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文学艺术 姜夔传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集

姜夔传 问夔 2066 2018.11.09 09:33

  时间:接上集

  地点:新婚洞房

  背景:姜家

  姜夔:真没什么,我的意思是做人是要有个性,但不能象庄子和惠施两人针尖儿对麦芒儿,那样相互太过固执,也有胡搅蛮缠之嫌,该忍让时得忍让。

  李水花:你说我胡搅蛮缠!你欺负我,你说过,我们结婚后不欺负我,今天刚进门,就这样欺负我,还是诗书之人,用文化欺负人硬可怕!

  姜夔:我没欺负你,此联是我对人生的感悟,“秦晋之好”是对婚事美满的祝福,“鼓点诗歌”是说今天热面,“乐在濠梁”是说对婚姻大事各有不同看法。至于合肥姐妹一事,我之前跟你说过,心里有她们,可兄嫂强硬态度,不肯承认,我只好忍让,答应与你结婚,是被逼无奈,但一旦同意,便是一种责任。“乐在濠梁”与合肥姐妹的确无关,是你冤枉了我。这本身就是我一种温良忍让姿态。

  李水花:好了,我逗你的!不过我还要找张思顺与左昌时他们算账去,多事!

  姜夔:算啦,算了!

  李水花:听你的,以后我都听你的。来,我跟你做了件衣服,(从箱子里拿衣服出来。)你试试!(姜夔试了试,画面出现合肥姐妹在赤阑桥送衣情景。)夔哥、夔哥!怎么样!

  姜夔:好,合身,样子也好!

  李水花:得了夔哥两个好字,我很满足,辛苦也值。不过,我还想……

  姜夔:还想干吗?累了一天,该让他们上菜吃饭,我也要出去陪张思顺与左昌时喝一杯。

  李水花:他们不会走,闹洞房少不了他们!夔哥是文化人,这时应该吟一首诗!

  姜夔:被你刚才一闹,那有诗兴?

  李水花:没有诗,我不让你出去!来一首,就一首!

  姜夔:好吧!以你裁衣为题!

  李水花:行!

  姜夔:裁衣赠所欢,曲领再三安。欢出无人试,闺中自着看。万一不当意,翻作平生羞。

  李水花:真好,真好!(情不自禁地鼓掌。)夔哥好象是我肚里的蛔虫,什么都知道,当时,我是这么做的,也是这么想的!试了多少次,翻了多少回,生怕我夔哥不满意,那真是羞人的事。夔哥真有才,能与夔哥同床共枕是我李水花前世修来的福!

  姜夔:诗源于生活,发自于心就好!

  (切换到姐家饭桌上)

  姜诗含:弟妹李水花,她现在怎样?

  姜夔:她给我生了四个男孩,在去年端午节的当天生第五个时,发生难产,母子丧命。

  姜诗含:真是可怜!那你这次来汉阳有什么事?

  姜夔:就是想看看姐姐,姐夫,还有安儿!

  姜诗含:我也想你们。老是担心鄱阳大水。

  姐夫:你看你,夔弟不来又想,来了又唠叨。

  姜夔:现在好多了,那个隋堤加高了,百姓生活稳定多了。

  姜诗含:鄱阳不发水灾就好。

  姜夔:那年的事你还记得?

  姜诗含:当然记得,那不是人过得日子。

  姜夔:是,不是人过得日子……

  (画面中打上十六年前)

  (鄱阳县城夏天连降大雨,被水淹灭,城墙毁损不少,房屋倒塌很多,市民无处安生,东躲西藏,城墙上、高山上都是人,城内交通以船为主,大部份人进秦家山张王庙,靠施粥维持生活。农村田地毁坏,良田被泥沙填塞,水退后街道脏,生活无着。深秋,姜夔与兄长出现在提筐扛锄、步行几十里山路,去临县山上挖蕨箕根的千人队伍中。)

  佐霖:是我不好,没照好你,让你小小年纪就受这种苦。

  姜夔:我不怕!不仅我们起早摸黑,嫂子也辛苦,她等我们回来,要洗干净,又要浸泡,还要磨与过滤,干到粉出来时,也是一夜,第二天还得弄出去晒干。若下雨更烦人,得用锅炒干,那气味真难闻。

  佐霖:能挖到就不错,前些天还能挖几十斤回去,维持我们一家人两天生活,这两天,挖蕨箕根的人越来越多,蕨箕根越来越少,路走得越来越远。

  姜夔:蕨箕根真养人吗?

  佐霖:不叫养人,是度命!蕨箕有苦味,根的粉也又苦又涩,没办法,树皮草根都吃完了,田地给泥沙毁了,野菜都没法生长。度命要紧,才挖蕨箕根。

  姜夔:听说昨天城郊又饿死人了。

  佐霖:州县衙门都不管,没有粮食来源,这样下去还有不饿死人的,城里人都投亲的投亲了,出去要饭的出去要饭了。整个饶州城都空了。昨天晚上,我和你嫂子商量了,你正长身体的时间,没点营养不行,天天吃这个蕨箕根

  粉也不是事,让你投奔你姐去,她那里可能会好些,你在那里待上个大半年,明年秋天再回来。

  姜夔:好。什么时间走?

  佐霖:等我问到船了就走。

  (切换到姐家饭桌上)

  姜夔:那么些年,多亏姐夫,姐姐关照。

  姐夫:一家人,不能说关照,是责任,应该的!夔弟那几年也帮我们不少,特别是对安儿的照顾,那是尽了心的。

  安:舅舅还教我识得不少字呢!

  姜诗含:亲情就是体现在情字上,物质是代替不了的。在乱世中,国家不安宁,社会无秩序,一家人的骨肉亲情就是百姓生活的原动力。

  姜夔:姐姐说得好!如此,国家安定太平,社会和谐,百姓安居乐业,亲情浓厚,人们生活就更有意义,国家也就会更加兴旺发达。

  辛克清:(一边鼓掌一边说。)姐弟俩这是开课啦,都在为夔老弟的“为谁生”而注解。可见姐弟同心,都惦记着国泰民安。若你们姐弟想设堂教学,我第一个当你们姐弟的学生。

  姐夫:辛克清来了!她是从她父亲那里学的一两句,夔弟才是得我岳父真传的。

  姜诗含:辛先生说笑来了,上桌吃饭吧!

  辛克清:刚吃过了。听说夔老弟醒了,想请他过门一叙。

  姜夔:谢辛兄救我之恩!

  辛克清:十年不见,生疏了,见外了!

  姜夔:哪敢!

  辛克清:不敢?那还不快走?

  姐夫:你能行吗?(上前扶姜夔。)

  姜夔:没事!姐姐、姐夫,安儿再见!

  姜诗含:早点回亲!

  姜夔: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