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烟水寻常事之老刑警的记事本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遍寻线索辽水滨,下游尸块又有新。

  在刑警队的小会议室里,崔立伟把报告交给了李乐峰。

  李乐峰看完了崔立伟的报告,把它传给了孙黎明,说:“黎明,你看看。你有什么想法?”

  高梁带着一中队的人散坐在了会议桌的另一侧,大家的表情都非常沉重。

  昨晚出现的尸块,进一步加深了人们的恐慌。人们已经到了谈辽滨公园而色变的程度。辽滨公园恐怕要空置一段时间了,不会有人去,也不能获得任何有用的信息。

  除此之外,尸源到现在毫无头绪。到底是什么人?

  按照崔立伟出具的报告,这两天晚上出现的尸块是属于同一个人的。前天晚上的是右手,昨天晚上的是腹部。崔立伟推断,被害人为一名二十岁左右的年轻女性。

  一个风华正茂的小姑娘到底与什么人结下深仇大恨,竟然被大卸八块,死无全尸。

  黎麦突然悄悄的说了一句:“两次都是在辽滨公园或者附近发现尸块,这个凶手不会是在挑衅咱们吧?”

  高梁想了想,说:“不会。他应该是觉得,辽滨公园人多,而且我们已经去过了,不会再去了。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结果我们却杀了个回马枪。所以匆忙在附近处理了。”

  “孙队,您看现在怎么办?”高梁转头把问题扔给了孙黎明。

  孙黎明看完了报告,把它又交给了高梁,说:“我听听你们大家的意见,我是刚来的,不好发表意见。”

  李乐峰宽厚的笑了笑:“没有那么多规矩,你有什么想法就说吧。”

  “我的想法就是尽快破案,不能扩大的案件的影响。这起案件目前看来性质过于恶劣,如果不破案,将会引大的恐慌。”孙黎明很是激动。

  高梁只能表态:“我们一中队保证完成任务。”

  李乐峰对这种放卫星的谈话倒是不以为意:“我也相信你们能完成任务,可是现在,尸源还没有找到,你的保证为时尚早。”

  刘思宇突然开口:“我倒是有个想法。这个人连续两天在辽滨公园附近丢弃尸块,他的最终目的并不是放在这里,而是不远处的辽河。他应该是要把尸块投入河里,再冲到大海。这样就没有证据了。只是这两次应该都是被什么事儿给耽误了,我们最好再去查一下。”

  李永秋突然想起来,昨天那几个篮球小子的对话,立刻响应自己的搭档:“我觉得可以再从那几个打篮球的少年身上挖一挖。我昨天排查的时候发现还有人见过那个放背包的男人,只是他跟咱们没有说实话。”

  “那个人大致什么样子?”李乐峰觉得这是一个关键点。

  “那小子说,放背包的那个人,个子挺高的,有点儿驼背,长的特别白,其他就没有具体情况了。”

  “还可以再挖。怎么才能让他们说实话呢?”高梁觉得叛逆期小男生还是挺棘手的。

  李永秋嘻嘻一笑,那个小子看黄碟。

  高梁气乐了,说:“只要不是聚众、公开,他自己在家看也不犯法。就算是有买卖行为,也是归治安管,也不归咱管。”

  李永秋翻了个白眼,说:“咱知道,可他不知道啊!所以我们可以拿这个事儿去唬一唬他呀。”【注】

  高梁气乐了,说:“好!这种缺德事儿就你和陈利明去吧。”

  陈利明很是委屈:“我都没有说话,怎么就好像我一直都只能干缺德事似的。”

  大家笑了起来,气氛缓和了不少,至少没有刚才压抑了。

  “饭店那条线就我和黎麦去吧,仔细找找,总会找到蛛丝马迹的。”高梁直接开始安排任务。“思宇和赵鸿,你们两个最近跑一跑辽河沿岸,看看有没有人看到什么奇怪的事情,或者遇到什么奇怪的人。按照思宇的猜测,我觉得这个人会继续想办法,把剩余的尸块继续扔到辽河里。”

  李乐峰咳咳两声,清了清嗓子。

  高梁突然反应了过来,赶紧一个紧急刹车。“孙大队,您看这么安排行吗?”

  孙黎明笑容可掬地说:“可以,。可以。我刚来不了解情况,大家就按照小高的安排去做吧!”

  高梁悄悄地抹了一把冷汗,真是的,视自己的直管领导为无物,自己的政治生涯要到此结束了!

  李乐峰在别人看不见的角度下,狠狠地瞪了高梁一眼。

  局里这些事,按下不提。一中队得六个人,按照高梁的分配,分别开展侦查工作。

  第一条线是陈利明和李永秋。

  陈利明对李永秋这个人充满了好奇。他帮忙了一个案子,就入了局党组的法眼,从派出所直接调到了分局。不少人都在猜测他的身后是多硬的后台。可是陈利明在几天的接触下发现,李永秋真的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刑侦人才,就是性格太恶劣了。陈利明把自己的想法开诚布公地跟李永秋说了。李永秋非常惊讶:“陈哥,你怎么好意思说我性格恶劣?”怼得陈利明哑口无言。

  高梁之前留下了那几个篮球小子联系方式,哥俩一个个打电话联系。但是只有当天跟警察进行交流的小伙子愿意配合;其他人依然是一问三不知。

  在打电话过程中,李永秋听出了昨天另一个小伙子的声音,于是拿过电话就告诉他:“我知道你是谁。最好配合我们警察工作,否则你干过什么,我立刻告诉你父母或者学校!别以为买几张日本碟是神不知鬼不觉,这些卖碟的人都在我们掌握里呢!”

  电话的另一头,犹豫了半天,说:“我要是配合你们,你们能不告诉我爸妈吗?”

  “可以啊!只要你告诉我们实话!”

  于是他俩和那个小伙子约定了地点,还是在辽滨公园碰面。

  放下电话,陈利明说:“我觉得我非常有资格说你恶劣!我根本不是你的对手。”

  第二条线是高梁和黎麦。

  饭店几位员工提供了一些情况。他们把垃圾桶露天放在后门门口是为了保持厨房干净卫生,因此经常有人在路过的时候会往里扔垃圾,一般都是纸巾、雪糕棒、饮料瓶之类的。

  其中一个负责传菜的小伙子想起了一件事。那天他去后厨传菜的时候,听见了外面扑通一声,他觉得又是路人往里扔垃圾,就没在意。现在想想,那么大声,一定是个重物,很有可能就是这么大块肉。

  高梁追问:“大概是什么时候?”

  “大概是晚上六点多钟的时候。”

  六点多钟!正好是高梁他们到达辽滨公园的时候!

  高梁立刻给陈利明打电话。

  陈利明反馈的情况有些类似。

  那个打篮球小伙说,这个人从公共厕所出来的时候,其实戴着帽子,当时正好是治安大队警察过来清场。于是他又折回了厕所,之后如何离开现场的就不知道了。

  高梁想了想:“也就是说,这个人来辽滨公园,可能真的是准备把尸块扔到河里的,只不过两次都被警察到来打乱了计划。一次是治安大队,一次是我们。”

  黎麦点了点头:“看来只能等思宇哥和赵鸿那边会有什么样的发现了。”

  第三条线是刘思宇和赵鸿。

  哥俩沿着辽滨公园十几公里走了个来回。还真有个钓鱼的大爷,提供了一些情况。在大前天傍晚,他在二本町附近的河沿儿钓鱼。在要收竿的时候,有个小伙子拎了一大坨的塑料袋就要往辽河里扔。大爷看不惯,就吼了一嗓子,把那个小伙给吓跑了,东西也没有扔进去,而是被他带走了。

  刘思宇问大爷:“那个小子长什么样?”

  大爷努力回忆了一下:“哎呦!他戴个帽子我也没看出来,但是看起来挺高的,有些驼背。”

  高梁汇总了三条线的线索,想起来崔立伟说过,尸块的切口非常整齐,凶手有可能是很有经验的医生,屠夫,厨师等职业人员。

  如果是医生的话,这种手法是需要长期锻炼的,最大的可能是外科医生。营口这种小城市,能上大手术的外科医生也就百十个,实在不行就一一排查吧!高粱如是想。

  于是,他把三组人马再次集合,召回队里,让二组、三组各归各位,回到原来的搭档身边,重新分配任务。既然知道了嫌疑人大致的容貌,那就按图索骥。

  刘思宇和李永秋接到的任务是去排查全市几个大医院的外科大夫。

  陈利明和赵鸿去排查各个大饭店的后厨。

  高梁和黎麦去屠宰公司走访一下。

  一中队开始着手新的侦查工作时,西市区渡口派出所接到了报案,在渡口附近的苇塘里发现了尸块。

  西市区公安分局知道站前区公安分局这几天出了个类似的案件,立刻把案件线索移交过来。

  崔立伟第一时间把尸块拿到了实验室。

  崔立伟很快给出了结论,这次的尸块是一个年轻女性的左脚,和之前发现的两部分尸块都是属于同一个人的。

  李乐峰勃然大怒:“这也太猖狂了!凶手一次次在我们眼皮子底下抛尸,又在我们眼皮子底下溜走。”

  高梁仔细看了看现场照片,说:“这个尸块是冲到芦苇塘里的。看来思宇的猜测是对的,这个人就是要沿着辽河抛尸。”

  

举报

作者感言

海边小捕快

海边小捕快

注:新的非法证据排除规则此时还没有实施。

2019-08-02 21:2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