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烟水寻常事之老刑警的记事本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辛苦遭逢陌生人,线索寥落奇谈闻。

  高梁和黎麦很快就查清了笑笑烧烤店老板的身份。这并没有什么难度,毕竟这个人在营口市也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名人。

  笑笑烧烤店的老板叫郭乐天,今年39岁,是土生土长的营口人。就住在盼盼路上怡盛园小区,家里有六十多岁的父母和一个十三岁的儿子。

  几年前,他和媳妇离婚了,自己也从工厂辞职到南方打工;两年前回到营口,他在新修的盼盼路上开了一家烧烤店,也在附近买了房子,让爸妈和儿子住进了新房子。他的笑笑烧烤店把音乐烧烤这种模式带到了营口,一下子就打出了名头。开业之后这两年,生意一直红火的很。

  郭乐天作为一个买卖人,平时最爱好结交朋友,身边也从来不缺如花似玉的女朋友,但是迟迟没有再结婚。这在营口这座小城市是比较奇怪的,很多人猜测他是怕媳妇分走他的财产或者对他儿子不好。

  郭乐天虽然爱交朋友,但是交往甚密的人却很少。只有一个发小,是西市区公安局的一个民警,王建达。

  高梁和黎麦让派出所马上通知郭乐天的家属,让他们尽快去认领尸体,办理手续。但是他俩却没有直接去找郭乐天的家人,而是赶到西市分局。他们想找王建达继续了解情况,可是到了才知道,西市分局几天前派王建达到外地出差了。没办法,两个人又折回郭乐天家附近继续走访。

  高梁把他们掌握的情况随时告诉陈利明。要陈利明在解剖尸体和检查物证的时候注意一下能不能对应上郭乐天的身份。

  城市的另一个角落,李永秋和刘思宇两个人蹲在马路边上正在啃着玉米。

  今天有那么三两个派出所回信儿了,是有报案失踪的,主要特征和第一个死者能够对应。可是他俩赶到这几个派出所,失踪人员都不是那名死者。

  就这样折腾了两天。

  下午六点多钟,这一天还是一无所获。

  把啃完的玉米棒子扔进垃圾桶里,李永秋说:“要不咱先回去?”

  刘思宇点点头,正准备上车,这时候电话响了,是高梁。

  “思宇,你赶紧带着永秋去大石桥公安分局。刚才大石桥分局指挥中心给我来电话了,说是有外地单位的同志说自己派出的工作人员在营口市不见了,你们看看是不是和咱们案子有相关。”高梁在电话里语气焦急。

  “好,我们马上就去!”刘思宇挂断电话,对李永秋一招手,说:“走吧,去大石桥!那边可能有点线索。”

  哥俩儿把车开到大石桥分局,已经七点多了。的确有两个人在大石桥指挥中心主任的陪同下,在会客室里等着。

  一见面,双方就做了自我介绍。

  年长的来者说:“我们是盘锦市某单位的。我俩是办公室的职工,我叫张建国,他是王磊。事情是这样的,我们有个同事一周前到营口大石桥出差,但是现在已经四五天没有跟我们联系了,家里人也不知道什么情况,我们单位也没接到消息,所以我们就来大石桥看看。我们找了对接单位,但是对接单位说这个同志当天办完工作就离开了,他们也不知道去哪儿了。我们实在没有办法了,只能来公安局打听情况,这是我们的介绍信。”

  刘思宇接过介绍信看了看。

  大石桥公安分局指挥中心主任尹明宇解释道:“这两位同志来到局里以后,对失踪同事描述的情况跟站前公安分局发的协查通报和模拟画像非常像,所以我就赶紧通知了你们。”

  刘思宇和李永秋对视了一眼。

  刘思宇问:“失踪的同志叫什么名字?您同志看过我们的模拟画像了吗?”

  没等他们回答,指挥中心主任就说:“失踪的人叫杨帆。画像我们已经给他们看过了,他们暂时也分辨不出来是不是自己的同事杨帆。”

  那二位同志点了点头。

  李永秋想了想,说:“有可能,毕竟我们的画像是模拟的,当时人已经死亡有一段时间了,可能模拟的有些失真。”

  年长的张建国说:“不仅如此,更重要的是我们这位杨帆同志平时是戴眼镜的,模拟画像里的人是不戴眼镜的。”

  “戴眼镜?我们在他周围没有发现眼镜啊!”李用秋惊讶地说。

  刘思宇也觉得比较疑惑,说:“难道眼镜一起被抢走了,这个东西抢来也卖不出去,抢它干什么?”

  李永秋不解地摇了摇头,对两位外地同志说:“您二位把杨帆的情况再跟我们讲一讲吧。”

  通过两个人的描述,这个杨帆穿着打扮和主要的相貌特征的确和死者是一样的,丢失的手机号码也拿到了。

  刘思宇立刻给家里打电话,让高梁派人去调取一下手机通话记录,或许会有什么发现。

  李永秋和刘思宇商量了一下,决定把两位同志带回营口市内,这样能够方便了解情况。

  在回去的路上,刘思宇给高梁打了个电话,说了一下他们到大石桥以后了解到的情况。

  高梁听完也是满脑子问号。“如果死者真的是杨帆,他一个外地人死在了营口的公共厕所里,难道真的是抢劫杀人?”

  “可是按照这两名同志的说法,他的工作应该只在大石桥开展,不会出现在营口市内。”刘思宇提出一个不太合理的地方。

  “或许想要到市区里逛一逛街,看一看营口市中心。”高梁猜测。

  “算了,等咱回去再说吧!”刘思宇挂断了电话。

  后排的王磊突然间想起了件事情,说:“杨帆同志来的时候还带着单位的机密材料,你们看见了吗?”

  “没有,我们发现他的时候,他周围什么都没有,除了身上一套衣服。”李永秋一边开车一边回答。

  “这可糟了!这材料涉及一大笔应收款呢!”张建国懊恼地拍大腿。

  李永秋和刘思宇在到达营口市区后,先安排两个人住下,然后回到刑警大队和其他组汇合。

  另一面,陈利明、赵鸿和崔立伟在尸检中心完成工作以后,又在物证室和实验室泡了几天。

  经过生化检验和尸体解剖,可以确定第二名死者就是郭乐天。

  郭乐天身上的衣物也沾有其他的纤维,而这种纤维与第一个死者的身上沾染的纤维是同一种。那么,可以证实这两名死者在死前见过同一个人,并且跟他有过过密的接触。

  还有一个奇怪的现象,这个郭乐天的内裤上也有新鲜的粪便。

  崔立伟百思不得其解,说:“总不能都是两个人在大便的时候被人刺死的吧?”

  陈利明也觉得奇怪,说:“是挺奇怪的。不猜了,今晚上大家都回来汇合,我们把手上的线索跟大家的对碰一下吧,说不定会有什么发现。”

  晚上十点钟,一中队的办公室里依然是灯火通明。但是,大家为了迁就李永秋的小洁癖,没有人抽烟。难得一中队在案件讨论的时候,没有“仙气缭绕”的特效。

  大家七嘴八舌地说着这几天发现的线索,把过来参加会议的李乐峰和王平吵得头痛。

  李乐峰抬手做了个“安静”的示意,说:“咱们一个一个地说,大家在这里七嘴八舌的,我有几个耳朵呀?”

  高梁不好意思地笑了,点了点刘思宇和李永秋:“先从第一个案子开始吧,讲讲你们组发现的情况。”

  刘思宇和李永秋省略了之前的无用功,直接把今天从那两个同志情况了解到的情况说了一下,并且抛出了新的问题,“如果真的是这个杨帆的话,他们单位的人认领尸体就不合适了,得尽快通知死者家属。还有他们单位的材料也不翼而飞,或许顺着这条线也会有什么发现。”

  陈利明不同意这种说法:“按照我们今天的发现,两起案件的凶手应该是同一个人,应该不会为了这份材料而来。”

  高梁也不太赞同,说:“我也觉得这条线不太乐观。如果是抢劫杀人的话,凶手的文化程度不一定会很高,不见得会知道这些材料的价值。”

  “说到抢劫杀人,我觉得这种作案动机跟这两个不同的案发地点还是有冲突的。”陈利明也不同意高梁的判断。

  崔立伟接茬儿说:“没错,今天我们发现了两个特殊情况。一个就是两名死者死前接触过同一个人,他们身上沾染了的同一种纤维;另一个比较奇怪的事情就是他们的内裤上都有新鲜的粪便。这令我非常困惑,在什么情况下会造成这种结果?”

  李永秋张了张嘴,还是没有说话。

  高梁看见了李永秋的不对劲儿,问他:“永秋,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李永秋赶紧摆了摆手,说:“我不知道!”

  高梁眼睛瞪了起来,“知道什么赶紧说,跟我们还要掖着藏着吗?”

  李永秋有点吞吞吐吐,最后一咬牙,还是说了:“我是在想,他们会不会是同性恋啊?”

  “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