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西游之我的女徒我的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斗法

西游之我的女徒我的国 法华居士 2024 2020.06.17 20:11

  陈员外心里特别虚,他知道修士跟凡夫是两个不同的阶层,通常情况下若非有靠山谁都不敢轻易得罪。

  如今跟一个修士扛上了,自己肯定吃不了兜着走,唯一的救命稻草就是眼前的这位钦定的女婿。

  面对苏文,李英启心里其实也没底,他刚学仙法两年,还没有正经的跟别人打斗过,也不知对方道法学了多久,如果比他稍长一点,那胜负就难料了。

  可突然又想到,那家伙的修为肯定被废过,可能是最近遇到了某些机缘才恢复过来,若是这样,那倒好对付一些。

  因为修为刚刚恢复,气机不稳,肯定没有以前那么厉害。

  两年多来自己从没遇见过真正的对手,今天正好拿他练手。

  李英启道:“陈员外不必惊慌,我与小女已有婚约,自然不会让那姓苏的骑在陈府头上撤野。”

  陈秦走近前去,朝着李英启拜了一个福,悄悄地道:

  “李公子,那姓苏的纵然修为还在,但终究是个恶贯满盈的弃徒,如今来到陈府不过是垂涎我的美色,对我还抱有歹心。

  小女子虽是一介女流,但也是守身如玉,格守女德,希望你能看在婚约的份上,打消此人龌龊肮脏的念头,令他不敢造次。”

  陈秦心底也是莫名的恐慌,她怕苏文记仇,对陈家下毒手,纵然他还惦记着自己,估计也不会像以往那般纯情。

  只是把自己视作弥补遗憾的对像,一旦玩腻了,下场肯定会非常凄惨,所以不得不紧抱大腿。

  李英启见陈秦那楚楚可怜的样儿,心里说不出的骚痒,恨不得把她抱在怀里好生劝慰一般,佳人当前,自应拿出男人的气魄。

  他温声道:“陈小姐,不必害怕,这奸贼被赶出师门也不知收敛,估摸仗着一身修为没人敢治他,就嚣张跋扈,欺男霸女,如今有我在,谅他也威风不了多久。”

  苏文离陈、李二人甚近,虽然二小姐音声细小听不清在说什么。

  但李英启的话他大致能听清楚,原来在他们眼中自己就是个大奸大恶的坏人,反倒他们成了善良的小绵羊。

  果然一旦有了实力,别人对自己的看法都变了。

  李英启悄无声息的走了出来,取出自己的灰旗,试探性的挥动旗杆,一股罡风朝着苏文吹了过去。

  苏文并未硬扛,而是一个身法躲了过去。

  李英启见自己挥动了好几次对方都选择了闪避,面露一喜,果然跟自己猜测的一样,对方修为还未完全恢复过来,不敢硬拼。

  信心大增,踮起脚跟,使出腾空步,以凌厉之势扑了过来,举起旗杆朝着苏文右肩打去。

  苏文轻轻则身,旗杆扑了个空,他五指一骈,以手做刀,散发着浓烈的真元,砍向李英启的左臂。

  李英启面色一凝,感觉他手掌上散发出的真气不好对付,赶紧举起旗杆护体。

  苏文的手打在灰旗的侧面上,两股真元碰触在一起,激起了道道火花,溅射在地。

  只听砰砰之声连绵不断的传来,原来是地面上已经被炸出了无数的小坑。

  俩人也在此时分开了。

  苏文通过刚才的交手已经大致猜出对方的水平比自己差了一大截,朝着陈秦道:

  “陈二小姐,你的夫婿不过如此!”

  陈秦面色一变,琢磨不透他哪儿来的自信说出这般话,因为刚才一瞬间的打斗似乎并未分出胜负。

  李英启见苏文当着陈二小姐的面说出这种话亦是怒不可恕,毕竟刚才虽然有点意外打成了平手,但自己也并未输,他哪儿来的勇气那么狂妄?

  冷笑一声,决定将自己最拿手的法术使出来,举起灰旗,口中念念有词,浑身散发出袅袅青烟。

  那些青烟全部汇聚在旗帜中,使得旗子骤然变成了黑色。

  挥动旗杆,旗影重重,无数如绿豆般大小的黑光从旗的表面上飞了出来,它们跳动在虚空之中,不停地闪烁着奇异而诡谲的光芒。

  凡是被黑光碰触到的物体全都破了个洞,只见周围的树木杂草皆是密密麻麻的窟窿眼,似是被无数的害虫啃食过。

  众人见黑点那么厉害,纷纷往后退了数十丈,生怕自己也成了窟窿人。

  李英启又挥了挥手中的黑旗,那些黑光成百上千的朝着苏文飞去。

  可奇怪的是苏文并不慌张,而是朝的陈员外喝了一句:“你仔细看好了!”

  陈家主心中咯噔一下,不知对方什么意思。

  苏文举起右手朝着旁边的绿树一挥,只听一声巨响,那大树剧烈地抖动数下,埋在地面下的盘虬乱枝尽皆钻了出来,整棵茂树瞬间漂浮起来。

  他招了招手,那颗巨树瞬间挡在了前方,只听得嗒嗒之声从树体传来,原来是黑光打在了大树上。

  不过奇怪的是,巨树身上虽然被乱砸一通,但却没有任何窟窿的痕迹,显然已被施了法。

  李英启见到自己的黑光被大树全部挡了下来,眼神呆滞,大脑里一片空白,这才发现自己太过孟浪了。

  刚才被陈家父女一阵蛊惑,又是未来女婿的身份摆在那儿,所以才选择了出手。

  而且刚才自己稍微试探了一下,觉得对方不过如此,所以才有了信心与他斗法。

  可意想不到的是,不过短短两个回合,自己就有了颓败的趋势。

  那如豆般的黑光是自己压箱底的招术,一旦使出来体内大半的真元都会被抽走,如果还拿不下对方,基本上就可以认输了。

  苏文一眼看出李英启黔驴技穷,目光一寒,双臂一震,那棵巨树朝着李英启气势汹汹地砸了过去。

  李奇启暗叫不好,本想撒腿就跑,可速度毕竟慢了一拍,一声惨叫,整个人就被压在了四人环抱的树干之下,

  那树甚大,足足有好几百斤,虽然他身上还有残余的法力护体,仍然压着喘不过气来,只得嘶声力竭的求助。

  不过在场的众人,不管是看客还是陈家父女,都没有出手相救的意思,他们心绪不宁的站在原地,生怕惹怒了这位煞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