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寄生作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窗帘后的脸(求推荐)

寄生作者 果玉蛮 2118 2019.10.23 09:51

  从饭店出来,送走胡克之后,陈朝没有着急回家,而是就撑着伞在街道上走着,空旷的街道上撑着一把把五颜六色的伞,从暗沉的天空俯瞰落下,像极是无数朵妖冶的曼珠沙华顺着冰冷的河水流淌入深邃的幽河苦海。

  噼啪的雨点打在伞上,溅落又被风卷动吹拍在脸颊上,沁入肌理的冰凉,刺激着醉酒的胀痛昏沉,冷冰冰的理智却又像是烧灼的焦炭在心肺间跳动。

  “果然还是一场意外的爆炸事故么?”

  从胡克那里得到的答案最终还是确认了“一切只是意外”,甚至包括张守立“供词中的怀疑”,案宗的记录里也都给出了合理的推断解释,只不过张守立并不能够接受而已,而这就不再是警署的职责了。

  抿了抿嘴,陈朝叹出一口气,“张守立现在的状况很危险,是一种排斥真相的封闭自我的状态,他沉浸在悲痛中并且自己在脑海中构造出了另一种版本的真相,这种被迫害的臆想成为支撑他活着的动力,这个时候任何所谓合理的劝说和开导,都不会被他接受,反而会进一步刺激加深情绪的放大,产生一种被整个世界孤立遗弃的绝望,这是十分危险的。”

  不被任何人相信的绝望,是坠向深渊的“钥匙”,而精神病患者最令人感到棘手的就是,他自己意识不到自己疯了,相反在他的眼中,只有他才是正常的,“愚蠢的被抛弃的”是这个对立的世界。

  举世混浊惟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

  ——这是每一个疯子的墓志铭!

  愈清醒,愈孤独;愈孤独,愈疯狂!

  “被加害的臆想症患者,又是其中尤为危险的一类,具有强攻击倾向的特质,这种危险不单是对别人,也是对自己。”

  当早上听闻徐楠依还有身孕的时候,陈朝自己的心神都有所恍惚,有一瞬间强烈的希望有一个真实存在的犯人能够让他倾泄这股莫名的愤怒,那么张守立被悔恨绝望攥住的心脏,所承受的压抑痛苦又得是如何的黑暗死寂,没有一丝的光与希望。

  坐在出租车后座,冷冷地盯着窗外洗刷大地的雨幕,淤满车道的积水顺着排污管道流淌好像没有尽头,来来往往陌生的行人踩在泥泞的地面,忽地,一张怪诞的小丑面具映入眼帘,一闪即逝,就被出租车甩的看不见了。

  好像是一个路边玩具店的橱窗上挂着的面具,又好像是某一个行走在雨幕中的男人戴着一张小丑面具,陈朝揉搓了下胀痛的太阳穴,约莫是被酒精刺激的缘故,思维异常的活跃发散,到处乱飘着:“其实每个人脸上都戴着一张虚伪的面具,反倒是疯子,才是肆无忌惮的真实暴露给世界的人,真实到血淋淋的在放大镜下被世人观察着。”

  ……

  暴雨浇断了路旁的树干,顺势扯断了供电的线路,本来就老旧昏暗的几个路灯正当罢工,一片黑漆漆的小区里,连门口的便利商店都早早歇业了。

  小区口正对便利店的就是老孙头的煤气站,门口用铁链拴着的自行车被风雨吹翻倒地,屋子里有微弱的烛光,窗户边上倚着一个人影的轮廓,一对眼睛安静的注视着陈朝从出租车上走下来,拖着略显疲惫的身躯朝里面走去。

  本来就萧瑟的马古巷,在停电的雷雨天气,就更没有人气,一排排违章加盖的自建民房毫无规划,东拐西绕的宛如一座死寂的迷宫空城,唯一响亮的咆哮声还就是“麻将房”传来的,给黑夜下的马古巷带来一丝人味儿。

  搭建简陋的板房,却配备了价值不菲的小型发电机,发电机运转的隆隆声和雷鸣暴雨,也难以遮盖住麻将碰撞的咆哮,而昼伏夜出似乎是大多数赌徒严格遵循的作息时间,而准时准点报道的那群赌棍,大约在店家老板眼中,就是最积极工作创造效益的优秀员工了。

  屋子里毫无意外只剩下一条大黄狗,陈朝将从饭店打包的一些碎肉骨头扔到狗盆里,自己打开应急灯简单的洗漱一下就躺上床。

  自建房的隔音效果不好,尤其是这种暴雨倾盆的日子,顶上的遮阳棚就“哐哐”晃动,缺裂的棚子窗户奏响“嘎吱嘎吱”的声音,能连续有节奏频率的重复一晚上。

  时间,夜晚11.40,距离零时还有20分钟。

  等待是令人煎熬的折磨,哪怕已经日日夜夜重复了无数次,肌肉和神经被鞭笞的强横到近乎麻木,然而,每一次睡梦前等待钟声的敲响,依旧令陈朝跳动的心脏传来浓烈的心悸,且宛如溺水般将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再度笼罩。

  每天如约而至的“凌迟”,在深夜迈向黎明的起点像是一个如影随形的魔鬼,在一遍遍用锋利的牙齿啃食咀嚼着他的肉体躯壳,无法摆脱,无法理解,唯有承受,和心脏的跳动一起硬生生的承受住。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陈朝同样是一个——孤独而清醒的疯子!

  “嗡!”

  手机震动发出声音,平躺闭目的陈朝睁开眼睛,手机亮起蓝色的光芒,是电量不足的提示,屏幕上映出的蓝光照射在拉紧的窗帘上。

  窗帘很薄,光照穿透过去,突兀的的勾勒出一张模糊的脸颊,诡异的好似没有五官,只有一对空洞恐怖的眼睛死死的贴在上面。

  不是在窗户外面,而是就在窗户和窗帘之间的缝隙中,有一张看不清的人脸,正瞪着一对硕大的眼珠子一眨不眨的偷窥着躺在床上的陈朝。

  窗帘后面藏着一张脸?!!

  毛骨悚然!

  一股子寒气霎时从尾椎骨直窜脑门顶,陈朝的心脏似乎在瞬间都骇的停滞跳动,全身每一个毛孔都舒然张大,沁入骨髓的汗珠子溢淌出来!

  “铛!”

  零点报时的钟摆晃动,手机屏幕熄灭,屋子重新陷入黑暗,藏在窗帘后面的脸孔也悄无声息的融回到黑暗的缝隙中去,然后是蚀骨钻心的剧痛席卷全身,身体顿时绷直僵硬,骨骼发出咔嚓扭曲的怪异声,大脑像是被切裂开成两半,一半强烈希冀逃离这种痛楚,更快一点的坠沉入梦境的囚笼;另一半则歇斯底里的挣扎抵抗,哪怕是为此承受更加猛烈的剧痛,也不敢让眼睛有片刻的闭合!

  ps:已经签约啦,明天起两更,求一波推荐,书单录入......再厚着脸求一波打赏,冲一下榜单人气(量力而行,有余力的朋友),新书公众期约莫两个月,木得稿费,就靠大家的接济泡面吃啦,阿蛮拜谢,嘤嘤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