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烟水寻常事之老刑警的记事本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八、4月20日晚20时,猛龙的士高。

  猛龙的士高是本市一所综合性娱乐场所。这是一栋坐西朝东的独立建筑物,一楼是10米宽、30米长的中空大堂,是年轻男女们跳舞蹦迪的地方,大门正对面挂着巨幅壁画——一条张牙舞爪的龙;二楼北侧是台球厅,灯光昏暗摇曳,打架斗殴的主要发源地;二楼南侧是KTV包厢,打开房门就能把台球厅的情况看的清清楚楚。

  李春婷打开出租车门下了车,直奔的士高二楼的台球厅。陈利明早就等在了那里。而从她家一直跟着的李乐峰和刘思宇则上了另一边的楼梯,开了一间迷你包厢,打开房门,观察对面的情况。

  KTV服务生过来问:“二位先生,需要什么酒水吗?需要人陪着吗?需要其他服务吗?”

  李乐峰盯着对面,说了一句:“等人。”

  服务生突然压低声音:“先生,您是来捉奸的,还是来找孩子的?一会儿能不能别在这儿打起来,这要是出事儿就得扣我工资。”

  李乐峰这才看了服务生一眼。这服务生十七八岁,小眼睛,八字眉,满脸青春痘,说丑不至于,说帅又太亏心,但是看着倒是个老实孩子。

  李乐峰下巴向台球厅那边虚点了点,“我过来等我侄女的,她在你们这里打台球。”

  服务生努力睁着小眼睛看了看,“您是说婷婷姐?”

  “你认识她?”

  服务生看了看李乐峰,四十多岁的老帅哥,穿着铁灰色的休闲西装,里里外外透着一个干净利落,完全没有本市暴发户那种“头发油、肚子大,腰里挂着BP机,手里拿着大哥大”的样子;再看看刘思宇,寸头圆脸,浓眉大眼,和李春婷还有几分连相【注1】,心里已经相信了。“认识啊!婷婷姐常来我们这里打台球,以前她常和大龙哥玩,后来大龙哥走了,她就自己玩了。她玩的可好了,经常和客人打,能赢钱的。”

  “大龙是谁?”

  “叔,你可别告诉婷婷姐是我说的,大龙哥是我们这里看场子的。就是有人打架,他出来拉架什么的。”

  “是不是一个黑龙江人,个头不小?”

  “叔,你认识他啊?”

  李乐峰笑了笑,从兜里掏出五十块钱,“小伙儿,帮我俩拿瓶矿泉水,剩下钱给你了。”

  服务生喜笑颜开地离开了。

  这时台球厅那边,陈利明不但已经和李春婷搭上话了,还和她打了一盘台球。结果当然是李春婷赢了,陈利明答应请她吃西餐。二人说说笑笑下了楼。

  李乐峰、刘思宇随即也下楼了。

  出了门,陈利明把李春婷迎到了自己的新奥迪车上,直奔盼盼路上新开的米兰西餐厅。李乐峰、刘思宇开着单位的老普桑从另一条路上绕到了米兰西餐厅。

  米兰西餐厅是本市第一家西餐厅,环境优雅,菜品丰富,是年轻人谈情说爱的好去处。但是因为价格不菲,很多人还是望而却步的。李春婷也是第一次来,自从妈妈去世,爸爸下岗,她下馆子的次数五个手指头都能数过来;每天穿得光鲜亮丽,懂行的人一看就知道是西柳市场的便宜货。以前也不是没有打台球的人要请她吃饭,可是大龙都给拦住了。这位陈先生一看就是好人,来的也是这样体面的地方,李春婷还是很高兴的。

  入座之后,陈利明坐在李春婷身边,给她点了一杯卡布奇诺,又叫了一些甜品和牛排,都是她见都没见过的。李春婷好奇地看着咖啡上的拉花,低头拘谨地喝了一口,真不一样,和那些速溶咖啡完全不一样。一抬头,对面又坐了两个没见过的男士。正是李乐峰和刘思宇。

  李春婷惊慌地转过头看着陈利明,陈利明语带安抚:“没事儿,小李,我们是警察。这是我的证件,我们有些事情想找你了解一下情况。放心,不能害你。谁害你还搭这么一顿好吃的啊?这些都是我自己掏钱,吃吧吃吧!”

  李乐峰很是无奈地看着陈利明,刘思宇也忍不住笑了,气氛一下子缓和了不少。

  李乐峰敛起笑容,对李春婷说:“小李,我知道你是个好姑娘,家里情况也比较困难,你父亲和我妻子是中板厂的同事,都是这次下岗的。这次找你的事情,事关重大,希望你能保密。”

  李春婷也感觉到事情不简单,就点了点头。

  李乐峰拿出一张纸,上面写着电话号码,推到李春婷面前,“这个电话你知道是谁吗?”

  李春婷看了一会儿,犹犹豫豫地说:“我记得这是大龙的电话,他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告诉过我,但是我记不太清楚了。”

  陈利明嬉皮笑脸的问:“大龙是谁啊?你对象【注2】?”

  李乐峰敲了敲桌面,陈利明立马收拾起神情,不再嬉笑。

  李春婷也忙着否认:“不是。大龙是原来猛龙的士高的保安。他……他应该挺喜欢我吧,但是我跟他不是处对象【注3】。”

  刘思宇接着问:“他叫什么名字?哪儿的人?详细讲讲他的情况。”

  “他叫于海龙,黑龙江双鸭山人,比我大一岁,25岁。他个子挺高的,得有一米八多了,小眼睛单眼皮,长条脸,脾气挺不好的。我经常去打台球认识他的,他告诉我说是部队转业没工作才到猛龙当保安,可是后来经理告诉我他是在部队盗窃被开除的。我就知道这些。”

  李乐峰问:“他什么时候给你打过电话?”

  李春婷想了想:“他总共给我打过两次电话。一次是今年过年的时候,大半夜的给我拜年,说他回老家没来得及跟我说,还告诉我这是他电话,我当时觉得奇怪,他哪里有钱买电话;还有就是上个月,白天我刚下班,他来电话说他要回来了,要跟我见一面。”

  “见到他了吗?”

  “没见到。后来他就没有音讯了。反正也不是我对象,我才不会多问呢。”

  “行,我知道了,他要是再联系你,你就给我们打电话。快点儿吃东西吧。”

  李春婷怯生生地问:“我能问一下吗?大龙他干啥了?”

  陈利明撕下餐厅的花式便签,写下自己的电话,递给李雪婷,“没干好事儿,你没跟他处对象就对了!这个给你,有事儿就打我电话。”

  九、4月21日上午8时,副局长办公室。

  李乐峰抿紧嘴唇,听了高梁、杜志春和八田地派出所的排查情况。

  这一组按照“画像”排查,的确缩小了目标范围,人员集中在几个人,其中就有于海龙。值得注意的是,这些人中并没有和于海龙能够产生联系的人。

  李乐峰闭上了眼睛,知道事实可能真如自己猜测,但是目前还没有证据。

  李乐峰点将:“高梁、黎麦、罗向春,你们三个辛苦一趟,去趟双鸭山,探一探这个于海龙的底。杜志春、赵鸿、王黎明,你们把两次案发后短期离市人员扩大到每次案发后离市人员再查一遍,看看有没有和于海龙能产生联系的人。”

  高梁试探地问:“李局,您是不是有什么想法?”

  “是的。这两次案件,很可能是于海龙和不同的人结伙作案。目的也不尽相同。”

  高梁也抿紧了嘴唇。

举报

作者感言

海边小捕快

海边小捕快

【注1】连相:北方方言,长得相像。   【注2】对象:北方方言,男女朋友、恋人。   【注3】处对象:北方方言,谈恋爱。

2019-07-15 00:0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