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烟水寻常事之老刑警的记事本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心狠手辣夺四命,矛盾重重疑一人。

  李乐峰从倒视镜里看着坐在后排的白雪,心里想的却是刚才进入现场时的情景。

  中午午休时间,李乐峰正在睡午觉。突然移动电话响了,铃声大震,李乐峰一下子被惊醒了。他操起电话一看,是高梁,知道肯定是急事,接通电话就问:“怎么了?”

  电话那头高梁的声音也比较紧张,说:“刚才建设派出所来电话,说辖区里的自来水厂家属楼,有一家四口被灭门了!”

  李乐峰彻底醒了。这段时间种种原因,社会治安出现了恶性案件频发的迹象,但是像这种极端恶性的案件还是很少见。

  十五分钟后,李乐峰带着一中队和技术中队赶到了案发现场。案发现场在自来水厂家属楼一单元一楼东侧,周围已经由派出所民警做好了警戒。赶上这时候是中午,大部分居民还在上班,围观的群众还不算多。

  进入现场,一片狼藉。

  户主马春光横坐在入户门口,心脏位置插着一把直刃尖刀,应该是当场死亡。他手中还攥着塑料袋,身边散落一地苹果。

  他的老伴儿田月桂死在了厨房,是被割喉,也是一刀毙命。据派出所民警介绍,他们进入现场时,厨房的拉门开了一半,排油烟机和煤气灶还没有关。正是因为锅里炒菜冒出浓浓黑烟,飘出窗外,被路人发现,以为是火灾,才报警的。

  小女儿马丽衣着整齐,死在了客厅,死前遭受了严重的殴打,死亡原因应该是后脑撞在了大理石台面的茶几上,后脑有明显的塌陷。

  大女儿马红死在了卧室,身上有多处刺伤,致命伤也是在心脏处。令人惊悚的是,她的头被割下了一半,脖颈还留有部分皮肤和肩部连接。

  很快,崔立伟、杨东升在现场提取了大量的指纹和脚印;作案工具也被留在了现场,就是马春光胸前的那把刀;门窗都是完好无损的;家中财物也没有任何的损失。

  “仇杀,熟人作案。”高梁一进入现场就下了结论,李乐峰点点头,也表示赞同。

  现场的工作很快就结束了。高梁留下刘思宇和李永秋看现场,其他人迅速开展下一步工作。

  李乐峰几个人把白雪送到她奶奶家。

  白雪的奶奶和白雪一样,不明所以。王彤佳简单说明了案发情况,把老人和女孩吓得脸色煞白,话都说不出来。

  高梁安抚她们的情绪:“先别担心啊,这件事得通知白雪的爸爸一声。他的电话是多少?”

  白雪的奶奶颤颤巍巍从桌子下面的抽屉里拿出一个小本子,指着上面第一个电话记录“白伟杰 139xxxxxxxx”说:“这就是我儿子的电话。”

  高梁把电话抄了下来,又还给老人,说:“那麻烦大娘给他打个电话吧!这么大的事情,得通知他一下。”

  白雪的奶奶拿起电话,拨了号码,可是半天都没有什么反应。她无奈地挂断电话,告诉他们:“我联系不上,电话打不通。”

  高梁拿起号码看了看,用自己的手提电话再拨打了一下,发现里面的提示音是“此号码已停机”。

  高梁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就问老人家:“大娘,您儿子还有其他的联系方式吗?”

  “没有了,他平时也不在家住,我只知道他这一个电话号码。”

  “那他在哪儿?在哪上班?在哪住?”

  “他从自来水厂下岗以后,又离了婚,没着没落的,上班就是打零工,给人看看大门打打更,平时可能是住在单位吧!”

  白雪的奶奶说完,叹了一口气。

  白雪在那边终于缓过神来,“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她这一哭,白雪的奶奶终于也是忍不住了,开始噼里啪啦掉眼泪,祖孙俩搂作一团儿抱头痛哭。

  王彤佳和高梁见这二人的情绪不是很稳定,就和李乐峰商量,等到她们情绪稳定下来,再和她了解情况。

  李乐峰看了看哭泣不止的老人和女孩,也觉得现在的确不是给她们取笔录的时机,就同意了高梁和王彤佳的意见。

  当他们准备离开白雪的奶奶家时,高梁发现白雪的奶奶眼神有些闪躲,可是由于白雪已经哭到情绪崩溃,所以他暂时也没有多问。

  接下来,刑警队足足忙了一夜。

  第二天一早,在李乐峰的主持下,召开了第一次案情通报会。

  刘思宇和李永秋从现场回到局里,参加了这次通报会。

  李永秋根据现场的情况做了简单的情景复原。

  “从现场来看,很有可能是凶手敲门入户后,首先进入卧室,与第一个被害人马红发生争吵,并且杀了她;

  第二名被害人马丽听到声音,走到卧室看情况,结果被凶手直接拽到客厅,进行殴打,并且头撞到大理石茶几上;

  第三名被害人田月桂正在厨房做着午饭,排油烟机和燃气灶发出非常大的声音,再加上拉门是关上的,她并没有听到客厅发生了什么,但是凶手并没有放过她,直接冲到厨房将她杀害;

  第四名被害人马春光这时刚刚从外面回来,就与凶手正面相遇,被刺中心脏。然后凶手就逃离了现场。”

  李乐峰点了点头,说:“永秋分析的有道理,差不多是这样。但是忽略了一点,第一名被害人的头。这个凶手很可能在厨房杀死第三名被害人之后,试图回到卧室砍掉第一个被害人的头,但是没有成功。很有可能就是第四名被害人回家开门的声音打断了他的计划。”

  “现场的痕迹情况怎么样?”李乐峰转过头问崔立伟。

  崔立伟打开报告,说:“目前现场提取的指纹除了四名被害人之外,还有第五个人,包括凶器上的刀柄上也有这个人的指纹。从几名死者的伤痕来看,这么娴熟的手法,这人很可能有前科,所以锁定犯罪嫌疑人并不算困难。”

  孙黎明突然紧张地问:“刘思宇,你们俩回来了,那现在现场还留着谁?不会空着吧?”

  刘思宇回答说:“派出所的人正在那守着呢。”

  “他们可靠吗?不会让人进去吧?”孙黎明还是没有放松。

  李乐峰知道这样一起灭门惨案,会让刑警队压力陡增,孙黎明紧张的情绪也可以理解。他抬手压一压,示意大家放轻松,说:“这件案子虽然是灭门惨案,但案情本身还是比较简单。接下来我们就做好走访排查工作,还有技术中对尽快把尸检报告和现场痕迹检验报告拿出来。”

  高梁也附和道:“的确,这家人四口人都是自来水的职工,社会关系比较简单,有过节的熟人也很好划定。尤其现场留下了这么多痕迹,如果凶手真的是个有前科劣迹人员,那证明了凶手并不在乎是否被发现。”

  李乐峰听到这话,想起个事儿。“昨天咱们送白雪回到他奶奶家的时候,你们觉没觉得他奶奶有些言辞闪烁?”

  高梁回答:“有,我也发现老人似乎隐瞒了什么。但是昨天现场情况实在是太特殊了,一个未成年的小女孩儿和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实在是没有办法在当时的情况下继续取语录。”

  “那今天开完会,高梁你带着王彤佳和黎麦再去一趟白雪奶奶家,给那祖孙俩取一下笔录。还有一个情况,白雪的爸爸在哪里?案发到现在,我们联系不上他,昨天老人也说联系不上他。出了这么大的事,一个大活人联系不上,也太奇怪了。所以一会儿也要问清楚。”

  陈利明似乎悟到了什么,问:“李局,您怀疑凶手是马红的前夫、白雪的爸爸白伟杰?”

  李乐峰直接认可了他的猜测:“是!从昨天白雪奶奶的表现来看,我觉得老人应该知道些什么事情,但是不敢跟咱们说。所以,你们今天去取笔录的时候一定要讲究策略方法。利明和赵鸿尽快去自来水厂进行排查。思宇和永秋配合技术中队继续勘查现场、清理现场。”

  “好!”

  大家领了各自的任务,去开展工作了。

  不出意外,高梁、王彤佳、黎麦三个人的工作进展不大。白雪向学校请了假,在家里休息,等着姨姥姥和表舅从辽阳赶过来帮忙处理丧事。但孩子的情绪毫无改善,还在这种巨大的震惊和悲痛里没有走出来。而白雪的奶奶仍然是一问三不知。

  而另一路的陈利明和赵鸿获得了许多关于白伟杰信息。

  白伟杰和马红原来都是自来水厂的职工。两人在工作中自由恋爱,很快就结婚生子。但是在白雪出生之后,白伟杰暴躁脾气开始暴露出来,经常和马红吵架。马红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提出了离婚。因此,白伟杰非常生气,不但坚决不离婚,还多次殴打她,几次闹到了派出所。后来在街道和工会的介入下,两个人才离婚。马红带着女儿回到了娘家。

  他们离婚后不久,自来水厂改制。因为白伟杰曾经多次被派出所批评训诫,所以他成为了第一批下岗人员。而他所居住的福利房也被收了回去。

  下岗后,白伟杰一直郁郁不得志,他把自己的境遇全都归责于马红,所以经常骚扰马红和她家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