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烟水寻常事之老刑警的记事本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灯红酒绿夜笙歌,夫妻同床却异梦。

  大清早上,李乐峰和儿子一起骑车。李大树就读的市第一中学和公安局都在石道街,爷俩儿一起骑车上班、上学也是顺路。

  “昨个儿接你一趟接出这么大的事,今天你的车修好了,自己上下学吧。”

  “您看您说的,好像发生命案是我造成的。今天梅江的小姨和大舅能来吗?我有点儿担心他。”

  “能来,这么大事还不来?不过,我们还得尽快找到他爸爸。”

  “嗯,老爸,你们一定要抓到凶手啊!唉…梅江以后可怎么办啊?”

  “你还知道愁了…别担心,我们找到他爸爸,梅江就有有人管了。”

  “万一他爸爸是凶手呢?”

  李乐峰一时语塞,看了一眼儿子。其实这也是李乐峰的猜测。

  高梁已经到单位了,看到了坐早班车到市里的孟婷婷等在公安局门口的传达室。她是孟佳佳的妹妹。

  高梁暗地里打量了一下孟婷婷。她大概三十多岁,和她姐姐差不了几岁;身材适中;按照孟佳佳生前的照片来看,这姐妹俩十分相似,面容姣好,眉目清秀,只是眼角的泪痕和肿起的眼皮影响了观感。

  高梁把她带到刑警队的接待室,叫黎麦给她倒上热水,一时间不知道话从何说起啊

  孟婷婷反倒落落大方:“二位警察同志,有什么话,您就直说吧。”

  高梁斟酌了一下,问道:“昨天下午你们就接到电话了吧?怎么今天才过来?”

  “我姐姐和家里已经闹翻了。可她毕竟是我姐姐。我昨天接到消息,去告诉爸妈,我妈一下子就昏过去了。我们连夜把我妈送到医院看急诊,忙到现在才过来。”

  “你姐姐为什么和家里闹翻?”

  “因为她要离婚。”

  “你姐姐离婚是她自己提出来的?”

  “嗯。”

  “你姐姐前夫是什么样的人?”

  孟婷婷的表情突然温柔了起来:“我姐夫叫梅小刚,是个普通工人。他这个人性格很好,对我姐姐死心塌地;长得也不错,身边高高大大,得有一米八多了,黑黝黝的,大眼睛双眼皮。”

  黎麦突然插话:“冒昧问一句,你结婚了吗?”

  孟婷婷愣了一下:“结了,但是离婚了。”

  高梁接着问:“你姐姐和姐夫为什么离婚?”

  孟婷婷脸上出现了一种愤恨却又不得言表的表情:“我姐姐自己不好好过日子,怨不得别人!”

  “怎么不好好过日子了?”

  “哼!不知道!”

  “你姐夫现在人在哪里?”

  “听说他离婚后不久就下岗了,然后去大连打工了,我也没见过他。”

  ……

  在询问结束后,出现了一个小麻烦。孟婷婷自己还有工作,不能留下来照顾梅江,只能让梅江跟着她回鲅鱼圈。

  高梁没办法,和黎麦开车拉着孟婷婷到市第一中学初二一班找到了正在上课的班主任老师和梅江。

  班主任好像对梅江家里的事情毫不知情,高梁透过教室走廊窗户和李大树对视一眼。在和班主任谈话过程中,高梁隐瞒了孟佳佳被杀的情况,以她出车祸为理由让梅江暂时休息几天。

  送走了梅江和孟婷婷,在去化纤厂的路上,黎麦问高梁:“高师傅,你觉不觉得孟婷婷对她姐有挺大意见啊?”

  高梁应到:“你也看出来了?我觉得问题在梅小刚身上。不知道杜哥他们找没找梅小刚。”

  “高师傅,化纤厂,咱俩走过头了!”

  “都怨你跟我说话!”

  “你怎么耍赖呢?!”

  下午六点,高梁和黎麦从化纤厂出来,哥俩直奔路边的面馆,每人稀里呼噜地吃了一大碗面,算是安抚住了造反一天的胃。

  营口化纤厂也是老牌国有企业,鼎盛时期的职工达万人,就在前年还邀请中国工程院院士到厂里指导技术改造工作。

  孟佳佳是在化纤厂后勤锅炉房工作,负责给员工烧开水、熥饭盒的;梅小刚是厂里的技术员,负责锦纶66服用长丝品种开发的。两人最初的结合是典型的郎才女貌,是化纤厂一段佳话。可惜好景不长,两人的兴趣爱好实在走不到一起去,所以五年前离了婚。厂子那么大,离婚以后,两人也没见过几次面,只有孟佳佳找梅小刚要抚养费的时候见面。

  可是从去年开始,化纤厂也面临改制问题。改制过程中,既有为企业殚精竭虑提高利润的,也少不了混水摸鱼中饱私囊的。可是企业员工面临的问题是一样的,下岗!

  梅小刚下岗之后,就南去大连打工了,定期给梅江汇来生活费。但是孟佳佳没有下岗,她还在厂子的锅炉房工作。

  可能是因为离婚这件事影响不太好,离婚后的孟佳佳照比以往沉默了不少,在加上这几年过去的老同事下岗的、下海的,孟佳佳周围交往的人越来越少。

  黎麦把最后一口汤喝下去,嘟囔:“以后我要带点零食出外勤,谁受得了一天不吃饭啊!”

  高梁已经开始打饱嗝了:“嗝~~~就你吃不了苦受不了罪,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你拿着东西,我去结账,咱们回队里跟他们碰头。”

  晚上八点,李乐峰、高梁、杜志春、黎麦、赵鸿在一中队办公室里对碰线索。

  杜志春和赵鸿负责孟佳佳日常生活这条线。他们在走访调查过程中发现,孟佳佳在离婚前就有出入歌舞厅这种娱乐场所的爱好。

  根据知情人提供的线索,孟佳佳长得非常漂亮,跳舞跳的也好看。从营口市流行起歌舞厅以来,她就是各个歌舞厅的常客,时有舞伴为了对她献殷勤而发生冲突,进而大打出手的事情发生。

  自从她离婚之后,她出入歌舞厅就更频繁了,也有更多人拜在她石榴裙下了。

  李乐峰听完汇报,就问他们有没有犯罪嫌疑人的范围。

  高梁和杜志春在这个问题上各执一词。

  高梁认为孟佳佳的前夫嫌疑很大,毕竟夫妻同床异梦多年,积怨太深,现在抑制不住恨意也是有可能的。

  杜志春则觉得孟佳佳的舞伴们更有嫌疑。歌舞厅的环境鱼龙混杂,为财为色去杀人的可能性都是有的。而且两种烟蒂出现在命案现场这件事,始终是萦绕在他心头的谜团。

  一时间争执不下。

  李乐峰摆摆手,俩人停下了争论。

  “既然让你们兵分两路了,你们就各自拿出本事来验证自己的想法。高梁继续调查死者前夫梅小刚;志春找一找死者生前接触比较频繁的舞伴,尤其有金钱瓜葛的。

  “刚才利明给我来电话了。今早上,思宇坐火车把烟蒂送到省厅生化检验鉴定中心了,但是别全指望鉴定结果。第一,我们省厅目前鉴定周期太长了,起码一个月;第二,我们辽宁还没建立DNA档案库,即使有结果,凶手没有犯过案或不再犯案,这个结果都是没有用的。所以我们还是要自力更生去开展侦查工作。

  “现场基本都看完了。明天开始案发现场交给建设派出所继续封锁,利明和思宇开始追查赃物。今天我先让他们回家睡觉了。一会儿你们也收拾一下,先回家睡一觉吧,剩下几天得更辛苦。”

  “好!”

  李乐峰走了以后,高梁对杜志春说:“杜哥,明天我让彤佳给大连发个协查通报,先让他们帮忙找一找梅小刚在哪里。实在不行的话,我和黎麦去一趟大连。”

  杜志春点了点头:“行,梅小刚必须得找,早晚的事。”

  黎麦突然弱弱地举手:“要不要再和死者的妹妹再接触接触?我觉得她有很多事情没跟咱说实话吧。”

  高梁想了想,说:“她嫌疑不大,先往后放一放。”

  这时候电话铃响了,高梁随手接起来。

  是李乐峰打来的:“明天早上一中队先回队里集合,立伟过来通报一下初步检验结果。”

  “好的。”高梁应下了,并告诉了大家。

  赵鸿小小声:“希望立伟哥能给我们带来新突破。”

  高梁乐了:“突破前,我们先回家睡觉。”说完抻脖看了一眼楼下,“老李,啊不,安杜兰•李又骑着车子飞走了。”

  大家都笑了。

  晚上十二点,李乐峰到家,妻子已经睡下了,儿子的屋里灯还亮着。他悄悄把门打开个缝儿,就听见儿子说:“爸,进来吧!别鬼鬼祟祟的!”

  李乐峰进屋一巴掌呼过去:“咋还不睡觉?”

  “等您呗!梅江妈妈的案子解决了吗?”

  “哪有那么快?就算是福尔摩斯也没那么快啊!”

  “梅江被他小姨接走了。”

  “听说了。我还听高梁说,你没有把梅江妈妈被杀的事情告诉老师。”

  “梅江不让说,我也觉得说了不合适。”

  “好小子!知道分寸。”

  “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则失身,机事不密则害成。”

  “行,你拽!你就拽吧!”

  “嘿嘿嘿……”李大树傻笑了几声,又严肃起来:“不过,爸,我觉得这事儿瞒不了多久。”

  “我知道,我过后找你们教导主任和班主任老师谈一谈,至少不能让学生们都知道。否则,梅江心理压力太大了。”

  “嗯,谢谢爸,梅江是我的好朋友。”

  “不客气,儿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