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烟水寻常事之老刑警的记事本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双亲不知儿不幸,家人有情世无情。

  高梁和黎麦带刘铮去肯德基买了一大堆吃的,又把孩子送回了家。

  在坐回车上的一瞬间,高梁狠狠地砸了一下方向盘,骂了一句:“真他妈是个畜牲!”

  黎麦知道自己师傅在愤怒什么,他也终于能把眼泪流了下来,又怕师傅笑话,赶紧悄悄地抹掉。

  高梁平复了一下心情,掏出手机,给李乐峰打了个电话:“李局,是我,高梁。我们刚刚把刘铮送回家,现在从他家里出来了。”

  “情况怎么样?”听声音,李乐峰还在办公室没有回家。

  高梁深吸了一口气,说:“可以确定是周常有了,刘铮明确指认他。怎么样?我们动不动?”

  电话那头的李乐峰略微迟疑了一下,还是决定:“动吧,防止夜长梦多。”

  “可是现在的证据还是不够。仅仅有刘铮一个明确指认,而且不是被害人;吴青那个孩子已经自杀了,可以说死无对证;常雨家属的态度还是非常强硬。如果动了,我们还是要承担很大的风险。”高梁把利害摆明了。

  李乐峰苦笑一声:“我知道,可是办什么案子都有风险,有案不立更是风险。”他顿了一下,“你和黎麦先别回来,直接去吴青的家里,找他的父母了解情况,我让永秋和利明两个组,现在对周常有实施抓捕。”

  高梁看了一下手表,说:“现在的时间是不是太晚了?吴青的父母恐怕已经休息了。”

  “我知道,但是事不宜迟,尽快搞清楚吴青生前的遭遇,或许对案件的帮助是很大的。”李乐峰也看了一下手表。

  高梁也不再废话,直接调头开往吴青的家里。

  吴青家住在营口市卫生学校对面三层“土匪楼”里。

  高梁猜的没错,他们敲门时,吴青的父母已经入睡了。

  突然间听见了敲门声,两口子吓了一跳。吴青的爸爸吴旭东起床下地开门,妈妈王凤紧随其后。

  高梁和黎麦隔着门表明了身份,被吴家两口子请进了屋。

  吴家是一个四十多平米的一室半小房子,三面朝阳。大屋既是客厅又是夫妻俩的卧室;那个半间是女儿的卧室;吴青活着的时候,晚上是睡在厨房搭建的折叠床上。吴青死了,厨房的小床也被撤了出去。

  夫妻俩很是不安,警察怎么会找上门?一家子可都是老实本分的人啊。

  王凤悄悄问自己的丈夫:“是不是姑娘做了什么坏事?”

  吴旭东连连否认:“怎么可能?姑娘多听话啊?怎么可能是做坏事的孩子?又不是像儿子那样!”

  一提起儿子,王凤心里觉得很难受,她也认为老公说的有道理,于是不再说话了。

  高梁把两口子的表现都看在眼里,内心觉得很不是滋味儿。吴青到死都没有获得父母的原谅,而父母也一直不了解到底是多可怕的事情发生在了孩子的身上。

  这时,那半间屋子的门悄悄地打开了,吴蓝的小脑袋藏在门后。

  黎麦麦听见了声音,回头看了一眼。吴蓝迅速地把门又关上了,一闪而过,就像从来不发生过。

  高梁虽然背对着他们,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但是,他不能表现出对吴蓝有任何了解或认知,因为这是付老师对她的承诺,他需要维护这种承诺。“我们是站前公安局刑警队的民警,最近正在调查校园霸凌的案子。案子有可能涉及到吴青,我们想了解一下这孩子的生前情况。”

  吴家夫妻互相对视了一眼,觉得事情可能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

  四个人在夫妻俩的卧室落座之后,吴旭东怯生生地问:“警察同志,您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

  高梁没有直接回答他,而是问道:“恕我冒昧地问一句,吴青自杀之前发生了什么事?”

  王凤的眼泪下来了。

  吴旭东叹了一口气,站起来给大家分别各倒了一杯水。

  “实话跟您说吧,我们两口子大字不识几个,吃够了没文化的亏。人人都挣钱的时候,我俩还只能做苦力,就想要儿女好好读书。可是不知道儿子怎么了,小的时候还好,从五六年级开始就不愿意上学;后来他升到初中的第一年还好,每天兴高采烈地去上学,可是到了第二年又开始不爱上学。”

  吴旭东喝了一口水,继续说:“那天,我在工地上结工资,因为不识字,让人给骗了。我心里太难受了,回家就喝了点儿酒,骂了他几句。这孩子让我骂跑了,一晚上没回来,结果第二天早上就……”

  吴旭东说不下去了,声音哽咽起来;王凤干脆失声痛哭。

  高梁和黎麦看着这两口子,心中百味杂陈。自己吃够了没文化的亏,就想让孩子读书。这是一个多么正确而美好的愿望,可是仅仅让孩子读书,却不关心他的成长,最终还是酿成了悲剧。

  高梁压低了声音,以确保对话不被吴蓝听见,“吴青是不是有一个好朋友叫刘铮?”

  “是啊,吴青是有个好朋友叫刘铮。那时候,吴青的尸体刚被打捞上来的时候,刘铮就说是有人害他的。那孩子哭得撕心裂肺,我知道他说的是我们两口子。”王凤勉强压制住了哭声,自责地说。

  吴旭东耷拉着脑袋,说:“其实刘铮说的没错,是我们害死了儿子。可是儿子他不争气,我们也是恨铁不成钢!谁想到他用这个办法来惩罚父母,不孝!”

  从这对父母的话里,高梁知道他们内心也是矛盾重重,责怪儿子,也责怪自己。

  黎麦死死地憋住了眼泪,咽下哽在喉头的那声哭泣,苦涩地告诉他们:“刘铮说的不是那个意思,是真的有人害死了吴青!”

  吴青的父母惊讶地看着黎麦,半天没有说话。

  高梁也认可了黎麦的说法:“小黎同志说的没有错,吴青在生前的确遭遇了更大的不幸,超乎你们的想象。”

  王凤想起来高梁进门时说的那句话,声音已经有些颤抖了,“难道吴青是因为被人欺负了才自杀的?谁欺负他是同学,还是那些小混混?”

  “不是,是他们的老师。”黎麦终于说出口。

  “咣当”一声,王凤的杯子摔在了地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