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烟水寻常事之老刑警的记事本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三天三夜住山头,廿人同心擒双凶。

  “一会儿我和黎麦就要撤离了,我们去镇里设卡。你俩要注意安全!”高梁看着朱智和李永秋,不放心地叮嘱。

  “放心吧,咱们在这片原始森林里都住了三个晚上了,路还是熟的。”朱智大大咧咧地挥挥手。

  一中队三个人和杜志春、朱智、王彤佳在一周前坐火车、倒飞机、换客车,辗转到达了云南省普洱市景谷县的边陲小镇正兴镇。

  到了景谷县之后,杜志春立刻找到自己以前的老战友景谷县公安局副局长楚雄,说明了来意。

  楚雄知道之后非常为难,说:“本地民风十分彪悍,你们几个外地人突然出现在这里,还要在这抓人,简直难过上青天。”

  楚雄告诉他们,这个贺岩的父亲所经营的矿区非常特殊,矿区、正兴镇和缅甸被一片生长在山坡上的原始森林分成了南、北、西三面。这片原始森林占地广阔,根本无法设伏。即使没有本地人作梗,如果抓捕过程中让嫌疑人逃到了原始森林,翻山进入缅甸境内,那抓捕工作也一样会失败。

  高梁想了想,说:“这几天我们先去正兴镇了解一下情况,观察观察周围地形吧。”

  “你们以什么身份呢?”楚雄还是不太愿意他们冒险。

  “药商吧。”王彤佳的爷爷是中医,对药材略知一二。

  “行,那你们有需要给我打电话,我随时准备好去调集警力协助你们。”楚雄给他们留下了电话号码。

  随后,楚雄安排一辆地方车牌的面包车把他们送到了正兴镇。

  高梁一行六人就在正兴镇住下了。

  当地人一听说有北方来的药材商,纷纷过来推销自己的药材。

  王彤佳很聪明,说:“你们推销的药材,我不知真假,而且也不知道适不适合我们北方使用,所以我们先不收,你们都留下联系方式和样本,我们要拿回去研究。”

  这个镇子四周都是森林,居民区范围非常小,人口也比较少。不到一天,他们几个对这里已经非常熟悉了。尤其是矿区,是镇子里居民主要收入来源,因此居民对矿区的情况非常了解。

  他们告诉王彤佳,矿区老板的二儿子几天前刚从北方回来,带回来一个漂亮的女孩,说是对象。至于这俩人是否还在矿区,却不得而知。

  当天晚上,高梁决定留下王彤佳和杜志春在镇里,继续假装要采购中药;自己和朱智、黎麦、李永秋进入中缅边境的原始森林。

  其实,从原始森林通往矿区是有大路的。但是矿区的防卫特别严密,他们这种外人是进不去的,但是他们可以进入森林中心,爬到山顶去观察矿区的情况。

  王彤佳非常不赞同,说:“这大冬天的,又危险又冷,你们要去原始森林,简直是自讨苦吃。”

  高梁说:“我们已经来不及想别的办法了,这个办法虽然笨,但却是最有效的。我曾经观察过这个森林的结构,北坡植被稀疏。如果我们能爬到森林的中心,正好可以俯视北坡整个矿区的情况。”

  王彤佳还想说些什么,被高梁抬手打断:“你们两个就在这等着我们。彤佳去给我们准备点干粮。”

  第二天早上,天没亮,高梁备足了饼干和矿泉水,带着三个人从南坡进入了原始森林。天渐渐亮了,可是茂密的参天大树却让他们仍身处黑暗中。

  整整走了一天,在太阳落山前,他们终于到了森林中心,一处地势极高的地方,可以看清各个方向的情况。除了南坡的正兴镇、北坡的矿区,还有就是西坡的缅甸。

  还有几天就过年了,矿区已经停工了,一片安静,只有晚餐时有矿工到食堂打饭。他们足足等了一夜,没有任何动静,也没有发现可疑的人。

  李永秋悄声地问高梁:“他们是不是不在啊?

  高梁说:“再等等。”

  这一等就是三天三夜。云南山地的冬天号称是“早穿棉,午穿纱”,四个人一直在忽冷忽热的温度下煎熬;轮流休息,二十四小时都保证至少两个人是清醒的。

  到了第四天,黎麦盯着宿舍区半天,捅了捅高梁,说:“高师傅,你看那件衣服!”

  高梁从不安稳的梦中惊醒了,远远看向宿舍区,果然晾衣绳上挂着的是之前去银行取钱的人穿过的蓝色夹克。

  不久又从宿舍出来了个年轻女人,可以确认是耿超。

  他们还在矿区!

  高梁给杜志春打了个电话,告诉他情况。

  杜志春想了想,说:“进到矿区里抓人肯定不行,矿区里还有很多没有回家的矿工。不管我们去多少人,无疑是以卵击石。”

  “是,所以我们需要当地公安支持,想办法在镇子里实施抓捕。”

  “那需要把人引出来。我给楚雄打电话,让他下特情进去。”杜志春出了个主意。

  “特情是本地人,进去了不一定跟我们一条心。我和黎麦现在下山,想办法进去,一定要在国境内把他们抓住。如果他们翻山逃跑,进入缅甸境内,我们根本拦不住。”

  “你们两个进去更难。我让楚雄找个可靠的本地特情,我跟着进去。”

  “不行不行,如果特情反水了,那你就危险了。”高梁坚决不同意。

  “没有别的办法了!想抓他们,只有这一个机会,他们要是再逃,我们可真就没有机会了。”杜志春也很坚决。

  高梁最后妥协了。留下朱智和李永秋在山上盯梢,以防他们穿过森林越境;高梁和黎麦下山与当地公安配合设伏;杜志春跟着特情进入矿区化装侦查;王彤佳在镇里做接应。

  商量好对策,杜志春立刻给楚雄打电话。楚雄迅速调集了二十个特警队员和高梁汇合,在矿区到镇上的大路两旁树林里设伏。

  大年三十的晚上,整个街道灯火辉煌,鞭炮声不绝于耳,整个小镇弥漫在一种新春的欢乐气氛中。

  高梁和当地特警们树林里足足待了一天了,并没有人出来。

  高梁的后背渗满了冷汗。他怕抓捕失败,更怕特勤反水,最怕的是杜志春遇到危险。

  晚上八点多,一群人——大概有五六十人——从矿区嘻嘻哈哈走了出来。贺岩和耿超被这群人拥簇着,根本没有办法实施抓捕。

  高梁看见了杜志春。他正操着一口山东话和贺岩勾肩搭背,谈笑风生,连眼神都没有匀给两旁。

  高梁的心放下了一大半,杜志春已经脱离了险境。

  杜志春和特情把这一大群人引到了镇子里唯一一个演唱厅——神木演唱厅。

  神木演唱厅是本地一个非常热闹的娱乐场所,即使在大年三十也热闹非凡。它中间有一个小舞台,每晚都有主持人向大家介绍节目。底下有散座,有半开放式的包厢,每个人都可以看到舞台上的节目。

  进到了神木演唱厅,这四五十人四散开来。室内的灯光非常昏暗,一时间根本无法分辨耿超和贺岩在哪里。

  杜志春和楚雄两人进入演唱厅装作醉酒的样子,在大厅里摇摇晃晃的到处转悠,时不时碰到几个人,被人劈头盖脸的怒骂一顿。

  可是走了一圈,还是无法确定贺岩和耿超的位置。两人悄悄冲高梁摇了摇头。

  这时候,高梁灵机一动,从怀兜里掏出了一支笔,写下了一张纸条,从舞台下边递给了主持人。

  主持人也在兴头上,根本没注意其他,接过纸条一看,立刻大声地说:“有请矿区贺老板的二公子和二少夫人到台上为我们表演节目!”

  矿区的人以为这是个即兴节目,轰然叫好。

  耿超也是非常开心。作为一个主持人,她非常喜欢这种抛头露面的场合。她找到了贺岩,挽着他的胳膊,矜持地走向了舞台。

  到了舞台上,耿超用标准的播音主持腔给大家讲话:“今天是除夕夜,非常高兴和大家一起过年。我作为一个北方人,第一次来到……”

  高梁已经事先把主持人叫下了舞台,然后冲台下几个警察使了个眼神,几个人立刻冲上去摁住了他俩。

  演唱厅里一时混乱起来,五六十个矿区的矿工立刻站起身来,手上拿着敲碎的酒瓶子或者云南当地的刀具,直奔舞台而来。

  突然间灯光大亮,外面待命已久的特警,端着枪就冲进来了。同时,高梁大喝一声:“不许动!我们是警察!”

  所有人一愣,楚雄用当地的话又重复了一遍。人们虽然还举着手中的家伙什儿,不敢轻举妄动。

  王彤佳抬起那个女人的脸,确认是耿超。

  高梁也看了看手上擒住的这个男人,厚厚的嘴唇,也的确是贺岩。

  黎麦腾出手给李永秋打了电话,让他尽快和朱智下山来。

  楚雄可不敢怠慢,向高梁比了个手势,让他尽快把两个嫌疑人带离现场。因为停留时间得越久,不可控的情况将会越多。

  高梁会意,和其他几个人押着贺岩和耿超迅速的离开了演唱厅。

  还没等其他人回过神,他们已经坐上了楚雄事先准备好面包车返回了景谷县城。

  抓捕任务顺利完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