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寄生作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寄生作者

果玉蛮

  • 悬疑

    类型
  • 2019.10.17上架
  • 5.72

    连载(字)

2048位书友共同开启《寄生作者》的悬疑之旅

盟主秋月残荷 学徒艾泽拉斯的宠儿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监控下的视频

寄生作者 果玉蛮 4277 2019.10.15 11:59

  “姓名?”

  “陆衍非!”

  纤细的笔尖在纸上记录着,坐在对面的陈朝观察着该名病人,穿着一身褶皱的西装,白色衬衫的领口被汗渍浸的泛黄,手掌不受控制的颤抖,粗鲁地扯开衣领,好让憋闷的呼吸顺畅一些。

  “放松呼吸!”陈朝弯腰捡起地上掉落的扣子,朝前递给陆衍非。

  陆衍非接过扣子,五指死死的攥住发出“嘎吱”的摩擦声,五根指关节隐约发白,一对满是血丝的眼睛瞪着陈朝,整个人的精神状态临近崩溃,嗓子里传出的声音异常的嘶哑:“那个声音就在我的脑子里,我已经好几天睡不着觉了,我受不了了!”

  “陆衍非先生,你前段时间在第四医院已经确诊,我看过你的病例,脑颅和耳部都没有器质性的病变,颈椎CT结果也没有传导性压迫,最后由医院的神经科徐楠依主治确诊为神经性耳鸣。”

  陈朝手中捏着陆衍非的病例诊断,平静的注视着陆衍非补充道:“神经性耳鸣又称为感音性耳鸣,是在没有器质**官病变,以及在外界的刺激下,听觉中出现类似蝉鸣,嗡嗡,高频电流等单调或者混杂的响声,你所听到的声音是以上哪一种?”

  陆衍非唇边发白,攥紧扣子的手掌忽然停住,仰头盯着陈朝的视线开始一点点的下移,整个过程中眼皮在剧烈的颤动,眼角周围的肌肉都在收缩,给人一种狰狞的压迫感。

  陈朝瞳孔微缩,停止笔下的病情记录,转而缓缓地移动钢笔,果然看见陆衍非的眸子直勾勾跟随着一起移动,“你想要这只钢笔?”

  “唔!”陆衍非喉结蠕动。

  通常情况下,心理医生是不允许病人在治疗过程中接触到尖锐的物品,但是陈朝只是皱了下眉毛,钢笔在指尖灵巧的一转,将尖锐的一端对准陆衍非然后缓缓地递了过去。

  他的动作缓慢轻柔,而脚下则不易察觉的后退半步,顺着裁量得体的衬衣能够看见手臂上的肌肉都绷直,仿佛随时都能够做出防御的动作。

  而与之相对的则是陆衍非愈发急促的呼吸,额头上一根根青筋血管肉眼可见的暴起,他迅速握住递来的钢笔。

  是“握住”,像是握刀一样的握!

  从掌心中滑落的扣子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扣子被攥的变形,陈朝看见陆衍非的掌心有一块殷红凹陷的肉,后者就那么握住钢笔,从喉咙里终于又发出声音。

  “纸!”

  声音干涩沙哑,仿佛只是吐出一个字就已经耗费了他全身的力气。

  “不是攻击!”陈朝紧绷的肌肉稍稍松弛,他将写满字的治疗记录和病历一起收起来,从身后的桌子上抽出一张空白的纸递过去。

  一把拽过纸张,陆衍非喉咙中发出干呕声,那是精神焦虑惊恐到极致,身体出现的应激反应,面皮肌肉在抽搐,眼睛像是要从眼眶中掉出来,只见他落笔如刀,笔锋在纸上不断的划擦发出刺耳锐利的声音。

  “沙~沙~沙~”陆衍非魔怔一样的重复着划擦,唇齿颤栗的碰撞发出发出模拟的声音:“沙沙沙.......就是这个声音,一直不断的在我的脑子里,不是耳鸣,是有人在我的脑袋里刻东西!!!”

  ……

  鼠标拖拽着快进,电脑上的视频右下角的时间在快速的推移,第一段视频结束,陈朝面无表情的摆弄了下桌面上的台历。

  台历是方形的,样式古板,上面用钢笔标注着备忘录,在一群密密麻麻的字迹中遮蔽着一个针孔,看上去就好像是钢笔不小心戳烂的笔洞,后面则连接着根丝毫不起眼的针孔摄像头。

  在自己的办公室内隐蔽的安装监控摄像头,并不触碰蔚蓝联邦的法律,心理咨询师偶尔会跟精神病患者打交道,也算得上是高危的职业,安装一个监控是为了保护自己,也是为了更好的研究揣摩患者的病情。

  当然,为了避免不必要的误解和麻烦,陈朝也向来不会告诉来咨询的“客人”,一切的举动都在监控录制中。

  将第一段视频又一次仔细的观看完后,陈朝拖拽进度条,将视频右下角的时间拖拽到一周之后,也就是陆衍非第二次来心理咨询室的当天。

  世界历2012年10月14日,时间是下午四点。

  画面中......

  陆衍非依旧坐在第一次的位置,西装熨展笔挺干净,乱糟糟的头发打理过,整个人恢复精神。

  这是当时给陈朝的感觉,只是,此时坐在电脑前再去看视频里的景象,却就给他截然不同的惊骇。

  第二次“会面”只有短暂的15分钟,而在这整个15分钟的视频里,陆衍非神情平静,脸上一直挂着淡淡的笑容,并且主观诉说“耳鸣”的症状已经得到控制和缓解,他已经重新恢复正常的生活和工作。

  然而,将视频里的画面放大,一点点的定格聚焦在陆衍非的脸孔,那唇角边缘勾勒出的弧度,眉眼挤出的细纹褶皱,自始至终不要说变化了,就连一丝轻微的颤动都没有。

  纹丝不动的像是一张僵硬的死人脸,好像是一张精致修饰过的照片被嵌入进脸部的肌肉中,明明是温和的笑,却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诡异。

  陈朝点击鼠标,控制画面以1/2的速率播放,同时死死的盯住陆衍非的手腕。

  视频中,陆衍非起身离开,拽开门把手的时候,右手袖口露出一截手腕,手腕映照在白色光滑的门面上,像是一面粗糙的镜子反射出模糊的虚影。

  视频被暂停,定格的画面被放到最大,陈朝的眼睛几乎要贴在显示屏上,尽管画面依旧模糊,但是陈朝依旧分辨出那手腕上是一道道割腕的刀疤。

  零乱,交错,触目惊心!

  长长呼出一口气,安静的办公室内,机械钟表滴答滴答的转动着,陈朝心中泛起一丝阴冷的寒意,将进度条拖拽到一个月后,也就是昨天半夜被监控录制下的最后一段视频。

  开着的窗缝穿入进秋夜的冷风,像是一只看不见的手掌拂过窗帘,几片泛黄的落叶“沙沙”地飘落进屋子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