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寄生作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7章 抹去了名字

寄生作者 果玉蛮 2116 2019.10.29 12:28

  抢救室外。

  陈通一脑袋上被简单的包扎,就蹲靠在墙边,眼睛里面全是狰狞的血丝,死死的盯着关闭的抢救室头顶的红灯。

  陈朝送进抢救室的时候,就已经陷入昏迷,再加上整个后背大面积烧伤,失血引起休克的反应,以及肩窝和胸肋处多处创伤,当时医生就告知抢救成活的概率很渺茫,让家属尽早做好心理准备。

  掐灭最后一根烟头,双腿蹲的发麻僵硬,陈通一猛地起身,额头的伤口登时迸裂开,绷带重新被染红,陈通一口中低喘着粗气,止不住颤动的手掌塞进口袋,却摸到一个湿腻的圆疙瘩。

  抢救室内。

  陈朝一身血污以仰卧位昏迷平躺在手术床上,几个科室的主刀医生围绕在旁边,同时进行着胸肋骨的重新定位和脊背烧伤的清洗处理。

  坐在麻醉机旁边,身材臃肿的麻醉师顾自明盯着连接在陈朝身上各项生理指标测量的仪器屏幕,屏幕上显示的信号波动的很平缓迟滞,迟滞的就像是一条笔直的平线,只是偶尔间歇性的跳动一下。

  “基本没有抢救的必要,之所以还尝试一下,也不过是为了给家属一个安慰,同时也是尽医生最后的义务和职责!”

  在手术室里见惯了生死,哪怕躺在手术床的人和他是住在隔壁的大学同学,顾自明心里依旧没有太多的波动,“我等会儿给班里的同学都通知一声来参加你的葬礼的。”

  顾自明心里默哀,然后看着周围没有注意自己的医生,就快速的从鼓鼓囊囊的口袋里掏出一把牛奶糖,就是市面商店里最便宜的奶糖,味道不怎么样,就是突出一个齁甜。

  “真的是好饿啊!”

  ……

  缠住灯泡的蛛丝一寸寸的碎裂飘落在头顶上,陈朝瞪大眼睛盯着书页上浮出的血字,一笔一划透出浓郁的绝望,就像是正在一个男人枯黄的脊背上凿裂出的字迹,触目惊心。

  四周的墙体在坍塌,天花板浮出一道道裂纹,像是整个“梦境囚笼”就要塌陷,陈朝却只是死死的盯着那那张摊开的书页,仿佛整个世界只剩下了那一行字。

  “这不可能!”陈朝几乎下意识的写道。

  虽然,最近发生的事情的确诡异,甚至超出了陈朝的认知范围,也似乎揭示出这个世界远不止陈朝曾经所认为的那样,但是……

  “整个世界都变成虚假的,生命不过是一段笔墨书写的文字!”

  这个“答案”也太过荒诞,比陆衍非掌心的触手,吃人的脸皮,甚至那道伏案疾书的虚影,近乎湮没意识的落笔声,这所有的全部都糅合在一起,也不及这个答案离奇的万分之一。

  “承认世界的虚假,就是在否认自己存在的真实,这是连呼吸都无法扼住的冰冷,一具具冰冷的躯壳像是游荡的行尸走肉填充着这个没有希望存在的世界,我也经历过这种绝望和迷茫,然后……你终究会在某一天彻底的相信!”

  字迹越来越黯淡,没有再给出更多的解释,而是笔锋一转进行收尾。

  “没有墨水了,你还能够问最后一个问题!”

  滴血的手指蘸在纸上,陈朝咬了下牙齿,暂时不去纠结世界的属性,而是猛然将书页翻倒后面,然后又翻回来,将那一行字一字不差的誊抄下来。

  “——陈朝(世界历1983,7.16——2012,11.18)!”

  “这是什么意思?”

  陈朝攥住指头,等待着解释。

  “从生到死的临界,这就是你存在这个世界的意义,背景一样的填充,在书上留下的一行印记,我猜,今天就是世界历2012.11.18日,是你在既定的轨道上运行的终点!”

  “我没有办法修改你的命运,我唯一能够做到的就是,用仅剩的墨水,替你将书上的名字抹去,让你继续的活着,以一个孤魂野鬼的方式继续活下去。”

  暗红色的墨水从纸页中心浮出来,像是一团旋转的肉卵,接着一只扭曲的蠕虫破壳而出,快速的顺着厚沉的书页边缘爬过,然后出现在那页森白的纸面上,慢慢地朝着“陈朝”名字盖去。

  像是一滴不小心落在书上的油污,将不起眼的两个字给“抹掉”,变成一团凝固的黑斑,后面缀着多余的注解,“(世界历1983,7.16——2012,11.18)!”,失去了主语的称谓,也就显得毫无意义。

  ……

  同一时间,抢救室。

  摸了下肚子上一圈圈褶皱的**,顾自明舔了舔齿缝里的残渣,唾液从喉咙咽入,他强忍住咀嚼欲望的牙齿闭合,他看着一块块从陈朝背上被揭掉的焦肉,目光穿透断裂的肋骨看见里面一颗似乎已经停止跳动的心脏,忽然就觉得更加饿了。

  手术床旁边的主刀医生晃了下脑袋,略显疲惫的将手术刀放进托盘,然后摘除掉口罩,叹气道:“记录死亡时间,病人……”

  他瞥了眼手术床边挂着的记录单,上面有病人的信息,名字那一栏却一片空白,“谁登记的信息,这么马虎,连名字都忘记了?”

  “不可能啊,我记了啊,病人家属将其送来的时候,我第一时间就询问记录了……”护士翻开记录的病例,语气却越来越弱,所有的信息都记录着,却唯独名字那一栏是空白的。

  主刀医生没有追问护士的马虎失误,就准备转身离开手术室。

  忽然,从口袋里又掏出一把奶糖塞进嘴里使劲嘎嘣的咬着的顾自明,猛地从椅子上跳下来,不可置信的指着一块监测指标的显示仪,笔直的线条信号波段开始剧烈的跳动,他吓了一跳脱口道:“脑波频率范围增宽,波动频率加快,心跳在升高……”

  “这是活过来了!”顾自明惊愕。

  “嗯?快,继续进行抢救!”主刀医生连忙捡起手术刀,旁边的护士赶忙将口罩帮其戴上,“病人的求生意志很强烈,我们也要再尽把力,将他从死神的手中抢回来!”

  半个小时后。

  手术进行到最后的收尾,病人各项数据指标都稳定下来,一旁的护士拿着病历朝外面走去,准备通知家属,并且将忘记登录的“姓名”补上。

  门口,陈通一面色惨白,正惊骇的盯着手掌心上攥着的一颗“眼珠子”,他僵硬的转动脖子看着亮起绿灯,推门而出的护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