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西游之我的女徒我的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前辈请慢走

西游之我的女徒我的国 法华居士 2016 2020.06.21 09:11

  苏文问:“西牛贺州有本事的妖怪也有不少,你心中最中意哪个?”

  白骨夫人想了想,道:“听说积雷山的牛魔王乃是万年修行的大妖,手下强兵无数,如今正在招兵买马,收纳人才。

  小妖正有投靠的意思,只不过收不收就难说了。”

  苏文心中不停念叨着牛魔王三字,那可是孙悟空的拜把子,既然牛魔王已经在积雷山打出了名声,那离孙悟空从石头里蹦出来也不需要多久了。

  只不过让他感到不解的是,灵台方寸山现在并不存在菩提老祖这个人物。

  他在那个地方待了那么久,从未听说过菩提道人的名号,难道此方寸山并非孙悟空去的那个方寸山,只不过是重名罢了。

  而且在原著中似乎也没有明确说明方寸山的具体地址,西牛贺州那么庞大,出现个相同的地名,似乎并非不可能。

  不过,苏文又转眼一想,灵台方寸山可是整整五个字,如果只是单字山名,倒有重名的可能。

  可是除开那个山字,灵台方寸还有整整四个字,如果这都能来个重名,自己都骗不了自己。

  当然,苏文也不想纠结此问题,那孙猴子能不能拜在菩提老祖名下,关自己什么事?

  自己又不是猪八戒,沙和尚,他能不能学到本事,自己瞎操什么心?

  白骨夫人见苏文沉默不语,眼神也是变幻不定,小心翼翼地道:

  “前辈!

  前辈!

  你怎么了?”

  苏文听到白骨夫人的叫唤,赶紧从思绪中挣脱出来,象征性的哼了几声,许缓地道:

  “那积雷山你就不用去了!”

  白骨夫人面露不解地问:“此话怎讲?”

  苏文苦口婆心地道:“你去那里,牛魔王不见得真心待你。

  而且他也不可能收你为弟子,最多就是去那里充充下手,打打杂罢了。

  想解决修炼上的问题,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白骨夫人点点头:“其实我也想过这个问题,只不过我现在是走投无路,只能死马当活马医,看看有没有机缘!”

  苏文指着白骨精仰天长笑,不停的摇头。

  白骨夫人观察敏锐,见对方虽然大笑不停,可面容中却露出些许失望,有点看不懂这位前辈的意思。

  苏文收敛了笑容,问:“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笑吗?”

  白骨夫人摇摇头,询问了原由。

  苏文叹了口气:“我是笑你有眼无珠,一个大好的机缘摆在面前却不珍惜。”

  白骨夫人喃喃自语:“机缘?”

  她看向苏文,恭敬地问:“晚辈愚钝,不明机缘所指,望前辈明示!”

  苏文又是一阵哈哈大笑,并未回答白骨精的问题。

  而是从大殿的正门口大摇大摆的走出去。

  白骨精愣了,不知道苏文为什么那么快就离开了。

  正要高声叫喊,却听远处的人传来一段七言绝句:

  “吾本南山一莽妖,

  漂泊流浪四海家。

  奈何孤单未有传,

  空有绝艺无问津。

  虚虚悠哉数万年,

  只得埋土留有缘。”

  白骨精仔细回味这句诗的含义,当念到“奈何孤单未有传”的时,眉头紧锁,似是摸到了什么,但仍然懵懵懂懂,似懂非懂。

  又念到“空有绝艺无问津”时,陡然一怔,感觉思路有点清晰了,但还是隐约不敢确定。

  “虚虚悠载数万年。

  只得埋土留有缘!”

  白骨精念到“留有缘”三个字的时候,头脑似乎被电了一下,瞬间陷入了空白状态。

  过了一会儿,又赶紧将全诗复念了一遍,当重新读到“奈何孤单未有传”时,整个人如醍醐灌顶,豁然开朗。

  她喃喃自语,不停的念叨“未有传”三字,美目晶光莹莹,秋水般的眼眸中闪烁着无尽的光芒。

  白骨精抬起头,见那位前辈已经离开了寺庙,远远望去只留下模糊而又伟岸的身影。

  她急切的大喊道:“前辈,请留步!”

  白骨精忙不跌的冲出寺庙大门,朝着背影远去的方向拼命追赶。

  那诗文的意思其实很浅显,稍有学识的一读就明白是什么意思。

  只不过白骨夫人作妖多年,从未接触过诗词歌赋之类的东西,哪怕遇到特别直白的诗句,也是思索好一会儿才理解其中的含义。

  她明白了那位前辈的想法,他有收自己为徒的念头,但并未直说,只是隐晦的点拨了一下。

  要怪就怪自己死脑筋不开窍,人家前辈其实已经很明白了,自己为什么还是那么笨,简直不可救药。

  白骨夫人心里清楚,对方修为如大海一般深不可测,如天空一样高不可攀。

  乃自己生平之仅见,如果就这样错过了,那必定是遗憾终身。

  眼看对方的背影越来越淡,拼了命仍然追不上,心里恨自己为什么不多长一条腿来?

  要是真的错过了,那就只能一头撞死算了。

  现在已是早晨,东岳城的城门已经敞开,密密麻麻的百姓不时从城门的大门口进进出出。

  白骨精发现那背影竟然往城里去了,更显焦急。

  因为城中房屋甚多,人群混杂,稍有疏乎,就会让人消失于茫茫的人海当中。

  如果是荒郊野外,因为地势平坦,没有什么遮掩之物,哪怕隔得老远都能见到身影,反而更容易追到人。

  还好她视力极佳,死死盯着背影不放手,在这密集的人群中并未把他跟丢。

  白骨精远远的发现那位前辈刚好进入了一家酒楼,长吁了一口气。

  即然不在大街上乱逛,而是有了一个落脚处,就不怕对方丢掉。

  她来到酒楼门口,看着上方挂着的门匾,徒然一怔,喃喃自语:

  “竟然是这里,怎么那么巧?”

  原来这家酒楼的门匾上刚好写有香月楼三字,正是李英启约苏月过来的地方。

  苏文之所以能那么快找到香月楼并非因为去过那里,而是这个地方在东岳城极为有名,只要是本地人都知道香月楼的具体位置。

  而且香月楼所处的地段并不偏僻,乃是在城中的闹区,只要进了城门,朝着官道一直前走,连个拐弯都不需要,就能到达。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