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西游之我的女徒我的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前辈请开门

西游之我的女徒我的国 法华居士 2002 2020.06.21 16:54

  白骨夫人不想在酒楼门口耽搁太久,径直走了进去。

  她朝着稍显冷清的一楼扫了一眼,发现那位前辈正在与香月楼的掌柜小谈一会儿后,就上了二楼。

  白骨精赶紧跟过去,刚到二楼时,竟发现人影已经不见了。

  这层楼有许多的房间,一排排,一道道的立于走廊两边。

  而且走廊不止一条,蜿蜒曲折,盘转交错,有时候进入一条走廊,转着转着又回到了原处。

  面对密密麻麻的窗口屋门,白骨精有点晕头转向,分不清南北西东。

  她虽然来过一次香月楼,但并未闲逛太久,对于此处的地形以及老板伙计并不熟悉。

  白骨精肯定前辈就住在某个房间中,但是那么多的屋子总不能一个个敲来问,只得下楼打听。

  “你是说那个长相俊俏的公子啊!”掌柜听了白骨精的话,把手中做帐的笔放下,想了想道:

  “他问了我一些问题,然后要在这里住个两、三天。

  你要想找他就去天字五号房,二楼每间房门的边框上都有牌号,你若识字自然能找到。”

  白骨精刚想转身去二楼,突然心里一动,问掌柜:

  “我很好奇,能告诉我,他问了你什么问题吗?”

  掌柜的面色一沉,打量了她一眼,摇摇头道:

  “这个我不能说!”

  白骨精见他神情异常,激起了好奇心,道:

  “你若能告诉我,少不了你的报酬。”

  她将话说完,从自己的衣袖里面拿出一锭金子递给了香月楼老板。

  那掌柜握着手中沉甸甸的黄金,从头到脚扫了白骨夫人一遍,沉吟了半响,又将金子还给了她。

  白骨精秀眉一蹙,问:“什么意思?难道嫌给的少?”

  酒店老板冷冷地道:“有些事情还是不要过问为好。

  甭管你跟那公子是什么关系,我警告你,既然来到香月楼就老老实实的吃饭住店。

  要是落下个不好的下场,别怪我没提醒!”

  白骨精面对老板的威胁,噗嗤一笑,似乎遇到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

  那老板见对方并未将自己的警告当回事,气地刚要开口,却见她朝自己吹了口气,瞬间就觉得头脑一阵晕眩,看什么都似天旋地转一般。

  白骨精拉着他的手,朝着月香楼的后院而去。

  店里的伙计见老板跟着一个漂亮女人往后院急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无不露出羡慕而又了然于胸的神色………。

  白骨夫人将老板带到了后院一处枯井地方,见四周没人,突然脸色变得煞白,露出自己数寸长的獠牙。

  眼神狰狞,桀桀怪笑,抓住老板的双肩朝着脖子就是狠狠一咬。

  咕噜咕噜的吸了几口鲜血后,舔了舔唇上的血渍,不无嫌弃的道:

  “这家伙被酒色财气掏空了身子,一身血都有股骚腥味,远没有童男童女的好喝!”

  酒楼的老板奄奄一息的趴倒在地上,过了半盏茶的功夫,他又从地上站了起来,模样已经大变。

  脸色苍白似如死人,双眼无神略显呆滞,更奇特的是他的牙齿竟然也长出了两颗寸长的尖牙。

  老板张开大嘴嘶吼了几声,身体歪歪斜斜,软弱无力,似乎随时都要摔倒的样子。

  当他的目光看向白骨夫人时,眼神一变,喉咙僵便而结巴地道:“主人…!”

  白骨夫人眼神凶狠地命令道:“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

  酒楼老板见到她冰冷恶煞的样子,恐惧的朝后面退了几步,定了定身,方才僵硬道:“是,主人……!”

  苏文一直在二楼的某个房间中等着白骨夫人的到来,他心里一直打着小九九,想吊对方的胃口,使之能心甘情愿的成为自己弟子。

  如果随随便便就要求别人当自己的徒弟,岂不证明做师傅的太廉价了吗?那她今后都不会觉得珍惜。

  所以必须得让那个白骨精知道拜一个好师傅是件极为困难的事。

  苏文悠闲的喝着热乎乎的橘红茶,闻着那清香扑鼻的味道,不觉心旷神怡。

  缓缓将茶送到唇间,心神一荡,感叹道:

  “这东岳城的茶既然比南溪的还要好喝数倍,如果要回去,必须带走几包本地的茶叶才行。”

  苏文边吃茶边等着房门敲打的声音。

  虽然自己并未告诉白骨夫人住在香月楼的哪间屋子。

  但他知道,如果对方找不到,肯定会问这里的老板,毕竟自己的长相和打扮还是很突出的,不难识别。

  只不过他等了将近半个时辰,也没见敲门的声响,不由大感奇怪。

  他心中暗思:“不会是找不到吧!

  如果这都要花那么大的力气才能见到自己,说明她头脑不怎么灵光。

  想起白骨夫人五百之后修为也就那样,不由对自己的猜测更加信了几分,须知一个人若是头脑不怎么醒目,在修行上也肯定会吃大亏。

  若那家伙体质不行,脑袋也不行,被孙悟空吊打也是合情合理的事。

  苏文见大门迟迟没动静,拍了拍额头,刚想起身出去时,只听咚咚之声传来,心神一动,问:“谁!”

  “前辈是我!”

  当他确定来的人正是白骨精时,并未去开门,而是坐在屋里的桌旁倒了一壶茶水,抿了一口,道:

  “你怎么跟过来了?”

  白骨夫人将之前那首诗又呤了一遍:

  “吾本南山一莽妖,

  漂泊流浪四海家。

  奈何孤单未有传,

  空有绝艺无问津。

  虚虚悠哉数万年,

  只得埋土留有缘。”

  白骨精念完之后郑重地道:

  “我虽然读书少,但也明白这是一首七言绝句,只不过晚辈愚钝,如此浅显的诗句思索了半天才明白其中的意思。”

  苏文又问:“那你从诗中明白了什么?”

  白骨精站在门外神色肃目地道:

  “诗中有两句话,能点明前辈的意图,‘奈何孤单未有传,空有绝艺无问津’。

  我想前辈修为震慑古今,乃封神之战就存在的大能者。

  只是修为卓绝,却无一个合适的弟子继承衣钵,想必也是前辈的一大遗憾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