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烟水寻常事之老刑警的记事本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数年恩怨尽诉说,连日工作终得果。

  一大清早,李永秋和刘思宇两个人把案卷打包得整整齐齐,就等着高梁上班以后去检察院报卷。

  高梁一进屋,看见俩人带着一摞案卷老老实实地站在门口,吓了一跳,“你们两个小东西要干啥?带着案卷逃跑吗?”

  李永秋白了他一眼,“老不正经的,今天不是要去检察院报卷吗?”

  高梁听完,似笑非笑地翻开了案卷看了看,说:“其实你们也不用那么着急,咱们下午去报卷都行。上午有点儿时间,你们再去提审一下,看看这个老杂种有没有悔罪的意思。”

  刘思宇和李永秋面面相觑。自己咋就那么死心眼儿?时间一到就要奔向检察院!还是高梁狡猾,还能给自己腾出一天时间。

  高梁笑着说:“哥俩别候着了,赶紧带上手续去看守所吧!抓紧时间,免得咱们超时了。”

  哥俩抓起提讯证,飞奔下楼,开车绝尘而去。

  在看守所的审讯室里,刘思宇、李永秋看见了周常有。两天不见,他似乎一下子老了十几岁。

  李永秋明确地告诉他,下午就要去检察院对他提请逮捕了。

  周常有并没有意识到逮捕是什么意思,所以根本没有搭理他们两个,依然在闭目养神,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李永秋讥笑地看着他,“周常有,别装聋作哑,咱们再唠唠啊!”

  周常有还是低着头,并不理他。

  刘思宇掏出笔录纸,准备做笔录。

  李永秋轻轻地按住他,说:“不用,思宇。今天是我来解决和他的私事。”

  刘思宇一愣,“这不合规矩吧?”

  李永秋歪着头耍赖:“你不说,我不说,没人知道!”

  “那我要不要出去等你?”刘思宇有些犹豫地问道。

  “不用。”李永秋转向周常有,问道:“周常有,你还记不记得李春江?”

  周常有抬头看了他一眼,没有什么表情。

  李永秋嘲讽的意味更浓了,“看来,你害了别人一辈子,自己却都不记得了。”

  “我记得。这个人是我们学校的老师,我怎么害他一辈子了?”周常有非常不耐烦。两个小崽子,毛都没长齐,还想把我怎么样?!

  李永秋知道周常有一直不屑于和年轻人打交道,所以也不生气,“匿名信是你写的吧?”

  周常有一愣,“这与案子有关吗?”

  李永秋也乐了,“没关系啊!我说了,今天来问你的都是私事。接下来的问题,你爱答不答,反正我已经知道答案了。”

  “哼!”周常有冷哼一声,不再理李永秋。

  李永秋却不在意,“既然你不愿意说,我来说,你来听吧。几年前,你就是一个普通的老师。有一天放学后,你在学校里欺负小男孩,被我叔叔抓了个正着。那时候你还不是校长,没什么权利,害怕我叔叔讲出去,就求他保密。但是我叔叔告诉你,别的事情都可以原谅,唯独这种事情是没办法原谅的。他让你自己去找校领导承认错误,主动离职。本来他是放你一马的,可是你不但没有领情,还给教育部门写了一封匿名信,说我叔叔是个同性恋。我叔叔被迫离职。”

  周常有还是没有理他,甚至连眼皮都没有抬。

  李永秋继续说:“我觉得这件事很讽刺,像你这种残害小男生的败类人渣,竟然告发别人是同性恋,实在是太讽刺了。”

  “谁让他多管闲事儿?”周常有嘀咕了一句。

  李永秋耳朵灵,听见了他的话。“真不知悔改啊!不过也好,那你禽兽不如的行为,会有法律来惩罚你。还有,你怎么平步青云成为校长的,也会有人调查清楚的。”

  “你这是公报私仇!”周常有终于有了反应。

  “我是秉公执法。”李永秋面无表情。

  从看守所出来以后,刘思宇一直没敢开口说话。

  李永秋瞟了他一眼,“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真是的,鬼鬼祟祟!

  “你叔叔真的是……”刘思宇斟酌了半天,也没有说出下半句。

  “是吧。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叔叔已经死了。”李永秋平静地说

  刘思宇不再多问,两个人开车回到了局里。

  高梁在办公室里,又恢复到东晃晃西晃晃的状态。看见李永秋和刘思宇两个人,他立马窜过去,“你们俩回来了,问的怎么样?”

  “还那样,茅坑里的石头。”刘思宇怕李永秋心情不好,抢着回答。

  李永秋倒是无所谓,“顺便解决了一下我们的旧日恩怨。”

  高梁愣了一下,想起来之后,又无奈地笑,“你这孩子呀!”

  李永秋转了一圈,没看到付雅婷,“付老师呢?”

  “哦,利明送她回沈阳了。”高梁漫不经心地说。

  李永秋促狭地看着高梁,“这英雄配美人的事,怎么不让我们高队去做呀?”

  “因为付老师生我师傅的气了。前天,本来是付老师去和常雨谈话的,我师傅拦住了。付老师认为我师傅不相信她!”黎麦立刻掀了高梁的老底。

  高梁无奈地耸耸肩,说:“我也很冤啊!因为我仔细观察过,常雨处于青春期,对于年轻漂亮的女性正是朦胧的状态,怎么会好意思对付老师说自己的遭遇?所以我才不让付老师出现的。”

  “看来你对心理学也很有研究,可惜付老师不领情。”刘思宇无情地嘲笑。

  “臭小子,别废话了,咱们赶紧去报卷吧!现在到检察院,人家都快下班了。”高梁强行转移话题。

  “没关系的,领导!付老师这头儿烧不热,咱还有欧阳大美女呢!我们高队的魅力永远是无穷的!”李永秋明褒暗贬。

  “去你的!你们少给我添堵,比什么都强!”高梁无奈地杵了他一下子。

  一周以后,李乐峰听到一中队办公室里传来笑声,推开门问道:“什么事这么开心啊?”

  高梁回头一看,“李局来了!检察院对周常有批捕了,我们正在商量谁去看守所宣捕。”

  “上次永秋把周常有气个半死。现在这几个人都想去气一气他!”刘思宇想象一下就很解气。

  李乐峰也笑了,“别那么幼稚,这个案子距离庭审和宣判还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们的工作还得继续,大家更要注意保护被害人的隐私。”

  “是!”

举报

作者感言

海边小捕快

海边小捕快

未来一段时间工作非常忙碌,本案已经结案,接下来的案件可能更新不及时。抱歉!

2019-11-11 19:5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