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烟水寻常事之老刑警的记事本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一条金链套真话,六人整装待出发。

  “耿超有没有男朋友?”高梁问蔡婷婷。

  蔡婷婷斜眼看了看高梁,说:“这你们都查不出来,还当什么警察?”

  高梁终于知道陈利明为什么这么讨厌这个大美女了,有话坚决不好好说。但是他还是忍着,“你别跟我扯这些!我问你什么,你就答什么!”

  蔡婷婷知道的东西已经全都交代出去了,也觉得自己没什么可隐瞒的,于是点点头,说:“有没有”

  “什么人?”

  “不知道,我见过有个男人开车过来接耿超下班,他俩还在车里亲热了一下。但是耿超可是一直说自己是单身。”蔡婷婷努力回忆了一下。

  “那个人大概什么样?”

  “个子不太高,挺挺壮实的,口音不像是北方人。”

  “长的什么样儿?”

  “没见着,那天我出来的时候只看见他俩的背影。所以那个男人长相,我不知道。”

  “你只看见背影,怎么确定是耿超?”黎麦问道。

  “耿超走路有点外八字,再加上她特别瘦,所以背影特别好识别。”蔡婷婷对自己的“姐妹”还是挺熟悉的。

  “这次跟我说的是实话?”高梁还是有点不相信她。

  “现在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我已经没有什么好隐瞒的。”蔡婷婷面无表情地说。

  高梁和黎麦离开了蔡婷婷的家。黎麦问:“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找耿超。”

  话虽如此,但是耿超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在营口这座城市里再无痕迹。

  三天过去了,一中队六个人无论是走访耿超的亲属、朋友、同学、同事,还是向全市范围内发布协查通报,都一无所获。耿超就像一滴水被蒸发了似的,毫无痕迹消失了。

  高梁委托市公安局指挥中心向全国范围内发布协查通报,详细介绍耿超和那个神秘的云南人的信息,并绘制了画像,依然毫无消息。

  傍晚,其他部门已经下班了。高梁和黎麦还在办公室里翻看技术中队的化验报告。拿回来的化验报告显示,现场收集的两个苹果核上唾液,已经确定其中一个是耿超的;另一个报告虽然出来了,却没有比对样本。

  陈利明和赵鸿也从外面出来了,带着一身风雪。

  高梁抬眼看了看他俩,问:“你们这是从哪回来啊?”

  陈利明搓了搓冻僵的脸,答道:“还能哪儿啊?还不是电视台!”

  “怎么样?在电视台蹲了三天了?有啥结果没?”高梁起身给他俩倒上热水。

  陈利明和赵鸿捧起来,喝了一口,舒服地长出一口气。“唉~~~”

  陈利明缓过来以后,掏出笔记本,开始汇报情况:“自从你跟我说张丽收了耿超的金项链,我就跟她打机锋,绕了三天圈子。今天我有点儿不耐烦了,就拍了桌子,把她收礼的事情说了出来,问她到底怎么回事儿。”

  “哟!陈公子,你不怕你爸揍你啊?”高梁调侃道。

  “不怕,从我去电视台那天起,我就叫她一声张姐。我和我爸跟她各论各的,我就不信她还好意思找我爸!”陈利明狡黠一笑。

  “你还挺机灵,知道提前把后路堵死。那说一说,有没有什么新发现?”高梁看着陈利明的机灵劲儿,笑了。

  “我今天连哄带骗再吓唬,算是这个张大姐讲了几句实话。蔡婷婷说的没错,耿超的确是给张丽送了一条金项链才得到女主播这个位子的。可是光给主任送礼没有用,据说是耿超给台长也送了三千块钱。所以在台长和张大姐的共同努力下,耿超直接从广告部平移到新闻部当女主播。”

  “哇哦,还有这种操作啊?”黎麦一边啃着好丽友,一边听得津津有味。

  “何止呢!据我猜测,耿超给台长那三千块钱可能也是董倩家拿出来的!而且耿超并没有把欠款还给董倩!”

  “那她怎么拿到的借条?”黎麦好奇的问。

  “那还不容易?杀了董倩以后翻出来的;再不就是到董倩家,骗她说是要还钱,这样把欠条骗出来的。”高梁回答了徒弟的疑问,又问了陈利明一句:“你们做笔录了吗?”

  “做了。原来这个张丽大姐一直说私下谈话不要做笔录。现在事儿已经漏了,笔录不做也不行了。她还问我,到底是谁举报了她收金项链这件事儿?”

  “你没告诉她吧?”

  “那哪能啊?我可不想违反纪律。不过,我是真想告诉她,想看看蔡婷婷和她狗咬狗。”

  “想想就得。真告诉她了,你们哥俩也该进小黑屋了。你问没问耿超哪儿去了?”高梁提醒他。

  “这个她真不知道。因为耿超没有履行手续,请假单也没填,所以不知道目的地是哪里。”

  “看来耿超这是不想回来了。”黎麦猜测。

  “嗯,我之前找她做笔录,给她惊着了。”陈利明摸了摸下巴,回忆那次询问过程。没毛病啊,她怎么就跑了?

  “她惊得可够早了,咱们都没有开始怀疑她呢!”高梁冷哼一声。

  “你说她能去哪呢?”安静了半天的赵鸿问了一个关键。

  “还能哪?云南呗!”说话间,李永秋和刘思宇进来了。

  ”你俩又跑哪去了,现在你们干活都不跟我交代一声,要起飞啊?”高梁突然意识到好久不见他俩了。

  “咋没交代?早上你在行军床上都睡迷糊了,我就跟你说,我们再去摸一摸王磊。”李永秋撇了撇嘴。

  “他还有啥可摸的呀?”赵鸿不太明白。

  “我看看蔡婷婷知道的,他知不知道;他知道的,蔡婷婷知不知道。”李永秋劈哩叭啦说了一堆。

  “说啥绕口令呢?”陈利明也糊涂了。

  “就是他跟蔡婷婷通没通过气儿!”

  “结果呢?”高梁问道。

  “嘻嘻,野鸳鸯也不是一条心啊!”李永秋笑得幸灾乐祸。

  “唉……这里最无辜的还是董倩。”黎麦小天使非常不开心。

  “我们何尝不知道她无辜啊,所以我们要尽快抓住凶手!云南那边回没回信?”高梁扑棱扑棱徒弟的头发。

  “没有。”黎麦摇了摇头。

  “真愁人!”

  说话间,刘思宇的电话响了。

  “您好,哦,邱阿姨,怎么了?什么?行,等等我马上回家!”

  刘思宇挂断电话,对高梁说:“我妈昏倒了,我得赶紧回家。”

  高梁挥了挥手,说:“走走走,赶紧走!”

  陈利明问:“你也咋回去?不行的话,开我的车吧!”

  刘思宇平时脸皮特薄,这时候也顾不上了,咬了咬牙说:“好!谢谢利明!”

  说完,他接过车钥匙飞似的就离开了。

  高梁扶额,说:“还有十来天就过年了,思宇的妈妈这时候昏倒了,恐怕春节要在医院里过了。可够闹心的!”

  李永秋拍拍脑门,说:“哎呦!都忘了,这眼瞅快过年了呀!”

  “是啊,希望这案子也别拖过年。”高梁望向窗外。

  办公室电话响了,原来是市局指挥中心打了过来的。

  市局指挥中心刚刚接到云南省普洱市景谷县公安局反馈,那个模拟画像非常像辖区内一家花岗岩矿场老板的二儿子贺岩。

  “那这个贺岩是不是在云南境内?”陈利明问道。

  “那倒没说。因为云南山地比较多,靠近边境,人口流动大,登记不像咱们这边比较严格。所以没办法判断他俩是不是在云南。”

  “那怎么办?”

  “怎么办?去一趟呗!李局的名言,有一点儿可能,也要试一试。”高梁耸了耸肩。

  “还有十天就过年了,谁去啊?”李永秋问出灵魂问题。

  “我呀!责无旁贷。剩下的人选我想想!”高梁指了指自己。

  “带上我吧,高师傅。”黎麦自告奋勇。

  “我也没事,我也去!”李永秋也报名。

  “还有我,还有我!”这是赵鸿。

  “高队,不是我不积极,春节我要陪我妈去香港,所以我不能去了。”陈利明有些不好意思。

  “你去香港几天啊?”高梁问道。

  “就三天,飞去飞回。”

  “三天不算长。你和赵鸿都别去云南了,你俩都和耿超见过面,万一有什么情况,你俩就暴露了。你们和思宇留在家里,以防万一。”高梁拍板。

  “可是我俩不去,你们三个人不够吧?”陈利明看了看一带二组合。

  “我知道,要是抓耿超,还得叫上王彤佳。再跟二队借俩人吧。杜哥是不是在云南当过兵啊?可以让他帮忙去一趟。”高梁在纸上记下出差抓捕的人选。

  “对!杜哥原来在云南当过侦察兵,真的可以让他帮忙跑一趟。”陈利明点点头。

  “可是小浩只能和杜大娘两个人过年了。”黎麦想想杜志春家里情况,弱弱地说。

  高梁也挠头,“那…我再问问杜哥意见。其他人先这么定了,我马上跟李局和孙队报一下,让市局指挥中心给云南省发个协查通报。咱们争取明天一早就出发,顺利的话回来过春节,不顺利的话回来过元宵节。”

  高梁让大家放学回家,收拾东西,做好在云南过春节的心理准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