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烟水寻常事之老刑警的记事本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千里奔波寻踪迹,弹尽粮绝险无依。

  高梁师徒俩人陷入绝境的时候,前往盘锦的金福明等人似乎有了一点收获。

  白伟杰的叔叔、伯伯以及堂兄弟们大都在盘锦居住。他们看到警察登门的时候,似乎有些惊讶,又仿佛在意料之中。

  原来白伟杰曾经在案发前几天,来到盘锦,找过他们借钱。可是这些叔伯兄弟们知道白伟杰下岗之后,居无定所,游手好闲,时不时打点儿零工过活。

  老话说的好:“救急不救穷。”所以这些亲戚对白伟杰借钱的要求都面露难色。可是白伟杰是个混不吝,告诉他们:“如果你们不借钱,我就天天来闹腾!我还要去黑龙江黑河卖血,我要死在外面,让人都知道我的叔伯兄弟们都不是人!”

  他的叔叔伯伯觉得白伟杰毕竟是自己的子侄,总是这样也不是个事儿。于是几家凑了一千多块钱给了白伟杰。

  可是白伟杰觉得不够,他说自己要出远门去北京打工,让大家给他凑足路费。几家人又拿出了八百多块钱给他,总算给他打发走了。

  金福明得到了这个线索,如获至宝,赶紧通知第二组和第三组。

  第二组杜志春接到了金福明线索之后,真差点儿把自己为难“死”。因为就在不久前,他们刚刚找到了白伟杰的舅舅,王立新。

  在得到任务当天的中午,杜志春带着陈利明和赵鸿大石桥火车站坐上了十二点二十的火车,直奔吉林高官春市。到了长春市,他们又有换乘另一辆火车赶到了吉林市。就这样,已经一天一夜过去了。

  到了吉林市以后,杜志春立刻与当地公安局联系,看看王立新和白伟杰是否有在本地居住的登记。

  可是,当地公安只有王立新、白伟杰二人上次打工时留下的居住记录。近期此否在本地出现过,还没有任何线索。这样可能是二人并没有到吉林市,也可能到吉林市还没有找到长期的工作,向公安局备案。

  杜志春考虑了一下,决定在本地等一等。因为高梁在不久前刚刚把第一组工作情况告诉他,王立新在案发后不久,就和白伟杰离开了老家。那么,舅甥俩再回到原来打工的地方,可能性是很大的。

  杜志春三个人根据公安局提供的登记信息,很快找到了他们俩之前打工的工厂。

  这个工厂位于吉林市城乡结合部,占地面积不小;大门正对着一条柏油马路,马路两边是茂密的柏树林;工厂的大门上赫然贴着招工启事,看来这俩人再回来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这个工厂的宿舍是用预制板搭建的二层小楼;进到宿舍里只有一个门;而宿舍门斜对着工厂的大门。

  如果王立新和白伟杰回到了这里,那么他俩住在宿舍里是一定要通过这个门上楼的。

  根据这个环境特点,杜志春三人决定在工厂大门外的柏树林里埋伏着。

  这一蹲就是三天。

  终于在第三天的傍晚,天色刚刚暗了下来,赵鸿倚在书上睡着了,陈利明跑到林子深处解手,只剩下杜志春一个人盯着马路上的情况。

  这时,他看见一个五十来岁的中年人有些猥琐,并四处张望着走在工厂大门前的马路上。

  杜志春仔细看了看,推醒了赵鸿,让他也注意一下。

  赵鸿年轻,眼睛尖,揉了揉眼睛一看,就小声说:“杜哥,这个人就是王立新,白伟杰的舅舅,咱们动不动?”

  杜志春轻轻摇了摇头,他担心白伟杰就在附近,现在动了,打草惊蛇。

  陈利明也回来了,趴在草堆里观察了一会儿,发现真的没有其他人,而且这个中年人眼看着就要到工厂大门了,急得说:“杜哥,咱们现在不去抓了,他进了工厂大院,再抓就费事了!”

  杜志春点了点头,示意他们可以行动了。

  三个人立刻冲出树林,扑身向前,直接把这个中年人摁在了地上。

  王立新死命的挣扎着,大声呼救:“抢劫啦,抢劫啦!”

  工厂里有人发现了外面的小骚动,伸头一看,觉得几个人可能是民工打架,就没再多管闲事,而是转身进了宿舍里。

  王立新毕竟是五十来岁的人了,和两个小年轻的体力肯定是比不了。很快,陈利明和赵鸿一左一右把他控制了起来。杜志春立刻联系工厂的属地派出所,借他们的地方录口供。

  当天晚上,王立新的口供就拿了下来。

  果不其然,白伟杰在作案后的确去梁屯乡找过王立新。但据王立新所说,白伟杰没有告诉他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要跟他一起出来打工。

  两人到了吉林以后,意见产生了分歧。白伟杰嫌弃以前的工厂给的工资低,想去北京;王立新觉得两个人先落下脚,再做下一步打算。

  于是,白伟杰坐上火车走了,王立新在吉林当地找了几天的工作,觉得还是老东家比较可靠。可是没等见到老东家,先见到了警察。

  “那白伟杰去哪儿了?”杜志春问王立新。

  王立新愁眉苦脸地说:“我也不知道。我俩是昨个儿一早在火车站小旅店分开的。他跟我说他要去北京闯一闯,可是他之前在他叔伯兄弟那里凑的路费不太够。他又说要先去黑龙江黑河那里找找门路,先攒点路费,再去北京。”

  这时,杜志春接到了金福明的电话,进一步验证了白伟杰可能出现在黑龙江省黑河市。

  可是杜志春他们遇到了一个更棘手的问题。就在出差当天,陈利明的钱包忘在了家里,而杜志春和赵鸿身上的现金也不多。这时候他们已经弹尽粮绝,没有现金了。

  杜志春把情况告诉了家里。孙黎明接到消息后,也是无能为力,就给远在新疆的李乐峰打了个电话,汇报情况。

  李乐峰也顾不得生气了,赶紧给杜志春打电话出主意。他的大学同学在哈尔滨当地武警部队当政委,他们可以找他借钱。

  现在第二组只有杜志春、陈利明、赵鸿三个人,还要看着王立新,还要前往哈尔滨取钱,还要去黑河找白伟杰。三人分身乏术,这是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杜志春想了想,说:“我们这样处理吧。我们委托吉林当地公安同志帮我们代为监视王立新;利明和小赵你们两个赶紧去黑河,找到那些黑血站,看看有没有白伟杰的消息;我现在去哈尔滨借钱,然后跟你们汇合。”

  陈利明和赵鸿一听,也觉得这是目前最好的办法,就按着杜志春的安排,分头行动。

  在陈利明的强烈要求下,他们三个人抽空花了三十元巨款去大众浴池洗了个澡再出发。

  初春的温度还是有些低,在哈尔滨火车站,还能看见几天前下过一场大雪的痕迹,积雪完全没有融化的迹象。

  杜志春刚出火车站,就看见一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穿着蓝色羽绒服的人站在车站派出所门口。他赶忙迎上去,问:“您是李局长的同学,张政委吗?”

  “哦,我是!你就是杜队长吧?乐峰已经跟我说了你们的情况,实在是辛苦了!”那个人就是李乐峰的同学,主动伸出手来。

  “不辛苦,不辛苦,应该的!”杜志春紧紧握住了对方的手。

  张政委从怀兜里掏出一沓子钱,交到杜志春手上。“这是五千块钱,你们先拿着!需不需要我跟当地公安部门联系一下?”

  杜志春沉吟了一下,说:“张政委,不怕您生气,我们这次抓捕的嫌疑人与黑河当地某项非法产业有十分密切的关系,而这项产业在黑河已经形成链条。这种情况和当地公安部门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所以这次我们不想惊动当地公安。如果我们有别的需要,一定会跟您有话直说。”

  这位张政委也是个透亮人,看杜志春说话如此快人快语,心中十分欣赏。他拍了拍杜志春的肩膀,说:“你说的很有道理。这些情况我也知道,你的顾虑我也理解。但是现在有些势力树大根深,想要一次拔除也不可能。这次你们先紧着自己的任务,当地的问题,得由当地来解决!”

  杜志春坦然一笑,又与张政委握了握手,说:“我说这番话,实在是冒犯了。”

  张政委也是豁达,笑着说:“天下公安是一家,公安武警是一家,咱们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与张政委告别后,杜志春一刻没有耽误,转身返回车站里,登上了前往黑河的火车。

  而陈利明和赵鸿已经早他一步到达了黑河。两人此时已经在非法采血站搜寻了一天。

  黑河市城区边缘有好几个非法采血站,周围有许多廉价小旅馆供这些卖血的人休息。由于这里采血给的价格高、采血后得病的人少、还提供路费,所以很多卖血的人慕名而来,逐渐形成了规模不小的产业。这些采血站全年无休,过年前后更是人满为患。

  陈利明和赵鸿两个人每到一处非法采血站,不但要保护自己,不要引起别人的注意,还要寻找白伟杰是否出现的线索,所以两人一整天下来,收获甚微,甚至还差点儿遇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