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西游之我的女徒我的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是来砸场子的吗?

西游之我的女徒我的国 法华居士 2048 2020.06.17 07:32

  陈员外想到此处,望着那李英启越看越喜爱了。

  正当众人沉醉于李公子的仙法而不可自拨时,突然一樽酒壶,朝着虚空中那面黑色的旗子砸去。

  虽然有法力支撑,旗子并未砸落下来,但是冷不防的出现这一幕,仍是打断了顺畅的施法。

  本来天空中悬浮得错落有致的酒杯,倏的就砰砰砰的落在地上,破碎一片,狼藉一片,湿润一片。

  李英启见到有人在破坏自己的施法,圆瞪怒目,似觉自己的脸上被人刮了好几个耳光,心中莫名升起了怒火,吼道:

  “是谁?赶紧站出来,把话说明白!”

  扫了一眼众人,发现后排有许多人将目光放在了一个小女孩的身上,犀利的眼神瞬间寒光一闪。

  虽然他没亲眼见过是谁摔的酒壶,但见到那小女孩儿面露不善地看着自己,而且旁人看她的眼神颇为卓异,心中也有了数。

  参加寿宴的客人,见到一个小女孩竟然如此大胆的砸场子,纷纷互相议论,不明白那个娃娃到底是什么身份。

  李英启见她也就十来岁的模样,而且身形单薄,弱不禁风,奇怪她哪来的胆子?

  甚至还一度怀疑会不会是个误会,意外?

  但自己黑旗飞得那么高,那酒壶投掷的那么准,怎么看都不像是一场无意之举。

  李英启走过去,立在小女孩的面前,极力掩饰自己的情绪,温声道:

  “小妹妹怎么那么莽撞?

  为什么要这样做?”

  毕竟对方也只是个孩子,他也不好在众目睽睽之下横眉怒目。

  苏月显然也感受到对方只是表面的和善,不屑地道:

  “还能怎么样?就是看不惯呗!”

  李英启“咦”了一声,嘴角抽搐了一下,仍然保持一惯的风度问:

  “对我如此不满,难道哪里得罪过你?”

  苏月指了指前方的陈秦道:

  “她本来是我未来的嫂子,你既然当着哥哥的面将她抢走,难道不应该指责?”

  陈家三父女听到苏月这般说话,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纷纷站起来,将目光投向了苏月旁边的那个面具男子,打量了他的身段,终于认出了身份。

  父女三人彼此对望,无不感到棘手麻烦,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苏家的人竟然选择这个时候来砸场子,脸色都变得铁青起来。

  陈秦紧张不安的望向苏文,虽然他遮掩住了自己的相貌,但是那体态怎么看都像他本人。

  生气的掐了掐陈员外的胳膊,骂道:

  “前些天我就说过,你要办寿宴不要将闲杂人等都请进来,现在倒好,不该发生的事发生了,气死我了。”

  陈员外擦了擦冷汗,感觉也是后悔不迭,那姓苏要来就来吧,也不怕他闹事。

  可偏偏李公子也在这里,要是处理不好,那陈李两家就会有隔阂,以后女儿的终身该怎么办?

  李英启少有来南溪,对于陈苏两家的事儿一点儿也不知道,如今听到女孩的话,心中升起了疑窦,转过身望向陈员外,希望他能解释一下。

  陈家主迫不得已,只好跑过去,望着那个戴面具的男人道:

  “摘下来吧!

  别装了!”

  苏文其实也觉得挺郁闷的,他怎么也没想到妹妹竟然那么鲁莽,虽然她也是为自己打抱不平,可如今制造了那么大的麻烦,最后擦屁股的还不是自己吗?

  他将自己的面具摘了下来,露出了一张清秀的脸蛋,若以相貌而论其实比李英奇要好看许多。

  客人们一见到那张脸,终于认出了此人的身份,不知怎地,他们的脸上尽皆露出了一种玩昧的神色。

  还有一些唯恐天下不乱的小人像是打了鸡血般,浑身透露出一股兴奋劲儿。

  因为他们知道好戏要来了。

  这可比参加陈老单调的寿宴要有意思得多,前任的未来女婿与现任的未来女婿,在适当的时间、适当的地点、适当的时候相遇了。

  苏文知道以如今的处境不得不表现的硬气一点,不然只要稍微拿捏不好,就会打下懦夫的烙印,必要时还得嚣张一下,挫挫他们的锐气。

  他朝着陈家主行了一个礼,道:

  “陈老昨天对我做的那些事,苏某一直铭刻心里,不曾忘记!”

  陈员外瞳孔一缩,知道昨天叫人殴打过他,估计现在仍然怀恨在心,冷冷道:

  “你还有脸过来?

  难道不知道下场吗?”

  那苏月站在一旁,还未等哥哥回话,抢先骂道:

  “凭什么没脸过来?

  当年你死皮赖脸的求着咱苏家定下亲事。

  现在出尔反尔,翻脸不认人,跑到我家无端生事,你说到底谁没脸面?”

  苏月咄咄逼人,人虽娇小,但气势不输,声音嘹亮清脆,在场的人尽皆能听得一清二楚。

  李英启虽然有许多事蒙在鼓里,但听到小姑娘的一番话,联想起她刚才说的内容,再打量一下苏文一眼,算是大致明白了原由。

  陈员外见李英启沉默不语,神色异常,怕他有什么误会,赶紧解释:

  “李公子,事情其实是………!”

  李英启还未等对方说完,摆了摆手道:

  “陈员外,不用多说了,事情的脉落我已经大致了解,陈二小姐本来与姓苏的定过亲,后来也不知什么原因解除了婚约,所以他心有忿慨跑来砸场子。”

  陈员外道:“你有所不知,本来这家伙曾拜在方寸山明阳真人门下,后来做出了欺师灭祖的事,被真人废除修为逐出师门。

  我见他品行不端,竟干一些伤天害理的事,怕小女嫁给他误了终身,所以才迫不得已解除婚约。”

  李英启讶然道:“他竟然是方寸山的弟子?”

  他转过头又打量了苏文一眼,道:

  “原来你以前在灵台修炼过,听说那里的真人无不是修为卓绝的大修士。

  如果当初不是遇见师傅,我也曾考虑过拜那里的人为师。

  不过你小子也不知道得罪了谁,竟然被逐出师门,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运。”

  李英启年龄不大,但看人还是有准头的,通过观察,知道这个叫苏文的人应该做不出什么欺师灭祖的事,顶多就是处理不好师门的关系,被人坑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