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某光头的江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八章 秦王世子 1

某光头的江湖 闲人不二 2143 2019.08.25 10:57

  春风度楼船上,顾怜儿趴在栏杆,看着起伏不定的水面,怔怔出神。

  优美的身姿,让人一看就舍不得挪开眼,但船上所有男人,却没有一个人敢多看。

  自家圣女什么脾气,他们再了解不过,往往前一刻还能和你温言笑语,但只要一句话说的不对,下场就会十分凄惨。

  这是阴魔宗所有弟子的共识。

  “死光头,臭光头,我才不会喜欢你!”

  她嘴里喃喃自语着,想到对方背自己一路到杭州所发生的事情,嘴角忍不住微微上翘。

  但又想到他在客栈时,毫不犹豫的拿钱走人的情景,心头又会生出气恼。

  “本小姐这么漂亮,居然还比不过那些银子,死光头,你可真是瞎了眼!”

  顾怜儿龇着牙,像一只发怒的小猫。

  想着想着,她的脑海里全是王羽顶着光头,在阳光下露出微笑的样子。

  那时她正带着木簪,问他好不好看。

  “臭光头,也不知道夸夸我。”

  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顾怜儿,并没有注意到走过来的花娘。

  “小姐,我收到消息,秦王世子已经快要到杭州了,咱们是不是应该做些准备?”

  顾怜儿被吓了一跳,见是花娘,她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来就来呗,反正我们又不图什么,无非是要破坏苍南山的谋划而已,能做就去做,做不到就算了。”

  花娘犹豫道:“可是宗主之前传来讯息,说让我们务必夺得花魁。”

  “那就去夺啊,问我干什么?”

  “如果仅凭实力,往日里我们是不怕苍南山所控制的花船的,但他们从京师请来了刘思思,咱们恐怕不是对手。”

  顾怜儿一愣,“那个被文人吹捧,说是什么天下第一才女的刘思思?”

  花娘点点头,“有这个女人在,咱们杭州城几乎没有人能够对抗,所以我想请圣女去接触一下秦王世子,或许会有收获也不一定。”

  顾怜儿眉头一挑,正要发怒,然而不知道想起什么,忽然平静下来,甚至露出一个微笑,“行吧,交给我!”

  花娘愣了,其实她说出这个请求,已经作出了受罚的准备了,但宗主的命令如此,她不得不做。

  只是没想到顾怜儿居然同意了。

  “看着我干什么,该准备的就去准备,我去办点事,到时候你把那什么世子的位置,告诉我就行了。”

  顾怜儿说完足尖一点,直接离开花船。

  ……

  陈安之的家里,酒剑仙已经离开了,临走前还拿走了买来了的酒肉,说是当做第一次见面,师侄的孝敬。

  王羽自然不会计较这些,陈安之则有些心疼。

  那可是尹记牛肉啊,在整个杭州城都能排的上名号,他一块都没吃着呢。

  “肚子饿不饿?”

  王羽摸着他的脑袋,“要不再去买一点儿?”

  陈安之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不用了,等到吃饭的时候再说吧。”

  王羽点点头,没有多说。

  “在说什么呢?有好吃的也不叫我吗!?”

  顾怜儿忽然从大门前探出头来,三两步走到王羽身边,“死光头,你居然背着我吃好吃的!”

  “什么跟什么啊,我哪有吃什么,而且,你身为阴魔宗圣女,想要什么没有。”

  王羽拍了拍陈安之的脑袋,示意他离开,转头冲顾怜儿道:“我记得上次帮你打发那些人,钱还没给我呢,居然又来混吃混喝,有没有良心了!”

  顾怜儿气的跳脚,“什么!?我明明给你钱了,转头你就不认账啊!”

  “给了吗?我怎么不记得了?”

  王羽挠了挠头,“算了,你说给就给了吧。来找我干嘛,不是又要让我帮你去教训什么人吧?我可告诉你,钱虽然好,但我不会违背自己原则的。”

  顾怜儿笑了起来,带着些许被猜中心思的害羞,“是有事找你帮忙,我之前不是提过吗,苍南山想要夺花魁,我阴魔宗也想夺。”

  “这个你放心,他们请来的后台是我的师叔,不会再耍什么阴招对付你们了。”

  王羽摆摆手,“放手去争吧。”

  顾怜儿叹了口气道:“原本是不用担心的,但是苍南山去京师请了一个名妓过来,我们恐怕抢不过了啊。”

  “那就更不可能去帮忙了啊,你总不能让我去做些阴损勾当吧?”王羽摊开手,“这种事,钱再多我也不会做的。”

  “不是这个,宗门有人出主意,想让我直接去接触秦王世子。”

  顾怜儿故作害怕的道:“你也知道那些臭男人是什么德性,我一个弱女子,受欺负了怎么办!”

  王羽闻言差点笑出声来,上下打量她道:“你是谁?堂堂阴魔宗掌教弟子啊,记得咱们刚见面时,你还三番四次想置我于死地,怎么就弱女子了,你是不是对这个词有什么误会?”

  顾怜儿被噎了一下,有些无言以对,不得已之下,只好出杀招。

  她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抱着手蹲下,“师父,怜儿好想你啊,被人欺负了都没人管,怜儿好可怜,你不再都没人疼了。”

  王羽顿时头大无比,眼角余光正好看到陈安之,躲在门后面好奇的打量这里。

  “去去去,回去跪好。”

  他没好气的叫了一声,陈安之连忙退了回去。

  顾怜儿见他没什么反应,哭的更伤心了。

  “师父啊,你让我跟的什么人,他就是个陈世美,负心汉,根本不关心人家的,呜呜呜,怜儿想回家。”

  “行行行,我怕了你行吗,先起来说话。”

  王羽怕她的哭声将周围邻居招来,只能妥协。

  顾怜儿擦了擦不存在的眼泪,嘿嘿笑着站起身,“答应了?!”

  “让我帮你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得加钱!”

  “啊!为什么?!”

  “姑奶奶,那是秦王世子啊,是皇族,你让我去做挡箭牌,不付出点代价怎么行。”

  顾怜儿一想也是,便道:“行吧,你要多少?”

  王羽摸着下巴道:“怎么也得要一千两银子才行。”

  顾怜儿强忍着笑意,“啊,这么多啊!”

  “多吗?那可是皇族,一般人谁肯帮你。”

  “行吧行吧,一千两就一千两,不过你现在得陪我去街上逛逛,就当做加钱的补偿,行不行。”

  “好吧。”

  王羽拿出点钱给陈安之,让他自己买吃的。

  自从帮这孩子安顿了他母亲后事,对于这点小事小钱,已经不那么计较了,只要给就会拿着。

  对于这个变化,王羽很开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