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寄生作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2章 活着的意义

寄生作者 果玉蛮 2230 2019.11.01 20:05

  胡克在本子上记录下姓名,心里面则思索道:“也姓陈么!”

  “年龄?”

  “29!”

  陈朝很熟悉这套问话的流程,清楚胡克是将自己代入进审讯的模式,他努力克制着内心的诡异悚然,表面上配合着回答胡克的问题,实际上在伪装的平静下,脑海里已然掀起惊涛骇浪:“他们不认识我,就好像是有人拿橡皮擦将有关于我的记忆从他们的脑海中抹擦掉,且没有一丝痕迹留下。”

  这可能么?

  认知熟悉的世界观仿佛在一刹那间被无情的攥成粉碎,飘落的渣滓无声的坠落向看不见的深渊,然后逐渐堆砌成一个畸形诡异的框架,里面空空荡荡的不知道该填充些什么来装点。

  大约会是:一张阴森的面皮,一截湿漉黏腻的触手,一本诡异惊悚的书籍,一个伏案疾书的虚影,还有一行被抹掉的名字,以及.......像秋风一样不断回荡的沙沙声!

  尽管极力的不想要承认,但是事实就在眼前上演着,脑海中仿佛有一行刀锋凿刻似的血字,一遍遍的像是附骨之疽般在脑海中不断的回放着:“整个世界都是虚假的谎言,你所看到的一切都不是真实的,所有人都是被作者操纵的傀儡,我们只是被作者提前设定好的一段文字!”

  “职业是什么?”胡克问道。

  “心理医生!”作为心理医生,陈朝觉得自己此刻已经濒临崩溃疯狂的边缘。

  “你和陈通一的关系,你为什么会住在陈通一的家里?”胡克笔下快速的记录着,锐利的眼神逼视陈朝,他能够看见那一对瞳仁深邃黑暗,仿佛隐藏着深沉的秘密和暴虐的火焰。

  陈通一攥紧饮料瓶子,躲在胡克背后,不断的挤眉弄眼提醒陈朝千万不要说漏嘴。

  陈朝瞥着陈通一生动的表情,心底五味杂陈,陈通一不记得自己,但是却并不妨碍陈朝读懂陈通一的暗示,哪怕,所有的一切也许都不过是虚假的。

  陈朝低下头看着雪白的病床,紧攥的五指缓缓地松开,然后闭上眼睛嘶哑道:“我和他没有关系,就是租住在那里的租客。”

  胡克非常笃定陈朝在撒谎,那栋自建楼一层是完全互通的布局结构,这说明两人是共居信任的关系,而不可能是单纯的租户关系。

  “好了,他刚清醒过来,还需要休息静养。”

  胡克蹙眉还想再问,护士已经一脸不善的挡在前面,帮着陈朝重新躺平在病床上,然后就驱赶着胡克和陈通一离开病房。

  病房里陷入安静。

  陈朝闭着眼睛一动不动的躺着,像是一尊埋葬在棺材里的冰冷尸骸,只有微微起伏的胸膛提醒着他还活着,以一个“没有名字的人”继续存活在这个世界。

  于真实而言,名字只是一个符号;但是于笔墨创造的世界而言,名字恐怕就是存在的唯一痕迹,也是唯一的意义么?

  “世界是虚假的话,那么我继续活着,还有什么意义么?”

  心脏还在温热的跳动,而不是按照既定的轨迹停止在2012年11月18日,陈朝感受着冰冷的空气拂过肌肤的触感,依旧是那般真实,真实的令每一个毛孔都感到嵌入骨髓的颤栗,他现在可以理解当时那句文字所表述的含义了。

  “唯有死过一次才能够挣脱束缚的枷锁,然后每一次活着的呼吸,都将承受绝望的痛楚,这就是窥视真实的代价!”

  这种痛楚不单是来自躯体,更是从破碎的灵魂里弥漫出的绝望,压抑沉闷的让每一次的呼吸都透不过气,恐怖的窒息感笼罩着自己,就宛如整个天空都下坠压盖在自己的头顶。

  “不对!”

  “有哪里是不对的!”

  陈朝猛地睁开眼睛,低声的呓语,“有问题,如果整个世界都是由笔墨渲染的虚构,一切都操纵在作者的手里,那么,被文字虚构的人物是不可能察觉到这一切的。”

  “无论作者塑造的世界多么离奇诡异,存在于世界里的人物也不可能怀疑自己所处世界的真实性,因为他本身就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这就好比眼睛看到的世界,不是由世界本身决定的,而是由大脑所控制的。”

  “而眼睛会怀疑大脑的存在么?不可能的,因为眼睛根本不可能拥有思考的能力,就像小说里的人物也永远不可能跳出自己的桎梏,他们的世界观都是由作者创造的世界所赋予的,就是从同一个固定频率的波源衍生出来的波段,从根源上就被彻底掐断了怀疑的种子。”

  “更遑论,被作者设定好的文字偏离了既定的轨迹,这更加没有可能,就好比被书写的文字本身是不可能自己变形整容的,不要说删减涂抹一个书上的名字,就是一个标点符号的停顿,都无力更改。”

  陈朝大脑疯狂的运转,然而却难以给出更合理的解释,毕竟,暴露在陈朝眼里的世界,已然在朝着另一条“不合理”的道路开始放肆狂奔了。

  也不能说是开始,因为,陆衍非的变化是从一个月前开始,而那本诡异的书籍在自己的意识中业已存在了20多年,而夹在书籍里的那张被替换掉的纸页,就显然年头更加的深远了,应该说,这个世界一直都在那条“不合理”的轨道上行进着。

  “书页里的那行字也未必就是真的,或者说,不全然都是真的!”

  陈朝现在的心态和溺水者的心态相似,渴望抓住一根救命的稻草,让他借力从窒息的冰水中拖拽出来,哪怕不用浮起全身,只露出一颗脑袋能够维持呼吸就好。

  作为心理医生,他不是不清楚自己此刻的心态,他也不是不清楚以上的解释更可能是自己一厢情愿的强词夺理,但是……他更清楚,人活着是需要希望的,哪怕是被层叠的黑云笼罩遮蔽的没有一丝阳光透过的深渊的最底部,还活着的人,也总会抬起头在看一眼天空。

  也许,下一次抬头,就有一束微弱的光恰好穿过云层移动露出的缝隙,最终垂射下来光明呢。

  人活着,需要的不是阳光,而是抬起头仰望的希望。

  “退一万步讲,就算这个世界是虚假的小说,就算一切都只是被作者设定好的文字,那张书页里藏着的人.......”陈朝撇头看向心电监护仪上顽强跳动的波谱,眼中露出幽幽的光芒:“一个把自己扒皮抽骨制成书页藏起来的疯子,绝不会只是为了苟延残喘着在深渊中守候绝望,甚至不惜耗费墨水救下我的性命,也绝不可能只是为了在孤独的岁月中再制造一个倾诉的伙伴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