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西游之我的女徒我的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西游之我的女徒我的国

法华居士

  • 仙侠

    类型
  • 2020.06.15上架
  • 10.84

    连载(字)

221位书友共同开启《西游之我的女徒我的国》的仙侠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苏文

西游之我的女徒我的国 法华居士 2068 2020.06.12 06:13

  夕阳衔山,暮色苍茫。

  一位少年站在槐树底下默默发呆,路过的行人都不知道他到底在做什么。

  有些好奇的想跑过去问一问,可一旦看到他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样子,纷纷止住了脚步,远远走开。

  过了良久,天色已经暗沉,弯弯的月芽已经渐渐的挂在了天空上,星光闪烁,银辉洒满,将一片大地映衬成幽影国度。

  那少年在夜色的照射下显得那么的静谧祥和,哪怕一身脏乱,也掩盖不住月光下的清秀。

  忽地,一声吠叫扰乱这片大地来之不易的平静,也叫醒了那个宛如老僧入定的可怜人。

  他轻轻地睁开眼睛,环顾一下熟悉而又陌生的环境,感到极为的诧异,安抚了心灵的激动,平淡而又舒缓的说了一句:

  “我苏文回来了?”

  他慢慢的站起来,沿着小径,四处打量,想要知道自己的方位。

  终于,他可以百分之百确定自己已经离开了那个地球,回到了本该的家乡。

  苏文一生坎坷,要想将他的经历说出来真是一言难尽。

  他出生在一个滨海小城,是个普通人家的孩子。

  城市名叫南溪城,位于西牛贺洲的东南面,那里的人虽不富裕,但勉强能图个温饱。

  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靠自己勤劳的双手过着平淡而又充实的生活。

  不过,西牛贺洲神仙玄奇之事多不胜数,当地的百姓对于求仙问道自然有一种近乎痴狂的迷恋。

  在南溪城往东边走两天的路程,有一座山名叫灵台方寸山。

  山中有一个洞,名为斜月三星洞。

  方圆百里的百姓,都知道这灵台方寸山是传说中仙人修炼的地方。

  所以有许多对修仙有向往的人会经常光顾那里,恳请山中的真人收为弟子,以希超凡脱俗,证得那令人向往的长生之道。

  只不过求道者多如鲤鱼过江,但得仙缘者,却如大海一粟,其至坚至难之处,不免让人嘘唏。

  或许是上天怜悯南溪城,就在八年前,灵台方寸山的明阳真人来到了城中,说是招收三名关门弟子。

  要俩个年约十岁,十月中旬出生的孩子。

  再要一个年约九岁,六月下旬出生的男童。

  一时间,城中百姓全部炸开了锅,纷纷去寻找符合条件的孩子,在数天的筛选下,终于找到了苏文以及另外俩个小孩。

  城中的大户陈员外,见到苏文将来前途不可限量,找到他的父母,愿意让自己的女儿在年满十六岁之后许配给他。

  见到有这样的好事做爹娘的自然就定下了娃娃亲。

  在这个世界,修仙者并不需要斩断七情六欲才能有所成就。

  凡是提倡灭掉情欲方能证真的,基本上都是胡说八道。

  只要苏文能学有所成,那个大户人家不但不会吃亏,反倒显得高攀了。

  苏文在父母殷切的目光下,和另外俩个孩子被带到了方寸山。

  本来,苏文以为只要拜了那里的人为师,自己的一生就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光宗耀祖,前途似锦。

  可是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旦夕祸福,命运这个东西真是难测。

  刚开始来到三星洞的时候,一切还好,行了拜师礼,穿上方寸山特制的衣袍,还被赐了一柄宝剑。

  如果就这样平平顺顺,按部就班的走下去,一切没得说,肯定是大好前程。

  可万万没想到的是,那个明阳老道只想收那俩个十月出生的孩童为徒,至于自己不过是个修炼的药引子罢了。

  虽然表面上三人都是一视同仁,但私底下那个老道总是给另外俩人开小灶,这使得三人的差距越来越大。

  就在某天晚上,明阳老道叫来三位弟子,单独给了苏文一颗丹药道:

  “这些年,你的俩个师兄修为突飞猛进,只有你进展缓慢,把这颗丹丸吃下去能助你提升修为!”

  心思单纯的苏文见到丹药哪还什么疑惑?忙不迭的就吞下去了。

  可没过一会儿,就莫名其妙的昏了过去。

  等到醒来,发现自己一个人浑身虚弱的倒在暗室里,而且惊恐的发现丹田已经破碎,辛苦修炼了数年的功力损失殆尽。

  这个才意识到在昏迷的那段时间,有人为了修炼某种秘法,盗取了他的真元。

  密室的门突然打开,他发现师傅以及另外俩个师兄站在自己旁边,愤怒地质问:“为什么会这样?”

  可那明阳老道竟然冷冷地说:“你大逆不道,以下犯上,我已不是你师傅,本想大义灭亲,就地正法。

  但念你与我有几年师徒之情,就饶你一条狗命,回去吧,永远不要来方寸山了。”

  他叫来几个人,将苏文扔回了南溪城。

  回到家里后,过了一个多月,身体紊乱的状况才逐渐恢复过来。

  苏文不守门规,逐出师门,修为被废的消息不径而走,传遍了全城,一时间竟皆哗然。

  有的感到可惜,有的一味嘲讽,更有甚者幸灾乐祸,挑拨离间。

  他的父母也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坐在浑身虚弱的苏文床边,痛苦哀嚎,泣不成声。

  人,一旦倒了霉,那接下来糟糕的事定会接踵而来。

  早些年,与苏文定亲的那个陈员外知道他仙缘已尽,没有了翻身的机会,跑来撕毁婚约,并威胁道:“如果再提婚事就把你全家给砸了。”

  面对他的威逼利诱,苏父、苏母敢怒不敢言,只能默默忍受,祈求苍天的保佑。

  苏文的身体已经康复,但是终日不说言语,整天躺在床上,宛如一具行尸走肉,早已失去了对生活的希望。

  想起被关在暗室里面的时候,那俩个所谓的师兄身上竟然隐隐散发紫气,明显是修为得到了突破。

  看着自己真元尽失,方才意识到为什么明阳真人要多找一个六月出身的孩子。

  原来自己只是另外俩个师兄修炼的工具啊!

  真是太傻了,来到方寸山那么久,早该察觉出蹊跷,有时回忆起俩个师兄看自己的眼神,总觉得那么古怪。

  原来他们或多或少已经知道了一些内幕,而自己竟然像傻子一样蒙在鼓里。

  一想到此处,每到夜深人静时,就独自一人躺在床上,咬牙切齿的暗自流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