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寄生作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9章 换脸

寄生作者 果玉蛮 2085 2019.10.30 12:53

  啃食咀嚼的震动声顺着脸骨传入耳朵,喉咙被触手洞穿,滋射的鲜血淹没漏气的声音,脸颊被鬼脸覆盖住,就像是敷上的一张面膜,轮廓的五官开始一点点在面膜上勾勒出来线条的纹理。

  陆衍非不慌不忙的将卷帘门拉到底锁死,然后冷眼看着床上的尸体直到彻底咽气,尸体彻底冰凉的时候,那副鬼脸才终于停止进食,脸颊边缘的锯齿从嵌入的肉缝里拔出,淤积的血液一滴不沾的淌落下来,将枕头湿透。

  一张完整剥离下来的人脸皮摊开在陆衍非的掌心,被他缓缓地贴在自己的脸上。

  远处,一个躲藏在安全通道门后的保安一只手死死捂住自己的嘴巴,另一只手攥着关掉的手电筒,浑身都筛糠一样的颤抖着。

  “怪物!”

  透过门后的缝隙,赵家宁看见那个背对着自己的男人将大爷的脸皮撕掉,然后覆盖向自己的面孔,接着那人身体就令人不寒而栗的颤抖,浑身肌肉骨骼橡皮泥一样扭曲变形,身量快速的缩水减脂变成……另外一个人的身形。

  “变成葛大爷了!”

  赵家宁全身发僵,一对眼珠子朝外凸起像是要从眼窝里掉出来,那个怪物猛然转过身,赫然就是“死而复生”的葛大爷,嘴角正勾起苍老的笑意,一颗浑浊的眼睛正穿透门缝对视过来,“家宁啊,楼层都巡视完了吧,那就帮大爷我把这具尸体搬到4楼去。”

  彻入骨髓的寒意从脚底板直窜脑门,因为恐惧一张脸颊都涨成青色,腿脚像是在地上生了根似的动弹不得。

  “动啊,动啊,动啊啊啊——”

  脚步声在快速的靠近,门缝外面葛大爷那张脸上挂着亲切的笑容,另一个眼窝已经止血,却依旧是黑洞洞的一片,深邃恐怖。

  空气中还传来“嘶嘶”的吐舌声,像是有条柔软的肢体在来回抽打着空气。

  赵家宁终于动起来,将门关紧,手电筒横插进两个门把手之间卡主,然后转身顺着楼梯往上狂奔,同时掏出手机,指头僵硬颤动的想要拨出号码。

  “报警电话,蔚蓝联邦的报警电话是……”

  恐惧令人窒息,脑袋一片空白,手指也是打滑,在触屏上老是按不到键上,赵家宁感觉心脏跳动就要从嗓子眼儿里迸出来。

  哐当!

  手电筒被绞断落在地上,门被“呲啦”推开。

  赵家宁一脚踩空,顺着楼梯倒滑下去,一阶一阶的摔得七荤八素,手机被甩飞出去,磕碰在楼梯上,将设置的一键拨通的号码拨出去。

  浑身骨头僵硬酸痛,赵家宁想要爬起身,却绝望的发现自己却是一路摔回楼梯口,葛大爷已经用一种蜷缩怪异的姿势蹲在一旁,呼吸透出的热气喷在自己脸上,一只滑腻诡异的触手缠绕住自己的脖颈正在慢慢的收勒。

  “喂,哥,怎么了?”是个偏中性的声音,还有手指在键盘上快速敲击的声音。

  赵家宁眼珠子转动,余光看见手机屏上亮起的光,“赵苹果”三个字正在显示接通中,他死命的张开嘴巴,惊恐的眼睛露出浓烈的哀求和不舍。

  咔嚓!

  脖子被拗断,尸体烂泥一样瘫在楼梯口,一只枯瘦的手掌将手机捡起来,嘶哑道:“苹果啊,你哥到家了没,他手机落这里了啊,你跟他说一声……”

  挂掉电话。

  “葛大爷”拿着手机,转身朝大厅走去,麻利的将真正的葛大爷的尸体上的衣服都扒下来,换到自己身上,然后就扛起这具无脸尸体朝着四楼走去。

  四楼。

  心理诊所挂着的灯箱森白,门被推开。

  葛大爷把尸体靠在门边,然后在自己的脸颊上轻轻的一抹,就像是变脸一样,另一张鲜血淋漓的面孔被摘下来,那是没有被鬼脸完全吞食消化掉的脸皮。

  脸上勾勒出的线条有些模糊,但是依稀可以辨认出那是属于“陆衍非”自己的那张脸,他端详着这张熟悉的面孔,然后狞笑着将脸皮覆在一旁的尸体上。

  脸皮完美的缝入骨头,死掉的尸体像是尸变一样变形拉长成“陆衍非”的形状。

  而真正的陆衍非则戴上了“葛森”的脸,同时一同顶替记忆了他全部的记忆,他站起来在屋子里仔细的搜索一圈,然后果然在台历的后面找到了摄像头的针孔。

  上一次来偷取病例,陆衍非做的很小心,所有的东西都原封不动的摆放回原位,按理来说,陈朝发现的概率很低,而且,也没有哪个医生会再去注意一份一个月前就被归档无用的病例,除非……所有的一切原本就清楚的被监控录下来了。

  将摄像头和存储的记忆卡都拔掉带走,葛森打开电脑,上面有开机密码,他蹙了下眉头,然后将主机箱拆开直接将存储硬盘取走。

  起身将一切复归原位,葛森坐在陈朝平时坐的椅子上,环视着屋子,感觉脑袋里有一段记忆突然变得模糊起来:“该死,虽然我中途将鬼脸从脸上撕扯下来,打断了吞食消化的过程,可是,后遗症还是开始显现出来,我脑子里有一些记忆被鬼脸吃掉了,现在开始变得模糊起来……”

  这张“鬼脸”吃的不单单是脸,还有脸孔归属者的记忆,可惜,还没有彻底养熟,他还不能够完全控制,以至于让自己的脸颊都被啃食掉了。

  “想不起来了,我来这里是干什么的?我记得是要杀掉一个人,叫什么来着?”葛森看着躺在门边“陆衍非”的尸体,眉头微蹙:“是要伪装自己的死亡么?”

  “不对!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被我给忘记了!”葛森蹙眉,然后低头看了一眼手里拿着的存储硬盘,眼中露出一抹思索。

  ……

  马古巷。

  爆炸的火灾现场已经被围起来,消防人员已经离开,几名警员正在屋子里仔细的搜查着证物,要以此来确认,这起爆炸到底是意外还是人为的纵火。

  “小区里的监控去查了么?”

  警司胡克从外面走进来,将雨伞递给旁边的警员问道。

  “当夜暴雨,压倒的树枝将老旧的电缆线给扯断了,没有来得及修理,所以整个小区停电,监控也都成了摆设……”警员回答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