都清楚,那你怎么敢跑过来打扰咱兄弟俩吃饭……?”

  他话未说完就戛然而止,一脸贪婪地朝着白骨精周身扫了一遍,“如果不给个解释,男的丢进煤窑里做苦力,女的就,嘿嘿嘿………!”

  苏文一脸惶恐,拘谨不安地道:

  “望两位大爷恕罪,打扰了你们的清静,但小的我确实有一事想恳请你们帮忙!”

  黝黑男子哦了一声,捏着自己的下巴道:

  “有什么事快说吧,这年头求我们干事的人没有一万也有八千儿。

  虽说正大光明的事儿从来不找我们,但私底下委托一些见不得光的勾当却多的是,不知你小子想干什么?”

  一旁的白面大汉见同伴说话如此露骨,踩了对方一脚,递了个眼神,示意他不要再胡说八道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