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寄生作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章 死讯

寄生作者 果玉蛮 2202 2019.10.20 11:39

  从灵堂离开,外面的空气潮闷,灌铅似的云霾笼罩在顶空,压抑着呼吸的空气,仿佛在积蓄酝酿着一场暴风雨的来临。

  虽然警司署已经结案定性为意外,但是,徐楠依姐姐所说的让陈朝心里很在意,左右心理咨询室平时也没啥生意,他决定去徐楠依自己的住处看一眼。

  距离也不远,就隔着两个街区,是一个新建的高层住宅小区,叫作荣昌花园,陈朝去过一次,记得路。

  新建的小区,规划的很整齐,楼层之间的间距很宽,楼与楼之间是用廊子形的结构贯通的,有种园林的设计感。

  对于建筑设计陈朝是不懂得欣赏的,他只是习惯性的扫量过小区内的监控摄像头,大概是出于美观的考虑,小区里的路灯都用绿叶藤给缠住装饰,安保监控的摄像头就悬钉在路灯的顶头。

  “B11栋。”

  抬头向上仰望,能够看见楼体上面有一块焦糊的黑斑,原本深蓝色的高层外墙炸开一块触目惊心的窟窿,蔓延上下三层的外保温墙都凹陷脱落,漆黑的裂痕向四周扩散,就好似一只斑斓的黑蛛纹丝不动的趴在墙体上,说不出的可怖。

  中间那层的窗户被炸碎,像是黑蛛张开的口器,呼呼的风鼓荡着灌入进去,一道身影就站在窗体的边缘,手掌从里面伸出来,对着空气胡乱的挥舞着。

  “那是……”

  陈朝骇了一跳,连忙冲进单元门,摁下电梯。

  叮!

  电梯停在17楼,电梯门甫一打开,陈朝就侧身跑出来,楼道里面还残留着刺鼻烟味儿,电梯左侧的1702室的门是虚掩的。

  实际上爆炸的冲击和后续燃烧的炙烤早已经将防盗门烧毁变形,锁芯被消防救援的人暴力撬锁拆掉,就是想关也关不上。

  也没有关门的必要,被火焰焚烧过的焦黑是连小偷都不愿意光顾的“地狱”。

  扭曲的门体和焦裂的地面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入眼所见一片黑糊残骸,熏黑的墙体,烧焦的家具,爆碎的电器,还有一地黏糊凝固的无法分辨的黑泥。

  两个月前,这里还是一个温馨美满的家,陈朝还在这里吃过饭,那大约也是徐楠依人生中第一次下厨吧,饭菜的滋味儿“回味无穷”!

  陈朝心里五味杂陈,他悄悄地朝站在窗户边的背影靠过去,确切的说窗户早就炸碎和墙体融为一个巨大的窟窿,黑色的云霾和焦黑的墙体彼此映衬,一丝阳光都透射不进来,地面上的拖长的影子彻底的匿入进黑色中。

  人影就站在墙边,只差一步就能迈空掉下去,一只手臂疯狂的朝着外面抓着,身体在轻微的颤抖,喉咙里发出压抑低沉的声音。

  猛然!

  背影转身,露出张守立的身形,那是一张绝望麻木的面孔,惨白发青的嘴唇被牙齿死死的咬住,殷红的鲜血从唇缝中溢出来,将唇角染红,整个人显得狰狞而癫狂。

  从张守立和徐楠依交往开始,陈朝就认识张守立了,说不上深交,但也多次在一起吃过饭,又有徐楠依的关系在,两个人也算是相互熟悉的朋友了。

  张守立和徐楠依相差1岁,今年32岁,年轻时是射箭的专业运动员,拿过蔚蓝联邦国家级比赛的名次,退役后在海广市枯澜俱乐部担任一名高级私教。

  陈朝以往的印象里,这是一个非常精悍刚硬的男人,眼神无论什么时候都给人一种锐利自信的感觉,但是,此刻,张守立浑身都透出癫狂颓废的气息,看似狰狞骇人的眼睛深处流淌出来的却是浓郁的化不开的悔恨。

  “呼~”

  长呼出一口气,陈朝停住脚步,死死的盯着张守立,“窗户边风太大了,你过来一点!”

  张守立直勾勾的对上陈朝的眸子,咬住的嘴唇张咧开,唾沫和血液粘粘着唇齿,像是好久没有跟人说话,喉咙里发出的声音嘶哑至极:“窗户外面有东西!”

  陈朝错愕,炸开的墙体窟窿焦黑,歪斜刺出的钢筋环绕,像极是一只只扭曲的鬼手在抓向站在中间的张守立,背后露出的天空灰暗,像是深渊在黑暗中张开的血盆大口。

  “楠依那天说,好像有人就贴在窗户上往里面看,她从梳妆台上看见背后的窗户好像有一对恐怖的眼睛,就死死的贴在玻璃上。”张守立转身,双臂疯狂的挥动,却只能抓到一片空空荡荡的空气:“楠依不会骗我的,我那天应该相信她,从俱乐部早点赶回来,她就不会被人杀死。”

  那天是指发生爆炸的那天,徐楠依死亡已经超过一周,是在警司署调查结案后,直到昨天,徐楠依炸碎收拢的尸体才被亲属领走火化,而后才设立了灵堂,将徐楠依的死讯通知到她生前的朋友们。

  “你是说,有人趴在窗户外面朝里看?”陈朝心头冒出一丝寒意,他走到张守立的身后,明明还是白天,天空却暗沉的像是黑夜降临,潮闷的有些压抑,要下雨了。

  “是的,有人在外面,我要找到他!”张守立一字一顿的说道,陈朝看着对方的侧脸,那张脸上混糅着认真,偏执,疯狂,愤恨,狰狞的情绪,这让陈朝联想到母亲被送进“疯人院”时的那一幕。

  “张守立疯了!”

  陈朝心底如此判断,这里可是17楼,外面的窗沿连踩脚的地方都没有,根本不可能有人能够趴在窗户外面。

  徐楠依真的说过这话么,还是张守立的臆想?

  陈朝知道,人在突如其来的悲痛中,因为难以承受的现实,大脑会做出抑制的反射,从而篡改或者屏蔽掉某段记忆,甚至可以凭空虚构出一段不存在的记忆。

  心里面思索着,脱口的话当然不能这么说,陈朝在张守立的注视下,贴住墙边,半个脑袋朝外探出观察了一圈,从这个角度看,外面墙体烧焦的裂纹就更加清晰可怖,他收回身子,对着张守立蹙眉道:“外面没有人!”

  张守立眼睛随着陈朝移动,狞声道:“你不相信我说的?”

  “不,我的意思是,杀害楠依的凶手已经离开了,想要抓到他,我们需要寻找其他的线索。”陈朝语速缓慢而真诚,“待在这里,凶手是不会自己出现的。”

  “那要怎么做?”张守立紧张的问道。

  “这两天是楠依的葬礼,我们先去送楠依最后一程,然后,过几天你来我的心理咨询室,我们再一起想办法,相信我!”陈朝双手搭在张守立的肩膀上,安抚着对方颤动的肩膀缓缓地平静下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