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烟水寻常事之老刑警的记事本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高氏父子碰信息,王家兄弟断联系。

  “爸,您说的那个出走的村民叫什么名字?”高梁突然想起来,最关键的一个信息没有问。

  “好像叫王宝利。”高凌云也不确定这个名字是不是准确。

  “好,我知道了,谢谢爸!”高梁挂断了电话,并把高凌云在电话里说的事情,告诉了其他三个人。

  李永秋眼睛一亮,“看来又多了一条线索。”

  高梁点了点头,“三个案子可能是一个人所为,也可能毫不相干。不管怎么样,我们都要试一试。”

  说着话,三个人准备下车。

  一转头,高梁看见那个叫王林的乞丐,依然蹲在街角等着施舍。

  天气寒冷,他的大棉袄脏得发亮,脸上也黑黢黢的看不出眉目,腿上的棉裤还是绑得结结实实。

  高梁转身回到车里,翻了翻,还有李永秋早晨买的面包。

  高梁挥了挥手,让他们三个先去摸排,自己拎着面包走了过去。

  高梁蹲在乞丐的面前,“嘿,老王,吃没吃饭呢?”

  乞丐一看是高梁,立马喜笑颜开,“哟,警察同志来了,给我带什么来了?”

  “面包,你嫌弃不?”高梁把面包递了过去。

  乞丐拿过来仔细看看,更开心了,“不嫌弃,不嫌弃。奶油面包,平时我可舍不得买。”

  高梁又递给他一瓶矿泉水,“老王,你说你是从河南过来的,那老家是哪儿啊?”

  王林咬了一口面包,新鲜甜软,的确好吃。“我老家就是河南的,河南卢氏县的。”

  “我听你说话口音可不像河南人。”高梁仔细听了听,他的口音里河南味儿不重。

  “这些年讨饭到处都跑,还哪有啥家乡口音了?”王林愣了一下,笑着解释。

  “那你讨饭之前,你是做什么的?”

  “打零工。我这辈子没干过正经活,腿撞折了以后就干脆讨饭了。”王林满不在乎地说。

  “没跟政府申请低保?”高梁看了看他,觉得应该符合低保条件。

  “申请不了。我在农村名下有房有田地,低保轮不到我头上。”王林叹了一口气,残疾人有田有地也不能种。

  “那你家里的田呢?”高梁从小长在城里,有点儿理解不了他的想法,有田就等于有保障啊。

  “租出去了,不过这钱还得交税、交大队公粮,根本不够,我还不如出来讨饭呢。”

  “也是不容易啊!”高梁感叹了一句。

  “还行,还行,习惯了。活着嘛,就是受苦的。”王林倒也不觉得难过。

  “这周围有你老乡吗?平常跟老乡聚一聚吗?”

  王林自嘲地一笑,“我这样,哪个能待见我?更别说聚一聚了!要说老乡的话,南窑市场那儿有不少我们河南老乡。”

  “行,我知道了。歇着吧,下回过来再给你带好吃的。”高梁不嫌弃地拍了拍他的肩。

  “警察同志,你问这些是为了破案吗?”王林突然问道。

  “不是,为了找个失踪的人。”高梁自然地回答他。

  “唉……我还以为你们要查老崔太太的案子呢……”王林看起来很失望,“我希望你们快点破案。虽然外面是有些风言风语,但是她这人真是好,总是给我带吃的、用的,也算是我的恩人了。”

  “行,我们努力。”高梁笑了笑。

  高梁回到停车的附近,给黎麦打了个电话,“你在哪呢?”

  “我在工厂门口,这正好有个卖小米粥、煮鸡蛋的,我来问问情况。”

  高梁随着黎麦的话,也到了工厂门口。“好,我看见你了,跟我走吧!”

  黎麦挂断电话,就看见了高梁。他颠颠儿地跟上了自己的师傅,“咱去哪里啊?”

  “找人。”

  新华街隔着一条马路就是南窑市场,这里有不少蹲活儿的人。

  高梁和黎麦一进到市场,就被人就围了上来。

  “老板要干木匠活吗?”

  “瓦匠活呢?”

  “水电工要不要?”

  黎麦在高梁身后,嘟囔着:“听口音,好像本地人居多呀!”

  高梁侧身悄悄告诉他:“企业下岗大潮一来,很多工人失业了,很多人现在都出零工了。你再仔细观察一下,看看有没有河南河北那一带的人。”

  师徒俩走了一上午,还是真问到四五个人是从河南河北过来的。

  快到饭点了,高梁自掏腰包请他们在小饭店吃了一顿饭,并且告诉他们,自己要找一个人,王宝利。

  几个人面面相觑,都说自己不认识这个人。

  其中有一个人告诉高梁:“王宝利,我们真不认识。你要说王宝顺,我们几个倒认识。”

  “王宝顺……王宝利……”高梁沉吟了一下,“那个王宝顺在哪里?”

  另一个人说:“宝顺今天没来,他是干木匠活的,手特巧。”

  “他在这边多少年了?”

  “他在这边待了好些年了,我们这些老乡来了,都是去找他帮衬。这个人特好!”几个老乡纷纷点头。

  “你们认识他的家吗?”高梁问道。

  刚才那个人说:“好像是在道岔子附近。我们听说宝顺娶了当地的一个寡妇,两人在道岔子买了个小平房,过的还挺好。”

  “王宝顺家里还有其他人吗?”

  “他好像还有个弟弟,不跟他一起过日子,也不知道在哪里,好像是闹翻了。”

  “平时他都在这等活儿吗?”

  “那倒不是,他也会在东风市场那等活儿。”

  高梁听完,心里有了主意,又叫了几道肉菜,让哥几个吃得十分开怀。

  下午的时候,高梁和黎麦直奔东风市场。在那里,他们不费吹灰之力就找到了王宝顺。

  王宝顺是一个将近五十岁的中年人,个子不高;手上布满了茧子,的确是木匠的手。

  王宝顺看见二人很是惊讶,不知道为什么警察会找到自己头上,自己就是一个老实本分的木匠。

  高梁也没有跟他绕圈子,开门见山地问:“你是不是有个弟弟叫王宝利?”

  王宝顺愣了一下,点了点头。

  “现在他在哪?”

  “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高梁狐疑地看着他。

  王宝顺点了点头,“是啊,我和我弟弟小的时候就分开了。我过继给远房的叔叔,跟着去了河南;我弟弟留在老家河北,长大后再也没见过。”

  “没见过?你弟弟从来没去河南投奔过你吗?”黎麦惊讶地问。

  “没有。”王宝顺摇了摇头。

  高梁和黎麦对视了一眼,这是怎么回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