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烟水寻常事之老刑警的记事本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爱恨情仇或求财,其然待寻所以然。

  孙黎明推门进到会议室,环顾了在座人员。

  一中队六个人全在,技术中队两个人也在,建丰派出所所长张世杰、副所长胡春及刑事中队队长葛洪也来了。

  孙黎明清清嗓子,坐下来,说:“咱们开会吧。”

  张世杰一愣,问:“我们要不要等一下李局?”

  孙黎明摆摆手,表示不用。

  大家交换了个眼神,没有再继续讨论这个话题,于是开始分别汇报。

  首先是崔立伟和杨东升汇报了董倩的尸检情况。“死者董倩身上共有二十八处刀伤,致命伤在颈部,一刀割断了她的大动脉,造成了最后的失血过多死亡。这二十八刀应该是用的是同一把凶器造成的。根据伤痕的方向和深浅,这个凶手可能是个左撇子,而且力气也不算大,应该是一个比较瘦弱的人,或者是个女人。此外,死者后脑还有一块重物击打过的痕迹,没有外伤,但有积血。死者生前可能有过一段时间昏迷。”

  高梁记下了笔记,用手肘碰了碰黎麦。黎麦会意地开口:“我和高师傅去的是董倩的工作单位——营口电视台走访调查。根据董倩的同事说,董倩长得非常漂亮,即使结婚之后也有很多人追。但是她本人性格还是比较保守的,虽然有的时候很爱打扮,但在生活作风上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孙黎明插嘴打趣道:“爱打扮就跟说明问题了。”

  大家捧场地干笑了两声。

  陈利明和赵鸿去追查董倩的失物,两人跑了营口几家可以兑换外币的银行,得到的反馈结果却是并没有人去兑换户头名称为“董倩”的美元。陈利明留下了联系方式,让各家银行继续留意董倩的存折。

  刘思宇和李永秋主要负责董倩家庭关系的调查。根据董倩的公婆说,董倩是一个非常谨慎的人,平时在家即使对着公婆也是非常恭敬客气的,衣着上也很保守。

  高梁听完以后陷入了沉思。

  孙黎明也开口表达了自己的意见:“既然董倩是如此谨慎的一个人,却穿着睡衣,死在了家里,门窗还完好无损,那么情杀可能性非常大。”

  建丰派出所所长张世杰却有不同意见,说:“董倩家里遗失的财物价值也两万块了,我倒觉得定性为财杀更有可能。”

  孙黎明否定了他的想法,说:“财杀只是伪装现场,这明显是情杀的现场。董倩还穿着睡意,而且她丢失的存折也没有人去兑换,证明凶手并不是图财。”

  高梁觉得孙黎明说的非常有道理,的确是按现场的情况来看,穿着睡衣死在卧室,情杀的可能性很大。但他总觉得哪里有些问题。

  李永秋突然插话:“为什么局限于情杀或财杀的一种呢?也有可能是熟悉的人为钱杀人。”

  建丰派出所刑警中队中队长葛洪对比表示赞同:“这个小孩儿说的有道理,我也是这么想的。”

  孙黎明看了看他俩,并没有接话,反而问高梁:“你怎么看?”

  高梁想了想,说:“我也觉得是熟人作案,但是我没办法判断作案目的。关于失物,我觉得有可能是因为案发时间太短,所以凶手还来不及去银行兑换美元;当然也有可能凶手杀人就不是为了钱财。”

  建丰派出所副所长胡春说:“刚才立伟说董倩身中二十八刀,能下如此狠手的,我倒觉得是的可能是仇杀。”

  孙黎明点了点头,说:“也有可能,这样吧,大家还是从死者的情感经历着手。这条线可能性最大。”

  黎麦嘟囔了一句:“可是她的风评很好啊,没有人说她有什么桃色新闻。”

  孙黎明听见了,笑着告诉黎麦:“小黎,你还小,有些人不一定表面那样。”

  高梁在桌子下面悄悄捅了黎麦一下,黎麦就不再说话了。

  孙黎明合上笔记本,说:“既然没有什么其他意见了,我去跟李局汇报一下。大家还是按照咱们既定的思路走,主要针对董倩的人际关系和感情纠葛去侦查。”

  大家鱼贯离开了会议室,张世杰和高梁走在了最后。

  张世杰问高梁:“高老弟,你在会上几乎就没怎么说话,是不是心里有什么别的想法?”

  高梁一边思索一边应到:“我觉得有一些不妥,我应该再去物证室整理一下物证,说不定有什么新发现。”

  张世杰拍拍他的肩膀,说:“行吧,你先忙你的,有什么需要就跟老哥说,我们派出所的民警随时听候刑警大队的调遣。”

  高梁听完就笑着说:“张老哥,你太客气了!这个案子也是咱们站前区开年第一案,元旦假还没休完,这就把大家都搅和了起来。”

  张世礼叹了一口气:“唉!这也没办法,当警察的就这样!”

  回到办公室,李永秋窜到高梁面前,问:“接下来我们干什么?”

  高梁正在思考问题,听见李永秋这么问,回过神儿,说:“干什么?孙队不是都安排好了吗?大家开始从董倩的人际关系调查起来。”

  李永秋满脸的不相信,“你真是这么想的?”

  高梁奇怪地看着他,“不然呢?”

  李永秋摇摇头,说:“算了,没什么。会上,你一直没怎么说话?我以为你有别的想法呢。”

  “我哪有什么别的想法,我觉得孙队说的有道理。穿着睡衣见人,的确是熟人的可能性最大,只不过这个范围就有点太大了,咱们现在要做的就是缩小这个范围。”

  “你也觉得是情杀吗?”

  “不一定,现在说什么都为时尚早。办案子不要被一个类型局限了思路,我觉得这个案子还有可能是因爱生恨最后杀人取财呢!”

  “那好吧,我们就按着孙队说的去做了。”李永秋才不听他胡说八道呢。

  “对了,还有个事儿。利明和赵鸿替我和黎麦跑电视台那条线,但是银行那条线不能断。我再翻翻物证,我觉得我们应该是忽略了什么。”

  “好!”大家领了任务,按部就班开始工作。

  刑警大队的物证室和技术中队是套间,由技术中队负责管理。这是一个大约十六平方米的房间,一面是铁门,两重锁,一重是各中队长拿着钥匙,一重是技术中队拿着钥匙。房间剩下三面墙都搭了顶棚的铁架;每个铁架子分四层两栏,每栏放在一起案件的主要物证。

  黎麦挂在东面的铁架子的最高层上面,一边清点证物,一边和高梁对碰信息。“高师傅,我看了一下,咱们在现场提取的物证有一条健身裤,就是绑着董倩的那条;一段胶带,封她嘴的那个,指纹已经提取了;还有两个苹果核,这两个苹果,咱们是拍照片固定证据,要不然烂掉了证据就灭失了,对了,苹果核上的唾液,好像东哥已经提取了。但是刚才我问东哥了,胶带上的指纹和苹果核上的唾液,库里没有能对应上的数据。”

  高梁手里拿着杨东升给出的报告,一边看,一边回应徒弟:“听你絮叨,我就像听了一节提取、固定、保存物证的专业课。你刚才说,唾液和指纹对不上,那是肯定对不上的。如果真的是董倩的熟人作案,你觉得董倩日常能频繁接触有犯罪前科的人,甚至非常熟稔吗?”

  “也是啊,那我们怎么办?”

  “怎么办?好办!查呗!”高梁拿报告冲着徒弟挥了挥,“你看现场有两个苹果核,腐烂程度都差不多,证明是同时吃的。董倩一个女人,哪能一口气吃下两个大苹果?再说了,董倩的胃内容是空的,所以两个苹果一定不是她吃的。既然不是他吃的,那就是到她家里的客人吃的。如果一个人一口气吃两个苹果,证明这人可能很壮实,这和立伟说凶手是一个比较瘦弱的人是矛盾的;那么很有可能现场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人。这种苹果是红富士,差不多要一斤一个,能把一斤苹果吃完,证明这两个人停留在董倩家里的时间也很长,也再次证明,作案的人很有可能是熟人。”

  “那还是情杀可能性大?”黎麦小心翼翼地问。

  高梁翻了个白眼,“合着我刚才白分析了!是熟人,还是两个人,那么情杀的可能性就很小了,最大的可能性还是董倩的熟人为财杀人。而这熟人和董倩的关系要比董倩的公婆更亲近。”

  “哇,高师傅,你好牛啊!对着物证就能想出这么多!”黎麦对自己师傅的崇拜又高了一层。

  高梁冷静地回答:“我不牛,这是我猜测的,是我们侦查的一个方向,是需要证据去证明的。你赶紧下来,咱们得跟他们碰头了。”

  黎麦从架子上爬下来,一个脚滑,直接坐到了高梁身上。

  物证室本来地方就小,高梁无处可逃,直接屁股着地,和徒弟摔作一团。

  杨东升听见物证室的巨响,冲了进来,看见狼狈的二人,不屑地说:“这阵仗,我还以为你俩在毁灭证据呢!”

  高梁刚想骂这俩人,就听见电话响了,好不容易站起身,接通电话:“我是高梁。”

  “老高,我是利明!有人把董倩的美元兑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