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西游之我的女徒我的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黑衣女子

西游之我的女徒我的国 法华居士 2063 2020.06.19 09:37

  苏文看了装备属性,始终不明白生命值是怎么回事,因为自己并非游戏中的人物,怎么还会被量化?带着疑惑询问了一下系统。

  [系统已将宿主数字化,宿主的一切能力将会以数据的方式显现,所谓生命值指的是宿主受到伤害时,生命延续的增加值。

  比如,受到对方致命攻击时,本来5分钟就会死去,但因加了200生命值,可延长至7分钟]

  经系统解释,苏文算是明白了生命值的意思。

  不过对于攻击伤害和真元伤害的区别仍然表示看不懂。

  [真元伤害通俗点说法就是法术伤害,指宿主调动天地元力产生的伤害]

  苏文算是听懂了,基本上现在的修士都是在借用天地元力淬炼自身并拥有了通天伟力,这个世界的人大部分都属于法术伤害。

  [攻击伤害指:通过提炼身体中的生命能量转换成的物理攻击]

  苏文点点头,算是真正明白了两者的区别。

  按照系统的解释,火影之中的查克拉就是攻击伤害,而鸣人的仙人模式就是法术伤害。

  两者在运用上应该没有多大区别,只不过在能量提取上有很大的不同。

  现在的自己只拥有真元伤害,攻击伤害还未修炼过。

  [宿主,据分析,在相同情况下攻击伤害不如真元伤害,只有在生命值积累到一定程度时,生命能量的提取才能达到最大化。

  建议暂时不要修炼攻击伤害,等生命值加到十万以上时再进行提取]

  苏文寻思:“生命值加到十万以上不知要熬到什么时候,那时自己能不能活下来都很难说。”

  他在小河边又游荡了一会儿,看着夕阳衔山,暮色沉沉,天空一片暗淡。

  周边零散的几户人家时不时升起袅袅青烟,知道晚饭的时间到了,是该回家了。

  抄着近道,绕了几个圈后,来到了自己家的围墙旁,发现大门敞开,感觉有点怪异,急匆匆的走进去。

  来到正厅,见到父母不知什么原因焦急的走来走去。

  苏父见苏文回来,赶紧跑过去问:

  “你是不是在外面闯了祸,得罪了一些人?”

  苏文莫名其妙地问:“怎么回事?”

  旁边的苏母递过一张纸条道:“咱俩下午的时候出去了一趟,回来时就发现了这个!”

  苏文打开纸条仔细的看了看,脸色一变。

  “今日之耻,终身难忘,欲见小妹,请来东岳城香月楼一聚!”

  苏文气的把纸条撕的粉碎,恶狠狠地道:

  “没想到那家伙竟然还敢惹事,早知如此,当初就该把他宰了!”

  苏父焦急地问:“那个绑架月儿的人你应该认识,不如咱们去报官吧!”

  苏文摇摇头道:“那家伙不是普通人,官家不敢管,看来我得到东岳城走一趟!”

  苏母痛哭流涕地道:“那你带我们两个一起去吧,咱也想出出力。”

  苏文想了想:“你们去了没什么用,好好呆在家里等消息,切记不要乱逛,老老实实的等我回来。”

  苏文又再三嘱咐了一些事儿,在父母担忧与关切的目光中,离开了居住之地。

  到了傍晚时,南溪的城门会关上,趁着守城的官兵还没有拉门闸的时,早早迈过护城河来到郊外。

  东岳城离南溪徒步也就一、两个时辰的距离,可以说是非常的近。

  苏文早些年也曾路过那里,但并未进城,虽然稍稍有点陌生,但是对于前往的路径反倒是轻车熟路,不用麻烦沿途的路人。

  风尘仆仆走了差不多一个时辰后,终于见到东岳城的墙角。

  本想快速的进入城中,但因为城门已经关闭,不得不找个地方歇息一晚,等明天再说。

  其实以他的修为,强行跨过城墙并不难,但怕惊动上面守城的官兵,为了避免麻烦只得在郊外委屈一晚。

  他无意中发现城墙的北面有一座破庙,虽然那里肮脏不堪,但好过荒郊野外,不得已,只能暂时将就一下。

  来到寺面口,看着斑驳的红漆大门已经褪色了许多,显然是在经历了无数岁月的冲刷后才有了现在的样子。

  苏文打量一番,估计这间废庙最少废弃了二十年以上。

  打开了寺庙的大门,发现里面黝黑一片,寂静诡谲。

  一阵阴风吹来夹带着多年未曾清洁的霉味,令苏文忍不住咳嗽了几声。

  沿着破碎的石板小路,摄手摄脚的朝着寺庙的正殿而去。

  沿路上,枯木枝桠娑娑作响,高大的树枝在冷风的吹动下似是张牙舞爪的怪物等待着猎物的到来。

  若是寻常的人半夜来到这里,肯定是惴惴不安,惊恐万分。

  苏文进了大殿,惊讶的发现正中的位竟烧着火柴,显然里面还有人。

  估计跟自己一样,暂时在这里住一晚上,等着明天城门打开时才离开。

  环顾四周,除了周边墙壁下矗立的佛像外,并无什么人影。

  或许已经困顿,他也懒得去寻找多出来的那个人,找了一处稍微干净的地方卧则而躺。

  刚要闭合双眼时,突然听到响动,整个人又站立起来,赶紧躲在一处佛像的背面,生怕被人发现。

  只听殿门打开的咔嚓声响起,一个身着黑衣,带着黑色面纱的女子缓缓走了进来。

  苏文悄悄伸出半个脑袋,仔细地打量了那个陌生人。

  只见她身材高挑,婀娜多姿,虽然穿着一件黑色的宽大裙袍,但仍遮掩不住那双修长的大腿。

  脸上看不清相貌,但能从脖子、手臂处看出对方一身娇嫩细腻的肌肤。

  她缓缓坐在地上,打起双盘,口中念念有词,额头上散发着缕缕青烟,显然是在练某种功法。

  苏文一时陷入两难,毕竟对方正在练功,如果自己稍微有点动静,必然会对女子产生严重的伤害。

  轻则吐血咳喘,重则昏迷晕倒,十天半个月都醒不来。

  须知练功一事,凶险万分。

  一般人为怕打扰,都会选择一个偏僻安静的地方潜修,连血亲都不能靠近,更别说是陌生人了。

  知道她练功最少也要几个时辰,而且佛像背面也能容纳一个人的身板,干脆就躺在这里睡一晚。

  你修你的功,我入我的梦,咱俩互不干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