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烟水寻常事之老刑警的记事本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会议前后巧布局,争论短长有玄机。

  王平和高梁这哥俩儿一唠就是半下午。

  天已经黑透的时候,王平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

  “请进!”王平扬声道。

  门被推开,是陈利明。

  他一看高梁也在,松了一口气。“我正好不跑二遍了!这个苏长宁怎么办?之后的供述非常不好,而且他把前期的供述内容也推翻了。总之,这一天一夜,我做了四份笔录,他说的话是一会儿一个样儿。这人是拘留,还是取保?”

  王平没说话,高也不好抢着开口说话。

  尴尬都沉默了一会儿,王平出了个主意:“要不咱仨去李局那一起商量商量?”

  话音未落,李乐峰进了屋里,“不用去我办公室了,我过来了。”说着,就坐在沙发上,“是不是为了苏长宁的强制措施发愁啊?”

  陈利明老老实实的点了点头。

  李乐峰看见自己徒弟难得如此乖巧,也起了逗弄之心,“利明,你们一中队牵头主办这起盗车案件,你得先给个意见,我们再商量吧!”

  陈利明一听也傻了,“领导,您这是啥意思啊?这案子又敏感又难缠,您这么说可不像是好话呀!”

  他的心思再百转千回,也扛不住三位大佬的灼灼目光,犹豫了半天,试探着说:“要不拘留他?”

  王平想了想,还是有些顾虑,“这样合适吗?万一他破罐子破摔,咱们就更没有什么可以拿住他的。”

  高梁看自己不表态也不合适了,“我也认为拘留合适。把他取保了,麻烦事更多!”

  李乐峰迟迟没有说话,半天之后,他告诉陈利明:“去做拘留的手续吧!一会儿你和赵鸿、永秋把他送进看守所,回家先睡一下。明天早晨早点儿过来,咱们专案组开个会。”

  第二天一早,黎昆山、王青琪、李乐峰以及刑警队的专案组几个主要成员都聚集在公安局会议室里。

  在会议开始之前,李乐峰悄声的问高梁:“今天有人去提审苏长宁吗?”

  高梁也低声回道:“我让赵鸿和永秋去提审苏长明了,希望他今天能想得明白。说真的,他总是以为我们是在吓唬他,不敢拘留他。”

  高梁和李乐峰的悄悄话还没说完,孙黎明带着经侦大队的几个中队长也进入了会议室。

  高梁惊讶地和王平对视一眼,两人双双看向李乐峰;李乐峰轻轻地点了点头,意思是“我叫他们过来的”。

  王平和高梁不知道李乐峰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会议也开始了,就没再多问。

  这个会议只有一个议题,就是追赃。

  高梁把刑警大队的意见拿了出来,“追赃工作按部就班进行,按照传统的方式向买赃的人或者单位宣讲政策,争取让他们主动退赃。如果他们不能配合工作,咱们就依法采取措施。”

  高梁的话音刚落,就遭到了孙黎明的强烈反对。“这可不行!咱们市里很多企业现在都在改革攻坚阶段,还有很多外来投资者,我们不能因为这些小事寒了企业的心,成为改革的阻碍者!现在国家派下检查组正在检查企业改制情况,我们公安局不能在这个时候添乱!”

  王平虽然也有相同的顾虑,但是他已经习惯了和孙黎明对着干。所以,孙黎明此话一出,还没等别人反对,他先是坐不住了,“孙大队,这话您可就说错了!法不容情,依法治国!企业改革也好,还是转制也罢,谁都不能践踏法律!”

  孙黎明被王平几句话怼的满脸通红,“怎么践踏法律了?人家也是合法经营!”

  “收赃车难道不是践踏法律吗?”王平也不客气。

  “他们也未必知道购买的是赃车呀!不知者无罪!你不能让企业蒙受巨大的损失!”孙黎明也火了。

  “那被害人的损失,谁来补?”王平抛出关键问题。

  孙黎明给出了解决方案:“这个可以让犯罪嫌疑人们用现金补偿吧?这件事本来就应该向犯罪嫌疑人追责!”

  法制科的科长也急了,“孙大队,您这话不对呀,您说的可是违反法律程序的!被害人的损失应该先追赃,善意的买赃人的损失才是向罪犯追偿,没有这么本末倒置的!”

  孙黎明的炮筒立刻转向法制科科长,“这不是特殊情况,特殊办吗?改革呀!什么还有事情比改革更重要?咱们市里的这些企业已经亏损的很厉害了,有这些人去接手,有外来投资者去投资,才能给经济带来转机啊!”

  “不管是什么老板,不管是什么企业,守法是第一要务!这个不容让步!”王平的火气也上来了。

  孙黎明气得手抖,“你!你!你!你就是顽固分子!就是阻碍改革的落后分子!”大旗扯起来,大棒挥起来!

  王平毫不示弱,“我还不知道你那点小心思!这些大老板低价买了赃车,现在要是退了赃,再想买一样的车,得花高价。所以,你就想让这些嫌疑人拿钱去赔给被害人;如果他们赔不起,被害人就只能自认倒霉。你就是为了维护那些资本家的利益!”

  话说到这儿,俩人明显已经撕破脸,话说“潮”了。【注】

  王青琪一看形势不好,立刻咳嗦了一声。

  李乐峰马上把话头接过来,“都别激动,都是为了案子好!刑侦大队和经侦大队各说各的理,我们也能理解。但是咱们市局领导还在,这件事最终还要由领导来给出指导意见。”

  李乐峰三言两语把皮球又踢给了黎昆山。

  黎昆山看着李乐峰,表情很是一言难尽,仿佛在说:“乐峰啊,没想到你这浓眉大眼的也干出这种挖坑埋雷的事!”

  场面简直尴尬得无法形容。

  黎昆山清了清嗓子,“案子,我也听明白了;工作,我也知道难题出在哪儿了。经侦大队说的有道理,这件事是否会影响外来投资者对我们城市的信心?是否会影响企业的改革?我们又怎么守住法律底线?这些问题如何权衡,是对我们一场考验。所以,这件事我会跟市里领导汇报!”

  黎昆山还在努力圆场的时候,高梁的手机收到几条短信,他偷偷地看完以后,微微一笑。

举报

作者感言

海边小捕快

海边小捕快

【注】说潮了:营口方言。两人说话内容伤害到对方,引起怒火。

2020-01-30 20:5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