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元素流转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三章 战火

元素流转 东皇扰清风 4639 2021.04.08 14:33

  东皇坐在椅子上,思索了片刻,方才将地图收了起来。

  这圣殿果然就是关键之地啊。

  他不经想起了最早遇到的那支拥兵团,叫什么他已经不记得了,那个团长好像叫武德还是什么的,听他说起过,圣殿即将大比,虽然不知道比什么,但应该是个可以接近圣殿的机会。

  他想了想,又掏出一张新地图,这是他下午逛街的顺手买的。是一张从卡斯王国到卡加帝国的全境图,圣殿的位置就在地图的右上角。

  手指轻点地图,那里有一条从卡斯王国到卡加,然后到圣殿的路线。

  如果不出意外,凭自己的脚力,最多一个月,就可以到了。

  只等将索菲亚送还其外公处,自己就可以上路了。

  索菲亚外公的封地,离这里已经很近了,也就不过几天的路程。等把她送到,也就没有什么牵挂了。

  看来再有一个月多就可以回家了,想想都难免有些激动。来到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已经三个多月了,孤人一身在此间跋涉,连个说说体己话的人都没有,要说不想家那是不可能的。

  毕竟来到这里不比从军的那几个月,那时候毕竟是为了御敌于国门之外,是为国出征,讨伐外敌,有强烈的荣誉感和责任感,更重要的是军旅生涯能够锻炼意志。虽然辛苦,但却让人得到了洗涤,早晚都有老师指导,还有那么多同僚环伺,他也学习到了不少东西。

  细想起来,他还是比较怀念从军那会,每天过的都很充实。闲时,早晚锻炼,战时,冲锋陷阵。令行禁止,杀伐果断的沙场生涯才是每个男儿该向往的生活。

  自从离开了军队,似乎自己练锻炼都不怎么锻炼了,羞愧啊。要是让武律老师知道自己懈怠了这么久,恐怕一定会暴跳如雷吧。

  想起从前挥汗如雨的训练,老师总是摆着一张严肃的臭脸,东皇不经嘴角上扬,很久没看到老师训斥自己了,还怪想念的。

  呸,怎么会有这么犯贱的念头出现。

  这么犯贱的人设那不应该是八天羽那家伙吗,那个整天只会称呼他将军的跟班。那家伙好像在自己昏迷的那一段时间,被留在了学院继续学习了,也不知道现在学的怎么样了,应该有所长进了吧。

  他还没入黄金境就觉醒了元素之力,也算是难得的人才了,应该有很多老师喜欢这种天赋异禀的学生吧。

  还有戈兰,那个死脑筋的傻憨憨,天赋也不错,更重要的世家也不赖。虽然是侯爵的庶子,但毕竟年纪轻轻仅凭自己的努力就已经步入黄金境,更是觉醒了元素之力,这在帝国内那些贵族子弟中也算是出类拔萃的成就了,想来他的父亲对他也该另眼相看,倾注更多资源了吧。

  想到他们俩,自然不可避免的就想起了另外那个一直跟在自己身后,安安静静,温婉动人的小青妹妹了。

  每每想起小青还在昏迷,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苏醒,他就心怀忧虑。要不是小青舍生忘死,耗费本源将他护佑起来,恐怕他也没那么容易醒过来。

  说什么,他也一定要将生命之树的果实带回去,谁也阻止不了他。

  他暗暗发誓。

  ……

  布里维托东城贫民区。

  在夜幕降临之后,本该寂静下来的的贫民区却在这无声中暗潮涌动。

  苍白之手在布里维托的据点就处于东城区一处不起眼的名宅内,借着贫民区没有贵族在乎,市政官员也很少有人关心这群贫民的死活,很多地下势力的据点都会选在这种不起眼的地方。

  卡萨白天的临时起意,虽然端掉了同样在地下世界争锋的兄弟会据点,也算是为晚上的行动拔出了一个隐患,但也让他损失了一个重要的部下。

  白银境的打手,在苍白之手也不多啊。

  而对比损失了一个强力的部下,更重要的是那张图蒙的手书也没到手。而且他扫荡了整个据点,居然只发现那些没有处理的拍卖物,而兄弟会在据点的那些现金,居然没发现多少,这让卡萨心中有些不平衡了。

  自己擅自行动,损失了一个白银部下不说,居然没找到多少现钱,虽然那些拍卖物的价值也很可观,但毕竟不是现金,处理起来也是一个麻烦事。

  等他回到据点时,苍白之手的其余四位左司已经就位了,晚上的大行动是整个苍白之手近几年最大的动静,容不得半分马虎。

  作为资历最浅的左司,卡萨深知他是仗着巫师的身份才进入的高层。本身的实力在组织内部并不算多出众,要不是首领的器重,和对他身份的一种认可,他根本没资格挤入高层。其余四位左司都是苍白之手资深的前辈,自身实力各个都深不可测。对于他,虽然算不上太尊重,但多少对他巫师的身份还是有几分敬畏的。

  因此资历浅,实力弱,他的手下自然也就是最少的,质量也是最差的。能调拨给他两个白银境的手下供他差遣,已经是很大的恩泽了。没想到今天一下子就算是了一个,这能不让他感到窝心嘛。

  好在他会做人,从最底层摸爬滚打起来的他深知世态炎凉。为了保住他的位置,以及不让上面追究他的责任,他直接就将那些赃物分成了五份,让人送去了四位前辈,还有那个右司处。只留下了几箱现钱,还全部都发给了自己的手下。他自己,反而一点东西都没留。

  他这么做,自然是有讨好的意味。但不论怎么说,很有效不是嘛。那几个收了他财务的前辈,自然对他善做主张的事,睁一眼闭一眼,不闻不问了。而他那些手下,得到了金钱的补偿,自然也更加死心塌地了。

  皆大欢喜。

  唯一的遗憾除了死了一个重要的手下外,就是没有得到那张图蒙的手书了。一想到这个,他就不可避免的想起那个在自己获得优势下,突然冒出来的那个兄弟会混蛋,不仅害杀了自己得力部下,还把带有手书的兄弟会头目给救走了。

  他咬牙切齿的回想起那个混蛋,暗思,别让我再看到你,不然非拔了你的皮不可。

  正在房间里打哈欠的东皇,突然一连打起了几个喷嚏。

  “大人,四位大人有请。”

  一个小弟出现打断了他的思绪。

  “知道了,这就过去。”

  卡萨放下心中思虑,知道组织今天的大动作,要开始了。

  ……

  小母龙百无聊赖地端着早就已经空空如也的酒杯,面前桌子上七八个空瓶子横七竖八地躺着。

  那个人类的公主居然还在和那一群围着的男人调笑,真不知道有什么好聊的。那些无聊的男人也不是没找过她,不过都被他一人一个白眼给送走了,他可没兴趣和这群凡人交谈。

  虽然她很得意现在的打扮,人类打造的这些首饰精美绝伦,很符合她的审美,那些衣服也是她自己挑选的款式。在索菲亚的打扮下,整条龙都显得楚楚动人,娇艳无双,犹如出行的娇媚小公主。

  唯一有些不和谐的可能就是那些珠宝带的实在多了些,但是对于小母龙来说,这些可都是他的宝贝,全带在身上有什么不对的。

  索菲亚也不是没劝她,这样做很不符合一个贵族的气质,反倒像是一个暴发户一样的。但是小母龙可不管那套,该带的不该带的,全部都带在了身上,反正她高兴,谁也管不着。整个人珠光宝气的,犹如行走的珠宝柜。

  那贵公主形象一下子就变成了爆发户家的小富婆。

  要不是这里的酒还不错,她早就回房间了,这群凡人实在太烦人了。从她和索菲亚一座下来休息,就像无头苍蝇一样涌了过来,围了她们里三层外三次。

  好像哪里不对。

  小母龙摇摇头,在喝掉了最后一杯就之后,站起身来,她已经看到东皇上楼去了,她自然也不想待在这被人展览。

  至于那个凡人公主,就让她继续在这里显摆吧,反正她看过了,都是些普通人,也没有什么威胁。

  就在她起身并且很不雅得的伸了个懒腰的时候,几声巨响突然从远处传来。

  “轰!”

  “嘭!”

  “隆!”

  在这黑夜之中,突然响起了三声巨响,随后震耳欲聋的喊杀声突然大作。

  东皇第一时间推开了窗户,飞了出去。

  从空中俯瞰,整个布里维托,东南北三面的城门生起了浓浓的黑烟,并伴有大火弥漫。喊杀声由远及近,从贫民区开始向贵族区靠近。城外反而安静异常,这是有人从内部袭击城门。

  有人攻城?还是从内部?什么情况。

  他给自己上了一个鹰眼术,就算是处在这黑暗的天空下,远处的一切也尽收眼底。

  混乱首先就是从东部的贫民区开始的,一群身穿黑色斗篷的人,从各个房子内涌出,并在汇集之后很快分成了四路,分别往四方而去。

  那些斗篷的样式,早上他才刚见过,是那个叫苍白之手的地下组织。

  这群家伙不是地下组织嘛,居然敢组织攻城,他们是要造反啊。这里可是卡斯王国的重要经济中心,必定布有重兵,这群家伙居然如此胆大妄为。是对自己的实力有充分的自信,还是另有隐情。

  不过这些和他自然没有任何关系,他现在只关系,这城里一乱起来,自己这一行人该怎么办。

  他回头看看西边,那里是布里维托的港口,暂时还没有混乱起来,看来可以从那里离开。

  小母龙在巨响传来的那一刻,就拨开混乱的人群,将索菲亚拉走了。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必然不是什么好事,现在她得先去找到东皇。

  现在一楼的大厅已经乱做一团了,叛军入城的消息已经传遍了,外面的大街上也已经人满为患了。

  本地的贵族纷纷跑回家去,整点私军,把手门户,而外来的那些人从各个旅店、旅馆中鱼贯而出,带着随从大包小包的驾着马车往西门而去,那里有船,自然是离开的首选之地。

  无数人乌央乌央的从各个街道涌入通往西门的大道,一时间堵得这条平日里看起来无比宽阔的大道水泄不通。

  堵塞的街道上咒骂声响彻一片,除了逃命的贵族,商贾外,还有无数在贵族街区工作的贫民,正往相反的方向跑去。他们的家就在这里,自然是第一时间想要回家去。

  苍白之手蓄意发动的这次大动作,早就谋划许久,东南北三个城门第一时间就被他们攻克了,三门紧闭,没有人能从这里进出。

  而西门因为离事发地较远,还没顾得上,但是谁又知道,是不是他们故意为之的呢。

  总之这次苍白之手足足出动了五千人手,几乎这个组织在整个南境的全部人手都集结了起来。而布里维托军方部署在城外的四个兵团,因为找不到军官,都被困在了军营内,不知所措。

  军官去哪了?自然是在苍白之手那里喝茶了,不然你以为仅凭苍白之手区区五千人,敢叫嚣有四个大兵团,足足四万正规军的布里维托。

  城内一时间得不到城外军营的支援,而城内那些守军又大多不堪一击,苍白之手推进的速度非常快。

  从事发攻破三座城门,到将大部队推进贵族区,也不过用了一个小时。

  那些在贫民区巡防的治安大队,根本没有和苍白之手交手,在看到他们大举进攻的时候,早就跑没影了。

  开玩笑,这群三流的布防军,欺负欺负老百姓那自然是黄金段位的,但是打仗,不好意思,他们的字典里可没有这个词。

  治安大队靠不上,那就只能指望贵族区那些守备军了。

  三千守备军第一时间就接到命令,从各地赶来市政厅集合了,可是却迟迟没有接到进攻的命令,而是一直在原地待命。

  市政厅,城主府。

  在一间装修豪华的房间内,布里维托的城主正在和手下那几个心腹商议。

  布里维托的城主是一个年过五旬的老牌贵族,早年效力于军方,后来主动退役后,在各方的运作下得到了布里维托这个肥的流油的城主之位。

  然而谁也不知道的是,这个老贵族早就已经加入了苍白之手,这次苍白之手能如此轻易攻入城内,也是他一手策划的。

  而事实上,这些被他挑选出来的贵族议员,都是苍白之手的成员。

  此次苍白之手的主要任务就是伪装成叛军袭占布里维托,引诱卡斯王国的主力部队前来救援,然后在这个已经准备好的陷阱中,将卡斯王国可以调动的全部主力部队,全歼。

  身为王国的老牌贵族,比尔·乌纳穆诺伯爵大人自然不是疯了,想要自毁城墙。

  这个早早就加入了苍白之手的老伯爵,这么做一来是可以扫清布里维托那些经常和他作对的贵族,二来,自然是苍白之手的最终目的,推翻现有的王室。

  布里维托三权分立,作为城主的他权利并没有世人想象中那么大。

  城防有王国驻扎的城防军把持,四处城门的入城税,都被那四个军团长收取,城主一点干预权都没有。

  而城内税收,又大多掌握在贵族议院的那些大小贵族手中,他这个空降的城主,根本没有插手的余地。

  要不是手中握着巡防队这支军马,他这个城主早就被架空了。

  他怎能不愤恨那些骑在他头上的贵族。

  而苍白之手当初引诱他加入的重要理由,就是将来助他独得整个布里维托的权利,双方自然一拍即合。

  苍白之手可不是和他表现出来的一样,是什么二流的地下势力,这个组织内部吸纳了无数的贵族,且并仅限于卡斯王国内部的贵族,可见其幕后之主的野心不小。

  推翻卡斯王国不过是他的一个小目标而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