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两界重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消散

两界重连 麻辣五香猪 2203 2020.08.01 23:56

  “喜欢吗,以后你的名字就叫秦天。”

  “我喜欢小天,真亲切的名字。”

  “不愧是秦天,我的儿子,爸爸为你骄傲。”

  “咦,小天,你居然不怕打雷,那这样的话以后打雷你都要来保护我哦。”

  秦天倒在地上,微睁着眼,黑色的眼瞳中覆盖着白色的光芒,身体上的衣服也被焚烧殆尽,身体焦黑一片,没有任何气息,在他四周的地面被炸出一个巨大的坑洞,周围的树木被拦腰震断,建筑也被撕出一条条的裂缝,这是一个相对空旷的娱乐活动广场,庆幸附近没有人居住,不然恐怕伤亡不在少数啊。

  不过两分钟的时间。

  黑云逐渐的散开,****也消失不见,随之而来的是炽热的阳光,原本被黑暗笼罩的城市也明亮起来。

  秦龙缓过神来,他晃了晃头,看了看后面女儿,她们都昏睡了过去,妻子也躺在座椅上,嘴角还念叨着小天。

  刚从眩晕中恢复,他的神经突然绷紧,身体一震,突然想到了什么。

  立马下车。

  “小天!”

  他向那方向拼命的跑去,大喊着。

  许久。

  一个巨大的坑洞印在他的眼中,坑洞里的石头都化成了粉末贴在底部,如果仔细看,里面有一个焦黑的人影被粉末半掩半盖着。

  来不及擦拭脸上的泪水,他沿着边上往下爬去。

  “小天,你快醒醒啊,别吓我。”

  秦龙惊奇的看着他,那闪电的威力足以轻松把人劈成虚无,他的身体除了焦黑没有一丝破损。

  “还有希望!”秦龙擦了擦汗泪,把他的身体从粉末中抱了出来,背着他向坑洞上爬去。

  坑洞里,一丝细小的雷电清理着他所走走过的痕迹。

  “小天!”

  车旁,钱小玲早就着急的四处张望寻找着他。

  她看到秦龙手中抱着的人,一眼就认出来了。

  “他怎么了!”钱小玲心急如焚,泪水止不住的流着。

  “放心吧,小天命很大,他一定会没事的,我打电话请华兄来治好他。”

  她点了点头。

  到家的同时,另一位男子也随之而至。

  “华兄,你来了,在这里。”

  “龙弟,侄儿怎么了,这么这副模样。”

  他一边看着秦天的伤势,一边询问着。

  那男子名叫秦德华,是秦龙的堂哥,一起长大的兄弟,后来秦德华毕业后去研究医学,现在也小有名气,秦龙现在还是在一家普通的公司里上班,这也让他们分道扬镳。

  讲述了来龙去脉,他大吃一惊。

  “你的意思也是那天灾和他有关?”秦龙道。

  他点了点头。

  “小天的状况怎么样,可以治疗吗。”钱小玲在一旁着急的说道。

  他没有说话,只是比了一个嘘的手势,她随后也没在多问。

  秦德华的手放在他的身体上,时不时按压他的胸口,查看着他的气脉,没有医院内先进的设备,凭借他的医术,也能够不差分毫的查探病人的基本情况。

  看到他的汗珠,秦龙默契的递了张纸。

  过程持续了许久,秦龙帮不上什么忙,只能在一旁等候着,每过一分钟,他就越是慌乱,心急,不安,生怕出什么事情。

  又过了十分钟。

  秦德华松了一口气,他向后躺在椅子上。

  “华兄,小天他。”看到他放松的样子,秦龙也忐忑的问着,一边的小玲也是害怕的不敢说话。

  空气也凝固着,整个屋子,房间都没有一点声音,都在等着他的答复。

  “应该不出两天就能恢复,”声音缓缓响起,也安抚着他们着急的心情。

  秦龙疲劳的瘫坐在地上,苍白的脸色也出现了一丝红线,他闭上眼睛,绷紧的神经也舒缓了许多,从那一道闪电之后他就没在如此放松过。

  “太好了!小天他没事。”钱小玲的心情也平静了下来。

  “华兄,那小天的皮肤。”他沉重的眼皮略微睁开。

  “那是角质,外表皮层细胞的烧焦导致的颜色,就是脱皮,没有损其脏骨,并无大碍,洗个澡就好了。”

  秦德华又看了看躺在床上的黑色身影,心中也大为惊讶。

  “他的生命力和身体的韧性让我也不敢相信,我说龙弟啊,你真是有了个不得了的儿子啊,哈哈。”

  “华兄,不瞒你说,小天是。。。。”

  他把秦天的来历都告诉了他。

  秦德华听后点点头。

  “此子来历不凡,现在这件事也就我们所知,不得告诉他人,一传十,十传百,不走漏风声才能保护自己和家人,此次天灾那里肯定会有所关注,但要是被他们知道还有人被当面劈中并且幸存,恐怕不会太平。”

  “多谢华兄了。”秦龙鞠了一躬。

  “小事,都是自家兄弟,不用客气哈,那我先走了。”他向他摆了摆手。

  “华兄慢走啊。”

  “爸爸妈妈,哥哥怎么了,他没事吧。”秦雨的语气也有些着急。

  两个女儿早就已经醒来在门口等着消息了,看到她们也这么担心,钱小玲也不会瞒着她们。

  “小天没事。”

  “可是,我亲眼看到小天被劈中。”秦雪看了看床上的秦天,还是有些担心。

  钱小玲摸了摸她们的头。

  “小天也是我的儿子,也是你们的弟弟,我不会让他有事的,你们华叔也说了还有两天他就可以恢复了,放心吧。”

  听到华叔这两个字,秦雪秦雨着急的心情也淡却几分,在她们很小的时候经常生病受伤,都是华叔都给她们治疗,痊愈的也很快,所以他带给她们的印象就是没有什么病伤治不好的神医。

  “你们先去休息吧,妈妈答应你们,小天一定会醒来的。”

  她们嗯了一声,离开了房间。

  “龙,你也去休息吧,我给小天洗个澡。”她看着秦天黑漆漆的身体,皱了皱眉头。

  秦龙看着她,没等她的目光互相对视,他的嘴角就已经贴到了她的脸上。

  “不要把自己累坏了。”他安抚着。

  “放心。”她的脸颊微微泛红,目送他的身影。

  哗哗哗。

  温水冲洗着秦龙的身体,表面焦黑的躯壳一点点的被去除,脸部的黑色也被洗净,俊秀稚嫩的小脸显露出来。

  一会的功夫。

  “呼~终于好了。”她擦拭着身体上残留的水珠。

  “这是什么?”目光停留在他的背上,那是一个幼龙的印记。

  “这像胎记的图案,好逼真啊。”目光随之被幼龙的眼睛所吸引。

  她的眼神慢慢开始呆滞,神智游离。

  幼龙眼睛上微微闪过一丝淡蓝的光晕。

  “我这是怎么了。”他缓过神来,看着还在自己怀中的小天,她没在多想,为他穿上了衣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