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足球运动 绿茵之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2章 小伤

绿茵之主 苦6也 2035 2019.06.13 22:49

  就算是法丙级别的球队,也是有资格参加法国杯的。

  这是一个不怎么受人瞩目的比赛,放在欧洲范围内,这个奖杯压根没有什么含金量。

  但是把范围局限在法国的话,法国杯还是有不少球队愿意争夺的。

  对于戛纳而言同样如此,戛纳这支球队的历史上,也没拿到过几次冠军。

  正要说有的话,也只是拿到过低级别联赛的冠军,那种冠军更加没有任何含金量。

  因此,对于戛纳来说,法国杯说不定还真的应该争夺一下。

  毕竟,这样的国内杯赛出现冷门,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

  别的不说,04-05赛季的法国杯,冠军得主就是来自法乙的欧塞尔!

  低级别联赛的球队夺得国内杯赛冠军,这简直是足球小说中才会出现的桥段。

  但实际上,更加传奇的是欧塞尔在法国杯决赛遇到的对手——

  是来自法丁的色当!

  没错,比法丙还要低一个等级的法丁!

  戛纳本赛季的状态虽然差,但是再差那也是法丙的球队。

  更何况,法丙虽然遭遇了两连败,但输掉的都是在法丙有着出色实力和状态的球队。

  本身法丙这种级别联赛的球队,实力状态就不会太稳定,连败两场不算世界末日。

  因此,戛纳、或者说戛纳的管理层,还是希望能够冲击一下法国杯的。

  虽然夺冠的希望不大,但万一赢了呢?

  对此,主教练米歇尔.杜苏耶思考了一番之后,严词拒绝了。

  只是拒绝还不够,他还找上了球队的经理和主席,说服他们认同了自己的做法。

  “我们的板凳深度不够,配合也不够默契,全力去拼法国杯的话,联赛可能无法保级。”

  联赛无法保级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戛纳要降级去法丁!

  就这样,杜苏耶成功说服管理层同意了自己的作战方略。

  不过,这不是说法国杯就彻底放弃了,只是不全力去打而已。

  在杜苏耶的心中,法国杯的比赛就是用来练兵的。

  夏天走了那么多人,免费签来的这些球员,和球队过去的老球员,明显是不够默契的。

  因此,前两轮以及这两天的训练赛,杜苏耶是考察了不少球员,也提拔了不少球员的。

  李泽只是其中一个,不过是其中最突出的一个。

  为了锻炼李泽、也是为了培养李泽和队友的默契,这次法国杯的比赛,李泽也是参加了的。

  然而他受伤了……

  “问题不大,修养几天就好了。”球队的医生检查了一下。

  “那就好。”对此,无论是李泽还是杜苏耶,都是相同的想法。

  李泽正处在事业的上升期,哪里受得了长时间的伤病?

  甚至,因为短时间内无法去训练了,李泽还有点难受和担忧。

  训练这种东西就和码字一样,是需要持之以恒的。

  断掉这一个星期,他过去两个星期的加训,很可能就白费了!

  本来时间就不够!

  明明他都在受伤抗性上加点了,结果现在还是受伤了,这找谁说理去?

  想到这里,李泽就更心烦了。

  “咚咚咚!”

  李泽也是觉得奇妙,这种心烦的声音都快具象化了。

  “咚咚咚!”

  李泽闻声望过去,发现好像还真是有人敲门……

  虽然他受伤了,不过只需要修养一个星期的伤,本来也就不算严重。

  所以,亲自过去给人家开门,他还是能够做得到的。

  李泽打开大门,看到的是一个带着行李箱的陌生女人。

  “姓董的,我离家出走了,你这里给我住两……”

  四目相对,两人都能看到彼此的尴尬。

  “抱歉,我走错了!”方才还气势凌人的,转瞬间就羞红了脸。

  “等一下!”看到她关门就想走,李泽赶紧叫住了她,“你大概没走错。”

  “诶?”

  “你听我解释……”

  ………………

  ………………

  在对比了一下手中纸条和门牌号之后,对方也是冷静了下来。

  在一番简介的说明之后,李泽也是把自己的情况说清楚了。

  当然,不光是李泽,对面也需要说明自己的情况。

  她的名字叫凌乃欣,是为了逃离相亲,李家走出来投奔自己表哥的。

  在看了她放在钱包里的照片之后,李泽也是相信了她的身份。

  问题在于……

  “现实中真有这种事情啊?”李泽感叹道。

  为了逃离相亲离家出走,怎么看都像是狗血电视剧里的场景。

  “就是因为有说服力,所以电视剧中才有这种情节啊。”凌乃欣不以为意地说道。

  这也是就是艺术源于生活吧。

  “你难道没有被父母催婚过吗?”凌乃欣问道。

  “没有。”李泽摇摇头,“我年龄还小呢。”

  “你的意思是我年龄很大?!”凌乃欣生气了。

  “……你竟然都被拉去相亲了,那年龄肯定比我大一点才对吧。”李泽摊手,“不过外表看上去我是显老一点啦。”

  “我今年十七。”凌乃欣冷冷道。

  “蛤?”李泽有点懵了,“你这都没到法定结婚年龄吧……”

  “他们已经迫不及待地想把我卖出去了。”凌乃欣语气还是那么冷漠,仿佛她口中的“他们”是陌生人一样。

  这是人家的家事,李泽也不方便管。

  “这屋里倒还有别的房间,你介意吗?”李泽问道。

  房间里多一个人住,李泽自己肯定是没什么意见的。

  不如说,以他的情况,也没有资格决定这种事情。

  “这有什么?”凌乃欣反问道。

  “你就这么放心我吗?”李泽有点无语。

  站在这个女人面前的,可是一个她完全陌生的男人啊!

  别对陌生的男人这么没有防备心啊!

  “!”凌乃欣也不是傻,被提醒了一下很快就理解了,“我可是跆拳道黑带!”

  她脸色羞红的样子,就跟炸毛的小猫咪一样,让李泽完全感觉不到威胁。

  而且……

  “柔道才有黑带……”

  也不去理她的想法,李泽走向电话机的位置。

  “你干什么?”

  “给你表哥打个电话说明情况。”

  “不行!”凌乃欣手忙脚乱地跑过来阻止,“打电话会被他们监听的!”

  “你这是有被迫害妄想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